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董进峰被青辉纵横录取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白瑞扬的耳朵里,千算万算倒是比沈拓臣还晚了一步。坐在办公室里,胡海云把北京那边递交过来的资料放在了桌上,随即问道:“白总,听咱们派去的人说,董进峰并没有来面试,看来他是打定主意要去‘青辉纵横’了,那咱们是不是……”胡海云欲言又止,他想表达的想必白瑞扬会明白。这一次白氏进入校园招聘会,已经是不小的动作了,业界纷纷侧目,开始猜疑白瑞扬这次的真实目的,按照胡海云自己的想法,既然沈拓臣已经帮了董进峰,那白氏这里也可以适可而止了。

     “你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白瑞扬双手合十,兴致盎然的看着窗外,如果这一次的事情换成了别人,白瑞扬可以放手,但唯独沈拓臣不行。从胡海云那几次的汇报中来看,以及自己亲眼所见,沈拓臣是喜欢董玉的,面对情敌,他要是还能放手置之不理,那他绝对就不是白瑞扬了。再说了,白瑞扬已经和董玉在一起了,板上钉钉任谁也没办法改变,换个角度来说,董进峰也就是他白瑞扬的弟弟,‘自己’的弟弟要出国深造,岂能让一个外人插手帮忙?

     胡海云听了白瑞扬的话,重新整理了思路,把这件事我往内里想的更深了一层。胡海云到底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把事情想的透彻了,原来,白瑞扬是跟沈拓臣杠上了,同时也是两家公司的竞争。胡海云心中偷笑,外界都传言白瑞扬是个冷面辣手的人,其实呢,真实的白瑞扬比谁都要温柔多情,只不过在很早之前,那个心存温柔的白瑞扬,已经被潘明路亲手毁灭了。现如今白瑞扬能重新找回自己,大多也是董玉的功劳。曾经何时,胡海云也幻想过,如果白瑞扬没有遇见一个能够足以让他忘记潘明路的人,是不是他这一辈子,都要在自我的封闭中度过,一个人的一辈子,想想就够悲凉的。现在好了,老天安排白瑞扬遇上了董玉,彻底让他走出了亲手筑建的囹圄。

     “白总的意思我明白了,可是……”胡海云顿了顿,问道:“董进峰好像对游戏设计更感兴趣,他自己不肯过来面试,难道说,我们还能绑着他不成?”

     白瑞扬上挑了嘴角,“这个好办,投其所好就可以了。”

     “投其所好?”这是很常见的一种手段,胡海云深思片刻又说:“白总的意思是说,我们允诺董进峰出国的事情?”

     白瑞扬笑了,“没错,他不来面试……可以啊,我们白氏可以亲自找到他,就说从校方那里得到的推荐,一切不就都水到渠成了,还有……出国深造的福利可以多给一些,出国的资金以及在国外的一切费用白氏都可以提供。”

     胡海云点点头,“是否要签合同?”

     “签啊,按照正规程序走,从出国到回国工作,那就起草十年的合同让他签。”

     胡海云见白瑞扬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样,自己都觉着这件事一定可以办妥,于是便点头应下了。待胡海云走了以后,白瑞扬起身来到窗前,看到成群的民众围在仲远的楼下,这已经是这几天里的第四次了,相比前几次,这一次的参与群众已经少了很多。

     “韩宁君……”白瑞扬冷哼一声,继而从桌上拿了根烟叼在嘴上,还不等点燃,胡海云突然辙了回来,“白总。”

     白瑞扬背对着他,“怎么了?”

     “白总,郁金香路的居民又来闹了。”

     白瑞扬冷声道:“我看得见。”

     胡海云松了口气,“相比前几次,这一次的人要少了很多,看来,韩宁君的如意算盘算是落空了。”

     白瑞扬冷笑道:“他现在正忙着应付北京那边的事情呢,等他抽出时间,那才是好戏登场时候,还有……下个月春暖花开,是时候开始动工了。”

     胡海云应声道:“知道了,我会通知下去,开始着手准备,还有就是……北京那边您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白瑞扬也是一脸的迷茫,他对别人都好说,可对董玉,他实在永不了强硬手段,毕竟是要陪伴自己的人。看来,他还得动用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想办法把人给哄到北京去才好。如果可以,白瑞扬愿意把董玉爷三都带在身边,相信在这里,能让董玉留恋的人并不多,哦对了……白瑞扬突然想起和他有过两面之缘的董文莉。

     *****

     董玉在白瑞扬的别墅里当了几天米虫,谈不上感觉有多好,最多就是事事都有人帮忙打理,可董玉倒地是个勤快惯了的人,上午他给同村的一个叔叔打了电话,商量着这次开江的时候去捕鱼,小挣一笔。而后他又往家里去了电话,和母亲聊了十几分钟,见她言语中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放心的挂了电话,想必房春燕还没有回董家胡言乱语。

     晌午过后,董玉把大米小米哄睡着了,待他轻手轻脚的从客房出来,迎面撞上了周姝莹,她说她想去趟超市,问董玉愿不愿意陪她。董玉当然乐意,立刻毛遂自荐他是开车的老手,于是,他在张姨的引领下去了地下停车库,这一次他没有开上回那辆车,而是选择了刚刚修好的取回来的宾利。

     去超市的路上,周姝莹坐在副驾上开始打听董玉家里的事情,譬如家里兄弟姐妹几个,又都是做什么的,父母身体情况如何的老生常谈的话题。董玉尽可能做到了如实回答,却又可以避开了家庭内部的矛盾与纠纷。

     周姝莹对董玉有了大致的了解,是个勤劳上进的好孩子,虽然从外在条件上看,是没办法与白瑞扬比肩的,但内在却和白瑞扬十分相配。一个冷一个热,不是严丝合缝的贴上了吗?

     董玉开车载着周姝莹去了市里最好的一家超市,蔬菜都是有机的,而且价格相当的贵,照市场上的来看,要贵出好几倍。董玉推着车子跟在周姝莹身旁,看着她连价格都不看直接拿起来就往车里放的举动,他顿时浑身肉疼。

     周姝莹有所察觉,回过头冲董玉笑了笑,“是不是觉着我很铺张浪费?”

     董玉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得,“这些蔬菜都是有机的,现在都追求生活质量了,有营养吃着也放心,至于价格吗……”董玉惭愧的笑了笑,“阿姨应该明白我的。”

     周姝莹当然明白,不免对董玉更有好感了,勤俭节约不是美德吗?周姝莹丝毫没有认为董玉是穷惯了,是谁说大富大贵了就一定会铺张浪费?周姝莹低头看了车里,随后便挑选了几样不常吃到的蔬菜放回到了柜台里。

     “是姝莹吗?”

     周姝莹闻声看去,一眼没看认,再看的时候方说:“你是珊华吗?”

     乔珊华是跟着乔岑来这边的,刚下飞机身体便有些不舒服,这两天都是在酒店里休息,好不容易有所恢复,她就想着出来走走,原本是打算去看看服装的,可她对路况不熟迷路了,最后只能下了地下超市,顺便买点酒回去喝。

     周姝莹和乔珊华很早便认识了,两年前还在法国见过一次,没想到她这一回国,竟然还能遇上。周姝莹笑着迎了上去,老姐妹见面格外亲切,“我要知道你也在这边,一早就联络你了,现在是住酒店吗?”

     “可不吗,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都在酒店里窝着,再不出来走走,我都要闷死了。”乔珊华一边和周姝莹说话,一边把目光投向了后面站着的董玉身上,只是一眼,乔珊华便愣住了,“姝莹,这位是?”

     周姝莹笑着说:“董玉,我儿子。”

     “你儿子?”乔珊华震惊中又有所失落,她问周姝莹,“你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儿子啊?”乔珊华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董玉,她好像看到了那个人年轻时候的样子,过往的一切就好像翻江倒海一般涌了上来。

     周姝莹见乔珊华有所疑惑,便笑着凑到她身旁,于她耳畔悄悄嘀咕了几句,撤回来时笑道:“明白了?”

     在这个圈子里,白瑞扬的性取向已经是公开的了,既然周姝莹说是,那就不会有假。只不过……乔珊华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内心,只是用目光悄悄打量着董玉。

     “珊华,咱们既然遇上了,你就搬我那儿去住吧,等回北京的时候,咱们也可以做个伴啊。”

     乔珊华原本没有这个想法的,但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她不假思索的答应了周姝莹的提议,收回打量董玉的目光后,她笑着说:“只要你愿意,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周姝莹哪里会不乐意,她正缺个可以说知心话的人呢。周姝莹挽着乔珊华的手并肩往前走,而董玉就跟在她们的身后,不出声也不打扰。刚刚董玉知道周姝莹说了什么,所以,这位名叫“珊华”的阿姨,才会一直盯着他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