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第51章 战 战 战(下)
    不给巨大恶魔喘息的时间,红袖当先眼中红光一闪而过,双脚狠狠一登地面,竟然把地面都震裂开来,拿起流星锤对着巨大恶魔的头就是一锤。由于恶魔身躯太过庞大,在岩浆里有如在一个小水盆里一般,活动极为不便。看到飞来的流星锤只能被动的用右手挡去,没想到流星锤的力量竟然出奇的庞大,直接把巨大恶魔的手推的撞到了恶魔的脸上。巨大的冲击波竟然把恶魔的脸撞得都有点微微变形。

     巨大恶魔被自己的手撞的脑袋一晕,摇头晃脑了半天,随即大怒起来“爬虫们,你们激怒本大人了。”右手狠狠一用力,直接把红袖的流星锤捏成了一团变形的铁疙瘩。手一扬就要把红袖拉到岩浆里去,易天行眼疾手快,只见一道刀光闪过连接红袖和巨大恶魔的铁链应声而断。因为红袖和恶魔较劲用力过猛,锁链一断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半晌起不了身。道狂歌走上前来,身体释放出一种凶残、恐怖、阴森的气息,每走一步气息就增强一分,只见他从腰间缓缓抽出一柄平白无奇的铁剑,一剑挥出。天地之间瞬息安静了下来,众人都感觉到心中一紧,扑腾,扑腾,心脏好像跳动的也越来越慢。就在这时“呼”一声轻微的响声响起,好像人的呼吸般微弱,然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一瞬间就好像飓风的咆哮汹涌而出,直奔还来不及缩手的巨大恶魔,“啊!”只见巨大恶魔传来一声痛呼,“卟咚”一物就掉进了岩浆池中,巨大恶魔传来咆哮“可恨,可恨,可恨,卑微的人类竟然砍断了我两根手指。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巨大恶魔说完,就发起疯来,直接抱住了岩浆与地面交接的地方。狠狠发起力来,众人只感到一阵立足不稳,巨大恶魔竟然把整个水泥路面掀起了半截。由于众人没有做好准备,一下子都往后面溜了过去。道狂歌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直接被翻得飞在了空中,好像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易天行一看,连忙过去一把抱住了道狂歌。仔细一看道狂歌竟然满面苍白,嘴唇发紫,双目紧闭,竟是晕了过去。易天行急喝道“狂歌,狂歌,醒醒,你怎么了?”众人一愣,刚刚还大发神威的道狂歌竟然不知道什么情况就这么晕了过去。道狂歌一动不动,竟成了队伍里第一个完全失去战斗力的人。

     张小有带着古怪的表情自言自语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狂歌兄我们才是一路人啊,但是你学我就不好了。”易天行听到张小有调侃的声音,愤怒的看向张小有“你干什么。狂歌都这样了,你竟然看相声。”所有人把目光都集中在了张小有身上,张小有尴尬的干笑下“呃…哈哈…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说完就偷偷的躲在了李莫愁身后。

     这时冷月开口了,“闵阳你和奥克斯过去吸引一下巨大恶魔的注意力。我来攻击。”闵阳和彼得·奥克斯对视一眼,点点头,同时向着还在掀公路的巨大恶魔冲去,闵阳心中暗道“袖白雪始解”只见闵阳右手的袖白雪缓缓的冒出光华,彼得·奥克斯一边奔跑一边神情专注起来,身体放出淡淡的白色光芒。只见闵阳和彼得·奥克斯同时喊出他们的必杀技“初舞月白”“圣光十字”两个绝招直接命中巨大恶魔的身体。闵阳瞄准的是巨大恶魔掀起街面的两只手,而彼得·奥克斯直接瞄准的就是巨大恶魔的胸口。只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然后就看见巨大恶魔缓缓倒地,巨大恶魔倒地的过程中,众人皆看到他的胸前有一道十字型的血泉喷涌而出。

     巨大的轰鸣声传来,地面一震,巨大恶魔就趴在街道与熔岩池边上一动不动了。闵阳愣了半晌“死了?不会吧!”彼得·奥克斯也没缓过神来,不停地喘着粗气“啊唻?我到底干了什么?”闵阳不信邪的走到恶魔旁边,踢了两脚已经被他冻在公路上的左手。巨大的地狱恶魔连动都没动。闵阳开心的转过身,打了个胜利的手势“耶~~真的死了。”这时巨大的地狱恶魔竟然慢慢的发红,有如一段被烧红的烙铁。冷月立即发现了不对,急喝道“闵阳,小心。”闵阳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见,巨大恶魔周身的温度越来越高,竟然缓缓的抬起了头,气急败坏道“卑微的蝼蚁,安敢欺吾。”说完,只听到被闵阳冻住的手嘎嘣嘎嘣的响起来,冰屑四散飞舞,那个巨大的恶魔竟然渐渐的缩小。身上冒出浓烈的蒸汽,不一会儿就变为了正常人大小。一声怒吼过后直接扑向了闵阳和彼得·奥克斯,闵阳只来及转头,然后就感觉腹部一阵剧痛,就看到飞速后退的街景,眼前一黑人事不省了过去。

     景村一行和派托斯通一看到闵阳被击飞出去,倒地生死不知之后,同时怒吼一声“还我友人命来。”刚刚冲到一般,就和闵阳一般飞了出去,然后也昏死了过去。

     冷月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右手紧紧的握住了鸣神,因为用力过大,整个指关节都露出了微微的泛白。怒喝道“恶魔,乖乖留下命来,我给你一个痛快。”缩小了的恶魔发出桀桀的笑声“这是我听说过最可笑的笑话了,不过,你别急,马上送你去见你的朋友们。”恶魔话还没说完,一道有如明月的光芒亮起,“神刀斩”一个身影瞬间出现在缩小恶魔身后,就在这时天空不远处也出现了一道人影,只听那道人影娇喝道“怪兽受死。”然后发出了一道巨大的彩色光波。缩小恶魔脸上露出一道阴谋得逞的笑容,好像是凭空消失一般,在间隙之间与易天行和洛比亚·薇薇安的绝招之间闪出,“轰”两道狠狠的能量撞击在一起,瞬间洛比亚·薇薇安和易天行同时被对方的绝招打晕过去。

     冷月一声不发,摆了个普通拔刀的姿势,一瞅缩小恶魔,冷漠的声音有如北极长年不化的寒冰,不带一丝情感“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