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贰柒】真因
    水从指缝里渗落,岑睿顶着湿漉漉的脸无措地看向傅诤。听到他将那句话又复述了一遍,呼吸蓦地止了止,心咚咚咚地一通乱跳。

     傅诤闲哉哉道:“臣知道陛下不喜人贴身伺候,但陛下抱恙在身,久不净身更衣又对身体有害无益。”

     岑睿的脸冷了热,热了冷,推拒道:“我身子不爽,懒得动弹。”

     傅诤不依不饶:“沐浴更衣而已,陛下动作不便,由臣代劳即是。”

     岑睿背后的衣裳被冷汗浸得湿透:“傅卿乃堂堂一国辅,哪能做这些下人所做的事。”

     “臣亦是男子,陛下何必像个?”傅诤眼神考究,逼近一步,咬字重了几分:“女子般扭捏。”

     哟呵,还挑衅上了!岑睿脑子里的弦“啪”断了。急蹭蹭地蹿到傅诤面前,脖子梗得高高的,气焰嚣张非常:“那你脱啊脱啊!”

     傅诤眸里闪了道暗光,岑睿只觉手腕一紧,翻天覆地,回过神时,她自己已被傅诤居高临下地按在了床上。

     冰凉的手指摩挲在她脖子上,对岑睿而言就像一柄随时会割断她喉咙的利刃,傅诤漫不经心道:“既然陛下有命,臣也不得不从命了。”

     岑睿第一个反应是今天的胸裹紧了没,第二反应是这厮也禽兽了吧竟然趁人之危,心急如焚下反倒镇定了下来,大无畏道:“那就有劳傅卿了。”

     傅诤垂眸看着那张因病尖瘦得没有巴掌大小的脸,有一瞬的迟疑,手握着身下人的腰带缓缓拉开……

     门扉轻响了三下,“陛下,大人,张太医来了。”来喜在外通报:“哎!陛下有命,大人您不能进去!”

     “陛下!”张掖闯入门中,额上遍布汗水,在看到床上一幕时,一口气没提上来,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两步。

     来喜拽着张掖的衣摆被一同带了进去,顿时被自家主子和辅大人一上一下的姿势闪瞎了狗眼,双眼一闭赶紧申辩:“小、小人什么都没看见!”

     岑睿借机挣开傅诤的手,从他身下泥鳅样地爬了出来,躲得离傅诤十万八千里,脸比锅底还黑:“你想看到什么!什么都没生!”

     傅诤看着空空如也的掌心,莫名地轻吐了口气,不慌不忙地扫平衣上的褶子,翻身坐起,望向张掖:“可是陛下的病有了进展?

     张掖犹自沉浸在刚才场景的冲撞中,仍有几分神不守舍:“陛下的症状与疫病极为相似,所以臣第一次给陛下诊断时又因心慌,误判作瘟疫。”脸露愧疚之色:“事后臣去了几次京医署,一字字翻阅医官们对于疫情的记载,与陛下病时的情景对比一番。现在两者之间,细微之处上有所差别。臣斗胆以为,陛下的病源,并非来自京中的瘟疫。”

     “……”天灵盖上连遭重击,不是抱着柱子,岑睿早两眼一翻晕了过去:“那朕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快来个人告诉她,这半个月来她抱着必死的决心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自虐图的个啥啊!

     “若是瘟疫,辅大人与陛下朝夕相处,定也会感染上。”张掖抬眸瞟了眼无惊无讶的傅诤,沉色道:“陛下的症状疑是身中剧毒。”

     岑睿没把持住,一头载在了床上。

     待张掖仔细地诊了岑睿脉,探了口舌眼鼻,终确定是中毒所致。

     岑睿病恹恹地歪在龙榻上:“有解法么?”

     张掖点点头,又遥遥头:“此毒非中原地区寻常可见,似是混了西域与北方晋国所产的毒物。而且,陛□内残毒未消,两种毒素融在一起,甚是棘手。解是能解,但要给臣一段时间。”

     手搭在眼上,岑睿的声音越来越低:“那就好……”

     半晌没个声音,人已精疲力尽地睡去。

     傅诤看她确是睡熟,也不停留,低低道:“守好了。”

     来喜公公和斗志昂扬的小公鸡似的,怒放冲冠护着岑睿,生怕辅大人一个兽性大又扑了过来。

     人皆散去,来喜眼肿得和桃子似的,一会絮叨说:“让陛下成了个断袖,对不起先帝。”一会又哭着说:“您和辅在一起没有皇嗣,日后该怎么办啊?”

     假寐中的岑睿不堪其扰,揉着突突跳的额角:“来喜啊,你想多了。”

     来喜抱住岑睿双腿,嚎啕大哭:“小人想的比这个还多啊!小人最不甘心的是!陛下您怎么能在辅下面呢?!”

     “……”

     傅诤和张掖一前一后走出养心殿,四下无人,张掖方道:“辅为何阻止下官告知陛下,这毒只能是她身边人所下?”

     “不慌,”傅诤凝视某处:“蛇未出洞,先不要打草惊蛇。”

     ┉┉ ∞ ∞┉┉┉┉ ∞ ∞┉┉┉

     所谓铁打的朝堂,流水的臣子。

     皇帝久不登朝,按不住小心思的朝臣以各种名义聚集到一起,有些人的爪子偷偷摸摸地伸向了燕云,扒拉一下:“最近天气不错哟,燕王殿下要来京中作客么?”

     信回得有礼而迅:“秋天京城风沙大,欢迎大人你来燕州作客呀,好酒好肉招待着。”

     “……”

     礼尚往来了几回,燕王没再回信,命人把来往信函打包,连同自己的亲笔书函一起寄送到了京城养心殿内。书函言辞恳切地向岑睿言明“陛下啊,臣只能帮您到这儿了,后面该杀该剐该囚禁,您看着办吧。”

     燕王府幕僚兼表亲的谢容不解:“王爷,这是向陛下示好么?”

     “我和当今圣上嫌隙由来以往,这些人这个时候递消息来,往好处想是陛下真出了事想要投靠于我;往坏里想,也有可能是某人试探我。”燕王笑着叹气:“与其留着它们日后给傅诤当把柄抓,不如卖他个人情,让他看看在他手段之下也不是那么风清云朗。况且,我有意送你去京中为官,这个面子还是要他给的。”

     谢容初初得知这个消息,不免一惊:“殿下是要我去……”

     燕王比了个禁言的手势,看向南方:“你什么都不用做,不用说,只须要用一双眼睛看着就好。。”

     京中刑部大牢,魏老国公撑着拐杖去牢里看望亲亲孙儿,隔着木栏泪汪汪:“烟儿啊……”

     魏长烟叼着根狗尾巴草,恨不得全身骨头都黏在墙上,沾着血污的桃花眼一个大一个小,甚不耐烦道:“老爷子,不是早和你说了么?不要每次喊小爷都喊得肉麻兮兮。”

     魏老迅地朝两边看看,扶着木头,挤进半边脸道:“刑部尚书这个小儿,一定是得了徐家小子的指示。瞧瞧,把我家孙儿的俏脸打成什么样?这以后找不到媳妇儿该怎么办哟!”

     魏长烟“嘁”了声:“这两下子算什么,小爷我当初连心窝子一刀都受得住。”

     魏老还是有些心疼,念叨着道:“打成这样,过两日出去得叫陛下赏个漂亮的孙媳妇才是,欠了我们老魏家这么大一个人情。”

     “快出去了?”魏长烟眸现精光。

     魏老爷子点了点头,却是长叹了口气。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有张掖的精心调理,和来喜一丝不苟的伺候,岑睿的身子时好时坏,并无太大起色。

     拖了两日,傅诤拐入养心殿的后苑:“陛下,该上朝了。”

     岑睿抱着美人靠,沐浴在久违的日光下,心神游散:“嗯?”

     “再不归朝,群臣无人统领,恐生异心。”

     岑睿充耳不闻。

     “陛下若是为那日的事与臣置气,那臣请罪认罚。”傅诤肃容,作势撩起前摆,跪下。

     余光瞥到,岑睿一怔,急急侧过脸:“朕什么也没……”

     傅诤好端端地站在那:“那臣现在便安排陛下明日归朝的事宜。”

     “……”岑睿把美人靠狠狠砸在地上。

     撑病上朝是件很痛苦的事,当岑睿看见底下五颜六色的脸庞,又觉得这辛苦值了。谁让恭国的朝臣们素来不惜代价地给闹皇帝的心呢?

     “朕不在的日子,辛苦众位卿家了。”岑睿挺着十二分虚情假意道。

     众人回以二十分的虚情假意,呜呜呜地表示“陛下您不在,我等好生思念啊!”

     岑睿忽地正了脸色:“哦?那卿家们说说有多思念念啊?”

     “……”

     京中瘟疫在这段时间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病死的人日趋减少。

     岑睿当朝赐下金银,嘉奖了京医署和京兆府的大小官员。

     京兆尹跪谢皇恩后,并没有立即退下,伏在地上委委屈屈道:“臣还有本奏。”

     奏疏里说的是一个人,此人在瘟疫横行之时,违背京兆府的禁令,闯入病迁坊,闹了一通。疫情好转后,病迁坊拆了,那人竟大难不死没有感染上瘟疫,京兆尹啧啧称奇,把他给丢入了大牢。

     日后查清了对方身份,京兆尹宁景为自己的有眼不识泰山哭了,那人不是旁人,正是皇帝陛下的另一位兄长——排行老大的岑瑾。

     老天和皇帝一家联手在坑自己啊!!!!宁大人以头抢地。</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