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part.17 见面
    乱七八糟地想着,中间换乘一次公交,到目的地的时候她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下了车,看到完全陌生的地方,她才想起来给他打电话。

     “喂,我到了。”

     “好的,你在公交站别动,我过来接你。”

     林唯应着,待挂了电话,围着公交站台走了一圈,想看看他们学校在哪里,但目光所及都是一些店铺,没看到学校。明明地图上说是在公交站旁边的啊,怎么找不到?她也不敢走远,后来就放弃了,在公交站台的凳子上坐下来。

     过了十多分钟也没见有像他的人过来,林唯正想着是不是她的记忆有差,没认出人,或者他没认出她来,就见不远处有个穿着一身藏蓝色衣服,戴着同色帽子的人匆匆朝这边跑过来。

     很陌生,但却能一眼认出来,跟记忆中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在路灯下一脸茫然的人重叠起来。林唯瞬时间有些紧张,待他跑近点正看向她的时候突地就站起来了。

     他气喘吁吁地停在她面前,满是歉意:“不好意思,刚才跑错公交了,我以为是在对面,让你等久了。”

     “没关注。”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眼睛明亮地看着她,笑着道:“跟记忆中的一样啊。”

     “是吗,还怕你认不出来呢。”被他这样看着,林唯低下头,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会呢,认不出谁也不能认不出你啊,”他忽然朝她伸出手,正面朝上,“走吧,带你去学校。”

     林唯愣了两秒,反应过来,把手轻轻放上去:“嗯。”

     两手想握的感觉很自然,就像一直是这样牵着的。她能感觉到他手心里微微有些湿润,不知是因为跑得太快还是怎么样。

     两人牵着手走下站台,由他带着到了学校门口。原来学校真的就在不远的地方,只是在拐角,又被店铺挡住了。

     一到门口他就放开了手,先一步撩开登记室的帘子,朝林唯笑笑:“进去吧,要先拿身份证登记一下才能进去。”

     林唯走进去,里面有几个人跟他穿着同样衣服的人也带着人在登记信息。

     登记完就打印了张黑白小纸片,上面记录了她的信息,右上角还附了一张现场拍摄的小照片。吉恪带着她把纸片递给门岗,核对完之后就顺利进去了。

     学校比林唯想象的漂亮,进了门岗就是两排茂盛的梧桐树,此时已经有点点的绿色,阳光下清新雅致。道路宽敞笔直,两旁的房子大多比较低矮,有着独特的风格。

     来往的大部分是穿着和吉恪一样的藏蓝色衣服的短寸头男生,白色军装反倒比较少见,林唯一眼看过去觉得每个人都长得差不多。

     两人一前一后,隔得有点远,林唯有些不解,吉恪在斜前方微侧着身子解释:“学校规定男女最少要离三十公分远,这里是查的最严的地方,等下到了宿舍那边会好一点。”

     “还有这种规定啊,你们学校真奇怪。”林唯感叹道,再看看路上确实没有挨得近的。

     “这里规定多着呢,像我们出门必须全套穿戴整齐,不能混搭不能少穿,走路不能玩手机这些,”他很无奈的样子,“军校就是这样的,以后你来的次数多了就习惯了。”

     除了军训,林唯从没接触过军人和部队,只看过一些电视剧或节目,对海军更是知之甚少。之前他们也很少聊这些,她好奇地问:“你们真的像电视里那样,会出海去海岛吗?”

     不记得在哪里看过一个节目,讲的是守海岛的艰辛。

     “以后有可能,”吉恪回答,“大五毕业之后会有分配,那时候才是真的成为军人,现在还是学校的学员,不会出去。”

     “这样啊,应该会比较辛苦吧。”

     “听人说有些可能去了海岛一两年都不能回家,那里人也少物资也少,辛苦是肯定的,”他抬眼看看她,继续道,“但分到那里的人不多,虽然基本都是去基层,有些地方也还算可以,起码家属是可以过去的。”

     “哦,”她对这个其实没太多关注,“现在是去哪儿啊?”

     “先带你去宿舍楼那里看看,再到图书馆里面坐一会,中午带你去我们食堂吃饭,”他歉意地笑笑,“不好意思啊,不能出去,只能在里面逛了。”

     “你们学校很漂亮啊,逛逛也很好。”林唯从这个侧面看过去,竟然发现他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她也有一个,但一样地不明显。

     说话间经过一个曲线与方正并存的建筑,吉恪介绍着:“这是体育馆,里面有游泳池,对外也开放,如果以后想游泳可以过来,”又想起什么,“对了,你会游泳吗?”

     “不会,从来没学过。”

     “那以后我可以教你。”

     “嗯,好。”

     转过拐角,是另一条种满梧桐树的道路,只是还多了些笔直的杉木,杉木后面是一排露出暗红色砖墙的老房子,有一种旧时光的美。

     学校很安静,跟她去过的其他学校都不太一样,严肃宁静,这么行走在里面,再激动的心情也会平静下来。

     再转了个弯,吉恪指着前面梧桐树后面的一排整齐的房子:“那就是我们宿舍了,宿舍前面是篮球场,再过去就是食堂。”

     林唯远远地就看到宿舍楼下装有单双杠、吊环这些运动器材,还有几个人在那里锻炼。

     见林唯看向那边,吉恪解释道:“这些是训练用的,平常有些人没事也会在这玩一下。”

     “你们每天都要训练吗?”

     “嗯,每天不能出去,除了上课也就是训练了。”

     “那挺辛苦的。”

     “现在已经习惯了,大一的时候更累更严,很多人熬不过三个月的军训,直接转学去了地方大学,”他停了会又解释道,“地方大学就是普通的学校,就跟你们那种差不多。”

     林唯好奇地问:“你呢,有没有想过转学?”

     “开始的时候有想过,后悔选了这个学校,”他笑笑,道,“但坚持坚持着也就过来了,后来就没有再想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