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贰陆】照顾
    雷鸣滚向西方渐渐隐去,雨声淅沥,躲在叶丛里的蝉冲又爬了出来,一声长过一声地嘶叫。

     “你进来做什么?”岑睿从嗓眼里挤出干涩的一句话。

     傅诤泰然自若道:“先帝把陛下托付给臣,臣岂能辜负先帝所托,眼睁睁看着陛下一人吃苦受罪?”

     岑睿的心纠成一团乱麻,一会在想傅诤究竟是梦游还是吃错药跑进来送死;一会又在想明天臣子们现傅诤也失踪了,会不会痛不欲生地泪淹朝堂。

     檐上水珠“啪”的一声,清脆地滴落石阶上,好似也同时落在了她的心中,漾开一池浑水。

     昏淡的火光落在傅诤眼中,铺成薄薄的暖晖。手轻滑到岑睿的前额,探了探:“好似不大烧了。”

     贴在额上的手背和他本人一样温凉温凉的。岑睿悄悄抬起眼,那只手修长白净,丝毫看不出它翻可杀万民、覆可救苍生。

     傅诤拢着烛芯将塌前的琉璃灯点亮,回时看见岑睿仍瘫软在地上,眉尖轻挑:“陛下还起得来么?”

     经他这么一提醒,岑睿始觉自己全身的骨头散了架般地又酸又痛,尤其是刚刚撞在床脚的脊背,动一下简直和分筋错骨似的。咬咬牙,撑着床努力了下,跌了下去;再努力次,还是跌了下去。

     陷入自我唾弃中的岑睿默默用头撞了三下床。

     傅诤搁下灯盏,低头俯视她,气定神闲道:“要臣抱陛下上去么?”

     “……”岑睿很有骨气地拧直了脖子,不受嗟来之食。

     傅诤闲淡瞥了她一眼,有条不紊地开始清理殿中积累多日的灰尘。

     更漏声过,岑睿掐死那点自尊心,仰起屈辱的脸庞:“抱我上去……”她骨气挺的住,可她的屁股却膈得受不住了……

     到底是病着在,怀中的人比数日前轻上许多,身子一蜷像只幼小的猫崽。傅诤平静的目光自岑睿巴掌大小的脸上,移到掩在高高领口内的脖颈,唇角压低几分。

     岑睿被他这眼神看得浑身毛,身子一沾床,扯起被子急吼吼道:“我睡了!”

     傅诤淡淡的声音响起:“陛下睡了,那臣睡在何处?”

     岑睿缩在被子里差点被他这一句话噎死,寝殿里统共只有她这一张龙榻好不好?!本欲脱口而出让他打地铺,可一想到人家抛了性命进来照顾自己,再说这话未免太狼心狗肺了些。

     就见着窝在被中的一团磨磨唧唧地向里蠕动几尺,一只精瘦精瘦的爪子伸了出来,拍了拍旁边的空处,鼻音浓重:“角柜里有薄被,你自己去抱。”

     傅诤强自按住喉咙里的笑声,不再逗她,调暗了琉璃灯,从架上寻了本书,往桌边走去。

     岑睿蒙头百般睡不着,听得外面没了动静,小心翼翼地挑开一条缝。

     灯火依稀下,傅诤执书无声翻过一页,侧影氤氲在模糊的光线中,柔和而温润。

     看着看着,岑睿的眼睛沉了下来,被周公强行拖走了。

     轻轻的鼾声响起在殿中,傅诤回眸看了眼御塌。放下书,徐步走来,将那只不安分的手放回被中,掖实了四角,方坐回桌边。

     ┉┉ ∞ ∞┉┉┉┉ ∞ ∞┉┉┉

     如岑睿所言,傅诤的消失给恭国臣子们捅了剜心的一刀。

     皇帝不在,辅也不在,早朝自然没得上了。宛如迷途羔羊般的官员们嘤嘤嘤地凑在一起:

     户部度司主事:“辅大人出了什么事?我交上去的账簿还等着他审阅完送去支部呢?”

     国子监副正:“说好的新任祭酒大人呢?下官今年都五十八啦,辅再不派人来,是要下官老死在位上么?”

     吏部侍郎温温吞吞道:“……你们就没人关心下陛下么?”

     “……”

     任同僚如何盘问,草拟诏书的中书令牢记四字箴言“言多必失”,始终三缄其口。

     直到和他家订了娃娃亲的门下侍中大人胁迫道:“大人不告诉下官,下官就把儿子嫁给令郎!”

     这个威胁杀伤力巨大,为了亲生儿子的幸福,中书令屈服了:“辅大人因为没护好陛下,自行向先帝请罪去了。”

     “辅大人自尽了?!”众人惊骇。

     中书令额头挂着黑线,重重甩袖:“是去帝陵跪拜先帝啦!”

     而被无视到底的徐相爷,快要爆了——你们看看大人我啊!我现在才是你们的老大好么!

     在和政治挂钩的朝官外,也有另外一些的人遥望着养心殿的方向,牵肠挂肚。

     麟趾宫的龙贵人乒乒乓乓砸完了所有最不值钱的东西,仍没得到探视皇帝陛下的机会,又乒乒乓乓地砸完了最值钱的东西。泄了恨后,提着裙子直奔向目前后宫的最高领导人敬太妃处骗了道恩旨,气势汹汹地杀出皇宫去白马寺吃斋了。

     徐氏大宅里,知敏小姐从母亲那闻得当今圣上重伤卧塌之事,心事重重地回到闺阁,看到笸子里的绣篷,端了起来,绣起了花样。

     这些看似鸡毛蒜皮的事情,皆在暗中不遗一件地送入了森严禁闭的养心殿中。

     傅诤弯腰从门下抽出这叠纸,随意翻了一翻,当看到某页时,手指一顿。

     正欲撕去,询问声响在床幔之中:“你在看什么?”

     岑睿已很久没有睡上这样一个黑甜无梦的好觉,可惜到了晨间掌心额头又升起了温度,难受地醒过来。床顶从未亮起的琉璃灯尚散着微弱的光芒,愣了下,她才想起寝殿里多了另外一个人。

     桌边没寻到傅诤的影子,趴在床边伸出个脑袋,就看见他低头站在门口,便有了这随口一问。她本无心,可傅诤迟迟没有回应,心中起疑,以为张掖送来了什么不好的消息,操/着破铜锣似的嗓音又道:“给我看看。”

     傅诤握着纸张,笃定道:“这些东西,陛下不愿看到。”

     岑睿哼道:“你太小看我了。大不了就是过不了几天我要去地下和我老子见面了呗。拿来。”

     傅诤看她执意如此,静思片刻,递了过去。在岑睿垂默读时,观察到她脸颊不似寻常的绯红和短促的呼吸,折回门边,低声吩咐了两句。

     等岑睿神色复杂地抬起头,一块柔软冰冷的布巾敷在了额头,卷起袖子的傅诤端起药盏轻轻搅动:“陛下先躺下,再问不迟。”

     岑睿摸摸自己滚烫的脸,乖乖地躺了回去,黑漆漆的眼睛直视傅诤:“岑纵是谁?为什么会和瘟疫扯在了一起?”

     傅诤坐在塌头,凝视着汤药中自己模糊的影子,波澜不兴地缓缓道:“岑纵是先帝的兄弟,因文武双全在同辈皇子中脱颖而出,年仅十六即加封亲王爵位,甚至一度差点取代了当时的太子而被立为皇储。若干年前,朝野里头出了件牵扯甚广的贪污大案。即明王岑纵主持督办、花费了一万万两银子修筑的燕云六关中的连潼关,在一夜暴雨下冲垮坍塌。”

     岑睿怔然看着傅诤,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说到这,傅诤的声音隐现着寡冷阴寒:“紧接着,御史台上奏,呈上岑纵与北方图可思汗互通的书信。龙颜震怒,命大理寺、刑部、御史台三司严查此事,其中上至京中户、工两部的尚书、侍郎,外至幽州州牧、参事,无一不纷纷落马。而明王一府百余口,皆被斩于京郊之外。那年京郊乌鸦无数,啼叫声响彻京城上空三月不绝。”

     “不久后,”傅诤平平道:“先帝以武勋卓著登基为帝。”

     岑睿心头一滞留,道:“你的意思是,明王是冤死的,所以、所以在京中作祟引了这场瘟疫?”

     傅诤舀了勺药送到岑睿唇边,浮了缕淡淡讥笑:“鬼神之说本就是无稽之谈,陛下若也信以为真,臣当真要质疑您所剩不多的……”

     目光落在了岑睿的脑袋上,不言而喻。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毒!”岑睿狠狠咬住钥匙,死不松开。

     关于岑纵的话题,被傅诤就此带过。

     由于岑睿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小半碗还没喝完药已凉了个透,傅诤漠然地看了眼岑睿,端走了剩下的冷药。

     岑睿嘴边得意的笑还没扬起,再回来的傅诤手中已多了碗热气腾腾的汤药……

     被强灌了三次半碗药汁,岑睿苦得趴在塌边一直作呕,嘴里嘀嘀咕咕地骂个不停。

     不知是阎王太忙,忘记了世上还有岑睿这个祸害;还是傅诤的“悉心”照顾起到了作用,岑睿为期十五日的寿命一天拖过一天。烧仍是高高低低地着,岑睿十分担忧,再多烧几次,自己会不会烧成个傻子。

     辅大人悠闲地叠着纸,顺便表示,离傻子只有一步之遥的皇帝陛下完全不需要有此忧虑。

     ……

     唯一叫岑睿舒心的是,傅诤没有出现任何感染了瘟疫的症状,没了愧疚感,她便能更放心大胆地夜夜诅咒他了。

     过了两日,傅诤端来水给岑睿擦脸,突然道:“陛下似是许久没有沐浴更衣了。”

     “……”</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