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夜袭救人
    夜幕渐渐降临,夏侯凡一仍然在中军帐逍遥快活,有士兵前来通报,他推开怀中的美人,不耐问道

     “何事?”

     “可汗,那名战俘要求见您。”

     夏侯凡一在听到士兵的话时,沉默了一阵,挥手让士兵退下。

     身旁的红衣美人又依偎到夏侯凡一的怀里,手指在他裸露的胸膛画着圈圈,在他耳边呵气如兰

     “可汗,何必去理那不知好歹的女人呢?奴家伺候你不好吗?”

     夏侯凡一挑起女人的下巴,细细端详着女人画着精致妆容的脸,瞬间觉得这张脸还不如那张沾染了鲜血的倔强小脸好看。

     一把推开女人,夏侯凡一站起,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女人,声音邪魅狷狂

     “红衣,从今天起你就是这军中军妓了,去给兄弟们解解闷。”

     红衣趴在地上,衣衫半褪,香肩暴露在空气当中。听得夏侯凡一的话,化着精致妆容的小脸脸色骤变,几乎是连滚带爬抓住夏侯凡一黑色的衣袍,近乎乞求道

     “可汗,红衣知错了,红衣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

     夏侯凡一一脚踹开红衣,撩开衣袍蹲在地上,他看着红衣,脸上的神色骤变,声音不怒自威

     “红衣,知道你为什么在我身边呆的最久吗?”

     红衣紧紧抓着夏侯凡一的衣袖,眼里蓄满了泪水,她摇摇头,只是一个劲的求着夏侯凡一。

     夏侯凡一拿过一旁的铜镜,镜中女子梨花带雨,好不我见犹怜,他说

     “你仔细看看你这张脸。”

     红衣被强迫着看向铜镜中的自己,那一刻,她发现,她的眉眼像极了那被抓回来的战俘。

     她震惊的看着铜镜,忽然,她挥手打开夏侯凡一手中的铜镜,她退缩着缩道墙角,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夏侯凡一。

     夏侯凡一懒懒躺在软榻上,吩咐帐外的士兵将红衣押到军妓帐去给兄弟们享用。

     红衣任由士兵们拖着出去,她神情呆滞,快出中军帐时,她笑,笑声猖狂

     “可汗,你会遭报应的。”

     夏侯凡一无谓的挑眉,吩咐士兵将荆悦带到中军帐来。

     约莫过了一炷香,荆悦被士兵带到了中军帐,身上的绳索被解开,手臂上的鲜血已经凝固,看起来触目惊心。

     见夏侯凡一敞着衣服在软榻上睡觉,也不叫醒他,只是将桌上的茶水倒在自己的手臂上,温热的茶水顺着伤口流下,刺激着荆悦的神经。

     茶水混着血水不断流到地下,露出狰狞的伤口,原本的伤疤上再添一道新伤疤,看着以快见白骨的伤口,一脚踢向夏侯凡一。

     “起来给我包扎伤口。”

     夏侯凡一幽幽转醒,懒懒的看了一眼荆悦,不情不愿的从软榻上起来,拉过荆悦坐在自己旁边,唤来隐卫拿来医药箱,轻轻的帮荆悦处理起伤口。

     荆悦看着他认真处理伤口的样子,鼻子微微一酸,狠狠的吸了一下鼻子,她道

     “你不是死了吗?”

     夏侯凡一仍然认真的处理着伤口,听到荆悦的话也只是稍稍停顿了下动作,然后说道

     “被一老头儿救了。”

     用清水洗净伤口周围的血痂,夏侯凡一拿过一坛女儿红,抬头看了一眼荆悦,挑眉说道

     “忍着点,有点痛。”

     然后打开酒塞,饮了一大口酒,抓着荆悦的手臂就将酒水喷在伤口处,荆悦顿时‘嘶’了一声。

     目之所及之处,伤口皮肉翻飞,荆悦咬着牙,恨恨地看了一眼夏侯凡一,说道

     “若是我这只手废了,我便砍了你的右手赔罪。”

     夏侯凡一挑眉,抬头静静的看着荆悦,过了半晌,他才说道

     “好啊,你要我的人都可以,更何况只是一只手呢?”

     荆悦看着他深邃的眼睛,不自然的将脸瞥到一旁,嘟囔了一句

     “谁要你的人了?”

     夏侯凡一似乎心情不错,大声呼喊着帐外的士兵,让士兵将军中医丞请来,士兵见荆悦和夏侯凡一坐在主位上,愣了愣,随即急急忙忙将军中医丞给请了来。

     “老臣参加可汗。”

     夏侯凡一换了一个位置,坐到荆悦左边,紧紧搂着荆悦,对医丞说道

     “刘医丞,你快来看看,可否将她手上的伤口给缝起来。”

     荆悦听到夏侯凡一的话,沾满血污的小脸瞬间变了颜色,缓慢的将右手收回来,哪知被夏侯凡一紧紧按住,他在她耳边说道

     “你还是老样子,怕缝针。”

     久违的熟悉的气息突然间出现在自己身边,而且还只是唇与耳朵的暧昧,荆悦瞬间就脸红了,好在脸上多了一层伪装,不至于让她洋相百出。

     刘医丞来到荆悦身边,仔细看了一眼荆悦手上的伤口,拿出药箱,刘医丞说道

     “可汗,这位姑娘的伤口未得到及时处理,已有感染现象,现在老夫先给姑娘缝针,随后在进行感染处理。”

     夏侯凡一点点头,刘医丞自药箱中拿出针线,荆悦看了一眼,明亮的双眼里闪过一丝害怕,左手下意识地紧紧抓着夏侯凡一的衣袖。

     刘医丞将手中的针在火烛中消了一下毒,用白布沾了坛中的酒擦拭着荆悦伤口周围的肌肤。

     当针从肌肤中穿过的那一刹那,夏侯凡一明显感觉到了荆悦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扳过荆悦的头,低头就吻住了荆悦。

     荆悦沉浸在针线穿肉和夏侯凡一安抚她的矛盾中,渐渐放松了身体,肌肉不在紧绷,刘医丞缝针的速度也快了很多。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刘医丞缝完最后一针,夏侯凡一也离开了荆悦的唇。他低头看着她,嘴唇被他吻得红肿,看起来诱人至极,虽然那张脏污的小脸有碍观瞻。

     手臂传来火辣辣的痛,荆悦低头看了一眼被缝的整整齐齐的伤口,原本的旧伤口又再添新伤口,眸子里闪过不知名的情绪。

     夏侯凡一吩咐人端来清水,扭干绣帕,擦干净她脸上的脏污,露出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

     两人四目相对,她一双眸子秋水盈盈,他一双眸子深邃绵绵。

     忽然间,她开口唤他

     “凡一。”

     夏侯凡一身体一怔,他有些激动的看着荆悦,大手扶上她的脸庞,他颤抖着声音说道

     “再喊一遍。”

     “凡一。”

     有的时候我们欢喜的不是失而复得的喜悦,而是你就在我耳边轻轻的唤我一声名字。

     如此时此刻,两人放下了家国仇恨,恍如那年两人在茶亭饮茶赏玉兰时的畅快肆意。

     可惜好景不长,军中响起嘈杂声,刀剑声不绝于耳,熟悉的声音在军中响起,荆悦识得那是墨轻逸的声音。

     她推开夏侯凡一,踉跄着脚步来到营帐前,撩开帘子,就见墨轻逸带领着火骑兵在军中与突厥士兵周旋。

     夏侯凡一来到她身边,见她的目光看向那匹黑马上的男人,眸光眯了眯。

     他推她出去,在她耳边说道

     “阿悦,从今往后我们是敌人,不要去查我曾经遭遇过什么,你只要记得,夏侯的天下我不去争,我只是受人之拖而已。你去吧,如果有一天你还落在我手中,我一定不会再放你回去。”

     她愣愣的看着他,他放下帘子进入了中军帐,看着他的背影被帘子遮住,她捂着隐隐作痛的右臂转身来到墨轻逸身前。

     突厥士兵似是得到命令,停止了攻击,一众火骑兵围着墨轻逸和荆悦两人。

     墨轻逸眯眼看了看荆悦的手臂,伸手将她拉上马,带领着火骑兵出了突厥军营,往燕门关而去。

     马背上,他问她

     “你和突厥可汗什么关系?”

     右手无力,只能用左手抱着墨轻逸的腰,听得墨轻逸的话,她说

     “相逢于平水,相忘于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