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攻城
    玄夜病倒了,医丞在中军帐进进出出,手里拿的除了汤药就是医药箱,白浅没有时间伤心难过,此时此刻,身处暗阁,她的心却是悠悠系在城外,副阁主将暗卫分为三路,一路进宫救人,一路负责突围,另一路负责抓叛臣。

     白浅目光定定的看着前方的屏风,身旁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她偏头看了一眼,随后起身离开。

     白芸急匆匆跟上白浅的步伐,担忧的问道

     “小姐,您怎么了?”

     白浅停下脚步,她所处的位置恰好能看到整个京城的风貌,以及那个对她而言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看那深宫墙院,琉璃金瓦,也在夜幕下点起了盏盏灯火,忽然间,她笑

     “白芸,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你家小姐,你会怎么办?”

     白芸身体一怔,随后垂下眼脸,眸中闪过一抹忽暗忽明的情绪,默了半天,白浅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叹息

     “小姐,你永远都是白家嫡女白浅,我们的主子,墨香楼暗阁的楼主,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身份!”

     白浅头顶有一盏琉璃灯,灯身华丽无比,她记得这是她那些臣子去西洋时给她带回来的洋玩意儿,她还稀罕了好久,放在寝宫里日日看着。

     但新鲜玩意儿总该有厌烦的时候,待她不喜欢这盏琉璃灯时,便命人送到了暗阁交给荆悦,倒是不曾想到,荆悦竟将它挂在了这高楼之上,到颇有几分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的寓意。

     她开口,语气有些暖意,灯光下,她嘴角泛笑,眉眼微微弯起,宛若那月间仙子

     “对啊,我只是白浅,仅此而已!”

     如果说以前她还摇摆不定,那么从此刻起,她只以白浅的身份活在这世上。

     亥时一刻,宫门失火,殃及池鱼,喊杀声不断,皇室隐卫在看到先皇的令牌时,全体红了眼眶,眼前之人,竟于先皇七分相似,隐主接过白浅手中的的令牌,双膝下跪,堂堂七尺男儿,声音却是多了一丝哽咽

     “属下参加皇上!”

     见此令牌者如见驾亲临,白浅收回手中的的令牌,一甩衣袖转身,紫衣软烟罗在空中划起优美的弧度。

     “你们去协助暗阁暗卫打开西大门,宫中之人可有受伤?”

     “代国君腹部中箭,不过以暂时脱离生命危险,其余人安好!”

     白浅点头,挥了挥手,数十隐卫瞬间往西大门而去,街道血流成河,叛军在暗卫的攻击之下,甚至还未来得及呼救,便以白白送了命。

     皇宫禁卫军也和暗卫正面交锋,约莫半个时辰,西大门杯成功打开,数十万大军如潮水一般涌进帝京城,瞬时惨叫声不断。

     有老百姓循声开门,却是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立马关上门和家人躲在家里。

     驻守帝京城的叛军约有十万之众,光是皇宫守卫就约有六万。

     景然带领着两万火骑兵冲向皇宫,肃杀之气跃然于空中。

     白浅和白芸站在暗阁高楼上,看向下方的战场,神色淡淡,白芸问

     “小姐,为何不见他们的守将,只余这些士兵?”

     白浅细长的手指慢慢敲打在栏杆上,听了白芸的话,她笑

     “那叛臣早就带着守将跑了!”

     “跑了?”

     白芸惊讶

     “那为什么他们跑了不带走这些守军?”

     “兵马可以招买,武将却是难求,不过,要想攻进皇宫去救人,恐怕难度系数很高啊!”

     “为什么?”

     “皇宫内有死士!”

     “什么?死士?”

     白芸几乎可以说是尖叫了,她的声音在空气中飘荡,小脸上带了不可置信。

     “丧心病狂的家伙,竟还养了死士!”

     白浅倒是很淡定,手指有节奏的在栏杆上敲击,偏头看向白芸愤怒的小脸,好笑道

     “不过一些死士而已,怎地这么生气?”

     白芸哎哟道

     “小姐,你是不知道,这些死士除了有极少数是贵族培养的以外,大多数的都是临时找的,训练过程不清楚,但因为这些人多数是比较自愿的成为死士的,所以就和通常的那种保镖,护卫什么的训练差不多,当然会比他们更严厉苛刻。而且武功比之寻常隐卫更高,据说有些甚至还有金刚不坏之身啊!”

     白浅抿唇轻笑,手指点了一下白芸的额头,笑骂道

     “你是从哪听来的这些,这些死士可不比寻常死士,而是死人!”

     这下,白芸的脸是彻底白了,有着结结巴巴的道

     “死...死人?”

     白浅没有回答白芸,因为她看见前方有一抹熟悉的身影,深紫近黑的华贵衣袍,头戴紫金冠,夜幕下,她看不清他的脸,却是运起轻功朝那人而去。

     “子玥。”

     上官子玥偏头淡淡的看了一眼白浅,夜色下,他的脸色有些清冷

     “玄夜呢?”

     “在城外。”

     两人并肩而站,风中,青丝缠绕在一起,不过一瞬间又分开

     “他倒是挺悠闲,人家都鸠占鹊巢了,他还坐在城外怡然自得!”

     街道传来的刀枪声有微弱的趋势,只余皇宫还是厮喊声不绝于耳,景然所到之处叛军倒落一片,他的脸上、战袍上、剑上都沾染了温热的鲜血,看起来如那索命的阎王。

     上官子玥抱胸笑道

     “小景这孩子战场功夫倒是增近不少嘛!”

     “那是自然!”

     白浅和上官子玥同时转身,就见墨轻逸穿着银色的战袍站在他们身后,手中的长剑还滴着血。

     上官子玥见墨轻逸,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调侃道

     “你说说你,不在京城享福,非得去燕门关退敌,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墨轻逸听到上官子玥的嘲笑,眸中闪过一丝无奈,走上前看了一眼白浅才笑道

     “我答应了某人要帮她守江山,就必须做到,否则,岂不是失信于她?”

     上官子玥一拳头捶在墨轻逸胸口,直把墨轻逸锤的咳嗽起来,然后才问道

     “听说你向玄夜要了一道以先皇名义颁布的圣旨?”

     墨轻逸揉揉胸口,挑眉说道

     “是!”

     上官子玥一转身一屁股坐在瓦片上闷闷不乐道

     “完了,又成孤家寡人了!”

     白浅不免失笑,拉着墨轻逸坐在上官子玥身边,自己也席地而坐,看了看头顶的月亮,悠悠叹道

     “看来,今日还是要血洗皇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