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3【捌叁】传位
    被政变摧残过的朝臣们渐渐从阴影里走出来,忽有一天有人发现,他们似好久没在朝上见过太傅大人了。陛下对在这次谋反里护住有功的臣子各有嘉奖,侍中秦英与卫阳侯更是封赏无数,加侯进爵,独独少了最大的功臣傅诤。

     “太傅大人去哪了?”所有人的目光齐聚在队伍前列某个空荡荡的位置,可岑睿闭口不提,连两位相爷也在装聋作哑,余下的人自是没胆子问的。

     时日长久,百官的疑惑被数不清的公文与琐事所冲淡,傅诤的影子与那桩轰动全国的史案逐渐尘封进匆匆流逝的光阴中。偶尔会有人训斥下属时,冒出一句:“呦呵,还不服气?要是首辅大人若还在,你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同本官说话?”

     “大人又骗我!朝里只有二相,哪来的首辅?”小郎官抱着被打得啪啪啪响的脑袋泪汪汪问。

     礼部尚书横眉竖眼,作势继续抽他:“打嘴!首辅大人乃陛下帝师,给陛下听到你这话,别说当官,你小命也别要了!”

     小郎官双手猛地捂住嘴,心里却嘀嘀咕咕:大人要吓我,拿两位相爷吓我就是了,何必扯个莫须有的人物出来。

     有的人忘记了傅诤,有的人却仍心心念念记着他那又一次被“赶”出去的亲传徒弟,并对幕后黑手一恨就恨了两年整。

     “老爷子,这是今年宫宴的帖子,连同侯爷的份,陛下刚遣人一并送了过来。”魏如如获至宝地将帖子捧到魏老面前。

     “不去不去!老子不去!”魏老爷子抱着碟瓜子背过身去,看都不看一眼。

     魏如望着极度不配合的魏老爷子,抽抽鼻子道:“陛下还传了句话来,老爷子您不去就不给公子赐婚。”

     “……”魏老爷子像被火烧了屁股倏地跳起来,一脚踹翻凳子骂了几句娘:“给老子!”

     魏如默默叹了口气,陛下真是英明神武啊,每次都一打七寸打个正着。

     ┉┉ ∞ ∞┉┉┉┉ ∞ ∞┉┉┉

     “小叔叔!”“皇帝哥哥!”换上新衣的岑煜与阿昭一早踩着雪来东暖阁给岑睿拜年,两张小脸被冻得红扑扑的。

     打两年前岑睿就将内寝搬到了这里,除了来喜外,其他宫人皆不给入内,愈发得幽寂萧条。今日有些例外,一早暖阁内就传出了低低说话声。

     岑煜牵着阿昭不禁好奇地往岑睿身边那个女子看去,约是二十来岁的模样,梳着妇人髻,眉目温婉和悦。虽穿着寻常人家的衣裳,对着岑睿却是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岑煜又看看岑睿,小叔叔的脸上竟难得一见地流露出激动之情,覆在那女子腕上的手也微有颤抖。

     “阿昭,”岑煜晃晃牵着她的手小声道:“这是小叔叔纳的新妃子?”

     阿昭傻傻地看着那女子,忽而哽咽叫出声:“知敏姐姐……”

     徐知敏侧首望来,如多少年前在这里的每一个清晨一样,朝着阿昭温柔地笑道:“皇后娘娘。”

     阿昭扑入她怀里嚎啕大哭:“知敏姐姐,你去哪了,阿昭好想你。”

     岑睿向里偏了偏头,垂下眼帘掩去眼底湿热,再转过脸时已是神色如常,从枕下抽出两个红包,向略有点不知所措的岑煜招招手:“来。”

     徐知敏拿帕子擦去阿昭的泪,一看岑煜忙起身向他行了个礼:“太子殿下。”

     岑煜来宫里时,徐知敏已嫁去北疆,故而摸不准她的身份。但看阿昭喊她姐姐,料想不是个普通妇人,朝她浅浅揖了个平礼。又忙撩起衣摆,与阿昭一同恭恭敬敬地朝岑睿磕了三个响头,唱和了新年的祝祷词,才接过红包起身坐在一旁。

     岑睿适才与徐知敏聊到她这些年来的状况,始知现在的乌恩汗在当年来恭国之时就对她起了觊觎之意,故而起兵造反那夜早生了戒心的徐知敏乔成下人躲在牛羊间趁着兵荒马乱逃出北疆。在恭国边境她与本应战死的前可汗重逢,这才知道她之所以能顺风顺水逃脱出来,原来是图可思汗一路跟在后面拦着追兵,护她至此。

     徐知敏说及此,微笑的眼中隐隐泛出泪花:“不瞒陛下,嫁去北疆我心底终归有些许缺憾。但当落魄到躲在马棚里的我看见他出现在面前,朝我伸出手时,那些不甘与遗憾忽然就全部释然了。也许,我们女子就是这么容易被打动,饥寒交迫时、惊恐无助时、孤独落寞时,有一双手将你拉起,护在身后。就觉得嫁给这个人,一生足以不悔不恨。”

     岑睿微微握紧她的手,半晌,低低道:“是啊。”

     阿昭和岑煜一来,与徐知敏的谈话只能暂时搁浅,岑睿揽着阿昭揉揉脑袋,对岑煜道:“今晚有宫宴,你父王和兄长都会来。你早点回去准备下,朕让他们提前进宫与你见上一见。”

     岑煜面上划过一缕显而易见的喜色,平手朝岑睿拜了个大礼:“谢陛下。”

     岑睿淡淡笑了笑,对阿昭柔声道:“皇帝哥哥与知敏姐姐还有两句话要说,你先和阿煜去花园里玩一会,待会让知敏姐姐找你去。”

     阿昭乖乖点了点头,跳下榻。岑煜拉着她朝岑睿拜了一拜,又向徐知敏颔首示意,出了暖阁。

     “太子殿下的神采风范颇有陛下的影子。”徐知敏望着岑煜的身影感慨道:“从背后看,更是如此。”

     岑煜这两年来个头蹿得飞快,不仅超出了阿昭,身量体型也从孩童的滚圆拔长到少年的修长。因时时随在岑睿身边,言谈说话间不自觉地肖像着岑睿。

     “有谢容教着他,不会像我的。”岑睿笑着摇摇头:“烂好心、没志气,成不了个好皇帝。不过他的心啊,还是不够狠……”

     徐知敏着意看了岑睿一眼,慢声道:“陛下,您与首辅大人还好吗?我进京至今都没见到他……”

     岑睿吐字很慢,但却很清晰:“他走了,朕将他贬黜出京了。”

     徐知敏手里的帕子乍然落地,岑睿像是生了倦意,慢慢躺了下去:“我小睡片刻,你……”她又睁开眼,小心翼翼道:“你在这陪我一会,好吗?”

     泪水终从徐知敏脸上滑过,她握住岑睿的手低低道:“好。”

     ┉┉ ∞ ∞┉┉┉┉ ∞ ∞┉┉┉

     新年宫宴照旧是岑睿召了几个亲近的臣子在麟德殿的水轩设宴,今年燕王父子亦有幸入宴。两年前大败乌恩汗那一战,垫定了燕王响彻四方的功勋威名。今上对燕王的荣宠有目共睹,册封了他的次子为太子,封赏流水一样送入燕州府。

     今夜宫宴,一开宴,岑睿更笑着对左下燕王身后的岑珏道:“珏儿今年也有十五了吧?”

     岑珏直身,并手称了个是。

     岑睿问了他几句明经史纲,岑珏对答如流,岑睿赞了他几句道:“煜儿有你一半省心就好了,平时就知道带着阿昭胡闹。”

     与阿昭低声说笑的岑煜冷不丁被点到,愣了下,触到岑睿淡淡责备的眼神与岑珏微有得色的脸庞,神情一黯:“阿煜知错。”

     燕王察觉出岑睿用意,眉一皱便要开口,却又被岑睿的话阻断:“珏儿年纪也到了,朕寻思着给他封块地,兄长你看如何?”

     封地即是封王,岑珏今年十五即得王侯之位,表面上看着是天大的恩宠。但幽云六州已有了个燕王,断不会再出第二个藩王,这即是明着赏赐,暗中逼燕王让退给自己的儿子。燕王担心的却不在此,他担心的是……看着岑煜如岑睿一般敛尽所有情绪的脸庞,岑睿让他放弃的不仅是王位,更是珏儿。

     他日煜儿登基,岂能容得自己的兄长盘踞北疆,只怕第一个拿着下手的,就是珏儿。

     岑睿不容燕王多少犹豫,笑问道:“珏儿不愿意吗?”

     燕王一手按住即将起身的岑珏,握紧酒杯的手缓缓松开,拜谢岑睿:“陛下圣恩浩荡。”

     与燕王寒暄过后,岑睿的眼神落到魏老爷子旁空空的两个席位,咳了声:“卫阳侯呢?”

     “与老臣的孙媳去看花灯了!”魏老爷子不愠不火道。

     “孙媳?”岑睿这回是真笑了:“六礼都没行,魏老这孙媳叫太早了吧。”

     “……”魏老爷子憋了一肚子的火,正要发作,宫人在外通报,道是卫阳侯来了。

     纱幔撩开,魏长烟黑漆漆着张脸大步进来,后面跟着个怯生生的襦裙女子。魏长烟看也不看她,径自在席上坐下,一落座便被魏老爷子狠狠敲了下头:“只顾自己走,也不照顾下媳妇!”

     “老子说了多少遍了,她不是我媳妇!”魏长烟一吼,发觉全席人的目光霎时聚集过来,又看到那女子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硬按下一头火,侧身道:“坐!”又遭了魏老爷子一记狠手:“温柔点!”

     女子小媳妇样地在魏长烟身边坐下,魏长烟压低声音,有怒不得发:“装,你就装吧!泼妇!”

     女子端起金盏,抬袖掩住唇下冷笑:“你再喊一声泼妇试试,信不信我让你这辈子都不举?”

     “……”魏长烟脸和脖子憋得通红:“妈的,你个娘们说话能秀气点么?下毒就下毒,说的那么、那么……”

     岑睿咳了声,让那两人注意一下自己的存在,含笑道:“你们的声音还能更大点。”

     “……”

     宴散后,岑睿独自坐在空荡荡的长案后,看着右侧自始至终的空位,她高高举起酒杯相敬,饮下酒后喃喃道:“今年你又欠了我一份生辰礼物。”

     来喜在外等了一会,催促道:“陛下,夜深了麟德殿水风大,早些回去吧。”

     岑睿松开捂住眼的手,撇净眼角湿润,才扶膝而起。

     与来喜往回走了一段,忽然看到前方灯火晃动,一片混乱。走近,才瞧见魏老爷子赖在台阶上撒泼打滚,死活不肯出宫:“我不走我不走,陛下说要赏我家宝贝孙子做国公的!”

     魏长烟承袭国公位还在岑睿没登基前,他口中的陛下应该是先帝吧。岑睿叹了口气,挥挥手让两难的宫人退下:“朕与老国公说会话。”

     魏老爷子瘫在台阶上,头一歪看见岑睿,哎呦哎呦地蹭过去,亲热道:“陛下啊,您来啦!”

     岑睿黑了黑脸,把腿从他双手里使劲j□j,踢了踢他:“这么大把年纪了,也不嫌丢人!”

     “臣这是替陛下高兴啊!”魏老爷子嘿嘿嘿地谄媚笑道:“贵妃娘娘刚给陛下添了个大胖小子,老臣看了,足足有八斤重啊!陛下真真料事如神,起的名字将将好,唔,‘睿,智也,明也,圣也。’好好好。”

     “……”岑睿心头肉一跳,掌心渗出薄汗:“你说什么?大胖小子?”

     “是啊!”魏老爷子疯疯癫癫地比划着道:“才抱出来老臣就瞧了,这么胖,带把的。哟陛下,您这是高兴坏了吧。哎,陛下您怎么走了!不去看贵妃娘娘了嘛!陛下,陛下……”

     风里悠悠飘来魏老爷子的呓语“唉,那小子心中还是放不下之前喜欢的那个姑娘啊。”

     岑睿丢下所有人,无知无觉地往前走了不知有多久,霍然停下脚步,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泪水滑落。

     ┉┉ ∞ ∞┉┉┉┉ ∞ ∞┉┉┉

     一年后,恭帝岑睿因累于国事、病骨支离,命谢容为首辅及左相、秦英为右相,卫阳侯魏长烟掌天下兵马,后传位于太子岑煜,新皇尊岑睿为太上皇。岑睿退位后不久,迁居于偏都明光宫静心休养。

     次月,在众人眼光皆被新帝登基大典所吸引时,无人注意,一辆马车悄然出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