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第1章 天空中的巨大裂缝
    “算下来,天上那个东西已经存在了1年半了。”

     林翔抬头看着天上的裂缝,那是有着红色的边缘,内里一片漆黑的裂缝,就像一张猩红嗜血的大嘴,仿佛随时就要吞没所有的生灵一样。

     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也没有人知道它通向哪里,然而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人们从最初的恐惧,也渐渐的变为了麻木。

     新闻也几乎不再报道这个凭空出现的奇怪裂缝,唯一的解释就是地球上的专家们所说的,是时空乱流偶然形成的稳定的空间裂缝,并不会对地球产生危害,人们也从起初的不信任,慢慢的接受了这个解释。

     林翔叹了口气,他的内心多多少少有一些失望。

     他曾经邪恶的想过,地球将面临各种各样的灾难,就像诺亚方舟的故事似的,全人类得到大清洗,所有人回到同一起跑线上。

     是的,和无数diao丝YY的一样,他想如果自己和别人都在同一起跑线,那么他林翔的翔,绝对就是飞翔的翔,而不是现在的“翔”,一坨翔!

     无奈的又看了一眼天上那猩红的裂缝,突然有一瞬间,自己仿佛看到那漆黑的空洞里出现了星光点点,然后突然又消失不见。

     “看来长时间的悲观容易让人产生幻觉”林翔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突然,强烈的眩晕感袭来,林翔一阵头晕目眩,好像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白光一样。

     时间都仿佛凝固了,似乎一瞬间,也似乎过了一个世纪,自己慢慢恢复了过来,感受了一下身体,活动自如,看来并没有没有受伤,难道是这些天来过于麻木的生活让自己产生了幻觉?然而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人基本和他一样,都在从呆滞的表情慢慢转变为震惊。

     “看!天上的裂缝不见了!”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句。

     林翔抬起头,果然,天上的裂缝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摇了摇头,看来,专家们说的是对的,这是一个唯物的世界,并非是什么世界末日,任何企图改变命运的YY在现实面前都只不过是安慰自己的小把戏罢了。

     门开了,林翔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只有五平米的地下室,这里仅仅放得下一张床而已,所有的生活用具都挤在门后,开了门也只能侧身进入房间,还好A市的地下室都配有暖气,使这个仅有5平米的小屋子也充满了暖暖的气息。

     “我就要这么一辈子窝囊的活下去么?”林翔抬起头看着天花板,深深的无奈从林翔的心中散发出来,他本是一不入流大学生物学的本科生,家里砸锅卖铁给他凑齐了上大学第一年的学费,每天勤工俭学好歹是把学业念到了大三。

     学校领导安排学生实习,生物专业的他却被安排在了A市的一家酒店当保安,管吃住,每个月没有休息,工资只有200块,而本市的基本工资是1800元,不用说,这些钱都被谁贪了去。

     林翔曾经找学校领导理论过,可是被以毕业证做为要挟,让他不得不继续这份剥削的工作,想想实习已经过去8个月,还有2个月就结束了,但是这个学年的学费还没有着落。

     家里,父母因为去年家乡拆迁,被一场大火都烧死了,最后抓住一个人判了15年,一毛钱赔偿也没有,林翔回过家,想知道真相。

     谁知刚下车就被一伙人拉进个面包车,打了一顿扔到了荒山沟,只得灰溜溜的跑回了学校,正巧就遇到了这次实习。

     自己也曾报警可是却被此案件已被处理给搪塞了回来,自己也不是不想了解真相,不是不想报仇,只是,一声叹息…

     困意不知不觉的来袭,林翔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自己创造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自己塑造法则,他复活了他的父母,过着新的生活,活的美满而快乐,但是幸福快乐总是短暂的,突然间,世界像玻璃一样破碎了,他的父母微笑着化为粉尘消散不见,世界重归黑暗。

     “啊!”林翔从睡梦中惊醒,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才发现自己睡着了竟然连衣服都没有脱,满身的酸味,臭汗,一股虚弱感传来,他想抬起手摸摸自己的头是不是发烧了,然而手就好像没有了知觉一样,使不出一点力气。

     “看来真的是生病了…”林翔无奈的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自己那每个月微薄的工资,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悲哀的情绪就是病魔的温床,这一点都不错,林翔使出浑身的力气,摸起自己的手机,自己必须给酒店那边请个假,否则这仅有的200块估计也要被扣个干净!

     穷B人生的悲哀之一,生病了不是担心自己的身体,而是担心工资是否被扣!

     滴~滴~滴

     “喂,领导,是我,林翔。”怀着忐忑的心情,林翔拨通了队长的电话,平常队长很严厉,但是对自己还蛮照顾,不过刚参加工作的林翔打电话时心里还是怕怕的。

     “我今天发烧了,没有办法去上班,我想请个假。”

     “恩,好的,我知道了,谢谢领导,我病好了就去。”

     嘟~嘟~

     电话挂断。还好,队长的声音很平静,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请假而批评自己,林翔提起来的心随着电话的挂断,也放了下来。

     呼~~可以好好睡一觉了。人就是这样,心中突然产生念头的时候怎么都睡不着,顺利解决了问题,一下子就能进入了梦乡。

     “水~~”睡梦中的林翔被渴醒了,手到之处一片湿漉漉,黏糊糊的触觉,让林翔好生难受,他睁开眼睛,慢慢坐了起来。嗯…除了渴,还饿,不过身体好像恢复了,不再像之前那样轻飘飘了。

     努力整理了一下混乱的大脑,艰难的下了床,打开门,来到地下室的公共洗漱间,想清理一下自己,却发现洗漱用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用完了,无奈只能用清水随意的清理一下就回到了房间,可是刚打开门,一股难以言喻的酸臭味道传来,林翔差点吐出来。之前自己一直在房间里还不觉得,这重新回来,这味道当真是让人难以接受啊!

     “没想到发个烧,这么大的威力,看来要好好洗一下被褥了,不过我应该先给领导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可以上班了!”林翔没有赶紧收拾而是先想到给领导打电话。

     苦逼的孩子就是这样,自己干着最低贱的工作,拿着最少的工资,但是却一门心思在工作上,为什么?就因为穷,不工作,没饭吃。

     林翔拿起电话,却发现电话没电了,他的电话就两个功能,打电话,发短信。林翔朋友很少,所以电话也少,一般半个月充一次电就可以了,记得上次充电还是一个星期之前,怎么现在就没电了呢?算了,不想这个,反正酒店也不远,自己直接过去吧,急急忙忙换了一身衣服,就离开了地下室。

     室外是一个大晴天,太阳高高的挂在空中,似乎在炫耀着自己从裂缝手中重新夺回了领导地位,刚出地下室隧道,林翔就被阳光晃的睁不开眼睛,虽然已是寒冬,但是今天的太阳似乎格外的刺眼。

     眯着眼睛,仰头看天,那猩红而巨大的裂缝并没有再次出现。其实之前有裂缝的时候,每天心里还是感觉很压抑的,现在突然就没了这样的感觉了,林翔的心情似乎一下子轻快许多,快步的朝着酒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