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董玉对董进程的成见很大,也很深,这是从小就形成了的固有观念。董进程身为大哥的不作为以及父亲对他的溺爱都是次要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董进程并没有辜负父亲对他的厚望,他成功大学毕业,现在又跻身在国有部门吃公家饭,也可谓是扬眉吐气了。可即便如此,董进程依旧成为了家中的众矢之的,除了父亲的溺爱和母亲能做到的尽量公平之外,在这个家里,再没有人愿意多看他一眼了。由此看来,董进程这个大哥当的还真是够失败的。

     董玉这一拳把董进程打蒙了,他蹲在地上,捂着眼睛怔怔了好半天。董玉很早就想打他了,小米被烫兴许只是个导=火=索,将董玉积压在心中的怨气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董玉深深记得,那还是二哥董进平结婚不久,因为家里常年闹水,大衣柜被腐蚀的糟烂不堪,二嫂就想着让二哥买个新的大衣柜。那时候的钱是真贵啊,一个崭新的大衣柜要三四百块,而且二哥又要供董玉读书,他便拒绝了二嫂这个提议。

     没有大衣柜总是不行的,难道要把衣服堆在床上吗?二嫂琢磨来琢磨去,终于想起了董妈妈闲置在家里的一扇双开门红漆大衣柜。二嫂的想法很简单,家里现在也没人用,闲着也是闲着。董进平觉着此事可行,当天夜里就和媳妇儿回了老董家,把想法说出来以后,董妈妈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谁料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个人就是董进程。

     董进程从小到大形成的观念就是,家里所有的好东西都必须得归他所有。当然,也包括了这个大衣柜。董进程问询而来,阻止了二哥二嫂搬衣柜的举动,他对父亲说:“春燕都怀孕了,这段时间买了不少东西,正愁着没地方放呢。再说了,老二家的衣柜不是还没到不能用的地步吗,先凑活着用,等大哥的奖金下来,再给你们换个新的。”董进程的话在家里就是放屁的存在,信他的话,一准连裤子都穿不上。

     董爸爸向着董老大是必然的,最终的结果就是二嫂哭着和董进平离开了老董家。董玉是在放暑假回来时知道这件事的,四丫头悄悄告诉他的。董玉盛怒难抑,他跑到隔壁邻居家借了辆自行车,直奔董老大家而去。

     那是董玉头回和董进程撕破脸皮,为了那红漆双开门大衣柜。董玉跟董老大家闹了两天,最终还是董进平来把人给拽走的。董进平舍不得花钱买新的,可家里的衣柜又不能再用了,被逼无奈,兄弟两个只好在村里四处游走,看到谁家有闲置不用的方木就要了来,顶着炎炎日头忙活了五天,总算做成了简易的大衣柜。刷上红漆,钉上把手,搭上横木,这大衣柜看起来倒也像那么回事。

     兄弟两个为了这事高兴了半天,然而二嫂的要求也不高,呲着洁白的牙笑的眼睛都弯了。都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大概就是如此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董进平去世,二嫂改嫁,大米小米无家可归,不论时移世易还是物是人非,那大衣柜依旧保持着鲜红的颜色,至今放在后院董玉的房间里,除了留个念想以外,剩余的功能大概就是时刻提醒着他对董老大的恨了吧。

     往事历历在目,董进程依旧我行我素,在家里如同螃蟹般横着走,现如今又因为过失把小米给烫伤了,这对于一直把大米小米当成宝贝疙瘩的董玉来说,简直就是一桶汽油浇在了熊熊烈火之上。

     董进程被打,房春燕可不干了,她顿时将泼妇本色发挥的淋漓尽致,“董玉你这是干嘛,你身为弟弟的动手打你哥?你眼里还有没有点尊卑?”房春燕是个有心计的,她嚷嚷的声音很大,甚至把董爸爸也扯了进来,“你大哥又不是故意烫伤小米的,是不是如果咱爸烫了你小米,你也打算动手打你老子了?”说罢,房春燕竟上前推搡了董玉一把。

     董玉闪开了房春燕的推搡,与此同时,董爸爸听到了外屋的动静走了出来,脸色阴沉,一副老干部的模样,双手背在身后吆喝道:“大过年的也不消停,吵什么吵……”董爸爸斜眼瞥着董玉,“就知道又是你挑事。”

     房春燕硬是挤出几滴眼泪,心疼的把蹲在地上的董进程扶了起来,“爸,你看董玉干的好事,进程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要去工作的,现在这副模样还怎么见人啊?”房春燕这话说的不假,董进程现在是在国电厂上班,领导下属之间看了难免不会有所议论。

     “翻了天了。”董爸爸一贯遵守动手就打的原则,看到董进程被打,一股邪火涌上心头,他四外里瞅着,寻找着最有力的最有效果的武器。最终,董爸爸选择了放在炉台上的炉钩子。董爸爸打董玉如同家常便饭,不过他却忽略了一点,董玉长大了。

     “爸,小米被烫你可有说过大哥一句不是?”董玉看着父亲,眼中的蔑视如此剧烈,那是一种陌生而又疏离的彰显,“爸,你有说过他吗?”董玉指着董进程,讥笑道:“恐怕你说都没说吧?还有,四丫头带着小米去医院,大哥有给过医药费吗?你有给过吗?好……我们不说这个,就说四丫头带着小米回来,大哥有没有给孩子买点什么?”董玉前面的话是猜的,按照董进程和父亲以往的行事风格猜的,至于后面的就很显而易见了,董进程和房春燕是两手空空来的。

     董爸爸攥着炉钩子的手砸不下去了,他定睛看着眼前的董玉,只觉着老脸没地方搁了。无地自容的感觉让一直处在自豪中的他有了登高跌重的窘迫感。董爸爸为了找回面子,自然而然要找个背黑锅的,这家里不二的人选就是董妈妈了。

     “不是让你给小米买好吃的了吗,你耳朵聋拉?”

     董妈妈欲哭无泪,又不敢和他正面交锋,唯有低着头绞着手指生闷气。董玉看了眼母亲,有点心疼,这大概就是身为女人的悲哀吧。董玉知道不能继续深究了,不然责任就全部都是母亲的了。董玉心灰意冷地看了眼父亲,绕过他走到了董进程身边,他瞪着一只眼睛警惕道:“你想干嘛,还要动手?”

     董玉阴鸷道:“放心,我不打你,不过明天中午以前,送一千块钱过来,少一分都不行,这钱是给小米的,你敢说个不子,就是咱爸也护不了你,你知道我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不信你就试试。”

     董玉留下一抹强硬的背影离开了前屋,留下董进程和房春燕暗中偷偷传递着精明的眼神。董玉加快步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进门时四丫头刚把小米哄睡着,大米正跟她怀里做着激烈的挣扎。

     董文莉看到董玉如临大赦,哭丧着脸说:“三哥你总算回来了,你要再不回来,我都快被大米和小米折腾死了。”在老董家,大米和小米最愿意亲近的人就是董玉,其次也就是董妈妈了。

     董玉接过大米抱在怀里,低头在他肉嘟嘟的脸上亲了一口,“想我了是不是?”

     大米张着小手抱住了董玉,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董文莉松了口气,捶着肩膀说:“哥啊,你要再不回来,你妹妹我就升天去见如来佛祖了。”

     董玉被逗笑了,“一天就说那些不着调的话。”

     “好了,我不说了,既然你回来了,孩子就还给你了,我还有功课要做。”董文莉起身往外走,几步后停在了门口,小声说:“哥,你找董老大的麻烦了没有?那天我可看的真真的,小米不跟他,他生气就用热茶水把孩子给烫了。”

     董玉抑制住怒火,“你一姑娘家的别关心这个,回屋做功课去。”

     董文莉干瘪着嘴离开了。听到关门声,董玉把大米放在床上,随后半趴在床上看着熟睡的小米,柔嫩的胳膊红肿一片,涂抹的药膏散发着浓重的药味。董玉赶忙瞪了鞋,爬上床一边哄大米睡觉,一边看着他们。

     寒冬深夜,白瑞扬再次来到了郎度酒店。和上一次一样,他找了个代驾。不过,这一次不是他想要见到的那个人了。坐在车里,白瑞扬的脸寒到了极致,董进峰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得罪了后面这位有钱的主儿。

     “上一次不是你来的。”白瑞扬突然开腔。

     董进峰吓了一跳,忙回应道:“上一次是谁啊?”董进峰第一感觉就是丁哥真身上阵了。

     白瑞扬眯缝着眼睛,神情不悦道:“颧骨上有颗痣的。”

     董进峰有点蒙,“颧骨上有颗痣的?”董进峰搜刮着记忆,突然一个机灵让他想起了这位先生口中说的是谁,“先生,请问您上次找代驾是前天晚上吗?”

     白瑞扬发出浓重的鼻音,“嗯。”

     董进峰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要投诉他,“那个是我三哥,那天我有事来不了,他就……”

     白瑞扬不等他说完,“你三哥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