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第24章 再见,爱人
    这时已经云层圆环剩下了最后的100米,时间也只剩下了3分钟。上面是一个平台,已经有人爬了上去,只见爬上去的人渐渐的化为点点光芒,像一道流星,瞬间就飞了出去,冲向了星空中的通天峰。这时天地一阵震动,没有抵达圆环的众人纷纷驻足向身后望去。这时只见天地间震动越来越猛烈,刚刚升起的红日好像被一个巨型的猛兽在一口一口咬掉,慢慢的消失掉,仔细一看,天地都化为了无数的光点缓缓的飘散,这速度相当的迅速,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通天峰脚下,众人看着这神迹的一幕惊的目瞪口呆,不只是谁最先发现情况,惊恐的大叫一声“救命啊,快跑啊。”喊完,剩下的人都纷纷惊醒了过来,屁滚尿流的往上没命的爬起来,一个人爬的太快手没把住石头,“啊”的一声惨叫,跌下了山峰,传出一声长长的惨叫。吓得众人都是头皮发麻,速度又慢了下来。

     闵阳和陆青青看着这天地毁灭的一幕,也是半天都缓不过来,陆青青最先回过神,“驾,快走,马上就到了,加把劲啦。”闵阳这才缓过神来,深吸一口气使劲的向上爬,眼看就要到圆环处了,这时只听到一阵疯狂的大笑,从上面一个崖边闪出一道人影,只见那道人影穿着传教士的服装,手中拿着一本圣经,不是刚在山腰平台遇到的传教士是谁?

     “就知道你们没有死,在这里等了好久了,哈哈……”传教士一阵疯狂的笑声传来,闵阳神色大惊,向传教士手中的圣经望去,心中一转“不好,他用的是一种远程武器,就像弩箭一样,看样子还是可以回收的,我现在身负重伤,又负着青青,如何是他的对手。”闵阳心思电转,但是目光却狠狠的看着传教士,各不相让,镜头,就定格在了这个瞬间。

     这时通天峰上的神宫里,管家缓缓的走到了“神”的身后,看着熟睡的“神”眼中闪过一丝凶光。就在此时,“神”翻了个身,模模糊糊的问管家“回来啦,事情办完了没有喵?”管家忙低下头一下收敛了眼中的凶光,慢慢回答道“禀告吾“神”,事情办好了,现在已经有人到了通天峰广场了。”“神”一轱辘爬了起身,揉着鼻子支支吾吾的道“这样子他们成长的太慢了喵,必须要加一把火喵。”管家一愣,“请吾“神”启示。”“神”一面用眼睛斜斜的看着管家,一面用着细细的声音向着管家说道“我做了个积分系统喵,你一下把这个发布一下喵,总在我的伊甸园也不是办法喵,我要快速提高他们的战斗力,带他们出去溜溜喵。”管家低着头缓缓说道“启禀吾“神”,他们现在还是凡人,如果去其他神的地盘恐怕会全军覆没,白白浪费您的一番苦心。”“神”冷冷的看了一眼管家,绝世的容颜上显出一丝凶狠,周身发出一阵惊天的气场“你忘了人家是干什么的了么?只要吾在谁敢造次?”管家想想此神在整个宇宙间的大名,又想起了过去死去的战友,连忙趴在地上,心中暗暗惊骇,但脸色却装出平静的样子“吾“神”英明,是属下目光短浅。”这时“神”又露出一个可爱的表情,眼珠子一转“安啦,安啦,不要这么拘谨啦喵,人家有点不习惯的喵。记得给他们每人都发奖励啦喵,叫他们尽快成长起来喵,唔……”说完打了个哈欠又倒在沙发上睡了起来。管家这时全身已经被汗水打湿,满眼尽是血丝,不知道是惊的还是吓的。过了半晌才从地上爬起“谨遵吾“神”旨意。”说完低着头,缓缓倒推出了房间。

     镜头转回通天峰,闵阳就这么和传教士对峙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距离“游戏”结束仅仅剩下了不到1分钟,闵阳咬紧牙关,心中暗道“拼了”立马进入境界,心法启动,全身一股股力道涌动,左手一用力呼的一声飞了出去,传教士神经质的一愣,自言自语道“跑了?”然后大怒了起来,满眼尽是疯狂“别跑!”

     闵阳手脚并用,犹如一只猿猴,飞快的腾挪在山崖间。望着不远处的金色圆环,拼尽全力,向上冲去,就在这时,一片书页犹如一只横渡的飞鸟,急急的出现在闵阳的感知里,发出嗖嗖的破空声。闵阳连忙急速一躲,不料,脚下一松,没有踩住石头,人一下就悬在了空中,只剩一只左手紧紧的握住一个凸出来的石尖。“啊哈哈……”听着传教士渐渐接近的笑声,好像一片巨大的阴影盖在了闵阳的心头,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恐惧的心惊的他冷汗直流。这时,陆青青从身后抱住了闵阳的脖子,头趴在闵阳的肩头轻轻的在闵阳耳边道“闵阳你爱我吗?”闵阳满头大汗,故作镇静的对陆青青说道“青青,再坚持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到了。”说完,左臂狠狠用力,只听闵阳一声怒吼,竟然缓缓的把他和陆青青拉了起来,终于双脚挨到了石头。然后正待闵阳逃跑,哗哗两片书页如穿花蝴蝶般飞了过来,闵阳不敢大意,连忙转身躲过,把陆青青挡在身后,紧紧的贴着石壁。闵阳急急的想要逃跑,突然一只干巴巴的手伸了过来,他感到右脚一紧。“臭虫,你想跑到哪里”传来一声传教士阴阳怪气的声音,吓得闵阳亡魂皆冒,连忙用左脚狠狠的踢了过去。没想到,传教士竟然没能躲开,那一脚狠狠地踩在了传教士的脸上,闵阳转头一看,右脚下竟然是一张血肉模糊,狰狞无比的脸。闵阳心中一急,又是一脚连环踢出,传教士这时反应过来在空中一荡,闵阳只感到右脚一松,然后又感觉身体一沉。再回头一看,原来传教士又拉住了陆青青的脚。镜头渐渐的慢了下来,这时只见陆青青满脸平静的看着闵阳,两人就这么默默的对视在了一起,好像是一瞬间,又好像是很长的时间,陆青青挨过头,轻轻的在闵阳的唇边一吻。“傻瓜,你能说句爱我么?”闵阳神色一动,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青青别动,我们会没事的。”说完就想用力的想往上爬,但是背上太过沉重,怎么也爬不出一步。闵阳喘口气,转过身,仔细一看,原来传教士这个疯子竟然用手拉着一块山岩,死死不松手。这时,只听到一阵嘎嘎叭叭的骨头裂开的声音,陆青青一声痛呼,闵阳心中大疼,恨死了传教士。陆青青脸色苍白,静静的对着闵阳温柔的说到“如果能当你的妻子多好,傻瓜,我们下辈子见。”闵阳心中一惊,连忙手背后想把陆青青抱住,却感到背上一松,陆青青已不见了踪影。闵阳心中一痛“不……”,原来陆青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偷偷抽出自己腰间的军刀割断了藤条。陆青青慢慢的飘向传教士,一刀缓缓的捅进了传教士的胸膛。传教士惊愕的看着陆青青,好像没想到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有如此大的勇气竟然要和自己同归于尽,半天,传教士突然传出了一声尖锐的恐惧的吼声,漫天飞舞的书页宛如习习秋风的枫叶,这一切好像都在诉说着什么。半空中陆青青推开传教士,借着力道转过身来,带着安详的微笑缓缓的往下降去,眼角飘散出一丝丝的泪痕,闵阳心中剧痛,伸出手想拉住陆青青,却只能看到陆青青越来越远,闵阳一狠心,松开了一只手,想跳下悬崖,随陆青青一起去,却看到半空中的陆青青摇摇头,好像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嘴上一下一下的动着,“傻瓜,好好活下去。”然后就被无情的黑暗一点一点的吞噬。时间好像恢复了正常,闵阳突然一下子感觉胸膛中什么东西“啪”的一声碎成了无数个碎片,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直冲如闵阳脑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