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三章
    董玉和白老爷子的谈话很简短,白瑞扬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把注意力放在了棋盘上,就算白瑞扬有心留意,却也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董玉和白老爷子的这局棋维持了二十分钟之久,最终在董玉的失误下结束了战局。

     白老爷子有心再来一局,可他发现刚刚那盘,董玉一连走错了好几步,而董玉自身的棋力并不差,唯一的解释就是,那番话对董玉起到了作用,心态既然不能平稳,剩下的就是选择哪一条路,又该如何继续走下去了。白老爷子无心拆散董玉和白瑞扬,但他也绝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好小伙子就这样成了……白老爷子的骨子里到底还是传统战胜了新潮,以他今天的观察来看,董玉这个小伙子不错,拼搏努力一番,未必不会有所作为。白老爷子今天的目的算是达成了,如果董玉没按照他今天的指点去走,那他也没什么话可说,总归他的年岁也大了,两腿一蹬的时候,眼前也就清净了。眼不见心不烦。

     董玉的烦恼此刻白瑞扬是不知道的,而和董玉一样,被很多烦心事缠着的沈拓臣,已经恨不得去寻找卖后悔药的了。董进峰提议要搬出别墅,沈拓臣答应了。酒庄的游玩已经丧失了愉快的心情,很快结束了短暂的出游后,一行人回到了特区,沈拓臣趁着这个时候,托朋友找到了一处单身公寓,随后便让董进峰住了进去。

     沈拓臣此时此刻是庆幸的,因为董进峰没有提出辞职,只是要搬出去。所以说,沈拓臣已经不敢挽留,只能答应了他。可董进峰搬走后的当天夜里,沈拓臣独自一个人坐在别墅里,静谧的深夜中,寂寞的清冷竟会如此清晰,格外的荒凉。

     沈拓臣被自己这样的感觉吓了一跳,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触?还是说……和董进峰短暂的“同居生活”中,已经让他产生了对那种场景的依赖与憧憬?不……这不太可能,沈拓臣此时此刻依旧认为,在他心里,不会有人比董玉的分量更为重要了,既然董进峰已经搬出去了,那么从今天开始,他和董进峰的距离就要保持在上司与下属之间,绝不会再越雷池一步。至于他和董玉还有没有未来,这已经不在沈拓臣的思考范围之内了。

     于是,沈拓臣这一夜失眠了,是被很多问题渐渐剥夺了睡眠的功能,让他一夜不能合眼,直到第二天在下午,沈拓臣在设计部看到了董进峰的身影后,一股重重的困意突然来袭,同时还夹带着让人舒适安心的感觉,让他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睡了个昏天黑地。

     董进峰看似平静的表面,其实只是为了隐藏内心的泛起的波澜而已。董进峰和沈拓臣之间的变化,已经让局外人詹姆斯看了出来,他原本想要问一问的想法,也只是在张嘴时又选择了咽了下去。

     沈拓臣睡在办公室这件事,还是秘书传出来的,一时间就有些人开始八卦了,公司的业务发展的很好,所以沈拓臣不会是因为公司的事情而彻夜不眠,那么会不会是感情问题呢?沈拓臣多金长相又帅气,更重要的还是单身,所以很多不知道沈拓臣性取向的女员工们,纷纷都在幻想着有一天能投入沈拓臣的怀抱。

     幻想终归是幻想,不过是大伙凑在一起谈笑风生的一个话题罢了。然而就在众人讨论沈拓臣是为何睡在办公室的时候,董进峰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来到了沈拓臣的办公室门口,悄悄的把门拉开一条缝隙往里面看着。

     “亲爱的峰。”詹姆斯抱着一沓资料走了过来,他这一开口,愣是把董进峰吓了一跳,急忙关上门后看向了詹姆斯,脸上透着滚烫的红温说:“詹姆斯,我……”。

     詹姆斯笑了笑,装模作样的往办公室里瞥了一眼,随后说道:“臣今天的心情看起来十分的糟糕,他是不是遇上什么烦心事了。”

     董进峰低着头,“我……我也不知道。”

     詹姆斯说:“亲爱的峰,如果我是你,我或许会进去问一问的哟。”说完,詹姆斯抱着资料迈着大步离开了。

     “要进去吗?”

     董进峰喃喃自语,最终还是没能鼓起勇气推开门走进去。

     沈拓臣醒来时,董进峰已经下班了,他从办公室里出来直奔设计部,看到的只是空荡荡的办公桌椅,哪里还有想要见的人的影子。沈拓臣前卫所有的烦躁,举起的拳头刚要砸向设计部的门的时候,詹姆斯突然如幽灵般飘了出来,“亲爱的臣。”

     沈拓臣浑身一僵,立刻转过头看向詹姆斯,厉声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詹姆斯笑的十分灿烂,“峰已经离开了,如果你现在想追,或许还来得及哟。”

     沈拓臣眉毛一挑,“我……我为什么要追他?”

     詹姆斯笑道:“臣,你变了,以前的你很坦诚,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胡扯什么。”沈拓臣一耸肩,紧接着整理了一下西装的衣领,“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还不回去陪小詹姆斯吗?”

     “我爱的人我当然会陪,也只有明明爱上了,却不敢承认的人,想陪又不敢去陪的人独自烦恼。”

     沈拓臣脑袋嗡的一声,“詹姆斯,看来你很适合中国的生活,连绕口令都学会了。”

     詹姆斯忙点头,“我爱中国,ilovechina。”

     沈拓臣一翻白眼,“再见,我回去了。”

     詹姆斯看着沈拓臣离开的身影,无奈的说道:“臣,你睡在办公室的时候,峰曾偷偷的来看过你。”

     沈拓臣猛的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了詹姆斯一眼,随后便迈开步子,如同一阵风似的朝电梯口跑去。

     ********

     董文莉终于如愿以偿的进入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工作领域,而这份工作,却是得来不易的,她很珍惜。工作的入职流程一结束,董文莉便被白老爷子吩派的那个人开车载回了白家老宅。在那里,董文莉见到了白老爷子,除此之外,竟然还见到了董玉的亲生父母,已经很久没见到的两个小侄子了。

     董文莉的聪明不仅仅是体现在学业上的,更多的是人情世故。两家人此时见面,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已经是不言而喻了,不过两家人都是拿捏分寸很得当的人,三言两语,你来我往,看似闲聊,其实都是夹枪带棒。

     乔昶东和乔珊华毕竟是晚辈,没办法和白老爷子起正面冲突,这也就苦了白剑涛和周姝莹了。乔珊华和周姝莹是多年好姐妹儿,言语上还是十分客气的,然而面对白剑涛时,截然相反就是另一种态度了。

     董玉被眼前的一幕幕给惊呆了,趁着桌上烟火弥漫,他赶忙拉着白瑞扬到了院子里,摸一把脑袋上的冷汗说:“这是什么情况,怎么珊华阿姨对你爸好像充满了敌意啊。”

     白瑞扬点了根烟,边抽烟边说:“她那是替我妈不平呢。”白瑞扬靠在杨树上,抬手从最低的枝桠上揪下一根杨树叶,“我们的事他们已经认可了,至于的别的,你就别操心了。”

     董玉无奈道:“这哪里是会亲家啊。”

     白瑞扬笑道:“都说不让你理会了,来,会玩割大宝不。”

     “割大宝你都会?一看就是在东北生活过的。”董玉笑着走过去,伸手从枝桠上拽下一大片杨树叶,然后将树叶的部分薅掉留下根部,“来吧,我这根绝对能战无不胜。”

     白瑞扬不甘落后,把树叶的根部整理出来后,和董玉的树叶根交叉,两手抓着两头,笑着说:“怎么看我这根儿都是粗大又硬挺,绝对赢你啊。”

     董玉一咧嘴,“什么话到你嘴里都是……”话还没说完,白瑞扬手上突然一用力,董玉手里的树叶根立刻从中间断成两截,紧接着听见白瑞扬说:“怎么样,我就说我这根厉害吧。”

     董玉冷哼一声,顺手把断成两截的树叶根扔了,随后靠在树上看着夜空说:“老白。”

     “嗯?”白瑞扬也靠了过来。

     “我有个想法,你要不要听。”

     “好,你说。”

     董玉深吸一口气,说道:“今天爷爷和我聊了几句,虽然很短,但我觉着挺有道理的。”

     白瑞扬下意识觉着不妙,问道:“爷爷说什么了?”

     董玉说:“我毕竟是个男人,有手有脚,不能让你养活着,而我现在既然答应你来北京,那我也想试着闯一闯,开连锁的钱算我借你的,我们来个约定好不好?”

     白瑞扬眉头紧蹙,“不好。”

     董玉笑道:“你先别急着拒绝啊。”

     “我不答应。”

     董玉哭笑不得道:“你听完以后再说行不行。”

     “我拒绝。”白瑞扬不是不想听董玉要说些什么,只是话说出来了,白瑞扬想不答应都不成,并且,白瑞扬的直觉向来很准,董玉这回绝对是受到了爷爷的鼓舞,不作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