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贰】元辅
    在魏国公与傅诤师生两人“小叙旧情”时,隔了五条街开外的暄王府此时正炸开了锅,闹得个人仰马翻。

     太医们竖着进去横着出来,拖走了两三波人,总算勉强将六王爷从鬼门关口给提了回来。

     那一刻,太医院院判大人仿佛看见了自己砍了一半的脑袋,又稳当当地安回了脖子上。院判捋捋花白胡须,甚是欣慰地对方才的施针人道:“年轻人,前途不可限量,不可限量!老夫这就回去奏禀圣上,为你请封讨赏。”

     才录入太医院未多久的少年谦逊地推辞了番,主动请缨道:“王爷虽无性命之忧,但仍未醒转过来,小人便留下继续照看着。”

     巴不得甩掉这个烫手山芋的院判自是求之不得,满口应下。

     不多时,人满为患的王府霎时走了个干干净净,而豪华璀璨的寝居内也独留了年轻的太医与依旧在床帐里昏睡的六王爷。不紧不慢卷起针帘的太医往空荡荡的门口飘过一眼,将医箱挨层收拾整齐后,才慢腾腾地踱步到塌前,隔着帘子,躬身唤了声:“殿下?”

     无人应答,他又好耐心地唤了声:“人都走了,殿下。”

     依旧是一派安寂,张掖重新挽起袖子:“既然殿下未醒,那小人只得再行一针了。”

     “你作死!”方才躺得笔挺的人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跳到半截“哎呦”一声重新掉了回去:“你个庸医,明知小王我早醒了,还足足扎了小王我三十二针!”

     张掖摆正了脸色:“若不是殿下谎作重伤,妄图利用圣上的爱子之心严惩魏小侯,否则也不必受这针灸汤药之苦了。不过……”他抖抖眉:“撞个桌角便能撞晕个一夜,殿下的体质比之在清水郡时,未免瘦弱的太多了些。”

     张掖犹记得若干年前,床上这厮翻墙爬树的利索身手。

     原来,这新任太医与六王爷竟是在民间时的旧识。

     揉着腰的岑睿小声嘀咕道:“体质再强健,也挨不过那蛮力如牛的魏长烟的一摔啊。”哼了一声:“往日这魏王八明里暗里给我下了多少绊子,这回便是他爷爷哭瞎了眼,这王八犊子也少不了几顿大板和禁足了。”

     对岑睿这副地痞口吻,张掖早已见怪不怪,掸了掸太医袍,对着岑睿拱手深深作了一揖:“小人还未谢王爷提携之恩。”

     岑睿被他这正儿八经的一拜唬得一怔,眸眼眨了眨,道:“你不必谢我,你能进太医院靠得大半是你自己的本事。况且,”仰面扯起被子蒙住脸,唉声叹气道:“太医院里没个自己人,我这桩要命事早晚得揭出来。说来,以后我还得承你的情才是。”

     张掖自知这番话里的意思,他浅浅地笑了笑,女扮男装,冒充皇子,可不是欺君罔上的要命事么?

     ┉┉ ∞ ∞┉┉┉┉ ∞ ∞┉┉┉

     为了突显自己伤势之重,岑睿有模有样地闷在王府里静养了好一段时日。

     老皇帝一看自己这从来都是动如疯兔的小六突然静如处子了,再翻一翻太医院日日呈上来的病簿,洒了把老泪,赏下无数的珍稀药材不说,还命高福全特意去暄王府颁了条圣旨,大意是“我的儿啊,你这回亏吃大啦。这样吧,赐你御前佩剑,以后谁欺负你你就砍谁。备注:除了你老子。”

     御前佩剑?被恩准不用跪地接旨的岑睿病恹恹地瞅着随圣旨一同送来的柄宝剑,勾勾手指示意侍卫捧近些。剑是柄好剑,寒光湛湛,不出鞘而锋芒露。岑睿观详了会,伸出手一握,没拾起来;添个手再一握,勉力捧起来了。结果,没拿起半尺。手一酸,哐当,砸自己脚上去了……

     岑睿泪涟涟,这剑要是佩上了,不出半日她就得随自己的腰一同折了。

     在休养生息的这段日子,纨绔子弟六王爷大抵算得上安分,真要论起的话,也就整出了一件出格事——纳妾。纳妾放在普通人家都算不上件稀罕事,抹去岑睿的性别不提,堂堂一介亲王纳个妾娶个侧室,简直是比王八学名叫甲鱼还正常不过的事了。

     问题就出在,六王爷要纳得这个妾,她,是个贱藉女子。

     恭国建国初始,前朝的沉疴旧律一概摒弃,唯有一条铁律雷打不动地继承了下来——士庶不婚。

     此事一出,不仅民间掀起了轩然大波,朝中御史们谏言的奏折雪花片一样飞入了孝文帝的御书房,孝文帝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难。

     皇帝一边感慨自己这小儿子终于开了窍,懂得男女之事了;另一边又心想,这小六惹事归惹事,但惯会趋利避害,机灵的很,这事咋就做得这么不低调呢?一恼之下,又派高福全去暄王府传了个口谕,将上述想法表达给了六王爷,并令他及时悬崖勒马,切莫让早就蠢蠢欲动的御史们抓住把柄,逼他老子大义灭亲。

     但这回真怪不了岑睿,她是打算偷偷地,悄无声息地就把这事给办了。可岔子就出在,要纳的这个妾是近来的风头人物,长乐坊场场爆满的戏码里的女主角——龙素素。

     追根究底,还是自己王府里的人嘴不够老实,或者说,有人故意安插了这些不够老实的人。翘着二郎腿,吃着龙素素喂来的葡萄的六王爷苦思冥想了会,手一挥,将王府本就不多的丫鬟奴仆散去了一半;又手一挥,舞姬龙素素香消玉殒,暄王府里的崭新皇妾成了京中一个六品小官儿家的嫡女。

     攒足了劲儿的围观群众和御史都傻眼了,与此同时,岑睿趁热打铁地托人上了道《罪己书》,当着百官的面,于文中涕泪俱下地痛述了自己平日的种种恶行。言辞之恳切、语气之婉转、态度之谦卑,令诵读者高福全几近热泪盈眶。

     老皇帝听罢只有一个感想:这小六的功课做得挺好的啊,写的文章老子有一半都听不懂。

     百官听罢也只有一个感想:假!太假了!

     和恭国各介昏君斗智斗勇、积攒了丰富实战经验的御史们却没被这一表奏疏糊弄住,为的御史大夫拈拈须,手持玉笏肃容上前。话腔没起,站在右侧武官里的一人凉飕飕地飘了句话来:“哧,娶个妾而已。”

     说话的人是前不久打断六王爷肋骨的魏长烟,百官们听得他话默一默,内心却是激昂澎湃地呐喊着:“魏小侯果真和六王爷有一腿啊!有一腿!”

     呐喊过后,朝上便开始了日日重复上演的局面,文官和武官对于彼此价值观和政治观的掐架。掐到最后,谁也不记得六王爷和他的那道《罪己书》了……

     ┉┉ ∞ ∞┉┉┉┉ ∞ ∞┉┉┉

     当京中无论是民居的篱笆还是朝官的朱门上皆挂起菖蒲的时候,六王爷已娶妾一月有余了。五月艾叶飘香,皇城西苑内开满了一池又连着一池的娇粉芙蕖,在王府里头和龙素素厮混了近两个月的岑睿掐着手指算了算,觉着也该是时候出去兴风作浪了。

     太医院的后起之秀张掖来暄王府请了两回平安脉,裂开一条缝的那根肋骨差不多算养好了,但……张太医搭着岑睿的脉,这脉象说平和不平和,说怪异偏又找不出怪异之地来,琢磨良久,颇是疑惑。

     岑睿叼着串葡萄,缩回手放下袖子,坦然道:“别猜了,应是中毒了。”她虽不甚通医理,但来京中头两年吃了不少亏,迫不得已学着辨别了些毒物。她这回明面是被魏长烟一鞭子卷着撞到了桌角,裂了骨。但说到底不过是个轻伤,哪会康复得如此缓慢,还兼着起了些其他病灶?

     “……”来宫廷初来乍到的张掖惊了惊后,叹道:“我早告诉过你,为人处事莫要张扬。你得圣上宠爱,更得人忌恨。人心难测,下毒之人手段更是防不胜防,早晚给你招来性命之忧。”

     岑睿朝天翻了翻眼,道:“八成就是我老子给我下的毒。”

     “……”

     老皇帝疑心疑鬼了一辈子,六个儿子贬了五个,最后一个能独善其身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都不可能。

     张掖又仔细地望闻问切了回,大致料得这毒性子缓和轻慢,一时半会要不了岑睿的性命,但也一时半会解不开。岑睿嘻嘻哈地反倒安抚了他一番,此事暂且压下,留给张掖一个人回去研究解药。

     如此,身子养妥当的六王爷迫不及待地携着美妾出去糟蹋京城的大好风光。连着晃荡了两日,岑睿后知后觉地想起桩事儿来,魏长烟那混球到底得了个什么罚?

     明显详知内情的龙素素支支吾吾,挨不过岑睿追问,道:“大理寺原是擒了魏小侯进大牢的,但后来魏国公以死相逼,又替圣上寻了个美人回来。不出三日,魏小侯就放了出来,罚了半年的俸钱。三日前还得了封赏,承袭了魏国公的爵位。”

     “……”岑睿当气得当晚失眠,王府里的人趴在窗户底下,看着自家王爷骂骂咧咧地抽了一晚上的小人……

     失了三个晚上的眠后,岑睿气哼哼地想这事不能这么算了,她倒要去看看是个什么样的狐狸精把她老子迷得神魂颠倒,连他亲儿子的肋骨都抛诸脑后。

     巧的是,这日一早宫中递了消息,传暄王爷进宫面圣。便有了这日一早,从来一身常服的岑睿鲜少地换了身蟠龙亲王服,玉冠束,翩然入了宫。

     岑睿今年满打满算不出十五,因少时家中贫瘠,生得瘦削纤弱,从身量上难辩男女。但胜在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一双明眸璀然如珠,端的是少年风流,笑如春山。

     一路走来,宫中的小宫女无不捧脸躲在假山拐角处,扎堆地偷偷瞧她,一个胆大的惋惜道:“六王爷俊美又痴情,但这身子到底弱了些,怕是闺中……”

     旁边的宫女羞红了脸,吃吃笑闹了开。

     耳尖的岑睿捕捉到了,眼角抽了抽,脚步一转,折了株琼花,手一抛,将将掷在了那宫女的怀中。顿时激起了片小小的惊叫声,岑睿颇是得意地扬扬眉,阔步离去了。

     转过理政殿时,她的步子蓦地一滞,方才……她似瞥见了个什么人?退回去,探头再看时,廊下一缕空风拂过,寥无人迹。岑睿自嘲地笑笑,恰好高福全出来寻久候不至的她,便径直往孝文帝的寝宫去了。

     病榻上的孝文帝一见自己这小儿子,便指着岑睿的脑门开骂,从罔顾法礼纳庶民为妾,骂到文武不成,连魏老头家的孙儿都打不过!

     岑睿跪在地上低头一一受了,待孝文帝骂完了才嗫喏着道:“儿臣知错。”

     孝文帝看着她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半是有那么些心疼,半边又是怒其不争,两种复杂的心情搀和在一起翻来倒去了会,道:“朕快不行了,也被你这兔崽子气不了几日了。朕知道,打找你回来你在心里就一直怨着朕。唉,罢了,不提这些了。朕已经拟好旨,传位给你。”

     一低头瞧见岑睿受惊过度的惶然神色,喝道:“别给老子摆出这副死了爹的样子,这皇位你不要也得要!”

     “……”凭什么啊!这还强买强卖了啊!岑睿内心凄凉,她可只想过做一个合格的纨绔,半点都没想过要做皇帝这个高危职业啊。

     进了两口补药,孝文帝才又得了些力气道:“你别慌,朕晓得你是个不中用的,所以替你找了个有能耐的辅政之臣。”老皇帝闭着眼,唤了声:“傅诤。”

     平稳的脚步声响起在岑睿背后,岑睿忍耐不住偷偷扭了扭头,瞧清来人时,一道天雷劈在了她的天灵盖上。清清淡淡的眉眼,清清淡淡的神情,不像位高权重的朝臣,倒像个寻常人家里的教书先生。

     恭国即将走马上任的新帝,脚一软,瘫在了自己的元辅大人面前。</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