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大米和小米是董进平的孩子,是他和杜秀娟结婚后的第三年生的。双胞胎儿子的到来让董进平十分高兴,他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远在外地读书的董玉,因为他知道,除了董玉,再没有人会为他高兴了。

     那时的董玉身在外地,马上就要进入技校生涯的第二年了。董玉得知二哥喜得贵子,激动的恨不得插上翅膀回到老家,看看那两个刚刚出生的小侄子。董玉请假回家的事情被董进平拒绝了,说是过年回来再看也不迟。董玉不想让董进平担心,最终答应了他。可另董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等他过年回到家里的时候,董进平人已经不在了,而那两个孩子,也被杜秀娟带回了娘家。

     董玉听董妈妈说,董进平是在下班回来的路上遇上了意外。一连几天的大雪让进村的路变的很难走,而董进平的腿脚又不利索,他便想着从绕个近路,从山腰上回来,可不知怎么就摔下了山,兴许是滑了脚吧。

     董进平的去世给了董玉沉痛的打击,他一连很多天都不曾出过门,他曾想就在这屋里闷死算了,也省的二哥一个人在下面怪寂寞的。董玉的想法终究是傻的,他每天沉浸在与二哥生活的过往当中,他想,大概这辈子再不有人会像董进平一样,跛着脚骑车送他上学了。

     董玉浑浑噩噩的过了十几天,不修边幅的没了人样,直到那天董进峰过来给他送晚饭,他才狼狈的抬眼看了看眼前这个倔强的弟弟。他坐在董玉身旁,欲言又止了好半天才说:“三哥……二哥不在了,你学校那边儿?”

     董玉只顾着沉浸在哀痛中,早把学校这茬儿给忘了。董玉深思熟虑了片刻,“二哥不在了,学校那边又是封闭式管理,我想自己供自己也不行,还是算了吧。”

     董进峰慢慢回过头,“这样二哥会难过吧?”

     董玉疲倦地笑了笑,“没办法的事情,二哥会理解我的。”

     “三哥,那你往后怎么办?”

     董玉叹了口气,“该学的我都学到了,就当提前毕业了呗。”

     董进峰依旧是点头,随后对董玉说道:“三哥,这十几天你都没出门,有些事情咱妈不让我告诉你,但是我觉着吧……在这个家里,你跟二哥的感情最好,我觉着你有必要知道。”

     董玉好奇地看着他,“什么事儿?”

     董进峰挠了挠头,“我听咱妈说,二嫂要改嫁了,可是男方那边不同意带着二哥的孩子嫁过去……前两天二嫂来的电话,说能不能让咱们家把孩子带回来。”

     不用董进峰把话说完,董玉就知道了事情后面的走向,“咱爸不同意是吧?”

     董进峰抿了抿嘴没说话。

     董玉就知道是这样,继而从鼻腔里发出一丝充满讥讽的嘲笑声。

     “三哥……”董玉峰深埋着脑袋,“你恨咱爸吗?”

     董玉垂眼看向他,叹气似得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小小年纪什么恨不恨的,你恨的起吗。”董玉也不知道哪里说错了,总之就是把董进峰给惹恼了,他挥开董玉的手,蹭地站了起来,勃然大怒道:“三哥,我恨咱爸,四姐也是,在他的眼里,大哥才是他的儿子,我们都是捡来的,大哥有钱读书,而我们都要靠二哥……”董进峰眼中噙满了泪水,最终还是因为年纪太小,心里压不住事儿而流了下来,他抽泣道:“三哥,我和四姐都想读书,为什么咱爸不肯供我们呢?”

     刹那的震惊让董玉明白了,董进峰已经长大了,他伸手把人拽了过来,搂着他的肩膀说:“臭小子,二哥虽然不在了,可你们还有三哥啊,从今往后,三哥供你们读书。”

     董进峰惊讶地瞪大双眼,此时他已经顾不上哭了,他激动的抓住了董玉的胳膊说:“真的吗三哥?你愿意供我和四姐读书?”

     董玉挤出一丝苦笑,“你三哥是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

     “那你不上学了吗?”

     董玉晃着他的肩膀,“老天命中注定不让三哥读书啊,不过也无所谓,将来还有是的机会,毕竟活到老学到老,等你和四丫头出息了,三哥在去读书。”

     董进峰被逗笑了,“一把胡子还去上学?”

     “怎么?不行吗?”

     董玉信守诺言,只要是自己亲口说出来的,势必要去做到,只可惜他对二哥的誓言,再没办法实现了。董玉退学以后,回到老家的电厂工作,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八百,钱不多却很忙,那段时间的他几乎是一个头两个大,一方面要挣钱供四丫头和小五读书,一方面又要想办法把董进平的两个孩子接回来。

     董爸爸信了董老大的话,说是孩子回来会增加家里的负担,董爸爸听了他的话,不让孩子进门,而此时董玉的工资又不高,他实在没有那个能力把孩子接回来了养着,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陪着电厂的部门主任去了市郊区开会,回来的路上正好看见街边儿有一个搭建出来的小门房要出售,董玉灵感突发,急跑上前去询问了情况,没想到的是,这门房竟然还是有房本的,才卖两千块。至于为什么这么便宜呢,老板也很实在的道出了原因,说这里原来是他妈住的,后来老太太死在里面了,而且这个门房又是草泥房,钱贵了谁买啊。

     董玉有种感觉,这对他来说或许是个机会,给别人打工总归是要看脸色的,倒不如自己做老板来的痛快,随心所欲。董玉当下就做出了决定,跟部门主任借了七百,再加上自己兜里的,当天就把门房拿下了。

     那时的董玉还不满二十岁,他突然做出这个决定自然是得不到董爸爸的支持,不过他不在乎,他毅然决然地在这里开了一家烧烤店,店名就叫“三分熟”。董玉自己是没做过烧烤的,为此他几经询问,终于在隔壁村里找到了一位做过烧烤的师傅。董玉把他请到了店里,交代了现下的情况,工资不多,但贵在自由,而且店铺的位置也不够繁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忙活也就是一下午的事情。烧烤师傅答应了董玉,之后他便忙着四处借钱上货,连续折腾了半个月,小店终于开起来了,是在董爸爸和董老大极力反对的情况下开起来的。

     董玉人聪明,每天跟在烧烤师傅身边偷师,为了省下请人这笔钱,他也只能存了这样的心思。不过,老天爷似乎明白了董玉的想法,那位烧烤师傅在这里工作了半年就主动辞职了,说是家里有急事。董玉不做挽留,结了工资让他走人了,至此往后,董玉一个人撑起了这家店,进货切肉穿串烤串,真可谓三头六臂无所不能了。

     董玉的小店的附近有几家破工厂,每当工人们下班了,便会到董玉的小店里喝酒撸串。董玉店里的招牌就是“三分熟”,牛肉烤至三分熟,一块钱两串,肉片薄而且切的精致,嚼在嘴里很有劲头。不过,三分熟这种烤串是有弊端的,肠胃不好者需谨慎食用。董玉为了防止被人讹诈,特意在每个餐桌上贴了标示:“肠胃不好者,禁止食用三分熟,否则后果自负。”

     董玉的三分熟小店就这样红火了起来,也多亏了这些朴实的工人们才在郊区扎稳了脚跟。慢慢地,董玉存了点钱,终于有了足够的底气把大米和小米从杜秀娟那里接了回来。

     “三叔。”门口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董玉从回忆中醒来,他爬起来看着门口,“佳佳,你怎么过来了?”董玉对董佳佳很好,就算她是董老大的女儿。

     佳佳笑起来露出小虎牙,“三叔新年好,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董玉故作生气,“小丫头,三叔以后不疼了。”说归说,董玉还真从兜里掏出了红包,是董妈妈给的,他递给董佳佳,“红包给你了,去前院玩吧,不然让你爸知道又该生气了。”

     董佳佳稚嫩的表情下或许也在疑惑,为什么三叔和爸爸每次都要冷眼相对呢?董佳佳捉摸不透,拿着红包到了门口,看到门外来了一行人,她便嚷了起来,“三叔,有坏人来找你了。”

     董玉一愣,伸脖子窗外看了一眼,噗嗤就笑了,“我说李沛东,你怎么惹到佳佳了,他说你是坏人。”

     李沛东走到董佳佳身边,捏了捏她胖嘟嘟的脸蛋子说:“小丫头,敢说我是坏人,信不信我给你卖到村沟沟里去?”

     董佳佳撒腿就跑,跑出老远才喊道:“这里就是村沟沟,我爸爸说的。”

     李沛东不悦地皱了皱眉,和身后的几个人进了屋,“你说你大哥这人啊,怎么教孩子这个呢,怎么着,吃了公家饭就瞧不起农家人了?”

     董玉招呼几个人进屋,“别往心里去,你们又不是头一次认识他。”

     李沛东是董玉的发小,光腚娃娃,经常一起玩泥巴游水沟,后来到了读书的年纪,董玉选择去了中专,而李沛东则成为了高材生。

     “什么风把你们几个吹过来了。”董玉认识李沛东带来的几个人,都是他的死党,以前一起吃过几次饭。

     “过年了,给你拜年来了。”

     董玉不信,“别逗了,你会给我拜年?”

     “嘿,怎么就不信了。”李沛东说着,便冲身后的一美女手中接过了一盒麻将,“来,走个四圈,连坎带夹,还有宝。”

     董玉连忙拒绝,“东哥你饶了小弟我吧,我这拉家带口的还玩麻将,能不逗吗你。”董玉死活不玩,摆手说,“要玩你们玩,我给你们伺候局儿。”

     “那可不成,非带你不可。”李沛东让哥几个架上了桌子,自己则是跑到床边看大米小米,“这两孩子你真打算养了?”

     “养啊,以后就是我儿子了。”

     李沛东品味半天,竖起拇指说:“牛气。”

     董玉被李沛东硬拽上了桌,说是赢了算他的,输了算李沛东的。没办法,董玉只好缴械投降,硬着头皮上了。董玉的手气向来很旺,摸什么来什么,赢的那叫一个爽快。四圈将近,李沛□□然告诉董玉,“我明年结婚。”

     “结婚?”董玉转眼看向他身旁的美女,“这该不会就是为来嫂子吧。”

     美女笑了,董玉看她的穿着打扮还有气质,还真挺配李沛东这样的高材生。李沛东能取到这样的美女自然是高兴了,不过他更担心好兄弟的未来,“董玉,你也二十四了,还没个对象呢?”

     董玉就怕别人提起这个问题,因为他有一个小秘密,连二哥也不知道的小秘密。董玉喜欢男人,这是他在中专时候就发现了的。所以说,董玉把这两个孩子要回来,多少也夹带了一点私心。

     董玉开玩笑似得说:“还玩不玩,不玩滚蛋。”

     李沛东知道,他必须要闭嘴了。最后一圈牌结束,董玉送走了李沛东几个人,而此时也差不多到饭点了,他便带着大米小米去了前院,这一顿年夜饭吃的可谓是死气沉沉,喂饱了两个孩子,董玉就带着他们回后院睡觉了。

     初一是没事可做的,因为董家人要去老爷子那边拜年,董玉则是找了个借口,和两个孩子在家闷了一天。初二一大早,董玉就把孩子托付给了董妈妈,自己则是踏着晨光回到了店里,把冻梨冻柿子用泡沫盒子装上,又往里塞了很多冰袋,随后赶往了火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