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陆柒】牵挂
    傅诤不会当真让他娘亲大人一鼓作气冲到皇宫去向岑睿提亲,三言两语暂且将此事唬弄了过去。傅夫人从此每逢傅诤从衙门里归来,就眼巴巴地迎上去。一看他孤身一人回来便揪着帕子哀声叹气,夜不能寐地煎熬了数日,按捺住:“我看阿睿对你也不是全然无情的,我儿!你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她生了这样大的气?!”

     前两日岑睿把阿煜送回了宫,傅诤算是彻底见不上岑睿的面了,越是见不着便越是牵肠挂肚。每日在御书房看着岑煜一笔一划临帖习字,眼前便浮出多年前岑睿坐在这里的模样。那时她做什么都是猴手猴脚、毛毛躁躁,却在练字上格外专注,傅诤竟隐隐有些嫉妒那时的自己,可以名正言顺地与她朝夕相处。

     阅历深广、见识丰富的太傅大人始知什么叫做相思长短。

     “也不是什么大事……”傅诤握掌为拳放在唇边咳了声,为自己开脱道:“我也是为了她好。”虽然做法稍微有些不地道……

     傅夫人一看傅诤支支吾吾勃然大怒,戳着他脑门顶开骂:“不是大事?你们父子两一个德性,杀人放火在你们眼里也算不上大事啊!我早说了不能放着你爹带你,硬是把他那身自以为是的霸道脾气传给了你!你瞧瞧你这死不知悔的样子,别说我未来媳妇,就是我看了都火大!”

     奉茶来的傅小书听得脸都绿了,这天下能压住大人的也就是夫人了吧,啊不对,现在又添了个陛下。话说什么时候,他才能改口叫陛下少夫人呢?想想就有点儿小激动啊。

     “你既然做了对不起她的事,那就去解释啊!”傅夫人看着傅诤死鸭子嘴硬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傅诤安静地承受完傅夫人狂风骤雨似的训骂,道:“她现在,不愿见人。”都躲别宫躲了两月了……

     傅小书抱着盘子头一探,添油加醋道:“也不是啊,陛……少夫人她不是经常见魏公子么?”话音未落收到傅诤凉凉的一记冷眼,咽咽口水自觉地往门外滚。

     “还是小书会说话,”傅夫人听着“少夫人”三字顿时喜笑颜开,后半句一入耳脸色一沉:“这魏公子又是哪根葱?!”

     魏公子不是葱啊夫人,傅小书在门外望天,那是大人的情敌啊!

     次日,一夜没睡好的傅夫人赶在傅诤上朝前拦住他,没好气道:“靠你这块雷都劈不烂的木头,也不知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替我去给儿媳托个口信。”

     ┉┉ ∞ ∞┉┉┉┉ ∞ ∞┉┉┉

     徐知敏嫁去塔塔尔部也有两月,岑睿望穿秋水总算盼来她的书信。一看见纸上蝇头小楷,岑睿心一酸,眼眶也微微湿热。信是厚厚一叠,素来少言的徐知敏在信中详尽地写了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翻来覆去无非是她过得很好,让岑睿放心。岑睿哪有不知她的心意的,但看她笔迹轻快,字里行间安逸平和,多少宽了宽怀。

     岑睿反复看了几遍,珍惜地将它折好,习惯性地将它放入床头盒中时才想起自己不在养心殿内。

     来喜端着汤羹进来,看着岑睿一脸怅然若失,道:“陛下,秦侍中又来了一趟,请陛下回朝。”

     “我在这多久了?”岑睿没有如之前那般一口拒绝。

     来喜一看有戏,赶紧趁热打铁道:“快满三个月了,新年都快到了呢。这宜春宫虽好,可到底没有养心殿暖和,对陛下休养也无利处。”

     “这些话都是秦英教你的吧。”岑睿拾起碗喝了一口:“他人还在么?在的话,传他进来。”

     秦英也有好些日子没见到岑睿了,跪礼间观摩到她人是羸弱但精神尚可,略安了安心:“陛下。”

     “朝里最近怎么样?”

     “云亭的势力增长了不少,原先依附于徐家的一些朝官渐渐站向了他那边,两派间少有摩擦。”秦英理理思绪,如实道来:“徐相那边却没什么动静。”

     “这个云亭,”岑睿想了半天找到个字:“不是个好鸟!”

     “……”秦大人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下皇帝陛下,这只坏鸟还不是您养大的,复道:“至于魏氏,卫阳侯在这三月内去了两次江宁郡巡察马兵,并在金陵置了处宅子,似是有意在那小住。”

     “金陵王不管事,江宁郡那十万兵马估计散漫得也没个正形,魏长烟是要去练兵的。”岑睿沉吟片刻,指节在床沿敲了敲:“你挑了个信的过的人外放到江宁郡。”

     秦英睫毛微动,抬手称是。御史台不知呈了什么给陛下,陛下竟对卫阳侯起了疑心。

     岑睿看他还有话说,笑了笑:“你别劝了,明日我就回宫。”

     宫中万事如旧,阿昭提前随岑煜回了宫,一见着岑睿粘乎了大半天。岑睿搂着她看书时,来喜在外低声道画院的画师来给皇后娘娘绘小像了。

     人一进来,岑睿愣了,所谓的画师居然是在大婚时仅有过一面之缘的长兄岑瑾。她拍了下脑门,迟钝地想起金陵王在临行前特意找过她,说是岑瑾好歹是今上的哥哥,过得太落魄不是丢她的脸么,意思是赏个一官半职给岑瑾混口饭吃。

     岑睿这两年看朝中官制冗杂,已动了裁员的念头,哪还有空缺来养个吃白饭的。来喜在旁听了,哎了声,道“前两天画院里的张画师不是病故了嘛?”

     皆大欢喜。

     算起来,这是岑睿正儿八经第一次与岑瑾相见。之前她之所以不见岑瑾,就是为了避免此刻的尴尬,一个爹生的,一个贵为九五之尊,一个却是个无品画师……

     “陛下。”岑瑾一进来就要跪下来

     岑睿立即道:“免礼,坐吧。”

     作画间,殿内一直静默得凝固,岑睿歪坐在一边安慰着叫累的阿昭,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岑瑾。看了半天,在他洗笔时往画上看了眼,笑道:“这画工倒比徐立青也差不上多少。”

     岑瑾绷紧了身体,紧张道:“陛下谬赞了。”

     岑睿看着他旧哄哄的蓝袍,哪里都是踩低捧高,虽说有皇室血脉但究竟是个庶民,怕是在画院里也是受欺负的,遂道:“世子有心学丹青,以后单日午后来教煜世子作画吧。”

     岑瑾受宠若惊地抬头看着岑睿,忙又低下脸:“臣遵旨。”

     阿昭拉拉岑睿袖子,小声道:“煜哥哥没说要学画啊……”

     “多嘴!”岑睿一把捂住她的嘴,讪讪笑了笑。

     ┉┉ ∞ ∞┉┉┉┉ ∞ ∞┉┉┉

     晚膳摆在梁华殿,岑睿和阿昭坐了一刻,不见岑煜来。来喜去书房找了圈回来,脸上挂着忐忑,道:“世子……今儿犯了错,被太傅大人罚着在背书呢。太傅大人的意思是,不背完不准吃饭。”

     阿昭腮帮子一鼓,脚一蹬,跳下椅子叫嚷道:“太傅大人太过分了,怎么能不让阿煜吃饭呢?”

     走出两步被岑睿拦着拉了回来,把饭碗摆在她面前:“犯了错就该认罚,太傅没做错。乖了,好好吃饭。”心却道,一顿不吃算轻的了,想当初自己可是被那厮饿了几天,差一步就和她老子地下相见了。

     饭毕看了会折子,岑睿看小书房那边仍是灯火通明,没狠下心,让人备了几碟点心去看岑煜。

     宫里有专门给幼年皇子皇女设置的上书房,但离养心殿甚远,岑睿看只有岑煜一个读书的,就让人在养心殿东边设了个小书房,临着原来傅诤住的暖阁,给岑煜进学用。

     小书房里地龙烧得暖暖的,岑睿一推门一股暖意烘得她略闷了闷气。一抬眼,人傻了,相对的一长一短的书案后同坐着个人。这个点,傅诤居然还没有出宫?!

     岑睿无语地扶了把墙,却发现一对师徒将自己无视得很彻底,定睛一看,才发现两人都以同样的姿势撑着腮睡着了。于是,岑睿忍不住又扶了把墙。说好的严惩背书呢?!逗玩她是吧?

     来喜抱着漆盒扭着脸上前要去唤醒傅诤,岑睿顿了下,嘘了声。接过食盒,让他先退出去。

     来喜公公回头看着陛下提着食盒悄然走过去,双手绞在一起,这这这,这种一家三口的错觉是什么!!!!

     岑睿不想吵醒的是岑煜,小小年纪落在傅诤这黑心黑面的手里,想必日子是极不好过的。她没想到的是,傅诤竟也会累得睡着了?!

     把食盒放在小案的一边,岑睿抱着十二分的怀疑盯了傅诤好久,看他眼眸紧闭,一脸倦色,吐纳沉沉,似是真的睡着了。岑睿留神着傅诤的动静,跪坐在小案边一本本拾起散在地板上的书,整齐累好。又小心地抽走岑煜手里的羊毫,放入笔洗中,洗净晾好。

     做完这一切,岑睿揉揉肩,看到缩成一团的岑煜,爬了起来去一角的藤椅中抱来毯子轻轻披在他身上。并膝静坐了会,岑睿默默起身又找来一方绒毯,走到傅诤身边弯腰覆盖了上去。手背无意擦过他的脸,冰凉,几乎没有温度。岑睿心上皱了皱,望着他的侧脸发着呆。

     阖起的眼帘忽然动了下,惊得岑睿小退了一步,松手时目光滑过傅诤案上平铺的纸张,俯身去看,却见纸上仅写了一句话“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岑睿起先一怔,又是一气,最后哭笑不得。这是前朝一位著名诗人悼念亡妻的相思之作,傅诤写这句诗到底是要表达相思之意还是咒她早点死?

     傅诤微微睁开眼,墨黑的眼眸里尚留着朦胧睡意,迷糊地看了会岑睿,和抱着只大猫似的将岑睿抱进在怀里,脸枕在她肩上,咕哝道:“阿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