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董进程一早就想到董进峰是不原意见他的,既然人家不出现,他还不会主动求见吗。董进程在董进峰的宿舍里待了一阵子后,便起身离开了,也算他出来的赶巧,正好在学校大门口见到了董进峰和文麒。

     “进峰……”董进程笑着迎了上去,其实在他的心里,董进峰和董玉已经被划上了等号,都是胳膊肘朝外拐的白眼狼。事情紧迫,别无他法的董进峰也只好低下头,暂且朝董进峰露出和善的面孔。

     董进峰很久没见过董进程了,如今见他脑满肠肥穿着颇好的模样,再联想到自己和三哥董玉,心里甭提是什么滋味了。都是一个肚子里出来的人,差距实在太大了。董进峰很难笑脸相迎,而是站在原地等着董进峰走进了以后,不冷不热的问道:“大哥怎么过来了?应该不会是来看我的吧。”

     “这话说的,当大哥的来北京,不是看你还能是干嘛。”董进程边说边笑,目光同时注意到了文麒,“这位同学一定和我弟弟是铁哥们儿吧?”

     文麒礼貌性的笑了笑,“是的,我和进峰的关系很好。”

     “我就说吗,平时你没少照顾我弟弟进峰吧,要不这样吧,你跟我一起去吃饭,我请客怎么样?”董进程这番话把心里的意思抬到了表面上,看似邀请文麒一同去吃饭,实际上是在赶人呢。

     文麒笑了笑,没有搭理董进程,反而对董进峰说:“我先回宿舍了,晚饭我给你买好,等你回来吃。”文麒可不是软柿子,任由别人来捏。除了董进峰,他还真没把谁放在心上过。文麒非常肯定董进峰和董进程出去,不会有多么好的胃口,为了不让他回来以后饿着,文麒只好亲自跑一趟食堂了。

     文麒离开后,董进程朝他的背影暗自啐了一口,回过头时,董进峰已经往校门外走去了。董进程难得出回血,请了董进峰去了北平楼吃烤鸭,用餐时尽显了当大哥的风范,不停的夹菜往董进峰面前的小碟里放,更甚至连包饼这种事情都做到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董进峰心里明镜似得,不动声色的咬了一口包着烤鸭的薄饼,味道却如同嚼蜡,毫无滋味可言。董进峰心道,若面前坐着的是他的三个董玉,那这顿一定会让他回味无穷,毕竟他来北京读书这几年,吃烤鸭的次数屈指可数,并且还是沾了文麒和陈放的光。

     “说吧,你找我到底什么事。”董进峰面对董进程实在没有胃口,他放下手里的半块薄饼,注视着董进程说:“直话直说,我可不认为你会好心来看我。”董进峰并不武断,只不过是董进程这个人,很难让他往好的地方联想。能把兄弟当成这样的,还真找不出几个来。

     董进程脸色略微难看,青着脸放下筷子说:“我是你大哥,你怎么能跟我这么说话,在你眼里,是不是只有董玉才是你哥?”

     “不……”董进峰语气平静道:“还有那个已经长埋地下的人,他也是我哥。”

     董进程险些背过气去,太混账了,在董进峰眼里,他竟然还不如一个死了的人。得了,既然谈感情不行,那谈血肉至亲总可以了吧。董进峰强压下去心头的怒火,微笑道:“知道你跟你二哥三哥感情,我这个当大哥的确实做的不够好,也难怪你会心里怨恨我,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亲兄弟,如果大哥有难,你还能坐视不管,眼睁睁看着大哥去死?”

     董进峰一愣,这怎么还扯到生与死上了。董进峰疑惑道:“你什么意思,有话直说,我还要回去写论文呢。”

     “好好好,我说还不行吗。”董进程把他这次来北京的目的全盘托出,不过却是避重就轻的描述了一遍,粉饰了自己的过错,言语间听着倒像是责任都在董玉和白瑞扬身上似得。

     董进峰惊讶万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三哥董玉会喜欢男人,而且还是和一个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很高的男人在一起了。董进峰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他就那么僵硬的坐着,面部表情变化的极快,仿佛是在进行一场精彩的变脸绝技。

     董进程见他不语,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弟弟啊,你是不知道,你三哥的事已经在村里被传的沸沸扬扬,就因为他有了后台,立刻调转枪头对付我和你大嫂,我承认,我平时在家里作威作福惯了,可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血肉兄弟啊,董玉这么做,就不怕让爸妈寒心吗。”

     董进峰没工夫听他扯皮,脑海里想的都是董玉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了,他三哥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了,在一起了……这一句话仿佛成了魔咒,循环不息、生生不灭的在他的脑子里盘旋着。

     “进峰,大哥这次来就是想请你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上,帮大哥跟你三哥求求情,你要开口,他绝对会答应的。”从小到大,董进程可是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董玉对弟弟妹妹那叫一个真的好,几乎是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当然了,他的亲弟亲妹都是傻子,开口的次数屈指可数啊。想来,只要董进峰开口,董玉应该不会拒绝的,这可比直接去求白瑞扬来的更为实际。

     每个人都有软肋,董进程断定,董进峰是董玉的软肋,而白瑞扬的软肋就是董玉了。

     “闭嘴。”董进峰被聒噪的心烦意乱,猛的一瞪眼注视着对面董进程说:“我不会帮你的,想都不要想,你说我不顾兄弟亲情也好,说我六亲不认也罢,既然三哥决定要拿你开刀,一定有他的道理。”董进峰怒火冲冲的站了起来,因为动作过大,直接让椅子翻倒在地,砰的一声响过后,董进峰又说:“三哥跟谁在一起,喜欢和谁在一起,那都是他的选择,我这个当弟弟的,除了祝福没有任何意见,而你……我的大哥,我真的希望你不要在出现在我的生活当中,真的……如果老天爷能给我机会选择,我是死都不会在当你的弟弟的。”董进峰不是心肠狠毒的人,今天能说出这番绝情的话,一方面是释放了多年来积压在心底间的怨,而另一方面,他着急来开这里,他要给董玉打个电话,把事情问个明白。

     董进峰在董进程震惊的目光注视下离开了北平楼,出了门他迎着冷风不停的狂奔,直到呼吸不畅才扶着身旁的电线杆子停了下来,他弯着腰,一边喘息一边从兜里摸出手机,不做犹豫的拨通了董玉的电话。

     此时的董玉正在店里收拾东西,因为房地产公司已经传来了最后的消息,说是这个月十五号就要开始动工了,还有一个周的时间,董玉必须要抓紧把要带走的东西打包好。董玉在这个小店里生活了几年,破烂实在太多,不用做生意还不能歇着,也实在让人觉着累得慌。

     白瑞扬坐在一旁喝着茶水,心疼的说:“还是让我帮你吧,宝贝,来把我的脚解开。”白瑞扬无奈的动了动被麻绳捆住的双脚,而另一边是一个死扣直接拴在了暖气片上,再没有剪刀的帮助下,想要脱身是不太可能了。

     董玉满头大汗,回过头说:“你就负责看着孩子就行,这种活哪里是你能干的。”为了不让白瑞扬上手,董玉只好动用武力,和白瑞扬缠斗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把人拿下。事实上,董玉知道白瑞扬是让着他,怕太过火错手伤了他。就冲这一条,董玉更不能让他干活了。

     白瑞扬很无奈,想要继续哄董玉把绳子给他解开的空档,突然听见柜台里微微的震动的声响,“宝贝,你电话好像响了。”

     董玉直起腰,双手一拍,拍掉了不少灰尘,当他来到柜台里的时候,手机仍在响着。董玉赶忙拿过手机,看到是董进峰的名字后忙按了接听键,“进峰,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了。”

     “哥……”

     “嗯?”董玉听他声音低沉,整颗心立刻提了起来,“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董进峰也只有在董玉身边才有关切的暖意,他噙着泪水吸了吸鼻子说:“哥,董老大来北京了。”

     “什么?他去北京干嘛?”

     “他跟我说……跟我说……”

     坏了,董玉立刻明白董老大去北京和董进峰说了什么。董玉偷偷看了眼白瑞扬,一想到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好,董玉绝不能编造谎言,把心一横,直言道:“董老大和你说了?说我和个男人在一起了?”

     董进峰怔了怔,半晌才嗯了一声。

     董玉靠在柜台叹了口气,“那你会瞧不起我吗?还是说,我和个男人在一起了,你就要不认我这个哥了?”

     “不……”董进峰紧张的解释道:“你是我哥,我怎么会不认你,我只是有点不敢相信。”

     董玉松了口气,安抚道:“按理来说,哥有你和文莉,还有大米小米,应该知足了的,可是……哥也有孤单的时候,等你和文莉都结婚了,大米小米长大了也要出去闯荡,那你让哥一个人在家吗?”董玉咯咯笑了起来,“我啊,其实也没想过会这样,可就是遇上了,而且……”董玉压低了声音,赧然道:“哥很喜欢他。”

     董进峰出奇的平静了下来,或许是因为董玉有了幸福的感觉,他感觉到了,所以才慢慢得到了平静。

     “那他对你好吗?”董进峰不太好意思问这种话题。

     “挺好的。”董玉笑了笑,继续说道:“我是真没想到董老大会专门为了告诉你这事儿跑北京去了。”

     董进峰忙道:“不是的,他是求我帮忙的。”董进峰把事情始末和董玉说了一遍,之后又补了一句,“哥,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有你的理由。”

     董老大和房春燕被停止调查,这事他怎么不知道?而董进程却口口声声说是自己要报复他,这都是从何说起的?董玉越想越迷糊了,茫然道:“进峰,董老大真是这么跟你说的?”

     “是啊。”

     “可我没做过啊,我也不是那种一朝得势就拿鸡毛当令箭的人啊。”

     董进峰惊讶道:“那董老大怎么会一口咬定……难道他是故意的?”

     白瑞扬坐在柜台外面听的清楚,就在董玉兄弟二人还在猜测的时候,他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我干的。”

     董玉迅速回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瑞扬说:“你干的?”

     白瑞扬风轻云淡的点了点头,“是的。”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