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拾玖】蛊虫
    岑睿捏了捏后颈,假笑道:“先帝在时太嫔对我照拂良多,身为小辈,陪她散心解闷也是应该的。”

     鬼话连篇是身为皇室中人必备技能!宫里人倒夜香的都知道,这端太嫔恨岑睿恨得牙痒痒的,没有突然冒出的臭小子,这天下早就是她儿子燕王的了。

     燕王很上道地感动谢恩,两人言笑晏晏,好一副兄友弟恭之象。

     评点了会今年进贡的雾凇茶,燕王合起茶盏,起身朝岑睿郑重一拜:“臣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陛下可否应允?”

     岑睿失笑:“兄长这般客气作甚?有什么尽管说便是。”心里呵呵呵冷笑,都是不情之请了,你还说个屁啊?

     “陛下在宫中,想必比臣清楚。先帝驾崩,母妃伤心不能自已,几度欲了断残生。”燕王痛心陈述:“如今她老人家年事已高,最大的心愿便是儿女承欢膝下,含饴弄孙。臣想请陛下,准臣将其接回燕州奉养天年。”

     幸而傅诤提前帮岑睿做好功课,这燕王按兵不动,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忌惮宫中的端太嫔。万一起事,端太嫔便是岑睿制约他的一颗重要棋子。虽说成大事者须心狠手辣,但燕王素冠有“贤王”之名,若用端太嫔的命来换他的帝位,岂不是让他的拥护者和天下百姓大失所望,民心尽失?

     所以,岑睿自然不能准了他这个恩旨,暂且含糊了过去。

     岑睿一走,歪在摇椅里假寐的端太嫔睁开了眼,直奔自斟自饮的燕王:“怎么样?那竖子可答应了?”

     燕王笑而不语,又饮了盏茶,方道:“儿子看母亲与陛下马吊打得欢洽,还以为你们二人冰释前嫌了呢。”

     “笑话!”太嫔啐了一口:“这小子可是夺了你皇位的。他情愿送银子来,我何不笑纳?”

     燕王眼角笑意不改,只是声音沉了些:“母亲,这样的话在宫里还是不要再提了。”

     太嫔叹息一声,揪着帕子:“这种日子,快些了结吧。”

     燕王笑一笑,轻声道:“快了。”

     日后偶有撞见,燕王没再提过此事,岑睿窃喜,以为便这么过去了。

     哪想,一日上朝。

     从国子监祭酒到翰林院学士,忽然齐齐为燕王的拳拳孝心上书请旨。

     被舆论围攻的岑睿恼了,捏着奏本,打量了下为的之人,道:“这位爱卿瞧着眼生的很哪。”

     “下官是新任的国子监祭酒,原先在著作局任校书郎。”年约三十的男子一板一眼道。

     岑睿怔了下,看向六部,问道:“原先的祭酒呢?”

     吏部尚书今日告假,被赶鸭子上架的吏部侍郎视死如归地上前,禀告道:“回陛下的话,原先的祭酒因失职被辅大人撤职,贬去江阴了。”

     “哦……”岑睿拍了拍奏本,指着新任祭酒道:“去哪随意,把他也给朕贬了。”

     “……”群臣哑然,无缘无故一句话就贬了个从四品京官,这不是胡闹么?

     侍郎热泪盈眶:“恕臣斗胆,乞问陛下贬黜高大人的缘由?”

     岑睿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两个字:“逾职。”

     昏君啊昏君!

     御史中丞满面激愤之情,将要谏言。半步未出被御史台主扬起半尺高的手拦住了。老台主不易察觉地摇了下头,微声道:“想想你家小儿的奶娘钱。”

     朝散,中丞找老台主求解释:“大人!御史台负监听圣言之职,圣行失德,我等不该冒死进谏吗?!”

     台主拍拍他的肩:“你啊,还是太年轻了。今日这朝议看似是陛下任意妄为了,实则是借贬祭酒来警示燕王。正因御史台担任监察职,才更应谨记不偏不倚,皇权这滩浑水留给陛下和燕王搅合去就够了。你我做好本分即好。”老台主回望了眼巍峨皇宫:“陛下他啊,毕竟是傅辅教出来的徒弟。”

     ┉┉ ∞ ∞┉┉┉┉ ∞ ∞┉┉┉

     被燕王刺激到的岑睿回御书房生了好一会闷气,拿着笔胡乱画了一会,平了些心气,开始想着如何对付燕王这一招。今次他敢煽动朝臣来给她施加压力,明日说不定京城菜市口卖猪肉的都在骂她为君不义、为子不孝,阻止燕王母子相聚。

     笔在纸上漫无目的地游走了会,岑睿骤然醒悟,她明明有个才智无双的御用军师,作甚自己想破了脑袋。今日傅诤罕见地也告了假没上朝,岑睿遣人去暖阁请他来书房,结果去的人带回的不是傅诤,而是右相徐师。

     宫人附在岑睿耳侧,低语几句

     岑睿诧异,不便表露,只得嗯了声,命人给徐师看了座,直入主题:“相爷今日得空来朕这里,所为何事?”这老狐狸一天到晚琢磨着嫁儿子,才捅散了他的好事,这回千万别又找出个公子来给她添堵。

     徐师早在进书房时就留意着岑睿,观察了半天,从面庞上没看出多少有用的东西来,对上岑睿投来的笑眼,心里一惊。惊了后又自嘲了下,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而已,遂笑道:“臣是专程来为陛下解忧的。”

     徐师说的不是假话,他是真心实意地来替岑睿想法子散心出气的。法子很简单,也很对岑睿的路子,出宫游玩,地点设在京郊的泗水亭。

     泗水亭建在苍山之上,曲径通幽,篁竹成林。春初时分,山巅霁雪清寒皑皑,山腰繁花摇乱玉彩,远眺吴江涤如白练,荡人心怀。

     为得岑睿肯,徐师着重道是请了许多样貌秀美的年轻公子作陪。

     岑睿摸不着头脑地看他,虽有前车之鉴,但盘踞二分之一朝廷的徐氏的面子岑睿还是要给的,没考虑多久,她便应下来了。送走徐师,她招来刚才的宫人,确认道:“辅是去了钦天监?”

     宫人喏喏点头,岑睿拿笔在纸上戳了两下,换了身便服,往钦天监去了。

     钦天监本与六部设在一处,有一任钦天监嫌六部太吵,扰他不能安静地夜观天象,一道奏疏上去搬出去自立门户了。故岑睿搭着马车转出了皇城,又往西行了两条街,才在城东一处杨柳依依,人声鲜少的地方停下。

     这任钦天监岑睿仅见过一面,是个年逾古稀的老道士。因为听说很有些神通,被先帝用一卷古经从个破旧道观里挖墙角挖过来。岑睿只记得他是个喝得烂糟糟、酒气熏天的老头,耳朵不灵便,说话得靠喊得。

     她站在神似道观门楣的石门下,满腹疑惑,傅诤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信命之人,找他来作甚?

     石门下有个扎着双髻的道童在扫落叶,来回扫了两圈,已看了岑睿好几眼。见她迟迟没有动作,方停下扫帚问道:“这位公子可是姓秦?”

     岑睿不语,那道童只当她默认,又看了看她,道:“我家大人说,秦公子来了,径直往里去就是了。”

     将错就错,岑睿欣然地顺着道童指引的方向提步而去。

     钦天监的草木廊柱皆是仿照着阵法修建而成,门门相接,廊廊相扣。走了百十步,岑睿已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地,只觉眼前槐柳处处相同。误打误撞之下,倒也让她撞出了条小径来。

     小径深处,有轻言碎语从依依杨柳里传出,为风所扰,并不清晰。

     岑睿拨开重重枝条,走近了,才听清其中一人正是傅诤,而另一道年轻男声却着实陌生。

     “你若早日找我来,也不必受这噬骨吞肉的痛楚。”年轻男子的叹息声中含着几分责备。

     而后便是长时间的寂静,岑睿旁听不下去了,挑开柳枝的刹那,手足冰凉……

     傅诤左手持了卷书,右手却是袖沿高卷,肘部以上的臂膀血肉模糊。一条蛇状的黑线蟠曲在肌理之中,蛇头处已露出白骨森森,浓稠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张掖猜测傅诤中了蛊,岑睿却没想到,会是活生生吞人血肉的蛊术。再一想傅诤平时毫无异状的表现,她突然觉得傅诤此人远比这蛊毒要可怕的多……

     拔开药瓶的年轻人平和地建议道:“陛下看不下去,便不看罢了。”

     岑睿费了好大功夫才将眼睛挪开,话在嘴边打了个转,不知从何说起。

     傅诤的视线仍放在书上,并不理她。

     披着道氅的男子笑道:“陛下莫要怪罪他,引蛊极为疼痛,他即便有心也无力开口。”又看了眼傅诤:“再者,若与陛下说话,他的心怕就乱了。”</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