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柒玖】分房
    多日来绷紧的心弦一旦得到放松,疲倦与困意排山倒海般摧毁了岑睿的心防,伏在傅诤肩头,眼睑慢慢耷拉了下来。

     怀中人短促的哭声渐渐低下,傅诤略略收拾好百感交集的心情,低唇擦过岑睿耳际,抚了抚她的背:“走吧,回去再睡。”

     岑睿像条疲软的懒鱼纹丝未动,多个字少个字地咕哝道:“走不动了。”脸在傅诤颈窝里磨了磨,耍赖道:“要不,你背我回去好了。”

     即便岑睿不对傅诤撒娇,傅诤看着眼睛都睁不开的她心里也舍不得,揩去蹭在岑睿脸上的灰黑,他无奈道:“我是不介意把你一路背回去,只怕你的太老师见到你一身女装要被吓得不清。”

     “……”

     换回了男装,岑睿人也清醒了大半,低头看着傅诤帮她束好腰带,道:“饿了。”

     傅诤看了眼没灭尽的火堆,言下之意溢于言表,才吃过又饿上了?对上岑睿幽怨的眼神,傅诤咳了声:“好吧,我也饿了。”这是句实话,两日里他一颗心全放在寻找岑睿上面,食之无味,寝之难安。

     ┉┉ ∞ ∞┉┉┉┉ ∞ ∞┉┉┉

     淮郡的夜市一点也不逊色于京城,木楼亭阁依水而立,漫天星光被船桨揉碎在粼粼水波中,六棱雪花似的的菱角花铺满河道两边。行驶过的梭子船头兜满了新鲜的活鱼,时有妇人在岸边叫买,船家便将摇着木楫摆过去。

     岑睿从来过这样一座水城,东张西望,眼睛忙不过来。傅诤看着她伸头探脑的模样,仿佛又看见了当年那个跳脱张扬的岑睿,眸眼微沉。他知道曾经的岑睿在他的亲手调/教下再也回不来了,也知道岑睿失去了许多、放弃了许多。然而让他为之感喟与欣幸的是,经历过这么多的坎坷波折,她眼底的热忱与希望从未磨灭过。这样便足够了,她的悔恨、遗憾与伤痛,他会用余下的所有光阴来一点点的填补圆满。

     岑睿没注意到傅诤复杂的神情,蹲在岸上观摩了会,也叫住了条梭子船:“船家,买鱼!”头也不回,手往后一摊,理直气壮道:“诺,拿银子来!”

     “……”傅大人非常庆幸这趟出门他带上了荷包,因为岑睿显然被淮郡夜市的繁华勾起了浓浓的购物**……

     “看样子我要考虑重回首辅之位去了。”傅诤望着岑睿塞进他手里的大包小包摇头叹息。

     “你怎么突然又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了?”岑睿往嘴里塞了个米花糖,腮帮子鼓成圆滚滚的两团。

     傅诤板着张严肃的脸,细致地与她算道:“首辅比太傅一个月要多上五十贯薪俸,夫人这么会花钱,不多赚点怎么养家?还有,”他对她话里的某个刺耳的字眼较起了真:“什么叫老,嗯?”到了一定年龄,他不得不在意这个字啊。

     岑睿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听到最后一句忍不住捧腹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抹着湿润的眼角,傅诤千年难遇地与她说玩笑话的用意她哪能猜不到呢?他想让她安心,明白这时局并非差到无可挽救的地步。

     “你不老……”岑睿挽起他胳膊,扬起尾音:“你只是是小心眼。我们回去吧。”

     傅诤唇角微微扬起,又想起他们来夜市的目的:“不吃了?”

     岑睿提起手里的鱼晃了一晃:“回去做着吃。”

     淮郡某处不起眼的民宅里,魏老爷子磕完瓜子,正想着要不要让魏如魏果去把傅诤找回来。笑话!找人的人自己也失踪,这恭国江山要完蛋了?

     “哟,回来了?”门一响,魏老爷子背着手吭哧吭哧地小跑过去,把骂魏长烟的架势拿了出来:“你个兔崽子,让你老师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替你操心,好意思?”

     “好意思。”傅诤无耻地回答,转身给岑睿让开路,一边习惯性地教训了句:“想着吃晚饭还买这么多零嘴!”

     岑睿犟嘴道:“那是当夜宵吃的!”

     “夜宵也不能吃甜的!傅诤看出岑睿头顶迅速升起的怨气,放软语调:“对牙齿不好。”当着魏老爷子的面,他不好再摸摸她的脑袋安抚下。

     魏老爷子傻乎乎地看着两人你来我往地斗了几个回合,突然拧了下大腿,从梦里醒过来般,哎呦叫了声,扑过去老泪直下:“我的好徒孙!呸呸呸,我的好陛下……您可总算安然无恙地脱险了。老臣啊,老臣……”

     “让一让路。”傅诤面无表情地把魏老爷子从岑睿身上“拖”开,向岑睿抬抬下巴:“我把东西提到厨房去,你先稍作休息。”

     岑睿大难不死,看到魏老爷子还是很亲切很温暖,但碍着傅诤冰封千里的脸色,讪讪与魏老说了两句,小尾巴一夹乖乖去了。

     魏如与岑睿失散后,一直深深陷入自责与恐惧中。嘤嘤嘤,公子要是知道他把陛下丢了,会不会一怒之下也把他丢进吴江里喂鱼啊,嘤嘤嘤!来喜在墙角抱成一团,幽怨地看着魏如,他这是在不断提醒作为直接把陛下弄丢的罪魁祸首应该自尽谢罪么?

     所以岑睿一出现,两人木了木,热泪盈眶地簇拥过去:“陛下!”你个魏家小狗腿给我死开啦,陛下是我的!

     “我说你,你和小徒孙说话也不太客气了点吧?”魏老爷子在厨房里看着傅诤卷高袖子宰鱼、腌鱼,变戏法似的从袖里摸出把小梳子一根根梳着他的白须:“小徒孙是一国之君,你是他的老师也是他的臣子。老夫记得你不是最重礼仪纲常的嘛,和小徒孙开口闭口就是你你你、我我我我,也不怕被御史台抓住把柄下大狱。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不会现在还让老夫重新教你一遍吧。”

     傅诤用调料把鱼码好味,又拖出案台下的炭炉,吹燃火炭。才又转回灶台边,揉起了个面团,喉咙里漫不经心哼了声。

     “你在听老子说话没有!”魏老爷子丢下小镜子,跳起来蹦到傅诤面前,手叉腰指着傅诤鼻尖:“老子瞎了眼,当年提拔了你个死木头!官不给老子好好当,眼看要入门下省了,丢下官位跑到个鸟不拉屎的郡城当通判。亏我在先帝跟前说尽了你和你老子的好话,把你调回了京城,好嘛!敢和皇帝闹别扭,被丢到偏都自生自灭去了。待了三年待不住了吧,居然还有脸自个儿屁颠屁颠地跑回来!”

     “我爹?”傅诤揉面的手一顿反问,发现魏老爷子仍有继续往下骂的趋势,四两拨千斤转开话题:“学生在想,南疆那边战事该了结了,也好早日回京城去。”

     魏老爷子一听,果真瞬间移开了关注点,揪着长须:“你韬光养晦这么久,线拉得老长,不就是等着这一天么?哼,那小徒孙也精明着,让老子的孙子帮你训好了这江宁郡十万兵马,又打发他去南疆那鬼地方卖命。”他掬了把莫须有的泪水:“长烟那小子这回是吃大苦头了,幸好我有个能干体贴的孙媳妇帮着他。”白胡尖一翘,颇得意地朝傅诤炫耀道:“老子连孙媳妇儿都有了,你的媳妇呢!媳妇呢!”

     “什么媳妇?”走到厨房门口的岑睿好奇地伸长脖子,看到傅诤蹲在炭炉边烤面团,凑过去烘手。

     魏老爷子蹲在她旁边,学着她把手往炉子上架,结果被傅诤恶毒地用木板打开了,嘀咕了声孽徒,又道:“陛下,老夫这个学生也快到而立之年了。至今没有一房妻眷,您回京后帮他留意下各家小姐,有合适地送他做老婆呗。”

     “……”岑睿脸上肌肉扭了三扭,挤出个字:“好。”

     傅诤开始后悔收容了“孤苦无依投奔过来”的座师,连带着脸色也冷飕飕的,岑睿帮他打下手时,背着魏老,小爪子在他掌心里狠狠一挠,恶声质问:“你和魏老头说要娶老婆?!看上哪家小姐了!”

     傅诤的目光从她白生生的手腕上掠过,被她这一挠挠得有些心猿意马,捉住她指尖揉了揉:“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岑睿面红过耳,努力绷住唇角开心的笑意,摸了摸胳膊嘟囔道:“肉麻!”

     “记起来了,小徒孙啊!”偷吃了个烤面团的魏老翘起沾满芝麻的胡子。

     岑睿赶紧蹦到傅诤五步外,一本正经地倒着水:“嗯?”

     魏老扭过头,团子似的圆脸凝重非常:“那些胡说八道的话你听都不要听,这皇位是先帝光明正大得来了,传给你再应当不过。”他轻蔑一笑:“退一万步说,若有心替明王鸣冤昭雪何必这个等到这个时候?成王败寇,也有脸出来蹦跶。不过,徒孙,北边草原乱了,那新可汗说是替晋国太子向晋帝讨回公道,你仍得留个心,以免对方声东击西,来我们这边打秋风。”

     “这我省的。”岑睿点头。

     傅诤念着岑睿才逃出险境,不欲在今夜多谈论国事,端起鱼汤放到桌上,招呼两人吃饭。

     “魏如他们呢?”岑睿摆好碗筷。

     魏老爷子挥挥筷子:“放他们自己去潇洒了,和我们扎一堆,他们反倒不自在。”

     尝了两口菜,魏老两眼一亮,看向傅诤不怀好意嘿嘿嘿笑道:“徒儿啊,为师没看出来你这么贤良淑德。你是不是担心娶不到媳妇,所以练就一手好厨艺,等着嫁个好姑娘?”

     岑睿噗地喷出一口鱼汤。

     傅诤慢条斯理地拿着白巾递给岑睿,意有所指地冷笑道:“总比座师想嫁嫁不出去的好。”

     “……”

     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故事啊?岑睿擦着嘴,好奇得不得了。

     被打击到的魏老萎靡不振地吃了会饭,又道:“哎,话说这宅子只有三间屋子,魏如他们小崽子们一间,剩下的该怎么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