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深夜发生的怪事
    玉泉阁角落处的一间小格子铺,宁皓文被一块锥形水晶石所吸引,甚至没来由产生了异常奇怪的“爱不释手”的感觉。

     店老板察言观色,趁热打铁,声称天然水晶石具备预防疾病、养生的功效,相传还能给它的主人带来幸运,巴拉巴拉如何如何好。瞧在缘分的面子上,再打个大折扣,三百块,这可几乎是成本价,能赚包烟钱就不错了。

     最后,犹如鬼使神差般,宁皓文的心理防线被突破,于是从钱包中取出三百块买下了这块其貌不扬的石头。

     店老板殷勤地拿报纸将货包上,还附赠了一个塑料购物袋。

     宁皓文提着袋子回到刚才喝饮料的地方,正碰上杨天成刚从卫生间回来。

     “呦,还买东西了,买的啥啊?”他望向塑料袋。

     “哦,没啥,小东西。”宁皓文将袋子口敞开。

     杨天成伸手进去扒拉了几下瞧了瞧,皱皱眉头。

     “嗨,我当啥宝贝哪,原来白水晶石啊,没用。这玩意儿产量太大,没啥收藏价值的。”

     “就三百块,买就买了,搁在窗台上当个摆设,瞅着玩儿呗。走吧。”宁皓文敷衍了一句,随后二人一同往外走。

     出了店门,沿人行道向西步行,杨天成的目光搜索路上的出租车。

     突然,只听得“呜呜呜呜”一阵警笛声响起,一辆白色救护车从路口迅速驶进,停在玉泉阁门前。

     车门打开,几名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带着急救设备和担架急匆匆跑进店门。

     周围很快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玉泉阁居然出事儿了?宁皓文二人对望一眼,然后转身返了回去。

     人群中已经有知情者在介绍情况,原因是刚刚有某位赌石客豪掷两百万元购买翡翠原石,据说为此还借了债。结果这场豪赌惨败,此人承受不住,也不知是心脏病抑或者脑梗阻,反正病发,当场昏厥。是店主打电话叫的救护车。

     不一会儿,刚才那几名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出来了,上面躺着一位五十多岁模样的男子,紧闭双眼,脸色惨白,生死未卜。围观人群连忙让开一条通道。

     救护车关上车门,拉着长长的警笛声离开现场。

     人们议论纷纷,这年头儿,赌石客玩儿得实在太疯狂了,不少人为此搞得倾家荡产。

     宁皓文看在眼里,长叹了一口气。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当真不假啊。打牌赌钱要被抓,而赌石却正大光明,合理合法,自然令众多投机者趋之若鹜。

     杨天成也陷入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阵,俩人转身缓步西行,在接近路口处,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先将宁皓文送回光明南大街上的住所,然后杨天成再回自己家。

     一路上,俩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寡言少语。

     宁皓文下车后,在小区外的一个流动小摊上,花八块钱买了两个鸡蛋灌饼,带回去做为晚餐。

     出租屋住客多,厨房里也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基本上没法儿自己动手做饭,所以也只能这么凑合了。

     上到三楼,推开防盗户门,正看到邻屋又矮又瘦的小李子端着个塑料盆儿从卫生间里出来,头发湿漉漉的,直往下滴水。

     小李子见到他,连忙招呼道:

     “皓文,正好儿,赶紧冲个澡去,里面没人。”

     “好咧,谢谢啊。”宁皓文应了一声,条件反射般掏钥匙打开自己的房门,将手里的东西扔在床头柜上。迅速找出换洗内衣和毛巾、香皂、洗头水,然后端起脸盆像打仗似的冲入卫生间。

     管道内的水压还算足,莲蓬头喷射出十几道细细的水流,将人从头到脚淋了个透。

     冲凉真是舒坦,不过在群租房里这种享受可无法尽兴,因为时间稍长外面就会有人敲门催促,打断你淋浴的乐趣。

     当然,某位女士倒无所谓,在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装傻充愣,充耳不闻,外面除了焦躁、抱怨之外也无可奈何。

     但宁皓文对此比较自觉,还做不到这般厚颜。

     匆匆洗完澡,他回房间又洗了换下的内衣,晾在窗边的一根铁丝上。

     头发用毛巾随便胡撸了几把,反正天热,自然干吧。

     今天去石桥园耽误了不少时间,得抓紧补回来。他坐在椅子上打开笔记本,一边啃着余温尚存的鸡蛋灌饼,一边接着整理个人简历。

     直到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下来,新的简历终于完成。他又从头至尾检查了一遍,感觉还算满意。于是登陆本市最大的人才交流网,搜索相关招聘信息,找了几个差不多的岗位,按照要求陆续投递了几份儿简历,好了,剩下来的就是坐等通知了。

     干完正事,他换了个视频网站,找部电影瞧瞧,直至倦意袭来,才合上笔记本起身。

     这时,床头柜上那只塑料购物袋印入眼帘,他才想起,今天还在石桥园买了东西。

     从塑料袋中取出那只水晶石,模样儿还真不咋地。他心里一阵懊悔,自己当真是昏了头了,整整三百块啊,吃饭省着点儿的话够坚持小半个月了。却买了这么个啥用都没有的破玩意儿。

     要是让老爹知道,非得骂自己是败家子儿不可。

     但既然买了,退也没法儿退。要知道收藏品市场的规矩跟网购消费可不一样,据说是从来都不找后账的,悔也没用。

     唉,他叹了口气,随手将报纸包着的水晶石扔在桌子一角,关灯睡觉。

     夜里一点钟,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这是个万籁俱寂的时刻。

     天空云朵散去,月光透窗照进房间,一片清辉。

     那块搁在桌面上,原本毫无动静的水晶石突然间起了变化,全身被一团幽幽的蓝光所笼罩,光线越来越强,照亮了整个房间,并弥漫着一种奇异的气氛。

     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十分钟左右,水晶石慢慢浮起悬空,然后一路飞到仰躺熟睡中的宁皓文胸前,簌的一声直落下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宁皓文似乎有点儿反应,他哼了一声,伸出右手掌揉了揉胸口,随即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房间里恢复了常态,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