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爱不能分享
    眉紧紧地抱着我,将头埋在我的胸膛里,我们静候了许久,终究听不到山神庙里有丝毫响气。我悄悄站起来,轻轻挑开窗户,只看见火堆已经快灭了,只有炭火在闪着微弱的光,整个山神庙悄然无声,看来那个屠夫已经走了。

     我要爬窗而入,眉惊慌地拉住我的手,说,别进去。我轻声对她说,我要去拿一幅画,我给你画的画像。山神庙微弱的光照亮了眉的眼,正深情地看我,我拍拍她冰凉的手,说,你呆在这里别动,我去去就来。

     我轻手轻脚的寻找,山神庙空荡荡的,我的画不知到哪里去了。转到山神金身雕像后的内室,夜色中清幽幽的十分寂静。我慢慢地找进去,我的眼睛渐渐适应过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我的脚下躺着一具尸体。

     我掩住了嘴,没有惊叫出来,透过外室火堆蔓延进来的朦胧亮光,我看出了那具尸体正是发狂的屠夫,他胸前满是鲜血。我用颤抖的手从地上捡起一堆干草,拧成火把点燃了看,屠夫躺在丢弃的孔明灯旁,胸膛被掏裂,胸腔热血狼籍,本应该在里面的心脏却已不在,胸腔的裂口空空洞洞,显得异样的怪异。我慢慢向后倒退,心里十分的骇怕。突然身后撞到了什么,我终于支持不住,怪叫一声拧过身去,手中的火把掉落地上。

     原来却是我自己吓着了自己,是眉跟了进来,眉定定地站在那里,幽幽地看我,有种不可诉说的祈望,她喃喃细语,我害怕,我不敢一个人呆着。我松了口气,说,屠夫死了,心被掏走了,很怪异,你要看看么?不!眉掩住脸说,我们快走吧。这个时候,我也不敢留在这个是非之地了,和眉搀扶着离开山神庙,所幸大雨已经停止,夜空仿佛被洗净了一般,月亮明朗的挂着,照得山林幽幽渺渺。

     眉说,发生了这么多怪异的事,我还是不回家的好,要不明儿官府询问起来,我们怎么说得清楚?是的,这牵涉起来,我更脱不了干系,屠夫又死的那么古怪,那些官府为了交差多半会将我屈打成招,胡乱判了案;而这一路上,仿佛有鬼异的东西附在我身后跟着,我恨不得脚上生了翅膀,赶快飞回自己家去。

     我把眉藏匿了许多时日,没听到什么不利的消息,只听说眉的妈妈被屠夫的杀猪刀砍杀;屠夫的心被活活掏走,这不是人所能为之的;再加上眉离奇失踪,官府推测为野人或怪物的暴行,此案就不了了之。

     眉告诉我,她父亲早亡,母亲又常年带病在身,为了糊口,不得不将她许配给那个屠夫,倚仗他来抚养。因为屠夫醋劲非常大,她十二岁就幽禁在家中,几乎没见过什么外人。

     我抚摸着眉的秀发,替她难过,眉说,妈妈虽然将我许配给了屠夫,但是有个条件,就是我未成年时,绝对不能过门。眉说,今年我已经到了二八闺龄,本来已经定好了过门的日子,可是那天晚上你的突然到来……我说,眉,对不起。眉灿然一笑,说,可是,如果没有你的到来,我怎么会有幸福的人生?我拥抱着眉,说,眉,我会给你幸福的人生。

     眉终于成了我的妻。

     我很爱我的妻,爱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喜欢给妻画像,俏皮的,可爱的,明朗的,忧伤的……妻也很爱我,她的脸为了我俏皮,为了我可爱;她的心为了我明朗,为了我忧伤……

     这本来是一个简单而幸福的人生,可是我却不幸地遇到了另一个女孩。

     我是一个彩画师,又写得一手好字,加上才思敏捷,能独创特立的彩绘喜联,很多人家办喜事都要请我。但是我总舍不得我的妻,妻老笑我,说,那你带我的画像去吧。我真的就常常带着妻的画像出远门,虽是如此,每次展开画看妻的时候,我的相思更是浓郁,就像这次,因为路途较为遥远,我不得不在新人家里过夜,可是天还蒙蒙的亮,我就起身告别,趁着清晨的朝气,要赶回去见我爱的妻。

     可能走的太匆匆了吧,在经过热闹的早市时,我停下来想买个包子赶路,可是一摸腰背,我的画不见了。我很着急,一直往后寻找,退过了闹市,回到郊野,我看见一个清朗如晨的女孩,站在郊野的晨风中,手里展开一幅画,就在那里凝神观看。那幅画正是我的爱妻,她在画上对我甜甜的微笑,我恳求那个女孩把画还给我。

     女孩歪着头打量我,说,这画真是你画的?是的,我说,请你把画还给我。女孩说,我不信,这么美的画你能画出来么?她指着画说,你看她的眼神,那么传神,就像真的一样。我循着她的手看,画上妻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正在呼唤着我回去,我思念更溢,说,请你把画还给我吧,你要怎么都可以。女孩眨眼看我,若有所思,说:还给你可以,但是你得告诉我你和你画上这女……孩的故事。我说,行,但是我急着赶路。女孩说,我陪你走。

     快到家的时候,我突然后悔了,我已经毫无保留的将如何与妻相遇相爱的故事告诉了她,可是这个女孩仿佛有种魔力,她会让你不知不觉的将心声完全透露出来。

     女孩说,好美的故事,我发觉,我也爱上你了,请你收我做妾吧。她说着,一脸的祈盼。我从没有遇见过如此直接的女孩,当下就拒绝了她,说,不行,我已经有了妻。

     女孩软语相求,我还是不答应,爱怎么能够分享呢?可是女孩说,你不答应,我就把你杀了屠夫,拐走他未婚妻的的事报官。我一怒:胡说,我没有杀屠夫。女孩诡异的笑:谁相信呢?我骂她:你无耻。女孩突然抱住我,轻轻咬着我的耳垂说,我已经被你彻底征服了,我要永远陪着你。

     她嘴里的热气呵得我心乱如麻,我侧头逃避的躲开,可我回头的时候,发现妻正站在家门前的那条小桥上,神情落寞地望着我。我每次离家,她都会在这里矗立,等待我的归来。可是这时的镜头并不像往日般美丽,我们只是定定地站着,仿佛都成了雕像。女孩似乎也觉察到了,她冲着妻说,姐姐,大哥已经答应收我做妾了。

     妻把眼移到女孩的身上,她的眼神从疑惑到迷惘到怨恨……然后一转身,一句话也没说,头也不回就独自归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