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Part.35 望可入君怀
    暑假很快来临,因为吉恪需要留校值班半个月,七月中才能出来,林唯找了份上班时间比较灵活的促销兼职,并办了留宿手续。

     经过两人商量,两人最后决定去衡山,因为想看日出。现在她除了做兼职的时候,就在宿舍查衡山旅游的路线和注意事项等,然后数着日子等着吉恪放假。

     宿舍其他三人回家的回家,旅游的旅游,现在林唯暂时一个人住在宿舍,但她刚刚听到对面宿舍的女生在讨论宿管今天贴出来的通知,说是学校通知所有人要搬到南区,以便集中管理。

     “这么多东西呢,怎么搬啊,真是的……”

     “是啊,还明天就得搬,收拾都来不及……”

     学校一共三个区,她们现在在的是东区,西区在对面,南区则需要穿过一条街才能到,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虽然只是需要带一些必备品过去,但一个人搬也是有些吃力,好在明天吉恪就要放假了,总算有个人帮忙。

     晚上她在宿舍把东西收拾好,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公交车站等他。

     没等多久就见到他从715路公交上下来,拖着小箱子。

     林唯迎上去,“挺早的啊。”

     “昨晚就收拾好了,今天六点就出来了,”他说,“好不容易脱离学校,肯定要早点。”

     林唯带着他往学校走去,在路边吃过早餐,拖着箱子进了学校。

     到了宿舍楼下,林唯先去跟宿管阿姨说了一声,得到允许才出来带吉恪。

     “走吧,可以上去了。”

     “难得可以进女生宿舍啊,”他边走边笑着说,“这是我今天的福利吗?”

     林唯瞪他一眼,“不要瞎看。”

     他失笑,“好好好,就看你。”

     她们宿舍在四楼,很快也就到了,林唯开了门,让他进去。

     “就那边那些东西,可能要搬两三次。”她指着昨晚收拾好的行李。

     他放下箱子看了看,“没事,两次就行了,”又问,“那个是你的床吗?”

     “嗯,”她点头,“怎么了?”

     “好奇啊,”他笑着说,“还没见过女生宿舍,更没见过你宿舍啊。”他走到她床铺下面的桌子前坐下。

     其实她的床铺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桌子上能收的也都收到柜子里了,也没什么不能看的,她也就没拦他,“没什么好看的,都一样的……”说着突然看到上面贴着的照片,连忙过去想拿下来。

     吉恪眼疾手快地先拿下来了,细细看了眼,抬头看着窘迫的林唯笑道:“我就记得那时候我们有拍过一张合照,可一直没找到,原来你这儿有啊。”

     他拿着的照片上他穿着白军装,戴着白帽子,她穿着红色外套,戴着红色帽子,两人挨肩站着。男生头微微偏向女生,笑得腼腆,略微有些拘谨,女生直视镜头,笑得一脸傻气。

     下面有她用黑色签字笔写的一句话:明月如我心,望可入君怀。后面写了时间,2012年2月14日。

     “那是……在郑文兮那里找到的……”林唯不好意思地说,“我那时候……样子太傻了……”笑得一脸傻样,郑文兮好不容易帮她找到照片后她都不想发给他看,只自己留着了。

     “没有啊,挺可爱的,”他摸摸照片,有些感叹,“那时候我才是傻,明明很高兴,却又很紧张,想表现得帅一点,结果现在才知道这么傻。”

     “挺帅的,”她想拿回照片,却被他躲过,“给我啦,没什么好看的,你要看照片到时候我发给你就好了……”

     “明月如我心,望可入君怀……”他念道,笑看着她,“我记得这是元宵……”

     “我无聊瞎写的!”她飞快地打断他,抢过照片。

     那是她情人节那天写的,一时想起他,想起他的那句“明月如我心,望可入卿怀”,就忍不住写了,现在看来有种偷偷跟他告白的感觉。

     “原来你那个时候就回答我了啊,”他站起来捧起她的脸看着她,眼里光亮盛盛,“我还一直伤心呢。”

     林唯被他看得更不好意思,气氛一时有些暧昧。

     “林唯,你在吗?”门外的敲门声打破这暧昧的安静,林唯回过神,赶紧回道:“在,等下啊!”

     说着瞪了他一眼,小声说:“我去开门,你坐着。”

     他依然笑得开心,“好,我等你。”

     林唯在门外说了几句就回来了,在抽屉翻了翻,找出一个纸袋拿出去又回来。

     “同学找我借东西,”她说着提起最近的两个行李袋,一手一个,“好了,准备搬东西吧。”

     “我来搬这些吧,你那桶和盆就可以了,”他从她手上拿下行李袋,感受到重量,“这个挺重的啊,你竟然提得动?”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林唯囧了一下,她都是习惯自己拿东西,曾经被张君君惊叹为女汉子,这下在他面前没注意,不小心暴露了这个属性,有些不好意思:“额,习惯了……”

     吉恪又一手加了点东西,直到拿不下了才提起来,“以后要习惯你已经有男朋友了,知道吗?”

     “嗯。”这种感觉,似乎还不错,林唯开心地拿了轻一点的东西,走到前面开门。

     两人出了宿舍楼,一路往校外走去。此时人不算很多,有的也大多是拖着行李往同一方向走的人。经过去南区必须走的一条小街时,因为在修路,灰尘漫天,路也不太好走,两人走了好一会才走出去。

     出了小街就是南区,房子比较老,据说是最早的校区,而且只有一栋教学楼和两栋宿舍,再加一个小食堂。

     凭着上学期跟着轮滑社来过一次的记忆,林唯在学校角落找到了她分配的宿舍楼,在三楼靠楼梯的地方。进去发现房间还算宽敞,空荡荡地放着四张床,没有其他人。

     两人把东西放下,吉恪看了一圈,“这里会住几个人?”

     “好像三个吧,”林唯想了一下,“有一个是我们班的,另一个也是我们学院的。”

     “那还好,要是你一个人住这里我都不放心。”

     “没事的啦,楼下还有宿管呢,”林唯不在意地说,“走,继续搬,早点弄完我收拾好了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