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贰肆】危境
    在无数惊愕的眼神中,傅诤抱着岑睿丢下满朝文武,疾步登上御辇。

     车辇飞驰而去,卷起漫天沙尘,迷湿了朝臣们眼睛。

     颠簸的御辇内,岑睿窝在傅诤怀中,头沉得有千斤重,浑身滚烫,似如碳烤。手却牢牢揪着傅诤的衣袖,昏昏沉沉地呢喃着:“傅卿,我冷。”

     傅诤喂了她些水,稍是犹豫,手搭在岑睿衣领上,慎重迟缓地拉开一小个口子,露出的脖颈上红疮点点,触目惊心。

     这样的情景与半月前京医署在折子里描述的时疫症状如出一辙……

     皇上去祭天,养心殿得闲的宫人们捧着瓜果叽叽喳喳围在一块唠嗑。才八卦完今科的状元郎,茶还没喝上一口,忽见着辅大人抱着个人从半月门拐出,步履飞快。

     宫人吓得跪伏在地,眼前一花,人已入了殿,冷厉的一句话飘出:“传太医!”

     张掖匆匆赶来,同时踏进养心殿的还有宫里的另一个主子,龙素素。

     “陛下出了什么事?!”因行走仓促,龙素素气息微乱,脸颊上的胭脂也抹得深浅不均。

     傅诤抿紧唇,看向龙素素的眼里一缕狐疑闪过。从岑睿回宫到现在,仅一炷香不到的时间,这也来得太快了些……

     张掖一看岑睿脸色,再一掀衣袖,看见关节处的疮斑,心叫不好,立即请傅诤等人避出殿外。蒙住口鼻,取出金针在烛火上燎了燎,扎入岑睿几个大穴之中。

     几计重针下去,岑睿的指头动了动,闷咳一声,从昏死中苏醒过来。晕乎乎地看了会帐顶上的龙纹:“回宫了?”一句话说到一半,胸口撕裂的疼痛呛她得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一杯冷水递来,岑睿转过脸,看清榻边人,咧嘴一笑:“看样子我病得不清啊。”

     “陛下……”张掖不忍言语:“是瘟疫。”

     “……”岑睿勉勉强强撑起几寸身子,手一滑,又跌回了枕头上。良久,干巴巴道:“我受了很大的惊吓。”

     ……

     张掖回顾数日里所见所闻,满目深深痛色:“这种瘟疫一旦作,疮毒即会迅遍布全身。京郊农庄上下百余口人,从病起到气绝,不过短短七日。”颓然捶桌:“时间太短,对这疫情我没有一丝头绪。”

     “沮丧什么呀。”岑睿沙哑着声,苦笑了声:“你是郎中又不是神仙,还能治尽天下病不成?我就说嘛,哪有白白掉个皇帝给我做的好运气。”胸闷地喘了几口,摊开手:“你瞧,运气用完了。倒是你啊,还在这……”

     张掖正色:“医者行救死扶伤之事,岂能为了保全自己而罔顾他人性命?”

     “糊涂!”岑睿故作怒色:“你一命又换不回我这一命,赔本买卖啊这是。去去去,别在我面前摆着一张明天老子就要死球的寡妇脸。”

     在被哄出去前,张掖握紧拳头:“臣一定会找到医治陛下的方法!”

     岑睿靠在床榻,无声地扯扯嘴角。

     内殿门启开,又合上,张掖走出,朝着傅诤轻轻地摇摇头。

     “你们不必进来了,就在外头听着。”内殿里传来皇帝喑哑低柔的声音,飘飘忽忽像风中随时熄灭的烛火:“传朕的旨意,任何人不得出入养心殿,朝务暂由右相徐师代理,辅傅诤监国。提为南衙十六卫统帅魏长烟为大都督,掌皇城戍卫。”

     龙素素柳眉一竖,拧着脖子:“我不走!”

     岑睿冷绝道:“来人,‘送’龙贵人回宫。但凡有抗旨不尊者,当庭杖杀!”

     龙素素不可置信地看着紧闭的殿门,脸色白如霜雪,被左右挟回了麟趾宫。

     几句话耗尽了岑睿所有力气,不堪疲惫地闭上了眼:“都,散了吧。”

     来喜含泪望着寝殿,吸吸鼻子,按傅诤下的令,将养心殿的宫人聚集到一起,全数禁足在一个屋中,里外封死了消息。

     傅诤在门外默立了近一个时辰,终是转身走开了。

     ┉┉ ∞ ∞┉┉┉┉ ∞ ∞┉┉┉

     当夜,魏长烟受召入宫。

     御书房里,傅诤凝视着那座龙椅。“哧”刺耳一声,指间翻叠的纸张裂开一角。傅诤静静看了它一眼,五指紧握,初具憨态的小猫转眼揉成团废纸。他的心不静,这让傅诤生了无来由的薄怒……

     隔日,百官还在家里悠哉悠哉地吃早饭,等着上朝。一个惊天消息从刑部抖出——一品大员魏长烟领了二十杖刑,哐当入狱。

     “噗!”大小官员喷出才入口的粥。

     一口气还没缓过来,早朝上辅傅诤怒斥魏长烟以授皇帝陛下武艺之机,报个人私怨,致使龙体抱恙。当场削去其一品公爵之位,停南衙统帅之职,着刑部御史台两司合审。

     不是他们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得太快。相比魏家子弟的如丧考妣,文臣那边也个个是副消化不良的表情。被点名的御史台主拈了拈须,对身后的中丞道:“这个案子就交给钟疏去刑部跟进吧。”

     中丞大人哑了哑,道:“大人,钟疏仅是殿中侍御史。”要个从七品小官去审个国公,不合规矩呀;何况,钟疏此人的性子……

     台主掀掀眼皮:“没听见辅说的吗?魏长烟被削爵了,无品无阶。而且,除了钟疏,台中还有谁敢去拔那只老虎的胡子?要不你去?”

     中丞眼中涌出泪:“下官回去就安排钟疏暂调刑部一事。”

     魏老爷子是最晚得知此事的,主要是没什么人敢来刺激这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家。纸包不住火啊,没到晚上,老爷子哭着奔进了宫。跪在养心殿外一一哭诉魏家自开朝以来出了多少忠臣,死了多少名将,得了多少多少封赏。

     失魂落魄来喜被吵了出来,道:“魏老,陛下吃了药,睡着在呢,听不见。”

     ……

     魏老爷子深感白白浪费了一腔感情,擦干眼泪,再接再厉地转战傅诤所在的御书房。人没进去,碰上从里边出来的徐相爷。

     徐师笑容满面:“魏老年事已高,怎不在家好生休养啊?”

     你个小兔崽子,你爹和我打对台时,你还在家吃奶呢!

     魏老爷子瞪他,径自往书房走。

     徐师咳了声,露出个贱兮兮的表情:“陛下受了重伤,辅正在气头上,刚才还在痛斥令孙呢。小辈劝魏老这个时候还是别进去求情了,小心适得其反哪。”

     哎嘿!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起染坊了啊!老爷子横眉竖眼:“老朽只有一个嫡亲孙子,自然宝贝得紧。比不得徐大人儿子多,送上龙床一个还有第二个。”

     徐师脸黑了。

     嘴上逞了能,魏老哼了声,使劲搓红眼眶,嘴一瘪,哭丧着脸进了书房。

     哭回来的成果是老爷子一回府病得卧床不起,翘顾盼的朝臣们奔走相告,这回啊,魏家是真栽了喽。

     朝上风云暗涌,京城之内亦再起事端,一夜之间京兆尹额头的皱纹添了数条,城郭下一家三口集体了高烧,疫病入京了……

     犹如一场燎原之火,由一家到两家,再至整个京城的外围笼在挥之不去的阴霾之下。街上冷清空荡,沿街宅院皆是门户紧闭,连蚊虫蚂蚁都似绝迹般。偶有动静,也是微弱的哀哭声。

     京医署在内外城的隔离处设了病迁坊,将没未病入膏肓的病人们安置在内。署内郎中们向家中交代好了后事,抱着药箱入了病迁坊,再不得出去。

     内城百姓们若非必要,也减少了出行。不得不处理公务的六部官员每天上朝,抬头望着京外烧埋尸骨的滚滚黑烟,甚是心酸,这多出一日门,说不定自己离阴曹地府就又近了一步。也有人打了假条请假休养,傅诤看了眼,彻底让他在家休到了老。

     疫情虽得到了控制,但久久寻不到病源与根治之法,街头巷陌渐渐传出了冤魂作祟之说。没有安全感的京城百姓一传十、十传百,竟也传得有鼻子有眼。道是在瘟疫生之前,有个走夜路的人在京郊帝陵旁撞见了一大一小两个黑影,大的是个身着宫装的长女子,脚下汪着滩鲜血,抱着个男婴哀怨啼哭。接二连三,好几人纷纷称也见过类似情景。

     京兆尹抓了这几个影响和谐稳定的传播者回来,一审,皆说得煞有其事。傅诤得知,命人查了那些人的底细,并无可疑之处。

     新帝只有一个妃嫔,没有子嗣,便有病急乱投医的人寻根觅迹,寻到了先帝的妃嫔身上。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出了冤魂的身份——先帝的娴妃。

     这个娴妃是因难产去世,孩子还没生下来一口气没挣上,撒手人寰了。据说咽气时血崩如流,大半个身子浸在鲜血之中,青肿的眼睛瞪得浑圆,当场吓晕了去探视的徐贵妃。

     一个意外去身亡的妃嫔为何有这么大的怨气?

     人们不禁将舆论焦点放在最终继承帝位的新帝身上……</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