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肆陆】嫉妒
    近在咫尺的这张脸依旧毫无所觉地沉浸在睡梦中,显得异常无畏无辜,让人忍不住想……

     托起她的手掌微微侧移,指尖不怀好意地捻了捻岑睿小巧柔软的耳垂,惹得她蹙起眉,咕哝了句。傅诤漆黑的眸里染了一层几不可寻的笑意,冰冷的双唇掠过她的鼻尖,若即若离地触了触那饱满温热的唇瓣。

     清新馥郁的酒香萦绕在两人不足一寸的距离间,傅诤迟疑一刹,低头舔去岑睿唇上未干涸的酒液,甜得不似酒倒像拧出的果子汁。这样也能醉倒,酒量该浅到何种程度?傅诤略有些哭笑不得。

     约是这样的姿势睡得不好,岑睿翻侧过身子,这一动堪堪擦过傅诤的唇。

     傅诤轻轻叹息一声,敛下眼睑,低唇压了上去。他的吻如他的人一般,不急不躁,缓慢而轻柔地吮吸撩弄。压抑在心底的欲念一旦寻到契机释放,便在瞬间摧毁了所有的自制力。

     不过也仅是一瞬而已,耳侧细小的动静让他的理智须臾回归,瞥过掩于枝叶后的赤红衣角。傅诤动了动眼帘,慢条斯理地在岑睿唇上惩罚性地咬了一口,真是会惹麻烦。

     窥到此幕的来喜,还陷在要不要去阻止辅大人的天人交战中,一抬头,傅诤竟立在他跟前。

     “陛下睡去了,你去旁守着。”傅诤唇角挂着一缕自己都没觉的淡笑。

     “、辅大人,那您去哪?”来喜哆嗦着道,内心痛斥,看辅大人的禽兽行为得逞了,笑得这么春光满面!

     傅诤瞭了瞭山林:“我有些事,即刻便回。”

     来喜看着若无其事往山间小道走去的傅诤,哭着扑到岑睿身边:“陛下啊!小人真的不是不想保全您的名节啊!可小人也真的真的不敢得罪辅大人啊!嘤嘤嘤,刚刚他临走前的那个眼神一定是在威胁小人啊!一定是的!”

     岑睿回给他以无知无觉的呼呼大睡。

     云雾化成的清露从叶尖坠落,滴湿了傅诤的袍边,沿路走了数十步,倏然一道疾风横扫起无数飞花乱叶朝他而驰来。迈向前的步子收了回来,人却未闪避,鞭子一寸不多一寸不少,恰贴着他颈边停落下来。

     “你不要招惹那个窝囊废,他脑子简单,玩不过你。”葱绿的林木间走出一抹赤红身影,锦绣箭衣,金丝长鞭,一张桃花脸冷如煞神。

     傅诤拎着袖,一袭青衣淡得近乎化入林色中,淡淡一笑:“不知魏监丞是以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

     魏长烟手中长鞭骤然一紧,淋漓杀意弥散在四周。

     不得不说魏老爷子的枉死对魏长烟的刺激很大,即使亲手手刃了魏衍的狗头,魏小公子仍是郁郁不得抒怀。日日练武泄时,总会想起岑睿在上林苑对他说得每一句话和每一个表情。少年情窦初开,越想心中越似有千虫百蚁啃噬不停,后来他打听到今日是岑睿母妃的祭日,猜到他一定会来此祭拜,于是就眼巴巴地来守株待兔了。待了个半天,没捉到岑睿,一问守陵人,道是辅和陛下一早去妃陵。

     傅诤也跟来了?魏公子耳边好似有人在叫不妙不妙,这种不详的预感在他亲眼看见傅诤搂着岑睿亲吻时得到了验证。当时只觉五雷轰顶,把他劈了个外焦里嫩后竟在心底生了缕微妙的庆幸,原来断袖的不止他一个人啊……不对不对!又有个声音在咆哮,那是他心尖尖上的人啊!傅诤这个禽兽,竟然监守自盗!

     不仅监守自盗,还从容自若地嘲讽他!魏长烟被激得一股热血倒灌上脑,鞭柄几欲绞碎在掌中:“你!”

     “我什么?莫非我说的不是实情?”傅诤波澜不惊,却罕见地不依不饶追问下去:“如今你魏氏朝中无人、军中无将,而魏大人你自己……”宽袖一拂,欲要离去:“虽担着三品秘书丞之位,可又能在朝堂说得上一句话?不过是在徐氏手下苟且一隅罢了。”

     魏长烟胸中血气翻涌激荡,怒至极点,紧合的齿间渗出腥甜的血来。傅诤说得句句属实,纵使他反驳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稍稍冷静下来后,他一咬牙,提步拦在傅诤身前,冷视着那双古井无波的眸子,赌咒誓般道:“你给老子记着!总有一天,老子会把那窝囊废从你手中救出来!总有一天……”

     我会让你加倍尝到我今日望而不得,得而不能的痛苦……

     ┉┉ ∞ ∞┉┉┉┉ ∞ ∞┉┉┉

     北疆战事迫在眉睫,六部中的兵、户两司皆是愁云惨淡,一个愁人,一个愁钱。兵部尚书大人将但凡能领兵上阵的人选列了个名单,挨家挨户去敲门:“国难临头,快出来打仗啦!”

     得到是:“末将昨日打猎,腿摔断了!”

     “下官得了肺痨,命不久矣!”

     “家中没人!别敲了!”

     “……”碰了一路冷钉子的尚书大人一把抱住岑睿大腿:“陛下,微臣尽力了,实在找不出能做统帅的人啊!陛下不嫌弃的话……”尚书抬起脸:“微臣去吧。”

     岑睿看着从没上过阵打过仗的兵部尚书,轻轻踢开他:“朕,很嫌弃。”

     陛下您别这么直接好嘛!臣好受伤的说!尚书大人抹泪。

     “别假哭了。”岑睿抖掉额上黑线,将个折子丢了下去:“人有了,你和户部去商量粮草供给之事吧。”

     尚书大人翻开折子,硕大一个人名窜入他眼中:魏长烟。

     收到这封奏折时,岑睿本人多少有些意外。她以为这当口,魏长烟应该忙着修理家里那帮子叔伯子侄,没空也没心情关心朝上之事。没看出来这厮居然还深藏着一个精忠报国的心啊,岑睿摸了摸下巴。

     此前,她尚有些不放心,跑去问傅诤的意见,可逮好几次都没逮到他的人。军情紧急,岑睿心一横,死马当活马医,反正也没人,当即准了魏长烟的请命。

     来喜公公看在眼里,揪着小手帕心理活动非常剧烈,要不要告诉陛下,辅大人是做贼心虚躲着他呢。

     出征前夜,岑睿在延英殿摆下出征宴,替魏长烟送行。

     宴前,魏如帮自家公子穿戴,唉声叹气:“公子啊,你当真不带我一起去北疆吗?”

     魏长烟理理袖口,冷酷道:“带你有用么?”

     魏如费力地想了想,犹豫道:“好像是没用……”

     “……”魏果默默地递上鞭子,当初公子到底出于什么心理把这货放在身边的啊。

     思考完的魏如很快做出了解答,兴高采烈道:“但是小人可以给公子解闷出气啊!”

     “……”魏果默默捡起掉在地上的鞭子。

     “你留在京中,替老子看好傅诤,万一他要是对窝囊……陛下做出什么不轨举动,你就,”魏长烟卷着鞭子做了个勒死的举动。

     魏果严肃地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什么,大惊:“公子,难道辅大人被您传染成了一个断袖?!”

     “……”

     宴上位仅岑睿一人,并没看见傅诤的身影,魏小公子心上的小疙瘩消解了点。

     散了席后,岑睿欲回殿,却被魏长烟遣去的宫人留住:“陛下,魏大人求见。”

     入了延英殿后的水亭,果见魏长烟双手撑在栏杆之上,远望一脉湖光。

     岑睿赶着去书房料理完剩下的折子,口气也是马马虎虎的应付:“魏监丞觐见,所为何事?”

     春水碧绿如酒,荡起波光照得岑睿面如皎月,星眸清澈如许。

     魏长烟喉头一紧,千言万语堵在嘴边,掌心无意识地摩挲着朱栏,半晌道:“我就想来与你……道个别。”此去北疆,沙场凶险刀剑无情,稍有不慎即是马革裹尸,埋骨边疆。魏长烟不怕死,他只是……一想到若再不能见岑睿,心中就莫名地怅然与不舍。或许是,还没能将自己的心意道出,徒有不甘。

     但此刻,就如傅诤所说,他没有资格向岑睿表明心迹,没有资格与傅诤相争。

     岑睿过去与魏长烟结下的梁子不少,哪怕现在这货还经常甩脸色给她看,但此刻毕竟人家是去替她征战守国护土,忽略掉对方诡异的语气,语声柔和:“朕让太仆寺选送了一批精良彪壮的战马让你带去,户部那边粮草也以准备妥当。此番前去,万事小心为上,切勿争勇贪功。”

     说实话,岑睿对魏长烟这说是风就是雨的性格还真不放心,就怕他一个冲动,让魏家绝后了。前思后想,特意选派了老实稳重的御史中丞担任监军。

     魏长烟的小心脏嘭得高高跳起,砸在胸膛上,岑睿他、他这是在关心自己么?情不自禁下,前进一步,双手按在她肩上,脸色微郝,极是温柔道:“你,且等着我回来。”

     “……”岑睿看着那张对着她从来只有鄙视、轻视、漠视的脸庞,竟在此刻露出了类似羞涩的表情,头上滚过道轰然天雷。

     魏长烟告白完后,非常不好意思地找了个尿遁借口,溜了,留下岑睿呆若木鸡地化成个石柱。

     延英殿后,一双沉眸静默地看完这一出,唇角微抿,转身而去。

     待岑睿恍惚地回了养心殿,来喜捧着套衣裳迎了上来,脸抽抽的:“陛、陛下,辅大人让您回来就换套衣裳。”

     “……”</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