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7.第87章 战栗拳套
    <!--章节内容开始-->    刚出水的一刹那,只见一刀巨大的剑气袭来,洛比亚·薇薇安的魔法盾瞬间告破,闵阳还没来得急反应就跌在了地上,只见眼前劲气四散飞舞,死亡骑士、景村一行、道狂歌三人正在和两名飘荡的幽魂战在一起。只见那两名幽魂身上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左右手分别拿着一把有两米多长,头宽尾细,底端有着彩色翎毛的长刀。

     此时战争骑士单独对战一个幽魂,景村一行和道狂歌合力抵挡一个幽魂。因为几人战力平分秋色,所以战局陷入了拉锯战当中,洛比亚·薇薇安当机立断直接扑向战争骑士那边,而红袖则扑向景村一行那边。闵阳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不知道加入那边,这时洛比亚·薇薇安喊起来“怪蜀黍,快过来这边帮忙。”闵阳听到这个禁忌的声音,直接冒了一头的黑线看向洛比亚·薇薇安“你的闲工夫也太多了,专心你的战斗吧。”说完不理洛比亚·薇薇安直接扑向景村一行那边,闵阳眼前的这个幽魂明显把刀法炼入了化境,双刀舞成一片光芒,竟然有点像闵阳的圆,几人战斗许久实在有点无处下手的感觉。闵阳嘴一撇心中暗道“关公面前耍大刀。”手一提袖白雪,一刀突进到这个幽魂的薄弱地方,这个幽魂好像被闵阳吓到,双刀直接挡住了闵阳这试探性的一刀,道狂歌这时看到机会难得,阴阴一笑,一剑狠狠的砍向了这个幽魂的右臂,幽魂大惊慌忙弃刀退后,但是景村一行已经早早的等在了它退后的路上,在幽魂惊愕的目光中,景村一行的潜水刃已经刺进了幽魂的胸口。幽魂刚想转头看看到底是谁这么阴险竟然偷袭它的时候红袖的流星锤赶到,这个幽魂的头瞬间爆裂成一团血雾,散了景村一行一身。景村一行头疼的看了一眼红袖叹了口气“哎!过去帮忙吧!”说完就飞身到了战争骑士那边幽魂的背后。有了景村一行的加入当然过程也非常的短暂,三五呼吸之间幽魂就被战争骑士一刀砍掉了头颅。

     几人这才喘口气,围坐在一起了解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战争骑士开口“我们一上岸,我就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于是我们就在这里探查了起来,结果狂歌不小心误触了机关启动了魔法阵,召唤过来了这两只幽魂。”景村一行直接不留情面“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道狂歌一脸受伤的表情“其实我想说,我当时也不想误触机关,你们信吗?”剩下的几人直接摇手“不信,不信,肯定是你故意的。”道狂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你们还是人吗?”看到道狂歌吃瘪的表情,几人都疯狂的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几人突然听到一声沉重的心跳声,“扑通!”闵阳还莫名其妙的看向四周“什么东西?”战争骑士一下就半跪在地,洛比亚·薇薇安连忙扶住战争骑士“战争你怎么了。”几人这才看到战争骑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满脸大汗,捂着胸口,眼睛发红,此时,突然那声沉重的心跳又跳动了一下“扑通”,战争骑士大叫一声直接栽倒在地,他右手撑着地面,勉强的抬起头看向广场中心一个长着青苔的石像“在哪里!”战争骑士十分肯定的说道。几人目光凝聚到骑士说的那座石像。就在这时突然石像就放出了巨大的光芒,缓缓的从地面飘起,“扑通”又是一声心跳,战争骑士被直接痛晕了过去。闵阳连忙抱起战争骑士“战争,你怎么了,战争!”

     此时此刻,战争骑士的灵魂从他的身体飘荡了出来,一个声音呢喃着“过来,过来……”战争骑士飘过几人的身边来到了石像旁,手轻轻的抚摸石像,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在这时光芒大放,战争骑士一睁眼已经回到了身体当中,周围是面含关切的闵阳几人,闵阳一看战争骑士醒来,连忙关心到“战争,你感觉好点了么?”战争骑士直接爬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没事。”景村一行看到战争骑士起身连忙问道“战争,刚才你怎么了?”战争骑士十分自信的指向已经飘荡在空中的石像“答案就在那里。”说完大步迈向石像。

     闵阳几人也是一头雾水,就站在远处看着战争骑士。战争骑士来到石像旁边伸出左手放在石像上,石像又传来那种熟悉的血脉相连的感觉。战争骑士心中暗道“果然,刚才的不是错觉。”于是放出暗影之翼,“呼”的一声就飞到了石像的顶端。闵阳几人不知道战争骑士在干什么,于是在远处喊道“战争,你干什么呢?”战争骑士脸上微微一笑“你们看好了!”说完就狠狠的拔出了混沌噬者一剑插在了石像头部的中心。混沌噬者好像一把钥匙,“咔”石像就裂开了一道缝隙,然后有光芒缓缓的从缝隙渐渐飘散而出。战争骑士狠狠一用力“咔……”一连串的声音传出,缝隙越裂越快,“轰”石像一瞬间直接爆裂成无数的碎片,闵阳大惊“战争小心。”只见战争骑士此时早已展开双翼飘在半空中,一道电光从光芒里直冲天际,直接把垂直的天空上的一片云朵截了一个窟窿。战争骑士看向那道电光仰天狂笑“哈哈……”只见那道电光在天空飞舞一圈,直冲冲的向着战争骑士冲去,闵阳几人来不及多想,怕战争骑士发生危险,立即向着战争骑士冲去。

     就在这时战争骑士伸出了自己的左手,那道电光好像会自动导航一般,直接撞上了战争骑士的左手,天空响起一声霹雳,好似击在了几人的心上,一股巨大的冲击波从骑士的左手传出,直接把冲向骑士的几人震飞。

     等闵阳缓过神来战争骑士已经左拳按地,右膝跪地周身闪耀着无数电光。不知什么时候战争骑士的左手已经带着一个银白色,整体雕刻着一只麒麟头的拳套,闵阳目瞪口呆“战争,这是?”战争骑士的嘴角划过一丝微笑“它叫战栗拳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