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卌五】话本听仙踪(七)
    洛蜀客一语惊醒众人,仿佛看见了转机。

     “清舒仙子是红姑?”庾橼兄的一句话,让整个故事好像回到了原点,是了,原本这就是张生和红姑的故事,既然张生的前世和清舒仙子有所牵绊,如今季连山已死,清舒仙子自刎未果,按照时间来看,只怕这清舒仙子就是昆仑的红姑了吧。

     洛蜀客点点头,“她被首座救起续命,虽散尽一身功力,忘了前尘往事,但一切从头开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那日在内昆仑,二人依偎被我师尊撞见,可我师尊并未多说,只是留下了一句,‘死生忽入道,因果何寻寻’便离开了,二人虽不解,却也未曾细想。直到某一日,红姑突然发现,张生好像老了,这才意识到,她已然入了第六候阳神境,可张生不过是一介凡人,即便身在内昆仑这等先天灵地,也经受不住岁月的考验,于是,她开始和张生一起修炼,二人打算共赴长生。”

     “兜兜转转能在一起,虽然两人都忘记了前尘往事,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虞姬觉得重新开始其实想想也不错,这也算是再续前缘不是?

     “红姑死了,是被张生一剑杀死的。”

     洛蜀客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一句话,引得众人皆惊。

     “怎么会?!”虞姬几乎要跳起来,不是共赴长生吗?怎么会……

     “是啊,怎么会?因为红姑手上的一阳离火戒,因为张生断断续续地想起了红姑刺他的三百余剑,想起了自己死在了红姑的手中……这就是因果!”

     虞姬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却听得洛蜀客继续道,“红姑本是木灵根,却突然在火系法术上一日千里,全因她从我师尊手上拿到了一枚戒指,这枚戒指正是季连山在死前托我师尊保管的一阳离火戒,而红姑心神坚定那日,师尊将这戒指交给了她,却未曾想,那张生想起了记忆片段,教他以为,是红姑为了一阳离火戒才残忍将他杀害。他太害怕了,于是,他杀了红姑,拿回了戒指,最终却得知真相,亦是拔剑自刎。一剑还一剑,一戒还一戒,一生还一生,这便是因果。”

     “……因果循环,业果往复,除却仙道,不可超脱。只要一日为人,就要受一日的因果捆缚,谁都不可例外。”神医唱念出来,虞姬二人如闻梵音至理,心中如广钟轰鸣,余然不绝,凝神回想。此时这二人并未看到,洛蜀客依旧是面带讽刺讥诮,闭上眼睛,却好像是在掩饰眼中的神色。

     三人微酣,一人清醒。只道是,今日勾起伤心事,坛坛美酒入肠愁。休休,但愿翌日可无忧。

     第二日一早,洛蜀客又变回了那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浪子,昨日的一干讽刺怨怼都好像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是说出来之后看得开了,还是有些伤口藏得太深不愿让人知晓,但起码今天的洛蜀客,走在街上总不至于令他人胆寒。

     走在街上的三个人每人手里都拿了一串冰糖葫芦,让街上的人都颇为侧目,有好几个人迎面走过去了之后“十分隐蔽”地朝后面瞅,然后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很奇怪,想笑又不好意思笑。虞姬倒没什么,可洛蜀客已经悄悄抹了好几回脸了。

     “我脸上有脏东西?不会啊,今天早上我明明洗脸了,衣服也是新换的……”洛蜀客张嘴狠狠地咬下来一个渣子,一边嘟嘟囔囔自言自语。

     其实虞姬心里也觉得挺好笑的,这几日她的身高稍稍长了一些,可从外表上看还是个大孩子,边走边吃糖葫芦自然是没什么,可是那两位,哈哈哈,从外表上看都是成年男子,尤其是洛蜀客,真实年龄都不知道多少岁了,两个人竟然跟她一起吃糖葫芦逛街,还净往那些人多的地方去,哪儿热闹去哪儿,也是有趣得很。

     “洛兄,咱们这是去哪儿啊?”昨日过后,虞姬觉得总不好再叫人家老浪了,想了想,就跟庾橼兄一样,叫洛兄好了,这样的称呼总是没错的,也和她平时的习惯差不多。

     “啧,像你这么大的女孩子可都是一口一个‘洛哥哥’地叫我,再不济也是叫一声‘洛哥’,只有你,先是……现在又‘洛兄洛兄’地叫,简直不像个女孩子嘛。”

     虞姬一听见这声“洛哥哥”就是一阵头皮发麻,那声“洛哥”听得她也是鸡皮疙瘩一地,打了个哆嗦。简直太肉麻了,谁会这么叫嘛?不过很快,虞姬就被打脸了。

     “一梦楼?这名字感觉很耳熟啊!”虞姬敲了敲脑袋,站在街上,看着上面高高悬着的“一梦楼”三个字,觉得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儿听到过了,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没来过这儿。

     “千吕三杰,城主徐凤天,一梦楼洛千秋,回春妙手许回春。”庾橼兄适时地提醒了她。

     “想不到,你还是个有点名气的人物嘛。”被提醒了之后的虞姬做出了如此的评价。

     “哎呦,看不出来,反应很快嘛。”提起一梦楼,洛蜀客还是有些小得意的,想他放荡不羁,从未在一个地方做过多停留,唯独在这千吕城,留下了这么一座一梦楼。

     “那你是洛千秋的儿子还是侄子?”

     洛蜀客一个踉跄,庾橼兄“噗”地一下笑出声,他算是发现了,虞姬只有在做任务和必要的时候才带脑子,平时简直就是少根弦嘛,真是……庾橼兄无奈地摇了摇头,三人进楼。

     前脚刚踏进一梦楼,各式的甜香味儿就铺天盖地而来,虞姬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就看见一大群莺莺燕燕扑了过来,“洛哥哥~”、“洛哥~”,各种亲切,各种腻人,虞姬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嗯,蒹蒹最乖了。”

     “嗯,露露更漂亮了。”

     ……

     虞姬扶额,看向庾橼兄,“庾橼兄,你们男人不会都是这个类型的吧。”

     庾橼兄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时候知道你是个女孩了?”

     虞姬又偏了偏视线,看向了那边扑在洛蜀客身上的以及努力地往他身上扑的那些女孩子,迅速地收回了视线,猛地摇了摇头,完了,对自己的性别产生怀疑了怎么办?

     “哈哈哈哈……”庾橼兄看着虞姬这样,不由得摇头大笑。

     而虞姬也感觉有些惊讶,很少看见庾橼兄在有旁人在的时候这样大笑。

     还没等她听见庾橼兄的回答,那边洛蜀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美人怀里挣扎出来了,还跟他们打招呼,“来,咱们上千秋阁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