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1.第81章 真正的力量
    <!--章节内容开始-->    战争骑士笑嘻嘻的看着胡闹的几人“你们关系真好呢。”刚爬起身的闵阳和站在一边还在生气的洛比亚·薇薇安同时一指对方“谁跟他/她关系好,哼!”说完同时一撇脸。“你学我?”两人又是气愤的大眼瞪小眼。景村一行看着气呼呼的两人“年轻真好呢,咦?我老了吗?”说完还故意捏捏自己的脸。

     就在这时乌戈利姆的声音响起“你们已经干掉提亚梅特,毁灭者恐怕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现在比以前更需要我的帮助,不是么?”战争骑士转向声音发出的地方,“你是跟屁虫么?还有刚才巨蛇洞穴这么危险的情况,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乌戈利姆嘎嘎的笑着“我是个商人,你叫我看到了商机。而且,巨蛇洞穴的事情我是提醒过你们的,只不过你们没有在意。”这时景村一行走过来,趴到战争骑士的耳朵边小声的说道“刚才好像他确实说了,但是我们都没明白什么意思。”战争骑士眉头一皱,这时乌戈利姆又开口了“快把心脏拿去送给萨梅尔吧,他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哈哈……”乌戈利姆说完就化为一道黑烟消失不见。

     闵阳这时走了过来,“战争,我们现在去找撒梅尔?”战争骑士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先去找撒梅尔,看看情况。不过这次我一个人去吧,撒梅尔哪里毕竟太过危险。”闵阳拍了一把战争骑士“你还把我们当兄弟不?”战争骑士点点头“你们是我一辈子的兄弟。”闵阳哈哈大笑“那不就对了,撒梅尔又不是没见过。我们一起去,有个啥还可以照应一下。”战争骑士还想说什么“可是……”道狂歌走过来一拍战争骑士“别可是了,快走吧。”战争骑士看着眼前的几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走吧,兄弟们。”

     这次几人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打败幻影将军的巨大图腾处。战争骑士站在图腾中心的位置喊道“撒梅尔。”一阵狂笑从图腾中心蔓延而出,一道火光冲天而起,撒梅尔渐渐的在火焰中现身,好似对着熟悉的朋友说话一般“哈哈……我敢肯定它肯定没少吃苦头。”这时战争骑士的手臂冒出一阵黑烟,守望者突然出现在撒梅尔的面前“还远远不够。”战争骑士直接拿出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撒梅尔惊叹的看着这颗缓缓跳动的心脏发出赞叹“太棒了……”一下从战争骑士的手中夺过心脏,拿在手中细细的观看,一边看一边微笑着说道“第二个守卫,格瑞沃,栖息在地表之下的隧道之中。”然后把头转向战争骑士“但是,有一个障碍必须先除掉,乌萨恩,长者的其中之一。”战争骑士感觉有点气愤“你之前并没有提起这事。”这时守望者指着撒梅尔插嘴道“你更改了交易条件,撒梅尔!”听到守望者的话语,撒梅尔突然暴怒起来,一把把守望者击飞,“住嘴,肮脏的小丑,我只和骑士交易。”闵阳看着暴怒的撒梅尔心中一紧,但是撒梅尔没有下一步行动又把头转向了战争骑士“乌萨恩并不是毁灭者的同盟,但是如果没有他的黑锤的话,便无法找到格瑞沃。”说道这里撒梅尔语气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而且,这还需要你那潜在的强大力量。”然后撒梅尔沉思了一下“嗯,是的,就是这样。”

     撒梅尔说完扬起右手,右手发出猩红的光芒,直接把击飞到一边的守望者抓的漂浮了起来,守望者大惊“啊…撒梅尔…你清不清楚你在做什么?”撒梅尔冷漠的看着守望者“你亲口告诉他,守望者,告诉战神你如何奉命遏制住了他真正的力量,将他绑在议会的束缚之下,说。”然后狠狠的一甩守望者,把守望者摔在地上,转头看向战争骑士“战神,杀掉这个恶心的寄生虫。”守望者惊恐的看着撒梅尔缓缓向后爬去,一边爬一边喊道“你们这样对付我,议会将终结你们,将制裁你们两个人!我是受议会保护的!”撒梅尔直接打断守望者的话“至少在这里不是。”然后直接指着战争骑士“认清你自己,战神,你是手握红色战马缰绳的骑士!你不是被这个可怜的走**纵的傀儡!”战争骑士听到撒梅尔的话,眼里闪出了愤怒的火光,紧紧的握住了右手的拳头,凶残的看向了守望者。守望者恐惧的看着战争骑士,歇斯底里的尖叫“战神,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这时撒梅尔的声音又响起来“集中精力,让强大的怒气在你的身体内流动,然后释放出来!把你的潜力挖掘出来,否则,你始终是个傀儡。”

     战争骑士想到近来自己的情况,无数的委屈一下涌入心头,瞬间他的心里燃烧起了愤怒的情绪,战争骑士突然就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被无限的放大,周身呼的一声燃起熊熊的烈焰。闵阳一看战争骑士的状态不对,连忙提醒战争骑士“战争,不要。”这时战争骑士已经有点被愤怒激发的失去理智,一下高高跃起,一瞬间战争骑士好像化为了一只燃烧的怪物,直接打到了守望者的胸口。守望者被骇得高声尖叫“啊……”巨大的冲击波从守望者的胸口散开,撒梅尔高兴的大笑“战神,你重生了。”就在这时守望者却从地上爬起,摇着头好像搞不清楚情况,打着哆嗦自言自语道“那…那是什么?”战争骑士这时释放完力量,心态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一句话都不说转身就走,这时撒梅尔的声音传来好像对着守望者解释“骑士也许并没有以前强大,但他的身体中依然蕴藏着无限的潜能。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以一人之力对抗毁灭者军团的那种强大力量。”说完撒梅尔就缓缓的消失在了图腾里。

     守望者长吁一口气,心道“原来是撒梅尔保护了我,我还以为真的要死在骑士的手上了,撒梅尔还是惧怕议会的力量,哼!”想完就化为一道黑烟飘进了走远的骑士臂中。

     闵阳几人立即跟上战争骑士“战争,你刚才怎么了?”战争骑士沉默了一下回答道“刚才我感觉我重新找回了以前的力量。”道狂歌点头道“老兄,刚才那一瞬间我感觉你就是秒杀撒梅尔都不在话下了,你以前到底多厉害啊。”战争骑士叹口气“我已经被议会剥夺了大部分的力量,也就不说以前了,我们先找到乌萨恩吧。”几人点点头跟着战争骑士渐渐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