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夜未初!
    站在不同立场上的两方丧尸打得热火朝天。本来三对七是必输无疑的,然而那个男人的控尸异能似乎能给己方丧尸战力上的增幅,使得数量悬殊的两方缠斗了很久。

     但男人的等级终究不够,没能扭转结局。

     七只敌方丧尸死了五只,而保护男人的那三只丧尸也一一倒下。侥幸存活下来的那两只丧尸满身同类的血污肉沫,凶残的盲眼狰狞地紧盯着男人,晃晃悠悠地朝男人挪去。

     男人似乎已经筋疲力尽了,他只是轻微地挣扎了一下,随即就像一滩烂泥一样一动不动地倒在了地上。

     这种行为看起来是放弃反抗了,在别人眼里肯定很软弱。可莫华凌莫名觉得,这个男人刚刚的挣扎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量,透着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

     两只丧尸靠男人很近了。恶心的涎水自它们腥臭的嘴中流出,顺着尖利的獠牙往下,一滴一滴砸落在地上,人肉鲜美的香味勾起了它们强烈的****,它们瞬间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

     莫华凌隐藏在门后边看着。她正在权衡利弊。

     然而有些时候,理智和冷静不是永远管用的。

     在丧尸凶恶地扑上去的一瞬间。男人猛地抬起了头,一双充满了不甘与狠厉的寒光熠熠的眸子宛若天空中最亮的星辰,永不言败,永不认输!

     这双眸子让莫华凌愣住了。她想起了自己。

     几乎是一瞬间,她像一颗子弹一样,猛地射向角落里的男人和那两只向他扑去的丧尸!

     男人像一匹濒死的饿狼一样死死地盯着飞扑过来的两只丧尸,右手吃力地握紧匕首,指节都抓得泛白。

     他绝不认输!绝不!大不了同归于尽!

     丧尸腐烂的脸孔已近在眼前,男人挣扎着举起右手,正准备攻击,却有一阵强烈的罡风刮过,夹带着尸山血海般森寒的杀气,席卷而来!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两个狰狞的脑袋轰然落地,距离男人的胸膛不过一厘米的利爪也蓦然下垂。

     莫华凌淡然地踹开两个没有头的身躯,步履优雅地走到男人面前,蹲下。

     “诶,死了没?”她的声音冷漠得像冰山上永远不会融化的寒霜,却隐隐含着一丝关怀。

     男人谨慎而冷酷地打量着莫华凌,即便丧尸已经被干掉,他右手握着的匕首依然没有放松。听到莫华凌的问话,他隐藏在黑暗里的唇角微微抽了抽,并没有回答。

     感觉到男人迫人至极的视线,莫华凌头一次升起了逗弄人的念头。她伸出纤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戳了戳男人硬实的胸膛,墨色妖娆的水眸浮光掠影,晕染出一丝少见的笑意,“男人,刚刚可是我救了你哦,不说声谢谢吗?”

     男人用自由的左手猛地握住了莫华凌的手腕,第一次开了口,“女人,你是谁,想干什么?”因为疲惫而略带沙哑的嗓音依旧矜贵优雅,却又漫出了几分残忍的杀意,冷酷迷人。即便是莫华凌也忍不住赞叹一声,当真是能让人耳朵怀孕的罪恶质感啊。

     莫华凌轻轻一挣,就挣开了男人无力的手腕,“别那么紧张。你胸口有伤。”她在器材室外面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刚刚在碰触时又摸到了黏腻感,就知道这男人胸口受了伤。她以背包为掩护,从空间里拿出了一早准备好的一个小型医药箱。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消毒药水,纱布,刀片,针线等等一应俱全。

     器材室里太暗,男人只能模糊感觉到面前的女人拿了什么东西出来。他无力的左手上还残留着女人手臂上滑腻微凉的触感,心脏轻微地颤动了一下。长期养成的习惯性戒心让他流光溢彩的眸子里多了几分凝重,“你到底要干什么?”

     “帮你敷药啊。”莫华凌完全无视了男人压迫感十足的视线,掏出手电筒照明,然后打开医药箱,拿出相应的药品工具。前世二十年,没有医生,每次受伤,不管多重,她都只能自己处理。所以她对处理外伤,还是相当娴熟的。

     她豪爽地撕开男人上半身的衣服,三两下擦干净伤口周围的血污,拿出酒精给伤口消毒,然后稳稳当当地给伤口包扎,动作一气呵成,优雅天成。

     自始至终,男人除了眉峰稍动,竟是一声不吭,连呼吸都平稳至极,跟之前一般无二,只有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泄露了那种锥心的疼痛。

     “多谢。”男人低哑地开口,声音带了丝轻微的喘息。他抚了抚受伤的胸口,手撑着地似乎想起来。

     “先别动。”莫华凌毫不怜惜地把他按坐在地上,冷淡地解释,“你的身体一直都很无力,软绵绵的,任人宰割,应该是被人下了药。我这里有解药,等你吃了,随便怎么折腾我都不管你。”语罢,暗暗叹了口气。她今天也不知道是造什么孽了,摊上这么个大麻烦。她还是第一次这么照顾人呢。

     男人听话地没再动。但莫华凌知道,他并没有完全信任她。因为他紧握着匕首的右手,一直没放松过。

     不过,这个性,她挺欣赏的。跟她很像。

     莫华凌在空间里专门的位置找出解药,然后又拿出一瓶水,递给男人。

     男人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接过了。吃完药,身体果然好了些,有点力气了,男人冰冷无情的琉璃眸才微微柔和。

     莫华凌把医药箱收好,干脆地站起身,冷淡地看着男人璀璨的眸子,“行了,我走了。”她没有丝毫留恋地转身,朝器材室门口走去。她甚至没有特意去看男人的脸。

     “女人,我欠你一条命。以后不管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来找我。夜未初,我的名字。”

     “夜未初。”莫华凌一字字念着这个名字,黑暗里绽开了一抹潋滟的笑意,“我记住了。”

     眼见莫华凌说完这话,便没了下文,夜未初罕有的蹙了蹙眉头,矜贵沙哑的声线难得多了几分急促,“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莫华凌,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