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五章
    乔昶东这次回国是抱着“势必成功”的决心回来的,曾经的耻辱他不曾忘记过,就好像悬在腰下的一把尖利锋刃,时刻提醒着自己,在拼搏的同时绝不能淡化了心中的恨。有人说恨一个人是需要很大勇气的,而乔昶东愿意为这恨搭上一辈子的时光。他从曾经的年轻岁月步入了中年时期,历经二十多年终于有了今天的成就。他带着这份成就与荣耀归国,希望找到更强的合作伙伴,以此来巩固自己堡垒,终有一日,他要让乔章后悔当初的决定,也要让他亲眼看着辛苦一辈子的事业毁于一旦。

     乔昶东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探乔珊华的消息,当他从可靠的人手中拿到乔珊华的照片与近年来的消息状况后,乔昶东不免有些唏嘘。一别二十载,她还是的那么漂亮,而自己却略微有些发福走样,当年的“青年才俊”不复存在,俨然有了老态龙钟的样子。

     没有高山又怎么会显出洼地,乔昶东不过是在用过去的年华岁月来做对比。往日不复存在,同时也历经沧桑后,乔昶东有了质的转变。乔昶东在离开乔珊华后的时间里,吃不过的苦数不尽,盘旋在脑海中的无疑是如何拼搏上进,或许是因为急于求成,这才让他走了不少弯路,幸好乔昶东在屡次失败后终得一人赏识,从此平步青云,事业更是做的顺风顺水。

     乔昶东选择在今年回国,无疑是时机已经成熟,已经到了他回过头来让乔章好看的时候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算乔章有可能会成为他未来的“岳父”。乔昶东这些年依旧是独自一人,就在他闷头发展事业的同时,却从未忘记过此生挚爱。乔昶东坚信着,乔珊华不会另结新欢,从他们决定在一起的那个时候起,这一辈子注定是无法分开的,哪怕相隔十万八千里,他们依旧会在心里想念着对方。再则,如果乔珊华真的忘记了他,乔昶东也不会心存怨念,因为,当年选择离开的是他。出于这一点,乔昶东对乔珊华还是非常愧疚的,当年意气用事,为了男人的尊严,他不得不选择离开,发下毒誓,终有一日他会回来的。

     二十年后,乔昶东回来了,带着他的决心与抱负以及仇恨回来了。归国后的乔昶东通过老前辈的介绍找上了白氏,他有足够的信心让白氏和自己合作,那晚从白家老宅回去之后,他便耐下性子等待消息。可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半个月过去了,白氏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乔昶东不禁有了疑惑,难道说白氏并没有合作的期望?

     乔昶东纵有疑惑,依旧耐心等待,终于还是等到了白氏的电话。可另乔昶东没有想到的是,白瑞扬竟然让他飞到东北,参加一个什么小店的开业仪式。乔昶东一方面猜测白瑞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一方面让秘书定了机票,第二天下午就到了东北。现在一切都明了了,白瑞扬会让他来东北参加一个不知名小店的开业仪式,真的是抱有目的性的。

     乔昶东和董玉相见,除了长相相似之外,竟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这种感觉的促使下,乔昶东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他不免有了幻想,如果他和珊华没有分开,他的儿子是不是也该这么大了。

     白瑞扬用眼角的余光扫过乔昶东的神情变化,继而上扬了嘴角,冲董玉招了招手说:“董玉,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乔昶东乔先生,再过不久,他就是我生意上的合作人。”白瑞扬的言语似是轻描淡写,却是直接把他的想法公布于众,很多人都把这句话听在了耳朵里,乔昶东也不例外。

     乔昶东悬着的心落下了一半,而剩下的一半,是为眼前这个年轻人而悬着的。

     “你……好。”董玉率先从震惊中缓过神,礼貌的笑了笑,就在他想伸手和乔昶东握手之时,早先进入店里参观的周姝莹和乔珊华走了出来。乔珊华目光犀利,一眼便在人群中认出了那个消失了多年的身影。

     乔珊华看到乔昶东了,她一时间没敢往前走,而是原地镇定了一下。她不想在众人面前事态,尽管鼻酸眼红,终究还是忍住了。乔珊华不恨乔昶东当年一声不吭就离开了,因为他知道,在这场别离中,自己的父亲担纲了“刽子手”的角色,是他亲手划开了一条鸿沟,让她与乔昶东这么多年不能相见。乔珊华这么多年忍着不吭声,为的就是等到羽翼丰满,彻底拿到家里的大权之后,再慢慢去寻找乔昶东的下落……可后面发生的事发生的让他措手不及,她怀孕了,孩子又没了,她分=身乏术,只能凭借女人的本能,先去寻找自己的儿子。另外,乔珊华坚信着,乔昶东一定会回来的。

     原本该成为夫妻的两个人被棒打鸳鸯散,再见面倒不知该用什么身份面对对方了。是情侣?爱人?还是……情人?乔珊华原地站着不动,直到乔昶东朝这边看来,紧接着瞳孔不自觉的放大,激动的略微有些发抖,如果不是在场的人太多,他一定会冲上去,把乔珊华抱在怀里。

     众人都没看出有什么不妥,也没有人把目光放在乔昶东与乔珊华的身上,唯有白瑞扬,目光逡巡了个来回,想要的效果达到了,是时候暂时偃旗息鼓了。

     “董玉……”乔珊华不想让人看出来什么,便出口叫了董玉。

     董玉背对着乔珊华,听到叫声回过头应声道:“珊华阿姨,你们怎么出来了?”

     周姝莹看出了一丁点的端倪,从乔珊华注意到和董玉长相相似的那个男人后,她的气场便有所不同了。周姝莹可不想去打探老姐妹的*,如果她不主动来自己谈心,那这种感觉全当是错觉吧。

     “你珊华阿姨说,刚才看你忙,就没把礼金给你,这会儿不忙就赶紧收了吧。”周姝莹打趣道:“你珊华阿姨出手可大方了,早知道我就该跟她比着来。”周姝莹这番话里暗嵌了另外一层意思,乔珊华对董玉的不同,实在是太明显了。

     董玉不好直接走开,先是侧头和乔昶东笑了笑之后,才迈开步子往乔珊华这边走来,“阿姨你太客气了,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啊。”

     乔珊华微笑道:“别听你周姨胡说,我给的不多,赶紧收了吧。”

     在乔珊华把礼金红包递给董玉的时候,乔昶东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临近了方说:“好久不见了。”乔昶东自己都发现了,他的语气是颤抖的,像极了小心翼翼中带着波澜万丈的激动。

     乔珊华的情况不比他好,不过她还是克制住了内心洪水猛兽般的冲动,她笑着说:“好久不见。”

     董玉拿着礼金,左右看了两眼没说话。与此同时,身后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哎,你们说董玉是不是那位乔先生的儿子啊?这长的也太像了吧,要说不是我可不信。”

     话音落下,又有人跟着附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话说,这乔先生什么来头?我看白总对他挺客气的啊。”

     “这你就孤落寡闻了吧,听说这位乔先生是在海外起家的,前不久才回过求发展,而且刚才白总也说了,以后和白氏是合作的关系。”

     “海外起家啊?哎……我听说乔家以前不也是海外起家吗?他该不会是乔家的儿子吧?”

     “哪啊,此乔非彼乔,不同的。”

     众人七嘴八舌说个不停,以为在礼炮声的隐藏下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议论他人,哪成想,这些话早就被当事人听了个一清二楚。当然,这些只是喜欢明面上议论别人的,像那些有身份的,自然是不会大声喧嚣引人测听的。

     潘乐巧站在韩宁君和韩浙文身旁,小声和他们嘀咕道:“董玉和那个姓乔的有关系?除了长得像我是真没看出来哪里有联系了,难不成董玉还是个想要自食其力不靠祖上蒙荫的公子哥不成?”潘乐巧喋喋不休的发表完意见,继而抬头扫了一眼韩浙文,“我怎么感觉姓乔的和乔珊华之间有点那个呢?”

     “哪个?”韩浙文被潘乐巧的话勾起了兴趣,好奇道:“是……”韩浙文用口型说了两个字,“情人”。

     潘乐巧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也说不准,但我就是感觉有点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韩宁君侧过身,小声问道。

     潘乐巧思虑道:“女人的感觉,乔珊华兴许喜欢哪个姓乔的。”

     韩宁君和韩浙文互相看了一眼,相继而笑。他们相信了潘乐巧的感觉,如果潘乐巧的感觉是对的,那么后面还有戏份儿可看的。

     董玉在议论声中不免有些尴尬,除此之外就是难以抑制的激动,他的心脏在胸腔内猛烈的跳动,像是下一秒就会冲破窜出来似的。董玉偷偷打量着乔昶东,眉眼之间,五官之上,完全可以找寻到和自己相似的之处,他并非董家的亲生儿子,那么……眼前的这个男人,会不会真的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乔珊华有些站不住了,她抬眼看了下四周,随后对董玉笑了笑说:“今儿开张,你还有客人要招呼呢,赶紧去忙吧。”乔珊华不过是想支开董玉,无奈语气有点着急,好像缺乏了点礼貌。

     董玉了悟,倒也不介意的笑了笑说:“阿姨,那我先过去忙,一会儿再过来。”

     董玉一走,周姝莹也趁机离开去找白瑞扬了,因为那边还有不少熟人需要应酬。熟悉的人都离开了,乔珊华暗地里松了口气,她说:“找个地方聊一聊吧。”

     “好。”

     乔昶东跟着乔珊华的脚步离开了小店门口,两个人顺着整条街走了不到十分钟,在街角的拐歪处发现了一家咖啡厅,两个人进去后分坐两边,面对面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乔昶东和服务员点了两杯咖啡,待服务员走后笑问道:“这么多年了,没换口味吧?”

     乔珊华笑着摇头,“变不了了,早都习惯了。”

     乔昶东叹了口气,“我必须和你说声对不起,当年的离开……”

     “我都知道,是我爸他……”

     乔昶东会心一笑,“你还是那么聪慧,而且比当年更有魅力了,现在……还是单身吗?”乔昶东很早就打探过乔珊华的信息,现在一问,不过是故意的,他想亲口听到乔珊华说。

     乔珊华依旧笑着说:“我不信你回国不打探我的消息。”

     乔昶东笑容绽放,“我这辈子没怕过谁,你是唯一一的个,总能猜到我做了什么,想着什么。”乔昶东主动且绅士的替乔珊华往咖啡中兑了少许的牛奶和砂糖,随后说道:“我知道我这么说可能有点急,但我就是这样一个急躁的性格,一辈子也改不了了。”

     乔珊华握紧了杯子,以此来缓解内心的激动,语气上平淡的问道:“你想说什么?”

     “我知道你不恨我,但我也不能有恃无恐,我想说……”乔昶东抬眼和她对视着,目光中依旧充满了爱慕的光,他说:“如果你不嫌弃,或者不介意,我想我们可以把以前断掉的缘分重新衔接回来。”

     乔珊华重重的喘了口气,随后笑着说:“你还真是脸大,就和以前都没区别的,你就这么肯定不恨你?ok……就算我不恨你,你真的认为我们还可以再继续吗?”

     乔昶东笑道:“我单着,你单着,为的不就是今天吗?”乔昶东往椅背上一靠,仰着头说:“当年我意气离开,虽说是忍受不了你父亲的折辱和激将,但我还是位了男人的自尊离开了,我知道我的离开给你带去了多大的伤害,我刚才能那么说,也只是赌一把,赌你还没有忘记我。”

     “说的挺好,不过你有一点搞错了。”乔珊华露出回忆的神色说:“我从来都没恨过你,当时就算你不离开,说不定之后我也会劝你离开,我爸那个人是不择手段的,为了乔家,他什么狠毒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乔珊华叹了口气,“我相信,,没有几个当儿女的会这么说自己的父亲,当我必须要这么说,因为我恨他,不单单是因为他拆迁了你和我,更多的是……”乔珊华鼻子一酸,隐藏在高姿态下的脆弱瞬间浮现出来,她当着乔昶东的面儿哭了,这还是她多少年来头一回哭。以前她是坚强的,咬着牙前进着,而面对乔昶东时,被她封印在骨子里的温柔与脆弱终于不堪束缚的迸发而出,乔昶东是她一辈子想要停留的港湾,那里是温柔的,是可以让她倾诉苦楚的,更是可以让她感觉到幸福的神圣之地。

     乔昶东被乔珊华这一么哭,直接打了个措手不及,连忙递过纸巾,“怎么好端端的哭了?”

     “让我哭吧,我已经好久都没哭过了。”乔珊华低着头,任由泪水滴落在桌面上,那一颗颗泪珠是晶莹剔透的,只要有心,便能从这些泪珠当中看到她藏匿在心中的苦涩。

     乔昶东不说话了,他只是伸长了,像刚认识乔珊华那时,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摸一下,烦恼就都没有了。”

     美好的回忆浮现眼前,乔珊华慢慢抬起头,满脸泪水的笑了笑,“昶东,我们有孩子了,是个男孩,可我却没保护好他,把他给丢了。”

     乔昶东震惊到浑身鸡皮疙瘩乍起,他瞪大眼睛注视着乔珊华说:“你说什么?我们有儿子?真的吗?可是为什么会丢……”乔昶东好像明白了,话锋一转便的阴狠了,“是不是你爸他做的?”

     乔珊华点点头,继而把孩子失踪了的事情告诉了乔昶东。

     “他怎么可以这么做。”乔昶东不在需要绅士和礼貌的约束,素质对他来说现在只是个没有的形容词,他被气的浑身发抖,站起身一拳砸在桌面上,“他看不起我对付我都可以,为什么还要为难我们的孩子,别忘了,那也是他的外孙。”

     乔珊华没有劝住乔昶东发怒,而是淡淡的说:“你先坐下,我问你一件事。”

     乔昶东长吁一口粗气,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你这次回来,是要和我爸宣战的吧?”

     “没错,我发过誓,有朝一日一定会回来和他宣战的。”

     乔珊华点点头,“我了解你,不过……乔家现在由我来掌控,你不会不会知道的。”

     “我知道的。”乔昶东从打探来的消息中得知了乔家的现状。

     “嗯,如果是这样,你还要和宣战吗?”

     “会,因为我要打垮的是乔家,而不是你。”乔昶东没有一丝犹豫。

     乔珊华用力的点点头,“还好你说会,不然我都觉着你不是男人了。”乔珊华无奈的笑了笑说:“我支撑起乔家,不过是为了找我们的孩子,因为足够强大了,才可以让撬开我父亲的嘴,但是……我必须要声明一点,现在的乔家你不能动,因为,我要把我的一切都留给这个孩子,另外,你的也必须都给他。”

     乔昶东当然愿意把自己拼搏来的一切都给自己的孩子,可问题是孩子在哪里呢。乔昶东张了张嘴,疑问的话到了嘴边突然咽了回去,他打量乔珊华,见她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后说道:“你怀疑,刚才那个年轻人是我们的孩子?”

     乔珊华笑道:“不然呢?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几率会让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生长的如此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