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Part.23 曾经
    忽然看见前面不远走过几个人,林唯小声问,“前面是登记室的表妹那些人吧?”

     吉恪看了一眼,“好像是,估计在带着逛学校。”

     三个女生围着中间的男生,争抢着说些什么,近了些林唯才听到几句话。

     “教官,你们学校好漂亮啊,以后我再来你能不能带我去学游泳啊?”

     “我也想学,教官,你也教我好不好嘛~”

     “教官你教我打篮球好不好,听他们说你篮球打得很好呢,我也喜欢!”

     “好好好,都可以……”

     待走远了些,吴晴晴翻了个白眼,“这些找教官的小女生,这样的男人还追着干什么,广撒网,谁都想暧昧着,要我遇到,肯定先打一顿。”说完看向顾子豪,眼神里满是警告。

     顾子豪在旁边似乎缩了缩,才讨好似地附和道,“这种男人是应该打,狠狠地打。”

     说话间已经到了酒店门口,顾子豪上前推开门,转身向吴晴晴说:“请进,亲爱的~”

     “乖。”说完拍拍他肩膀,昂着头进去了。林唯在心里默默惊叹她的女王气势,跟着吉恪进了门。

     办完手续拿了房卡,四人先去了房间一趟。吴晴晴进去就收拾带来的包,把里面带的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放下,顾子豪半躺在床上玩手机,吉恪坐在床沿也拿着手机趁有网络更新软件。林唯想着等会要去看电影,万一中途要出来不太好,就先去了洗手间。

     等林唯出来,却见吴晴晴一边拿着手机翻找着什么,一边躲避去抢手机的手。

     “晴晴,没什么好看的,给我吧……”顾子豪奋力想要拿回手机。

     翻了一会,似乎没发现什么,吴晴晴把手机递还给他,“算你幸运,要是让我发现什么你就死定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嘛,不用每次都翻手机的。”顾子豪拿回手机,松一口气。

     “那不一定,说不定只是我没发现,”她坐到床沿边,忽然向坐在一边拿着手机的吉恪伸手过去,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机已经被拿走。

     林唯一惊,第一反应却是看向吉恪。只见他飞快地从吴晴晴上下翻着的手上抢回手机,但并没有很生气的样子,声音依然温和:“你看顾子豪手机就好了,我的没什么好看的。”

     吴晴晴笑着站起来:“差点忘了你有女朋友了,”说着转向林唯,“不好意思啊,一时兴奋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介意。”怎么会不介意呢,有种自己的位置被占了的感觉。看样子似乎这样子翻他手机不是第一次了,不知道以前到底是怎么样的。但现在,她只能把疑问放在心里,以后总会知道的。

     吉恪看了林唯一眼,伸手牵住她,给了她一个微笑,林唯心里安定了一点,也回了个笑容。

     “好了,我们去看电影吧,”吴晴晴说着提上包,又瞪向还躺着的顾子豪,“还躺着干嘛,赶紧起来!”

     顾子豪屈于她的气势,飞快地爬起来。

     四人出了酒店,直奔图书馆而去。

     图书馆一向是学校里最安静的所在,在这里也不例外。干净的大厅,空荡的四周,怎么看也不像看电影的地方。

     “电影院在图书馆侧楼,周末人也挺多的,不知道这会能不能买到票。”顾子豪在前面带路,显然对这里比较熟悉。

     穿过楼梯旁边的通道,果真看到一个售票台,前面排了长长的队伍。售票台旁边放着一个电影单,上面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今日放映:《泰坦尼克号》3D

     “是泰坦尼克号,听说3D版最近才上映,”吴晴晴道,“要不要看?”

     吉恪看向林唯:“你想不想看?”

     “我没看过这个电影……”林唯迟疑道,“你们决定吧。”

     “你竟然没看过?这么经典的电影啊!”顾子豪惊讶道。

     林唯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她看的电影很少,电影院更是没进过。以前是小镇上没有电影院,家里也没有电脑和网线,只能靠电视,来江城之后也没什么机会去电影院,电脑也是这个学期才买,看的一般是最近的电影。

     “那正好可以看看,我去买票,”吉恪说着牵住她的手排进队伍,又看向另外两人,“你们看吗?”

     “看啊,只有这一个电影,反正我也没看过3D版的。”吴晴晴回答。

     “那你们去旁边等一会吧,我们买票就可以了。”

     “好。”

     吉恪看着他们去一边了,转头看向林唯,“刚才在酒店,你不高兴了吗?”

     林唯低头没说话。

     “吴晴晴她性格比较大大咧咧,”吉恪轻声道,“以前军训也经常这样拿其他人的手机,我也一下没反应过来。”

     她犹豫了会,低头小声说:“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因为什么?”

     “你好像,”她想了想该怎么描述,“对她有点不一样?”这是一种女生的直觉,尽管没怎么见过他和其他女生相处的情景,但应该不会是这样的。

     他沉默了片刻,林唯的心渐渐沉下去,心里各种想法闪过,不知是伤心还是害怕,甚至想着难道就要这样放弃了?

     却忽然听他轻声道:“我不太能喝酒,那时候她帮我挡酒,喝了很多,所以就似乎对她动心了。但很快就自己压住了,因为知道我们不合适,”他顿了顿继续道,“或许也是没有那么喜欢,放弃了也没有觉得很伤心,反而觉得这样做朋友最好,现在更多的是对她那时候帮助的感谢。”

     “那你现在,还会对她动心吗?”林唯不安地问,她没什么信心。他们相遇在前,动心在前,有一段她不曾参与的时光。

     他伸手摸摸她的头,轻笑着道:“不会,现在有你了啊,这就够了。她只是朋友,也许慢慢地就会没什么联系了,但你是我认定要一起走到未来的人。”

     第一次听到他面对面地说这样类似告白的话,林唯忍不住脸红,因他几句话担心不安都没有了,低下头,只轻轻“嗯”了一声。

     气氛有些甜蜜,直到买完票出来林唯脸色的红晕才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