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卌一】话本听仙踪(三)
    因为要做证人,所以可怜的庾橼兄被下了禁酒令,他只能在一旁看着这两人喝,幸好他只是个酒桶,而不是个酒鬼,若不然,只怕真是要馋死了不可。

     不过这两位也没让他等多久,又是两坛酒过去,虞姬的上半身已经有些发飘了,摇摇晃晃,但庾橼兄敢打赌,这时候要是跑去和虞姬说,你醉了,或者是你输了,不能再喝了,只怕对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再看还在一旁想当年的老浪,面色根本就是一丝变化也无,好像刚才只有虞姬一个人在喝酒一般,也怪不得他夸口,自称是“酒中仙”,这酒量,只怕当年太白在世也不过如此吧。

     庾橼兄还在想着这个老浪和太白究竟谁更胜一筹的时候,突然被这位仁兄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吓了一跳,这一声喊得,只怕面前这整整一条街的人都听得见,可偏偏街上众人往来如常,未曾看过此处一眼。

     “酒饮正酣,君饮几坛,我饮几坛?

     醒时行乐,醉时高歌,天亦艳羡我,我不艳羡天!

     乌云泱泱过闹市,青衣衣我,独僻众人!

     笑白衣文士,酸腐不堪,娘们兮兮,滴酒不沾,生亦何欢?

     你骂我放浪形骸荒腔走板五声不全,

     我笑你他娘的浑浑噩噩瞻前顾后卑微蝼蚁,何曾开眼看过天?

     百世更迭,代代往转,谁能不在三界五行中,谁能凌空飞渡天地间?

     唯我醉眼高歌斩妖除魔,是真英雄,真好汉!

     你看那无边天墉,谁是浪子,谁是酒中仙!”

     原本被几坛酒激得上头的虞姬一听见这,又是如痴如醉如梦如醒,上半身还晃晃悠悠个不停,可嘴里已经跟着念叨,一时间竟是痴了。

     过了好一会儿醒过神儿来的时候才发现,刚才还狂歌痛饮的老浪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头栽倒在地上,浸着酒香,趁着凉风,呼呼大睡了起来。

     “嘿!他喝醉了!”虞姬一看见老浪这样,哪里还记得刚才还如痴如醉的狂歌,立马拽住庾橼兄的袖子,兴奋地指着地上的老浪大喊,“我赢了,哈哈哈!”

     还没等乐完,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也呼呼大睡了起来。

     庾橼兄看着地上这两位,想了想,发现这事还真不好办了。

     那祁疯子在一楼也不知是走还是没走,这福记酒楼也没个房间用作休息,只怕是出了这三楼,立时便会成为众矢之的。

     庾橼兄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身,在屋里转悠了一圈,手里多了两条薄毯,丢在地上,把两人一手一个,直接扔在了薄毯上,任由那两个酒鬼睡得天昏地暗,他自是找了个好去处。

     凭栏远望,风景果真不错。

     拽坛好酒,醉上一场,可当真是“天亦艳羡我,我不艳羡天。”妙哉,妙哉!

     独饮两坛好酒,三人两毯睡得正酣。

     虞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异常熟悉的地方,不由得苦笑,揉了揉太阳穴,捂住了脑袋。

     这酒的后劲儿还真大。

     “呦!还能醒啊?我以为今天中午能宰一头小猪做个下酒菜了呢!”

     “神医,为啥每次我醒来都是在你这儿啊?”

     虞姬面前出现了一个碗,黄褐色的药汁,闻着就觉得一阵反胃。

     “神医,你看我病都好了,喝药就不用了吧。”虞姬讨好似得看向神医,神医的药真的是谁喝谁知道,她觉得,这千吕城的人都病的不轻,这么难喝的药竟然天天有人来找神医看病,想必这些人都是病入膏肓了。

     “这是醒酒汤。”依旧是熟悉的神医式的拿腔拿调,这腔调一出来,虞姬就知道,这是神医的大夫职业病上身了,她的身份也自动转换成了病号,要是病号不听大夫的话,神医发怒,后果可是严重得狠。

     虞姬只能乖乖地接过了醒酒汤,深吸一口气,一饮而尽。

     我的天!又腥又臭又苦又辣,虞姬觉得之前死活没挤出来的眼泪差点被这醒酒汤给逼了出来,难喝到了一个人间极致啊!

     还没等虞姬缓过劲儿来爆粗,就看见眼前又出现了一碗清水。

     虞姬忙不迭地接过来,咕咚咕咚两口就干了下去,她觉得这清水都像是放了两斤糖一样,如此的甘甜可口。

     在一夜的宿醉缓过来了一些之后,她此时脑洞大开。她忽然觉得,另一个世界上吃穿不愁却偏偏得了什么抑郁症的那些人,真应该叫他们来尝尝神医的醒酒汤,再来一桶清水,估计都能切身感受到生活是如此的幸福美好。

     人都醒了,自然没有再躺着的道理。

     虞姬起身,刚想找自己的那身衣服,就发现刚才出了门的神医又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叠衣服。

     “神医,我有衣服穿。”

     “在你昨天喝醉之前,你的确是有衣服穿。”

     虞姬表情惊悚,嘴里好像能放下一个鹅蛋,“我吐了?”不会吧,她自从练就了一身酒神本事之后,已经很久都不曾喝吐过了。

     神医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自从认识了眼前这货之后,每天的好脾气都像是借了无数比高利贷一样,不然要是靠原来的脾气和修养,他觉得他和虞姬一定是一死一活的下场。

     深吸一口气,“一身酒气的衣服你觉得能穿吗?!”

     虞姬迅速接过了神医手中的衣服,“是是是,知道了知道了,我这不是酒醉刚醒嘛,脑袋还不是很清楚。不过神医,我好歹也算是你半个病人,你就不能多一点耐心吗?吼得我脑瓜仁儿疼。”一边说着,虞姬还一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在神医爆炸之前,迅速解开了里衣的腰带,硬是把神医逼出了门。

     “换好衣服出来吃饭!!!”神医在关上门的一瞬间瞬间喊了一句地动山摇,整个外堂的患者都受到了惊吓,尤其是特意来看心病的李大爷差点被神医这一吼给吓得当场发作,身后的几个老熟人赶忙帮着又是揉胸又是拍背的,这才缓过劲儿来,没砸了神医的招牌。

     从内堂出来的神医瞬间又变成了回春妙手许回春的招牌表情,标准的神医式表情,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再生父母,妙手回春,除了那个被吓得够呛的李大爷之外,其他的人都感受到了神医如春风拂面般的欺骗……不,是温暖。

     而等到吃饭的时候,虞姬和庾橼兄刚在饭桌旁坐好,神医在桌子上放了一盘“青瓜冬笋”之后,开口道,“今天还有一位客人。”

     虞姬刚想问是谁,突然吸了吸鼻子,熟悉的酒香,口水差点就要流出来,猛地回头一看,“老浪,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