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9.第89章 格瑞沃
    <!--章节内容开始-->    几人眼前一亮,入眼的是几块幽蓝色的冰凌,闵阳仔细的向着四周一打量,发现此处是一处巨大的房间,阳光遍布房间的每一处角落,墙壁上尽是青苔、树藤,和眼前的冰凌显得格格不入。景村一行皱着眉头看着这间房间远处的一座石像“这间房间不太像以前人类的建筑风格,尤其是在地铁隧道尽头修建这么一间房间太突兀了。”战争骑士点点头“看风格,这里应该是天使修建的一处哨所。”闵阳不理会两人的推测,走到光滑如镜冰凌前,看了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自己一跳,冰凌里出现了一个满脸胡渣,黑黝黝脸眼中有着血丝的憔悴男人,闵阳看着冰凌自言自语“什么情况?才出来多久,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就憔悴成这个样子了!”洛比亚·薇薇安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还美男子?哪来的臭流氓脸皮怎么这么厚!”闵阳正想教训一顿这个小屁孩却突然发现冰凌的倒影中出现了一个扭曲的怪物,心中一惊急忙大喊“大家小心!”

     就在这时一个怪物从房间的一处窗口跳进直直落到石像前面,闵阳仔细一看,这个怪物有点眼熟,正是刚进入地铁隧道时偷袭景村一行的那只怪物。站在石像前面的景村一行和战争骑士连忙后退保持战斗姿态。几人瞬间紧张起来,这只怪物好似一只煮熟的螃蟹,但是又在螃蟹的壳上边长着一个螳螂的上半身,说不出的丑陋恶心。战争骑士刚想冲过去给这怪物一剑,却没想到一道光线直射战争骑士刚刚抬起的混沌噬者,轰的一声过后战争骑士已经不见了踪影。

     闵阳大惊“战争!”景村一行定睛一看在怪物的腹部有一个好像水晶一般的晶体,怪物打飞战争之后看向景村一行嘶吼一声,那个水晶般的晶体突然变得通红,景村一行来不及反应,晶体就放出了一道强烈的光线,闵阳刚拿出袖白雪就看到光线直接穿过了景村一行的身体,闵阳目眦欲裂怒吼一声“怪物受死。次舞白涟”,三道巨大的冰浪直接涌向怪物把怪物的两条前爪冻在了地上,这时被射中的景村一行“砰”的一声变成一根圆木,景村一行从怪物的右边出现“火遁豪火球之术”瞬息巨大的火球就撞击在了被固定在地上的怪物身上,把怪物打翻在地。

     战斗来的太过突然道狂歌和洛比亚·薇薇安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有红袖默默的冲上去,挥舞流星锤砸向了翻在地上的怪物。只见那怪物眼睛一眯可能被闵阳和景村一行急怒,腹部那个水晶又开始发红,闵阳、景村一行大惊来不及多说,只道了一声“小心!”水晶射出的光芒就射在了红袖的流星锤上,红袖只感到手上一轻,就看到流星锤在空中化为了一堆铁水。这时战争骑士竟然没事,从一堆烟尘中冲出,左手闪动着电芒,不知什么时候守望者冲了出来尖叫道“它是格瑞沃,快点干掉它。”洛比亚·薇薇安和道狂歌这才如梦方醒,冲向怪物。

     景村一行的豪火球术虽然把格瑞沃击倒在地,但是也把闵阳袖白雪的冰块融化了开来,格瑞沃非常不满眼前的几只虫子,直接从地上跳起,用那两只闪动着金属光芒的螳螂臂,对着最近的景村一行连砍过去,景村一行来不及结印,电光火石之间拿出潜水刃和怪物战在了一起。看到怪物不怎么移动,闵阳心思一转,“初舞月白。”一道巨大的月光接天连地,格瑞沃来不及反应只见月光笼罩住它之后它从接触地面的脚开始慢慢的被冻结住,几乎是一瞬间格瑞沃就被冻成了一座冰雕,景村一行喘口气,直接退向后方,这时战争骑士赶到,一个纵跃,跳到了半空之中战栗拳套已经变成了一团巨大的雷电。就在这时格瑞沃竟然挣脱开了闵阳的月白,直接用双臂挡向战争骑士的战栗拳套,身在半空中的战争骑士一阵惊悚,但是他在空中已经无法移动位置,一声轰然过后,战争骑士又飞了出去,此时洛比亚·薇薇安和道狂歌冲到了面前,洛比亚·薇薇安看向格瑞沃红的发亮的甲壳心中暗道“一般的攻击肯定无法见效,必须把攻击集中到一点或者把攻击压缩成薄片,利用能量弹的速度加上薄片的切割才能有效。”就在这瞬息之间她终于想到了办法,一声轻喝“刃切!”魔杖露比狠狠挥出,只见这次攻击和之前的攻击都大不相同,能量弹化为了一丝透明的刃片冲向了格瑞沃,格瑞沃自信的用双臂一挡,“咣当”就看到格瑞沃的双臂从中间断为两截,格瑞沃一愣,双臂的鲜血有如喷泉喷出老高,这时疼痛才传递到他的大脑,格瑞沃这才痛苦的嘶鸣起来。道狂歌不理会格瑞沃的嘶鸣剑压引起无数的剑光把格瑞沃的方向击起一片烟尘,然后就悄无声息了。

     闵阳喘了口气“结束了么?”就这这时烟尘里直接射出一道光芒,把烟尘直接截了个大窟窿,闵阳只来得及微微的躲闪一下,就看到光芒擦着自己的左臂击向后方,一声巨大的响声传来只见后方的几条冰凌直接爆碎成一片水汽。战争骑士的声音传来,“闵阳让开。”闵阳顾不得左臂火辣辣的疼痛,双脚一用力运起狸行法跳向右边,眼睛余光的地方看到战争骑士推着一辆地铁的底盘顺着轨道冲向了烟尘,格瑞沃刚露出头,就被战争骑士推着的地铁的底盘撞翻在地,战争骑士的左臂闪出巨大的电光,拉开地铁底盘,又一次撞上还来不及反应的格瑞沃,就这样,战争骑士一下一下的撞击着躺在地上的格瑞沃,“轰轰轰……”一连串的响声过后格瑞沃的前胸已经被撞成了一堆碎肉,毫无响动了。几人都大口的喘着气,闵阳这才发出声响“这怪物太阴险了,大家没受伤吧!”道狂歌急急走了过来,“闵阳你的手臂!”闵阳这才注意到刚才被怪物光芒擦到的手臂,仔细一看,原来刚才那道光芒还是打中了他,多亏他躲的快,所以现在才是一个深可见骨的伤痕,不然他的手臂恐怕就要被光芒直接打断。

     洛比亚·薇薇安看着满目苍夷有点惊魂未定,就在这时格瑞沃竟然又动了一下,守望者连忙飞了过来,高声尖叫“快,挖出它的心脏,不然它是死不了的。”格瑞沃一只脚已经爬了起来,战争骑士不敢多想直接扑过去,左手战栗拳套电光闪烁直接插入了格瑞沃的心脏,格瑞沃此时抬起头哀求的看着战争骑士,战争骑士不顾格瑞沃的的哀求一把拉出了格瑞沃的心脏,格瑞沃这时眼中的光芒才慢慢消散,重重的垂下头一动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