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异能
    林欣文、云千媛和南岳铃第一次出手,顺利拿下了一只丧尸。可是,形势并不乐观。

     南岳铃之前的尖叫声和三人杀丧尸的响动声,又吸引了周围大量的丧尸迈着僵硬缓慢的步伐,向莫华凌她们靠近。

     莫华凌黑眸微沉。

     身体里细胞分裂重整,经脉寸寸爆裂开来的痛楚冲击着她,撕扯着她,她的肌肉开始痉挛,她的大脑已经发出警报,想要陷入保护性的昏厥。

     她的眼皮子控制不住地下垂,热辣辣的汗水顺着额头滴进眼睛里,又是一阵刺痛。

     不!不行!不可以!

     莫华凌右手一滑,长刀落入左手,掏出腰间的匕首对着自己的左手臂狠狠一刺!

     好不容易获得重生,她绝不允许自己不明不白地死在这种地方!

     鲜血像一朵绚丽的海棠,喷涌而出,身体的疼痛让莫华凌瞬间清醒过来,渐渐麻木的感官恢复灵敏。可代价是,周围丧尸受到了严重的刺激,全部朝莫华凌扑咬过来!

     林欣文、云千媛和南岳铃本来还在跟两只穿着西装的丧尸周旋着,刚砍掉其中一只的脑袋,就见另一只忽然调转了方向,想要扑向莫华凌。

     三个女孩一惊,下意识地看向莫华凌,却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暴动的丧尸给围成了铁桶!她们赶紧拖住西装丧尸,不让它过去增添负担,然后加快手里的速度,用力砍下丧尸的脑袋,想要过去帮莫华凌。

     莫华凌神色冷淡地扫了眼里三层外三层的丧尸,毫不在意自己鲜血直流的左手臂,把匕首插回腰间,重新从空间里掏出了一把长刀。

     双刀在手,她如鱼得水,游走在丧尸中间,脚步一滑,避开数只丧尸的攻击,长刀夹带着呼呼风声,横劈过去,轻巧地破坏掉丧尸的大脑。

     手法纯熟,精炼老到!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她已经清扫掉了几层丧尸,双手挥舞间,转头对着后面的林欣文三人大喊:“跑!”

     来不及问原因,但聪明人都知道现在情况不对,林欣文三人毫不拖泥带水,用尽全身力气飞奔了起来!

     莫华凌的身体早已在高强度的战斗下达到极限,异能觉醒时撕裂般的剧痛一波又一波侵袭着她,可她的动作丝毫没有慢下来,双手毫不停歇地解决掉沿途丧尸的脑袋,轻巧的身躯如展翅高飞的雄鹰,灵敏地穿梭在丧尸群中。

     随着她大幅度地消耗体力,鲜血自她爆裂的肌肤中狂涌而出,瞬间就把她变成了一个血人。

     而下面巨大的动静吸引了女生宿舍一些大胆的女生探出头来查看。她们看到的是倒了满地的丧尸,四处滚落的脑袋,一个正在飞奔的血人,和后面跟着的三个女孩。

     那血人双刀挥舞间,霸气凌然地开出一条康庄大道。她的气势狂猛如汪洋大海,夹带着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嗜血气息,宛若下凡的九天战神!

     莫华凌看着前方近在咫尺的仓库,脚下再次发力,如离弦的箭矢,冲向她避难的港湾!

     五百米,三百米,一百米,十米,五米,一米!

     到了!

     莫华凌迅速打开仓库大门,等林欣文、云千媛和南岳铃三人进入后,她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爆筒,点燃后用力扔向远处。清脆的爆炸声响起,火星点点,像闻到肉骨头味的狗一样紧跟过来的丧尸受到强烈光热的刺激,拖动僵硬的步伐呆愣愣地往火光处走去,她趁机闪进仓库,把厚重的铁门、铁窗牢牢关上,又搬来几张椅子抵住门。

     林欣文见莫华凌进来了,正想说话,就被她一个眼神制止了。

     “先别说话。声音会吸引丧尸。”

     爆炸声停息,火光消失,没有了目标,丧尸也散开,晃荡着继续寻找肉食了。

     危机解除,莫华凌神经一松,刚刚生死时速中被身体忽略掉得疼痛排山倒海般压了过来,长刀哐当一声落在地上,她双腿一软,摔倒在地。

     林欣文、云千媛和南岳铃吓了一跳,以为莫华凌受了重伤,正想把她扶起来,却听到她一声低吼,“别碰我!”

     三个人顿了顿,只好把手收了回来。

     莫华凌蜷缩成一团,贝齿狠狠地咬住嘴唇,电击般的剧痛折磨着她消耗巨大的身体,鲜血细细密密地顺着她破裂的肌肤渗出,一层又一层污臭的黑泥被不知名的力量排除体内。

     林欣文三人眼睁睁地看着莫华凌在地上抽搐着,翻滚着,嘶吼着,血流了满地,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细小的伤口布满了曾经娇嫩白皙的肌肤,污臭的黑泥结成快粘在她的伤口处,看得她们心疼、无奈、手足无措。

     而她们没有看到的是,在层层血水掩盖下,莫华凌身上的那些伤口张了消,消了又张,诡异无比,而且渐渐地,消散的时间超过形成裂口的时间。

     直到身上的裂口不再长出来。

     两小时后。

     莫华凌大汗淋漓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皮好像有一千斤重,脑袋混混沌沌的,精力倒是非常充沛,可惜身体很疲惫。南岳铃正拿着一块干净的布沾了水给她擦头上的汗珠,林欣文警惕地透过铁窗缝观察着外界,云千媛眨着一双水光潋滟的凤眸打量着臭气熏天的她,还时不时拿手指戳她身上的黑泥。

     异能觉醒完成了。

     莫华凌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她能明显地感受到体内生机勃勃的力量,一些未曾祛除干净的杂质被清理地干干净净,甚至连天地间无处不在的丧失病毒都能轻易净化。

     神经一动,一团闪耀的雷光出现在了她右手掌心中。

     甚至还有了末世最强攻击性异能——雷系异能!这跟她前世后期觉醒的异能一样。

     就是排出来的黑泥杂质味道销魂,闻之深觉妙不可言。

     莫华凌挥开云千媛动来动去的手,一个翻身爬起来,走到仓库角落一个隐蔽的小卫生间里,从空间里取出干净的水,把身上臭烘烘的黑泥给清洗干净。

     等莫华凌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林欣文、云千媛和南岳铃正盘腿坐在地上,睁着三双绿油油的眼睛,仰着头打量她。

     莫华凌:“......”这是干嘛?

     南岳铃跑过来拉她坐下,兴冲冲地开口,“凌凌,你刚刚是怎么了?那噗呲噗呲的雷电又是哪来的?”

     “嗯......那大概是异能吧。”

     得到意料中的回答,三双眼睛立刻亮了。

     看着她们眼中腾起的期待,莫华凌瞬间明白了,“我觉醒的应该是雷系异能和空间异能。”她不打算坦白她有空间戒指这件事,末世人心飘扬,她爬了二十年,已经学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了,即便有前世的情谊在。所以,用空间异能来含混过去,正好,“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觉醒的。你们或许也可以。”

     三双闪亮的眼睛暗了暗,有些失落。

     想要变强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但她总不可能大刺刺地告诉她们:你们一定会觉醒异能,吧?

     “要是有异能的话,我们就可以帮你了。而不是让你一个人战斗。”林欣文低沉着声音说。云千媛和南岳铃跟着点了点头。今天看到莫华凌明明浑身都是伤了,还硬撑着跟丧尸拼斗,直到她们安全为止。那个时候,她们心里的自责和心疼是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的。

     她们不希望再看到莫华凌独自用单薄的肩膀撑起她们了。她们想要跟她一起战斗!她们想要站在她身边!

     “我们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受伤,却什么也做不了!”云千媛从来都带着妩媚笑容的鹅蛋脸上,第一次露出一种叫做“沉重”的情绪。

     而南岳铃的眼圈已经红了。

     莫华凌愣住了。

     重生以来,她虽然珍惜三位仍然存活着的伙伴,想要把她们收揽在自己的羽翼下,可是末世二十年惨不忍睹的经历和黑暗残酷的环境早已让她忘记了还有“战友”这种物种存在,也忘记了,“帮助”这个词的含义。

     “抱歉,是我太自主了。”莫华凌霜雪般冰冷的面容微微柔软,僵硬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愉悦的笑颜,真诚地道歉。是她的错,她们不是软弱的布娃娃,不是依附树木生长的菟丝花,她们是太阳,是她最好的伙伴啊!

     林欣文三人没想到莫华凌会突然道歉,有些手忙脚乱地摆手,但当她们看到莫华凌唇角单纯清澈,如冰雪初融的笑容时,怔怔地愣住了。

     外界灰蒙蒙的天空阴沉绝望,仓库里却似春暖花开,温馨动人。

     2017年2月2日晚上十一点。

     莫华凌正靠在铁门边闭眼小憩,突然,两道微弱的呻吟声钻进她的耳朵里,她迅速睁开眼睛,黑眸明亮清澈,哪有刚刚睡醒的样子。

     这是她在末世养成的习惯,任何时候都不放松警惕!

     她悄悄起身,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小巧的手电筒,轻轻走到仓库深处,那里是林欣文、云千媛和南岳铃休息的地方。

     呻吟声是云千媛和林欣文发出的。

     她们两个还沉浸在可怕的梦境中,浑身不正常地抽搐着,鲜血从她们细嫩的肌肤中渗出,污臭的黑泥也渐渐覆上她们的身体。她们痛得满地打滚。

     果然来了。莫华凌松了一口气。

     南岳铃还在一旁睡得香甜,什么也没察觉。莫华凌走到她身边,伸脚踢了踢她的屁股。

     一声浅浅的嘤咛,南岳铃揉了揉困乏的双眼,看清楚站在眼前的人,慵懒地问,“凌凌,怎么啦?”

     莫华凌指了指正在地上痛苦翻滚的林欣文和云千媛,“她们好像也要觉醒异能了,起来照顾一下。”

     一听异能两个字,南岳铃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她赶忙从地上爬起来,就着手电筒微弱的灯光看了看林欣文和云千媛。果然,她们现在的状态跟之前的莫华凌很像。

     不敢耽搁,南岳铃摸索着去了小卫生间,打了一盆水,拿起干净的布为林欣文和云千媛降温。

     莫华凌打着手电筒观察两人的情况,秀眉微皱,黑眸里闪过一丝担忧。

     若是她们意志不够坚定,就无法熬过丧尸病毒的改造重塑,最终会变成吃人的行尸走肉。

     半夜十二点整。

     林欣文和云千媛已经平静下来,身体温度也恢复了正常,只是还没有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想来是因为白天的拼杀和刚才的觉醒耗费了太多心力,身体正在自动修复中。

     莫华凌扫了一眼神色平静的南岳铃。

     她正在忙活着收拾水盆和抹布。感觉到莫华凌的视线,她转过头,看到了莫华凌眼里的担忧。

     她愣了愣,随即微微一笑,“我没事。没有异能不要紧,我可以给你们做后勤。你们这三个厨房恐惧症患者总不可能自己做吃的吧。

     “......”

     不管怎样,能自己想通最好。

     既然林欣文和云千媛已经没事了,南岳铃就躺在旁边继续补眠,莫华凌靠着铁门坐下,看着自己手心小小一团的雷电,有些出神。

     其实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今天觉醒异能。

     在末世,万事皆有可能。丧尸横行,但老天也并非没有给人类活路。

     这活路就是——异能。

     异能的能量是哪里来的?它其实跟丧尸病毒属于同源,来自陨石能量,也就是末世第一天坠落的蓝紫色流星雨。陨石能量使意志力弱的人变成了凶残暴虐的行尸走肉——丧尸,而意志力强大的人就觉醒异能,成为了异能者。

     异能的觉醒毫无规律可言,但也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在末世降临的当日觉醒异能的。第二类,则是在日后无意间激发潜能获得的。别看这两类都是异能的觉醒,实际上,天差地别。

     前一类异能者,被称为“先行者”,他们在末世第一天觉醒异能,身体吸收的丧尸病毒完全,潜能强大,晋级速度快,杀伤力强,大部分在后世都会称为雄霸一方的人物;后面一类异能者,则被称为“落后者”,他们的潜能很弱,晋级速度慢,异能的杀伤力也差些,总之就是比“先行者”差一大截。他们虽然比普通人过得好,但也基本都是“先行者”的属下或者排头兵。

     这个差异一开始没人发现。等人们察觉,已经是末世中期了。

     前世,林欣文和云千媛就是“先行者”,南岳铃还没来得及觉醒异能就为救她而死,她则在后来成为了“落后者”。二十年后,外人眼中她风光无限,备受器重,但没有人知道她付出了多么巨大的努力。

     “先行者”和“落后者”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她不希望南岳铃经受这种差距带来的痛苦。她会利用脑子里一切技巧和知识,来帮助南岳铃赶上“先行者”的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