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弃子,重生
    末世后的夜晚总是格外森冷,连一点温度都感觉不到。

     京都基地外,一轮血月高挂在漆黑的夜空中,厚厚云层的遮盖下,零星的淡红色光芒洒向大地,照亮了基地外阴暗惨淡的荒郊。

     莫华凌不知疲倦地举起匕首一下又一下地砍杀着周围不断扑上来的四级丧尸,沾满血迹的脸上,一双黑眸闪烁着锋利寒冷的光芒,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疲态。她的异能早已耗尽,扔掉了不知多少把匕首,身上伤痕累累,腹部更是开了一个狰狞的洞口,鲜血汩汩流出,纯黑的夜行衣湿透,浓重的血腥味扑鼻。可她依旧淡定从容,不见沮丧,不见绝望,手上的动作干脆利落,仿佛她仍胸有成竹。

     身为京都基地第一大佣兵团的团长,只要还能动,就不能倒下,不能轻言放弃!

     最后一只。莫华凌低喃一声,舔了舔唇角沾染上的血渍,拼着被丧尸抓伤手臂,快速地将匕首横切过去,丧尸脑袋落地,高阶空间异能者布下的空间牢笼也随之消失,露出了外面五人的身影。

     为首的男人身形高挑,容貌阴柔,还画着浓妆。他翘着兰花指,脸上笑容嚣张,眼眸里的得意像高脚杯里的红酒,满得都快要溢出来了。他粉色的风衣衣摆迎风飘扬,香气冲鼻,好似也在炫耀主人的成功。

     “柳严。”莫华凌看向为首的阴柔男子,冷漠的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什么时候,蝼蚁也妄想同日月争辉了?”

     柳严脸上得意的表情霎时僵住,一张清秀的脸蛋明明暗暗,看不真实。

     “莫华凌,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得意的?能力出众又怎么样?第一佣兵团团长又怎么样?还不是被那位忌惮,成了弃子。你一直看不起伦家,可如今是伦家把你踩在脚下!”柳严阴毒的眼神落在莫华凌身上,癫狂的大笑起来,“喂,莫华凌,如果你给伦家跪下磕三个响头,伦家就给你留个全尸怎么样?哈哈哈。”

     此话一出,柳严身边的四个高阶异能者都皱紧了眉头,厌恶的意味溢于言表。莫华凌能力出众,为人仗义,虽然性格冰冷,但处事磊落,一直是京都基地的人崇敬的对象,哪是柳严这种人够资格侮辱的?这次若不是上面那位下了死命令,他们怎么也不会接了这个任务帮柳严这个以色侍人的小人的。

     莫华凌危险地眯了眯眼睛,嘴角溢出一丝苦涩的笑,又带了点嘲讽。

     呵,弃子么。

     当初她异能刚觉醒就遭遇了四级丧尸围攻,若不是那位救了她,她或许早已丧生在了丧尸嘴下,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凌天佣兵团团长莫华凌。她一直把这份恩情牢牢记在心里。十五年了,她在京都基地这个竞争激烈排外严重的地方拼尽全力站住脚跟,打造自己的势力,就是为了助他步步高升,让他得到自己想要的。

     可如今,她已不是原来的她,他也早就不是原来的他了。

     她知道他权利心严重,对她早有忌惮。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快。

     终究,他对她下手了。

     “柳人妖,我至少是压过人的。你呢,也只有被人压的份了。”莫华凌一声嗤笑。她纵使现在落魄了,也不是柳严这种小人能冒犯的。

     简单粗暴的讽刺让四个高阶异能者都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基地里谁不知道柳严是爬床爬上来的,但碍于上面那位,没人敢当着他的面嘲讽他,可莫华凌却是一个例外。每次见了柳严,莫华凌都会漫不经心地喊他一声柳人妖,明明不是特别大声,偏偏所有人都听得见,致使心胸狭隘的柳严恨她入骨。这不,一有机会就来报仇了。

     柳严气得浑身发抖,他知道莫华凌嘴毒,当下也不想再多说。他跟一个将死之人争论什么呢?一挥手,他就准备让四个高阶异能者发起进攻。

     这时,莫华凌突然说话了。

     “柳严,”她笑得诡异,“你真以为,那位是让你来报仇的?你也不过是弃子罢了。招惹了我,你能活着回去么。”

     柳严疑惑地皱了皱眉,并不明白莫华凌言下之意。在他心里,莫华凌根本没有翻身之地。他身边的异能者却在下一刻瞪大了眼睛,厉声大喊:“快撤!她要自爆!”

     听到这话,几人赶紧一边向莫华凌发动异能,一边急速往后撤去,可惜……

     “晚了。”

     所有攻击都被莫华凌周身突然亮起的光罩弹回,紧接着,一阵耀眼的白光点亮了漆黑的夜空,仿若救世之光,重返大地。

     巨大的爆破声响起,地面剧烈震动,埋没了所有人的身影。

     京都基地中心的一栋办公楼内,不停踱步的男人听到爆破声,以为那个让他忌惮许久的女人终于在他缜密的算计中死了,而他也将能够通过基地内秘密的设备得到她强大的异能!

     男人癫狂地大笑起来。他仿佛看见了他光明的未来。

     “滴滴滴滴——”

     这是——

     男人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瞳孔急剧收缩。

     “砰——”

     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破声,宏伟的办公楼轰然倒塌,烟尘四起。

     京都基地地下实验室。

     十几位科研人员正在实验室里忙碌着。

     室内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巨型玻璃缸,里面盛满了不知名的浅绿色液体。一具又一具诡异的变形人体浸泡在其中,身上插满了管子,看不清面貌。

     “快快!快点把东西搬过来!”一个老者眼睛通红,神情疯狂,狂笑着指使着几个年轻的男人,“多少年了!我终于成功了!上面那位一定会赏识我的!我的地位将不可同日而语!我将有更多权势掌握在手中!哈哈哈!”

     “滴滴滴滴——”

     实验室的一个毫不引人注意的角落,点点红光闪烁,仿若天上的红日,绚烂,妖艳,却充满绝望与危险。

     “砰——”

     浓烟四起,炸毁了这偌大的地下实验室,埋葬了穿着实验服的疯狂科研者,也埋葬了这些不为人知的肮脏与丑陋。

     咝——

     莫华凌扶着被剧痛侵袭的脑袋,猛地睁开了酸涩的眼睛。

     “凌凌,你总算醒了?”

     一张深藏在记忆里的,她以为永远不会再看见的,熟悉而陌生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林欣文见莫华凌呆愣愣地看着自己不说话,心下奇怪,以为她是生病没缓过来,伸手去摸她的额头。

     感受到额头上冰凉却真实的触感,莫华凌一激灵,顾不得林欣文诧异的眼神,猛地起身,大力抓过床头的时钟,定睛一看。

     2017年1月30日!

     离2017年2月2日末世降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狂喜和庆幸像爆发的火焰,灼烧了莫华凌的理智。即便性格冷清如她,也忍不住跳了起来,狠狠地抱住了不知所云的林欣文,泪水像开了闸的洪水,顺着她疲惫的脸庞奔腾而下。

     “阿文!”

     天不负我!

     她莫华凌,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