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Part.54 发烧
    因为昨天淋了雨,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林唯就觉得头有些重,昏昏沉沉的。在床上躺了一会,还是强撑着起了床。

     洗漱完和柳晴几人一起出门去了食堂,喝了点粥,就去教室上课了。

     早上是英语课,她半睁半闭着眼听了一会,就实在有些受不了,半趴在桌子上休息会。

     “你不舒服吗?”柳晴担心地看着她,“早上就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感冒了?”

     “嗯,应该有点……”林唯有气无力地回应了一声。

     柳晴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了一会,又放在自己头上感受了一会,“好像有些发烧,要不要去医院啊?”

     林唯点点头,“我想着上完这节课就去。”

     “反正等会没课,我陪你去吧。”

     “嗯,谢啦。”

     下了课,柳晴就陪着林唯去了校医院。医生看了之后开了吊瓶,交钱取完药就去挂上了。

     找了个位置坐着,柳晴坐在旁边拿着手机发消息,看样子应该是发给李文峰的,不时笑出声来。

     林唯想了想,这个点他应该在上课吧,犹豫了一会还是拿出手机给吉恪发了个消息。

     林唯:在医院打针,有些发烧了。

     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回复的消息,虽然早就想到是这个结果,但还是忍不住有些失望。

     到了中午,药已经打完,吉恪还是没有回消息。两人去食堂吃了午饭,就回宿舍休息去了。

     刚到宿舍躺下,就听到电话响起。

     她按下接听键,就听见那头他的声音有些着急,“对不起,之前在上课,没看到短信,你怎么样了,发烧严重吗?”

     “打完针好点了,现在回宿舍了。”

     林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着正常一点。

     “怎么会发烧了呢?”

     “昨天下课淋了雨,有些感冒,今天就发烧了。”

     “昨天给你发消息也没回,太晚又不好给你打电话,是感冒睡着了吗?”

     “嗯。”

     “对不起啊,最近太忙,连你感冒了都不知道。”

     “没关系。”

     “你现在要休息了吗?”

     “嗯,准备睡一会。”

     “那你好好休息一会,有问题就和你说一声,晚上再给你打电话。”

     “嗯。”

     “午安了,想你的。”

     “嗯,午安。”

     挂了电话,林唯把手机放在一边,脑袋重得已经想不了太多东西,很快就睡着了。

     下午的课让柳晴帮忙请了假,她们走的时候也没叫醒她。晚上回来柳晴给她带了饭,轻轻叫醒她。

     “林唯,林唯,”柳晴轻轻推了推她,“起来吃点东西吧,吃了饭才好得快一点。”

     林唯有些迷糊地睁开眼,看清楚柳晴后就慢慢坐了起来,感觉了一下,似乎比之前好点了,就爬下床吃饭去了。

     “谢谢你啊柳晴。”她端起饭向着柳晴笑笑。

     “没什么,你吃点东西,今晚吃了药再好好休息下,明天应该会好一点。”

     “嗯。”她应了声,小口小口地吃起来。因为胃口不太好,勉强吃了小半碗就吃不下去了,但也感觉精神好一点了。

     手机忽然响起,她爬上去拿了,是吉恪的电话。心里想起之前的失望,就有些别扭犹豫,再加上也没什么说话的欲望,就不想接电话。

     等响了一遍,铃声断了,她又有点后悔,拿着手机怔怔地看了一会。

     过了一会,电话再次打过来。这次她接了。

     “刚才上厕所去了……”她抢先说道,声音有些哑。

     “嗯,还想着你是不是还在睡觉呢,”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温和,“怕你没吃晚饭,所以打个电话,要好好吃饭。”

     “柳晴给我带了饭,刚吃了一点。”

     “医生有没有开药?”

     “开了一点,等会就去吃了。”

     又聊了一会,吉恪就说要去上自习了,嘱咐她好好休息之后就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她坐了一会,吃了药有些困就去洗了澡继续躺床上去了,睡觉之前定了个十点半的闹钟。

     晚上他的电话难得的在闹钟响之前打来,林唯睡得有些迷糊,过了会才反应过来接了电话。

     “喂,”她的声音不自觉地带着些些开心,“今天这么早啊?”

     “今天请了假,没去办公室,”他的声音也带了笑,温和地问着她,“晚上怎么样?”

     “吃了药好很多了,这会还躺在床上呢。”

     “那就好,”他说,“上周末没能陪你,这周带你去喝个鸡汤,好好补一下。”

     “好啊,哎呀,今天发烧有些头晕了,我看看今天星期几……”

     她拿开手机看了看日期,忽然发现今天是24号。

     25号是她生日啊,她都差点忘记了,不知道他记不记得呢?

     他的生日也在九月,不过是他刚开学的时候,比较忙,就没一起过。

     那是两人在一起之后过的第一个生日,虽然不能一起,但林唯希望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就在网上选了好久的礼物,定在他生日那天送过去。然后在前一天晚上守到了半夜,十二点刚过就第一时间给他发了祝福消息。

     “今天星期二。”

     “哦……”她收回思绪,应了一声,又说,“那还有三天啊……”

     “没事,很快就过了。”

     他安慰着。

     “嗯……”

     两人聊了半个多小时,吉恪那边熄灯了才互道晚安挂了电话。

     因为白天睡得有些多,林唯这会精神比较好,也睡不着,就干脆找了个电视戴着耳机看了一会。

     看看时间到了十一点四十多,就关了电视。

     她在期待着他在凌晨给她发的生日祝福,就跟去年一样,想着这次再不能睡着。

     等待很是折磨人,但心里怀着期待,又觉得甜蜜。隔一两分钟她就看下手机,然后想着等会该怎么回他。

     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看着手机的时间从十一点五十八分一直跳到零点零二分,都没有等来一条消息。

     刚开始她想着是不是信号有延迟,晚了一点,但一直等到零点二十分,才彻底相信他是真的没有给她发消息。

     失望如潮水般涌来,她默默关了手机,不知道是生病太脆弱还是心里太实在失望,眼泪不自觉就盛满了眼眶。

     还好是黑夜,没人看得到。她胡思乱想着,渐渐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