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第8章 美女的报复
    “哇,不错耶,冷酷的超级英雄原来这么的帅!”萧芸看到洗干净又换上新衣服的林翔走出了浴室,不由的眼前一亮,眼前这个清秀的男生就是昨天那神秘而又霸气,早上那邋里邋遢的超级英雄么?形象好像有着很大的反差,用现在的话来说,这分明是一个粉嫩的小鲜肉嘛,萧芸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不过意识到自己的事态,顿时脸红了起来,而林翔也看到了刚才萧芸的动作,一阵脸红心跳,赶紧把目光从萧芸身上移开,话说这林翔本就不丑,只是因为家里太穷没钱打扮,所以这清秀的面容一直蒙尘了这么许久,再加上没钱没自信,气质当然很差,因此在大家的眼中就更加的普通,甚至有些卑微,而得到了异能的林翔,自信心日益强大,虽然现在还是没钱,但是无形的在气质上已经有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矮穷龊,关键是因为穷,高帅富关键是因为富的原因吧,硬件设备齐全,没有软件也是没有发挥之地的。

     “谢谢,我穿你爸爸的衣服没关系吧?”林翔尴尬的挠挠头,他本就自卑,从小生活的环境都是差到不行,何时来过如此装修高档的地方,更加缺少和人交流的经验,尤其是和美女聊天的经验,之前在外面遇到萧芸之时,自己还装B的没有多想,毕竟昨晚那气势已经把对方完完全全的碾压了过去,但是来到这房间之中,才发现自己本质上还只是一个diao丝而已,穿着美女父亲的衣服,又坐在人家的家里,浑身说不出的不自在,眼睛不时的朝着门口看去,真的很怕她家人一推门就走进来,自己这么唐突的来到人家家中,难免尴尬。

     “呵呵,你放心吧,我爸他常年不在家,这衣服也是他很早之前买回来的,不过他一直都还没有穿过呢,你放心的穿吧”萧芸看出了林翔的窘迫,她是一个新闻工作者,对于人的面部表情所反射出来的潜意识把握还是比较敏感的,很自然的挥挥手示意林翔随便的坐,自己伸了一个懒腰,“我也累了一夜了,要去洗一个澡,你可不要偷看哦”萧芸双手伸起,短款的毛衣因长度不够,露出了一点雪白的肚脐,片刻萧芸站起身来,抛给林翔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慢慢的走进了浴室,昨晚的一幕又在萧芸脑海中来回播放,一经对比,眼前这个大男孩,哪里还是昨天晚上那个神秘而又霸道的男子,这看似冷酷的男人,其实内心分明就害羞的紧嘛!想到自己被他烧毁的摄像机,心中又生嗔怒,同时看到林翔的窘迫,不由的计从心生,故意出言调戏这害羞的林翔,看到对方那尴尬的表情,萧芸心中简直心里乐的开了花,哼!让你昨天那样欺负我!

     “不会!不会!”果然萧芸的声音刚落,林翔的脸上立刻浮上了两朵红晕,赶忙将视线移到其他地方,刚好看见沙发上有一个卡通抱枕,赶忙将其抱到胸前,不停的把玩起来,即使精神力再强悍,毕竟林翔还是一个二十年没和美女这么聊过天的纯情小男生,不禁有些词穷。

     “咯咯咯咯~”萧芸拿着换洗衣服,娇笑着走进了浴室,此时的萧芸,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就连报道出独家新闻的成就感也远远不及现在调戏超级英雄来的舒爽!“哼!姑奶奶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萧芸心中娇哼一声,优雅的打开浴室门,慢慢的进入其中,然后关门,这本来应该很快的动作,在林翔的心里却是那么漫长,直到淅沥沥的淋浴声就响了起来,林翔心中才呼出了一口气,这…似乎比昨晚的凶险更加让人难以招架。

     听着那淅沥沥的淋浴声,脑海中不由的浮现了一副旖旎的画面,林翔赶忙摇摇头,甩开这些让人脸红心跳的想法,可是这些画面就像一个魔咒,不停的骚扰着自己,不过幸好自己昨晚并没有睡好,小旅馆并不隔音而且没有暖气,因为爆炸,窗外的警笛之声可是吵了整整一晚,自己只是睡睡醒醒,到现在还真是有些困意,再加上刚刚洗了澡又在一个充满暖气还略显暧昧的环境,听着浴室里有节奏的稀稀拉拉的水声,林翔强行克制住自己魔咒般的思维,竟然慢慢的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一股饭香味扑面而来。

     “睡醒了?你这人真有意思,边睡觉边流口水,是不是想什么好事呢?”穿着围裙的萧芸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一眼还抱着靠枕的林翔。

     “快去洗漱,吃饭了!”

     “哦”林翔乖乖的跑去洗漱,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的嘴边一大片口水干了的痕迹,领口竟然还有一片湿哒哒,啊~~林翔心中发疯似的狂叫,这真是丢人啊,赶忙用异能去除了衣服上的痕迹,三下两下洗漱完毕,走了出去!

     “你不仅人长得漂亮,做饭的手艺也这么好,谁娶了你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林翔不会夸人,他记得小时候自己的父辈就是这样夸自己的女亲戚的,看着还在餐桌上摆弄着丰盛午餐的萧芸,自己想,别人都说,千穿万穿马匹不穿,我虽然不会说话,不过夸她两句,想来也没什么。

     “呵呵,小小年纪油嘴滑舌,你要不要娶姐姐啊?”萧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按理说自己应该蛮讨厌他啊,他弄坏了自己的摄像机,虽然刚才自己已经小惩大诫的报了昨天的一箭之仇,但是昨天晚上林翔吸收天火的一幕以及冷冷的眼神,都死死的刻在萧芸的心底,自己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完还没等林翔反应,萧芸脸上就火红一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呸呸呸!萧芸,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往日的矜持哪里去了!”萧芸心中不停的咒骂自己,不过也难怪,以萧芸的样貌在这编辑社那也是相当出众,自己又经常前往各种新闻的第一线,难免会碰到一些达官显贵,风流公子,追求自己的人也非常之多,可是萧芸从来没有对那些人假以颜色,更别说出言挑逗了,如今只有二十三岁的萧芸,还是一个情窦未开的姑娘而已,怪不得对自己的言行感到吃惊了。

     “唔,吃饭,吃饭”二十年的穷diao丝哪里受过这样的挑逗,林翔只觉得血脉膨胀,顾不得那么多,低头就对着碗里的饭发起了疯狂的攻击,只见一碗白饭瞬间就见了底,桌子上的菜却是丝毫未动,萧芸掩嘴轻笑,把刚才的尴尬也忘到了九霄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