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中秋夜
    新圣迎来最宏观的一次中秋夜,为了庆祝新圣再荣登新国主,百姓自发在街道两旁挂起了红灯笼,各色各样的花灯在人群中越显亮眼,玄夜牵着白浅的手行在人群中,身旁跟了两个隐卫,两人打扮得尤其低调,皆是一身粗布麻衣,跟寻常百姓一般随人流来到三生桥头。

     人潮虽拥挤,却是秩序有然,三生桥头一男子着红衣立于桥头,手持竹箫放在唇间,一首略有些离殇的曲子在空中飞扬,上官子玥立于一旁,长发被风吹起,模糊了红衣男子的容颜。

     白浅看了一眼两人,偏头问玄夜

     “子玥的老情人?”

     玄夜对白浅低头一笑,笑容里有些幸灾乐祸,看了一眼白浅略带疑惑的小脸,手指成勾划过白浅的鼻梁,慢悠悠说道

     “是不是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两人绕过人群,寻了后方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恰好有一个茶亭,两人坐在后方看着前方的一举一动。

     上官子玥和慕容离静静立于桥头,一曲毕,他说

     “我这次来只是想替族人问你,当真不回云山接任少主之位?”

     上官子玥垂下眼睑,掩盖住眼中一闪而过的情绪,随后笑道

     “不去,做那少主哪有这国师来得自由!”

     慕容离收起手中的竹箫,看了一眼周围,有少女拿起荷花灯往河里放,那些盏盏花灯在水面上漂浮,看起来竟有几分凄凉,慕容离不知道是心境所致还是这中秋之夜本就如此,身旁的人曾陪他走过十年的春秋冬夏,如今却是要以陌生人分离,想起来可笑至极。

     “如此这般,那我便不再打扰了!”

     慕容离曾经想过,他此次前来,若上官子玥不与他回云山,他就将他打晕,给他下软筋散,就算是折他十年功力,他也定要将他带回云山,可现在,心境变迁实在太快,他竟不忍心逼他回云山。

     转身欲走,却是被身后人扯住衣角,他心里一紧,随后半开玩笑道

     “怎么,舍不得我走?”

     上官子玥紧紧拉住他红色的衣襟,脑海里想的却是云山那点点滴滴的相处,彼时,他唤他阿离,他唤他执明。

     终究还是松开了手,上官子玥转身背对着慕容离,声音有些忽明忽暗

     “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慕容离感觉衣袖轻扬,收回眼中的泪水,嘴角倔强的牵扯出一抹笑容

     “好!”

     然后足尖轻点,玄夜和白浅只见眼前一抹红色身影闪过,瞬间慕容离便消失在原地

     “这个男子功夫很高啊!长得就像谪仙人似的,好看啊好看,当真是好看!”

     白浅捧着脸感叹,玄夜一边听着白浅的感叹,一边静静地喝着茶,只是眼神横向前方的隐卫。隐卫得到玄夜的眼神点点头便瞬间消失在原地。

     玄夜慢悠悠放下手中的茶,抬头便见上官子玥失魂落魄的走向人群,挑了挑眉,起身拉起还在犯花痴的白浅离开茶亭。

     白浅被玄夜拉着走在人群中,见身边的隐卫只剩了一个,便问道

     “还有一个隐卫呢?”

     “办事去了!”

     玄夜的声音从头顶淡淡传来,白浅听着感觉这语气怎的好生寒凉,不禁挣脱玄夜的手搓了搓双臂。

     玄夜余光瞥见白浅的动作,眸里多了一丝笑意,搂过白浅的腰身,两人甩开隐卫来到帝京城号称最高楼的千机楼,就见上官子玥独自一人喝着烈酒。

     白浅上前拿过上官子玥手中的酒坛子,轻斥了一声

     “人家走了你在这醉生梦死,有本事你去把他追回来啊,这么一个谪仙人就被你给赶走了,你是不是疯了?”

     上官子玥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白浅,伸手抢过白浅抱在怀里的酒坛,狠狠灌了自己一口

     “你知道什么?容清歌,我不是你,死了还能重生,可以放弃前尘往事做个无忧无虑的世家大小姐,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从此相守一生,你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话,医者不自医吗?”

     在白浅听来,上官子玥的话有些自暴自弃,但是聪明如她,她怎么可能听不出话里的意思

     “什么意思?子玥,你究竟怎么了?”

     玄夜来到白浅身边,高楼不胜寒,风声猎猎,有些寒意,玄夜搂着白浅,理了理她鬓角被风吹乱的长发,才开口说道

     “子玥被人下了蛊,情蛊,斩情丝绝六欲,一旦发作,随着次数增加,最终暴毙而亡!”

     听完玄夜的话,白浅捂住嘴唇,眼里泪水四溢,她抓住上官子玥紫色的衣袍,压抑着哭声问道

     “什么时候的事?”

     玄夜看了一眼圆圆的月亮,他发现,其实月亮并不圆,若不仔细看,哪看得出那月亮其实缺了一角,他笑,笑声沾染月光多了几丝凄凉

     “不重要了,只要他回到云山,我是生是死已经无所谓了!”

     白浅收回眼中的泪水,挥手招来暗阁隐卫,她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冷静

     “去查,查不到你们就别给我回来!”

     玄夜搂住白浅的腰身,他知道,在某些方面,她有她自己的固执,前世是江山,今生是身边的亲人朋友。

     上官子玥仍是孤独的喝着坛中的烈酒,脚下是热闹非凡的中秋夜,可惜他的心随着那人的离去也渐渐变得冰冷,醉眼迷蒙,他的眼前似乎有那人浅浅的梨笑,他忘了,其实他的阿离是清冷孤傲的,一如当初他执意离开云山去了塞外那般。

     慕容离踏轻功,行至帝京城外的竹林,飘身落下,懒懒靠在一棵青竹前。

     玄夜吩咐的隐卫带着十名皇室隐卫出现在慕容离面前,上前一步说道

     “慕容先生,我家主子请你到皇宫一聚!”

     慕容离低头整理着身上略有些褶皱的衣服,听了隐卫的话,抬头看着前方的数十名黑衣人,淡淡说道

     “我能说不吗?”

     那名隐卫蹙眉,见慕容离只是靠着青竹,并未有其他动作,才抱拳说道

     “望慕容先生与我家主人一聚,我家主人说他有事与你说,是关于国师的!”

     慕容离抱着竹箫的身体一怔,垂眸看着地上的竹叶,有的失去竹竿的滋养已经泛黄,就像那云山藏经阁里收藏了上百年的经书,一脚踩下去,咔咔作响。

     最终还是点了头,有关于他,他总归无法拒绝。

     上官子玥回到国师府,就见府中管家急匆匆来到他身旁,压低着声音道

     “国师,有一名自称是突厥可汗的人,在八角亭等您!”

     上官子玥身体一怔,酒也醒了大半,随即一甩衣袖往前往八角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