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陆贰】倾诉
    “陛下当真要赏臣?”傅诤指尖绕着她的青丝,懒懒将她望着。

     岑睿看着他餍足自得的模样暗骂了一句,笑得两眼成了条缝:“朕乃九五之尊,金口玉言。太傅伺候有功,自是要赏的。”学着那风月场里的浪荡公子哥在傅诤脸上拧了一把,揩了个小油。

     傅诤瞧着她吊儿郎当的模样,憋着笑意:“什么都赏?”

     岑睿财大气粗地点头。

     话在腹里兜了几个圈,傅诤暗叹一声,将岑睿拉回到自己身边:“陛下都已经把自己赏给臣了,臣实在想不出再讨些什么。”一手将岑睿松散的中衣拢紧了些,一手绕在她背后搂紧,厮磨着她耳廓:“不若陛下,再赏臣伺候一回?”

     “……”岑睿额角一跳,恨不得再咬上他一口,她现在浑身酸痛难忍,他竟还开得了这个口?枉世人皆称道辅傅诤儒雅斯文,哪知这厮就是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

     傅诤哪舍得再折腾她一回,拥着岑睿笑闹了两句,听着殿外更漏声便想哄着她睡了。大婚次日,她还要赶早去接见他国使臣,又是一番劳累。不想岑睿埋在他臂弯里眯了会,又将话题扯了回来:“我是想着把辅之位重赐给你的,谢容始终是燕王的人,我用着不放心哪。”

     傅诤正将她的长束于一处,晾在枕外,闲然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现在朝里的局势未至我要插手的地步。”况且谢容的心思或许已非当日那般了。

     “说起来你是怎么说服谢容坐这个宰相的?”岑睿眼都睁不开了,迷糊着问道。

     傅诤手一顿,捻着她丝不语,良久道:“世人皆有所求,谢容也不例外。我只不过给了他一个想要的机会而已……”

     平和的鼻息声拂入耳中,傅诤语声一顿,低头一看,岑睿已枕在他怀中安然睡去。即便睡着了,一双手不忘紧抱着他的胳臂,身子蜷成一团,一动也不动,模样极是乖巧。傅诤看得窝心,扶着她的腰将她小心地挪了个更舒坦的位置,抬手舒了舒她的眉心,方闭上了眼。

     岑睿的话缭绕在他耳边,辅之位于他虽是可有可无,但该有的打算却是该付诸行动了。

     第二日,岑睿果真被迫起得很早。窗外天色微蒙,已穿戴整齐的傅诤坐在塌边,看着她动作尚有些别扭,心中一动问道:“是不是身子还有些不适?”

     岑睿眼都睁不开,反应了个半天才悟出他话里的意思,险些从塌上掉了下去。临在塌边被傅诤一手捞了回去,她摸摸鼻子:“还好!”便要弯腰去拿素绢,一抬胳膊,抽了筋,顿时疼得眉一皱。

     打肿脸撑胖子!傅诤瞥了她一眼,将她按回榻,从她手里抽过素绢:“别动。”低头解开岑睿的中衣,面不改色地将素绢一层层裹上。

     岑睿止不住红了脸,却没有抗拒,任他将绢带裹好。又拿来衣裳替她一一穿上,动作流畅而自然,梳间傅诤有条不紊道:“时间不早,你先去前殿应付使臣。回头记得用热水泡一泡,缓一缓乏。”

     岑睿嗯嗯一连应下,整理腰带时忽然道:“这不是我昨儿的衣裳?”

     傅诤淡然道:“我让来喜取来的,莫非你想穿着昨日的礼服,让所有人都知道昨夜你没在皇后的含元殿歇下?”

     “……”那不是代表来喜知道她和傅诤同床共枕了一夜么?!

     出暖阁的时候,来喜默默地低头跟了上来,沿路一直没吱声。

     岑睿不自然的神色稍稍松动,便听来喜以一种惋惜痛心语气道:“要是太傅大人能生个小皇子该多好!”

     “……”

     ┉┉ ∞ ∞┉┉┉┉ ∞ ∞┉┉┉

     接见他国使臣是件很劳心劳力的事,尤其是恭、晋、鞑靼这种复杂多变的三角关系。岑睿本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处事原则,一进太极殿就周旋在两国之间,她非常庆幸晋国派来的容泽也是个和稀泥的高手。不明内里的人,表面一看,哟,世界很美好,三国领导人相处得还挺和谐的嘛。

     岑睿听着容泽粉饰太平的连篇鬼话,捂了捂隐隐作痛的胃,这货是谢容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吧。

     恭国皇后娘娘的亲爹图可思汗是个粗人,草原简陋的文化教育让他对容泽那一套天花乱坠至多听懂了一半。两人鸡同鸭讲,居然还能扯上个半天,虽然大多是:

     “你他妈回去后对你老子说,闫志山那一带的地盘老子要定了!”

     “可汗,您看之前你我两国在元朗开放的双边集市生意兴隆,是否有意再开一座城来?”

     恭国官员纷纷擦擦后颈的冷汗,一个是披着人皮的小狼崽子,一个本来就是头中年狼主,想一想,自家陛下除了在银子上刻薄了点,对咱们还是挺不错的嘛。善良又可亲,也不是个动不动就要人脑袋的暴君……

     恭国臣子越想越感动,抬头去看龙椅上岑睿,却见着岑睿津津有味地看着容泽和图可思汗打嘴炮,一点都没有插手劝和的意思,看那表情更恨不得两人当场打起来。

     ……

     其实,我们的陛下才是最可怕的人吧。恭国朝臣默默流泪。

     坐在位的谢容看着岑睿没多少正形的坐相,心事重重。而另外一端的魏长烟兀自垂眼喝着茶,对殿上争执充耳不闻。

     散了席后两国使者各自随恭国陪同的官员自由活动,岑睿想起傅诤的叮嘱,便要溜达回去泡个热水澡。不料才出殿,来喜附耳与她说了两句,岑睿咦了声,容泽见她去做什么?

     图可思汗已先一步去见他的宝贝女儿武昭了,岑睿沉吟片刻,道:“请容泽殿下去麟德殿。”

     岑睿到的时候,一抹雍容华贵之影倚立在水边,岑睿挑一挑眉:“三皇子?”

     “陛下。”容泽不卑不亢地行了个揖礼,说得话却非那么客套蜿蜒:“我是来找陛下做桩买卖的。”

     入了夜,傅诤入了养心殿,便见岑睿抱着卷书若有所思地盯着桌面。以他对岑睿的了解,经了昨夜一事,她少说也要躲自己一些日子,所以当来喜寻来时不免诧异,随即明白过来定是今日太极殿中生了什么。

     “你来了?”岑睿听见响动,眉头仍是揪得紧紧的,往旁边挪了挪,给傅诤腾出些位子:“容泽今天找过我,要我……助他登上皇位。”

     傅诤对这个消息没有一丝意外,一坐下,一片香软入怀,心笙一漾,敛了敛心思:“条件?”

     “如果他登基为帝,恭晋结永世之好。”岑睿往他怀里一挨,闭上眼喃喃道:“这话说出来是荒唐了些,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哪有什么情分可谈。虽然我也知道与他交易无意是与虎谋皮,可他说了一句话,却叫我动了心。”

     傅诤轻揉了揉她的太阳穴,另一只手帮她松着颈项与肩膀,淡淡问道:“说了什么?”

     岑睿睁开眼,目光凝结在傅诤素白清减的脸上:“他说,有朝一日,若我有难定鼎力相助。你知道么……从我坐上这个皇位起,没有一个时辰是睡得踏实的。就像一个人站在悬崖边,时时刻刻都能一脚踩空掉下去。我心里总是在担心,却又说不上来到底在害怕什么。”

     这些话埋在岑睿心底太久,好不容易寻到了个人倾诉出来,停停歇歇竟说了有小半个时辰。待她说完,整个人似彻底松懈了下来,看着一言不的傅诤,略有些赧然道:“我是不是太唠叨了?后来你回来了,就安心多了,至少觉着自己不是一个人了。”

     傅诤眸眼幽深,双臂环住岑睿将她用力抱紧,吐出一句话:“没有,是我不好。”如果他能与她早些重逢,如果他能更早地明白自己的心意,如果他能察觉到她这些忐忑与不安……

     岑睿受了一个大惊,自己的话居然把傅诤打击成这样了?手从傅诤腋下穿过,反抱住他使劲顺毛:“你别多想呀,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我觉得与容泽这个交易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毕竟算是多条后路。”

     两人相拥良久,傅诤平下心绪,道:“晋国太子为人心狠手辣,处事不择手段。若他日后继位,不成暴君亦非良主,对恭国百害而无一利。容泽此人虽奸猾狡诈,但在晋国民间声望甚高,素有贤名。对比一下,后者是个更适合拉拢的对象。”

     岑睿还是头一回听他用“奸猾”这么具有感j□j彩的词语来形容一个人,扑哧笑出了声,一腔愁闷烟消云散。

     傅诤听她笑了,心里宽松些许,慢慢道:“晋国权局尚不明朗,你不必与他交恶,也不必立即正面答应他。只管示个好,暗示他恭国不会与晋国太子联手即好。”

     “嗯。”岑睿歪在他怀里腻了会,听见来喜在外咳了一声,坐起身那一本正经道:“今夜朕要去皇后那,就不临幸太傅大人你了。”

     “……”傅诤看着她得意洋洋的模样,抿抿唇,出其不意地揽下她脖子,抬头吻了上去。

     ┉┉ ∞ ∞┉┉┉┉ ∞ ∞┉┉┉

     翌日,晴光潋滟,上林苑内旌旗如林,岑睿率领百官在猎苑招待两国使者。鞑靼与晋国皆崇武轻文,故而恭国礼部特意制定了一系列的游猎活动来丰富两国使者们的外交生活。

     岑睿的骑射是由魏长烟一手教的,谈不上高,但射两只鹿、獾,不丢恭国脸还是可以的。深居简出的傅诤今日也难得出现了猎苑中,一身银白紧致的骑装,清爽飒然,惹得一片咂舌赞叹之声:

     “太傅大人竟有这般英姿勃的一面!”

     “可恶!我家小女儿上个月才和隔壁定了亲!”

     “喂喂,侍郎大人你什么意思?我家小儿虽比不得太傅大人,但配令嫒还是绰绰有余吧!”

     “绰绰有余你个头啊……”

     岑睿驭马在前,禁不住侧看了傅诤好几眼,一颗小心脏正荡漾在,忽而一道粗犷男声炸响开来:“女婿啊,我想和你讨个人啊。”</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