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五章
    乔珊华和周姝莹谈话以后,心里对结婚这件事也有了直观的想法,她想要和乔昶东结婚,这不仅仅是圆了他们年轻时没办法在一起的梦,更是为了董玉,他们要在董玉改口之前,就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好,他们要给董玉一个完整的家庭。

     深夜,乔昶东正在客厅里看和白氏合作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是在他们从东北回到北京之后,他亲自和白瑞扬签订的。翻来看去,里面的细节还是有些不妥,到底是哪里不妥呢?

     “昶东。”乔珊华穿着睡衣从卧室里出来,“还在看材料吗?”

     乔昶东闻言摘了鼻梁上的眼镜,笑着说:“不是材料,是和白瑞扬签订的一个合作项目,倒是你,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熬夜可是容易影响皮肤的。”

     乔珊华笑道:“嫌我老了?”

     “怎么会,你在我心里一直是最美的。”

     乔珊华微微红了脸,继而话题一转,“昶东,咱们……咱们结婚吧。”

     乔昶东一惊,再看乔珊华时,已经是喜上眉梢,“珊华你说真的?”

     乔珊华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我只是见你一直都不开口,只能由我来说了啊。”

     “哎呀,误会啊误会。”乔昶东放下右手里握着笔,苦笑道:“我当然想说了,可你现在的心里眼里都是咱们的儿子,哪里还记得结婚的事儿啊,我就想着吧,等儿子认回来了,肯改口了,那咱们再谈婚事也还来得及啊。”

     乔珊华掩嘴笑道,“我当然知道你这么想的,逗你的了。”

     “吓出我一身冷汗啊。”乔昶东装模作样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其实……”乔珊华收敛了笑容,变的严肃了。

     “怎么了?”乔昶东见她变换了神情,自己也跟着严肃了起来。

     乔珊华看着他说:“今天姝莹和我聊了许多,她劝我们早点结婚,希望我们能给董玉一个完整体面的家庭,并且,她恳求我,让咱们不要去拆散董玉和瑞扬。”

     “这……”乔昶东一时语塞,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乔珊华叹了口气,“昶东,我今天看到了,咱们的儿子对瑞扬是十分依赖的,这不是你和我这个分别了二十多年的父母所能左右的,并且我也看出来了,瑞扬那孩子对咱们儿子是真的好。”

     “珊华你……”

     乔珊华打断了乔昶东的话,“只要儿子高兴,我什么都可以接受。”

     “哎”乔昶东长叹一声,“好吧,既然你都站到了白瑞扬那边,那我也只能缴械投降了,不过……”乔昶东想起了今天在窗前看到董玉和白瑞扬亲热的场景,苦笑道:“我还真是接受不了咱们的儿子和一个男人卿卿我我。”

     乔珊华浅笑道:“你和白剑涛都一样,根本不懂什么叫真爱。”

     乔昶东抗议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和你不就是真爱吗。”

     “老不休。”

     乔昶东无所顾忌的笑了起来。

     “先别笑,说正事儿。”乔珊华换了个位置,坐到了乔昶东身旁,仔细想了一下说:“结婚日期就定在下周六吧,我刚才查过了,是个好日子。”

     “这也太急了吧?”乔昶东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你不想快点吗?”

     乔昶东说:“当然想了,无时无刻不再想。”

     乔珊华微笑道:“那不就得了,下午周六婚礼,之前该准备我都想好了,哦对了,这周天跟我回趟乔家,见一见我爸爸。”

     乔昶东立刻没了笑容,握住乔珊华的手也显得十分僵硬。

     乔珊华叹了口气,反握住他的手说:“我知道你不愿意见我爸,而且一直都想找机会收拾他,但现在情况不同了,我们要结婚,而且还有儿子在,你勉为其难的跟我去见他一面,走个过场。”

     “好,我答应你。”乔昶东慢慢露出了微笑。

     乔珊华说:“其实,我和你回乔家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什么目的?”

     乔珊华说:“我要告诉我爸,乔氏是我一手壮大和发展起来的,我要把乔氏留给我的儿子,别人可以留在公司里工作,但想要骑到我儿子头上,想都别想。”

     乔昶□□然笑了,“还说我呢,其实你这才是收拾你爸呢吧。”

     “算是吧。”

     “你都想得这么透彻了,那我也得对咱们的儿子有所表示啊。”乔昶东在心里估算了一下,随后说道:“我在海外有公司,还有个人股票以及本票,就全都改到儿子的名下吧。”

     乔珊华哭笑不得的说:“我这全部都是前期构想,董玉能不能接受还是个问题呢。”

     “不接受也没关系,可以立遗嘱,等咱们两个都死了,他不拿也得拿。”

     乔珊华赞同的点点头,“这也是个办法。”

     “那请帖什么时候发呢?”乔昶东询问道。

     “后天吧。”

     “好。”

     董玉是不知道自己“父母”要结婚的消息,他现在所能知道的就是,他今晚是躲不过白瑞扬的□□了。一整晚,就在白家老宅,董玉几乎变成了一块馅饼,被人翻来覆去的烙……第二天中午,董玉是被敲门声吵醒的,他窝在被子里,询问道:“哪位。”

     “哥,你起床了没?”

     “文莉?”

     “恩,是我。”

     董玉连忙说:“刚起,等我穿衣服啊。”董玉呲牙咧嘴的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快速的穿好衣服来到门口,开门后看到了身着短裙的董文莉,头发也是新剪的短发,显得干练了许多。董玉激动的围着董文莉转了一圈,“文莉,你竟然剪头发了,以前的马尾不留了?”

     董文莉笑着点头,“嗯,工作了,打理起来不方便,短发更适合我。”

     “行啊,我妹子一转眼都当老师了,真是太让我骄傲了。”

     董文莉略微有些害羞,笑道:“哥,我身上的衣服是白大哥送我的,我收了,你别骂我。”

     “骂你干嘛?”董玉打量着董文莉,“你白大哥眼光好,要是让我送,没准就把你打扮成村姑了呢。”

     董文莉被逗笑了,“哥,我今天下午就去学校报道了,学校会提供员工宿舍,如果你想我了,可以过来看看我。”

     “好,哥一有时间就去看你。”

     董文莉点点头,转身往外走却又突然停了下来,随后跑到董玉身旁,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哥,谢谢你。”

     “德行。”

     董文莉出了房间,顺着走廊往白宅大门口走去,与此同时,白瑞扬已经穿着大裤衩白背心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个塑料桶,“醒了啊。”

     董玉一看白瑞扬的打扮,顿时笑不成声,“你……你这是干嘛去了?给果树撒农药?”

     白瑞扬笑道:“没,爷爷一大早拽我去钓鱼,这不是刚回来吗。”白瑞扬拎着桶走近,“瞧瞧,我今儿的收益还是不错的吧。”

     “一、二、三、四……四条鲤鱼,这得多少斤啊。”

     “称一称不就知道吗。”

     董玉应了一声,跟着白瑞扬进了屋,就在他准备称鱼时,董玉说道:“我想今天就搬出去了。”

     白瑞扬想起了昨天他们定好的协议,点点头说:“可以搬出去,但不是今天。”

     “为什么?”

     白瑞扬笑道:“因为你爸妈要结婚啦。”

     “我爸妈?”董玉愣住了,第一反应就是董家二老,再仔细一想,才想到乔珊华和乔昶东身上,“真的假的?他们决定结婚了?”

     “我骗你干嘛啊,这可是你爸爸亲口告诉我的。”

     董玉除了高兴以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相信,“这消息来的太猛烈了,一时间让我无法消化啊。”

     白瑞扬笑道:“慢慢消化,反正婚礼是下周六,他们啊……估计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做准备前的工作,比如见父母,也就是你的外公,还有就是试婚纱、拍婚纱照之类的,时间上绝对够你消化的了。”

     董玉知道白瑞扬是故意逗他呢,撇了撇嘴说:“既然下周才结婚呢,为什么我不能今天搬走。”

     白瑞扬无辜道:“我可是为了你着想啊,你想啊,你说了不成功不见面,可在婚礼我肯定是要出席的啊,到时候不就见面了,那样不就等于把协议破坏了吗。”

     董玉蹙眉道:“我说了特殊情况例外。”

     “哎呀……”白瑞扬扔了手里的渔网,直接跑到董玉身后把人抱住,“马上就要分别三年了,你就不能再多陪我几天吗,也就一周的时间,好不好吗!”

     “耍无赖是吧。”

     白瑞扬撅了撅嘴,“最爱跟你耍无赖。”

     董玉无奈道:“老白,我怎么觉着,我跟你定的协议根本不会起到约束作用呢。”

     白瑞扬狐笑道:“我一定信守承诺,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