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jinjiang
    江溯流面上露出一丝神智不清的表情,那双清冷的桃花眼在此时显得深邃而魅惑。他的呼吸轻颤,深深地吸了口气,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声音低哑:“总裁,您是认真的吗?”

     “当然。”封瑾手上用力一扯,江溯流惯性地俯身,然后唇被一片柔软覆住。

     江溯流心为之一颤,下意识地将她轻轻推开,面上表情隐忍:“总裁,我不能把病过给您。”

     听到他的话,封瑾有些哭笑不得。她轻轻叹了口气,气息落在他敏感的耳郭处,痒痒的、麻麻的。

     “可你分明很想要。”封瑾执着他的手,轻声道:“没关系的。”话落,再次抚上他的唇。

     江溯流本就无法抗拒她的亲近,偏偏她还这样撩拨........

     温热的触感陌生而令人无法自拔,江溯流紧紧扣住她的腰肢,贪婪地吻着她的唇汲取那一丝甘甜,那微红的眼角竟在此时流露出了几分魅意。

     封瑾心也为之一颤,她抬手摘下了他的眼镜,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在他忍耐的表情下将舌慢慢探入他的口中。

     那道名为理性的弦彻底崩断,他喉咙间发出细小的呻.吟,江溯流下意识地微微张唇,让她的舌进来,唇舌间的交缠,带动了燥热的空气,那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嘴角流下,淫.靡而令人欲.罢不能。

     地上,文件洒了一地,然而此时没有人再去在意。

     也不知道是谁先失去了那最后一丝克制,浅吻变成了激吻,彼此在夺取对方呼吸的氧气,感受着对方的气息与温度,深深接吻,攫.取甘甜,奔驰窜流的冲动贯.穿背脊,在快要失去理智前一秒,江溯流隐忍着自己的欲.望,离开封瑾的唇。

     他微微喘.息着,双眸泛着一层好看的水光,魅惑而勾人,声音因着欲.望而显得沙哑。他专注而痴迷地看着她,说道:“如果可以,我愿意永远陪着您。”

     封瑾笑着吻了吻他的唇,拇指指腹轻轻摩挲着他的唇瓣,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以什么身份?”

     “不是秘书。”江溯流难耐地喘了口气,那双向来清冷的眼眸此时透着一股子猎食者的霸道,“你的男人。”

     闻言,封瑾也微微愣住,随即笑了起来:“好啊。”

     看着近在咫尺的笑颜,江溯流面上表情隐忍而克制,他没有忘记这里是总裁办公室。

     见他这幅模样,封瑾叹了口气,“刚才我顺便把门带上了,不用担心。”说道这儿的时候,封瑾视线落在了他微微滑动的喉结,然后凑上前轻轻啃咬着,低声道:“看见了也没关系,公司现在还是我说了算。”

     “......嗯,”江溯流微微仰头喘息着,他的背部贴着钢化玻璃,下面行人来来往往,因着紧张亦或者是兴奋,他眼角微红泛着一层艳丽的水光,“哈啊......总裁.......”

     “嗯?”

     “......您,别这样......”江溯流压抑低喘息着,面上神色迷乱而隐忍,理智处在崩溃的边缘,为了不让自己大白天失态,他抬手紧紧扣着封瑾的腰肢,不再让她啃咬自己敏感而脆弱的喉结,他目光深沉地看着封瑾,里面全是隐忍的*。他吐息沙哑而沉重:“我难受......所以,您别.......”

     封瑾对上他的眼眸,那双艳丽的桃花眼在此时因着压抑的欲.望而显得摄人心魂,让她也忍不住为之心颤。她好似被蛊惑了般,再次吻上他的唇。

     江溯流耳边一片轰鸣,他神情复杂,难耐地、喘息着说:“总裁,您真的要在这里吗?”

     封瑾仿佛才明白过来他话中之意,只因有什么在搁着她的大腿内侧,想到等会儿还有重要的事,便没有继续动作了。

     看到她的模样,江溯流心中有些失落,但也松了一口气。

     最终他只是将她抱在怀里,呼吸间全是她身上诱人的馨香,没有做多余的动作。

     等江溯流终于平息了那躁动,才不舍地松开她,眼底的浓情再没有以往那般地清冷。

     封瑾看到散落一地的文件,俯身一一捡起,然后递给江溯流,微笑着说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好的。”江溯流气息微沉,接过文件。

     封瑾将搁在一旁的眼镜给他戴上,说道:“我还有事需要出去一趟,下午的工作就要辛苦你了。”

     听到她的话,江溯流有些不满地扣着她的腰肢,“总裁,对我您不需要这样客气。”

     “那你也先将‘您’换成‘你’再说。”

     “这儿是公司。”江溯流认真地看着她,“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私欲而让您难做。”

     “呵,好。”封瑾对他的执着也是领教过了,便不再说什么。

     “不需要我送您吗?”

     “不用,我让司机送我。”

     江溯流目送封瑾坐上车子离开,他站在落地窗前,想起刚才那一幕,薄唇微微弯起。

     ......

     离开公司的封瑾直接让司机去私立医院。

     叶琛很早便在办公室等着了,看到封瑾走进来的时候,他眼底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

     “什么结果?”封瑾接过他端来的茶,却并不喝,眼睛直视他。

     “两人是手足关系,不是同母异父就是同父异母。”叶琛身上还穿着白大褂,他从身后的夹子里拿出了一份检查报告交给她。

     “原来真是这样。”封瑾面上表情有些恍惚,但很快她面上恢复了平静,接过了他手上的报告,从头看了一遍。然后她抬起头看向叶琛,说道:“也许不久的将来,你会有一个表弟出现了。”

     “姑父知道吗?”

     “目前不知道。”封瑾喝了口茶,缓了口气说道:“但现在事情还没有理清,我也最近才知道自己还有个比自己小了九岁的亲弟弟。”

     “嗯,”叶琛沉吟一会儿,然后问道:“那他是姑姑离世后出生的?”

     “对。”封瑾看着叶琛,说道:“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看起来有些偏执。”

     叶琛有些迟疑地问道:“他生母还在吗?”

     “我得到的资料是两年前去世了。”封瑾淡淡回道。

     “多了一个弟弟什么感觉?”

     “他想要盛安。”封瑾平静地陈述道。

     “噗~”叶琛手握成拳,忍不住笑出声来,“所以你打算认这个弟弟吗?”

     “为什么不认?”封瑾微微抬首,眼神自信而耀眼,“想要盛安那也得他自己来拿才行。”

     “嗯,也是。”叶琛看着自己这个向来比男人做事还要果敢的表姐,而他也是真心佩服她的,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因为什么困难而退缩过,反而是那些事练就了如今的她。而今临到这样的事,依旧十分冷静地去处理,没有因为担心公司继承权可能将失去,而是选择将其接回来。盛安的事他虽然知道的并不具体,可也知道一个刚成年的少年没有能力购买盛安百分之九的散股。

     这背后,必然另有其人。

     “需要我帮忙吗?”叶琛问道。

     “暂时不用。”封瑾幽幽道:“只是,我不太擅长应付孩子。”

     “噗嗤哈哈哈......”叶琛再次没忍住,斯文俊秀的脸上笑意浅浅,“这算不算一物降一物?”

     “收起你看好戏的恶趣味。”封瑾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他也是你的表弟。”

     “这当然是。”叶琛不置可否,一边将挂在身上的听诊器取下,“一起吃饭?”

     “我约了施瑜。”

     叶琛态度秒变,非常恭敬:“表姐,介不介意加我一个?”

     “当然介意。”封瑾将桌面上的检验报告拿在手中,然后放在了自己的包里,“我先走了。”

     “过河拆桥也太明显了吧?”

     “要约自己去。”封瑾起身离开。

     早晨那通电话,正是施瑜打过来的。先前一段时间为了宣传电影,施瑜一直忙抽不开时间,连着假期也泡汤了。

     走出医院的时候,封瑾缓了口气,低血糖也是麻烦事。

     上了车,封瑾闭眼休息。

     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封瑾刚走下车,便被一个女人一把抱住,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她的颈边。

     “阿瑾,我好想你。”

     封瑾轻轻拨开她的头,掌心抵在她的额上,神情无奈:“老实点,你不怕被人拍了去?”

     “那有什么要紧。”施瑜妖媚的眼眸眯起看着她,红唇弯起,嗓音沙哑带着天生的性感:“如果是阿瑾的话。”

     听到她的话,封瑾摇了摇头,“我们进去吧。”

     “好,听你的。”施瑜挽着她的手臂走进了一家私人菜馆。

     这里位置偏僻也不起眼,与都市的繁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雅致的建筑风格却也让人眼前一亮,那略显残旧的门庭院落还在昭示它们身世的扑朔迷离。这里的祖传菜品才是一绝,连向来挑食的封瑾也不得不承认,这里的菜确实不错。

     这家私房菜馆也是有历史的,而餐馆的主人正是清末时期内务大臣的后裔,曾招待过各国大臣与总统,名气不可谓不大。而这里与别的餐厅不同的是,这家私房菜馆只收现金。包厢只有三个,预约人数几乎可以排两条街,所以也算机会难得。

     走进施瑜预定的包厢,里面布置古色古香,精致而大气,自然令人心情十分愉悦。

     坐下后,菜也相继上齐。

     这些菜也是预约之时点好的,这也是这家私房菜馆的惯例。

     看到端上来的菜,几乎差不多符合封瑾的口味。

     “你也不用总是顾及我。”

     施瑜将罐焖浓汤鹿肉移到封瑾面前,手肘搁在桌面托腮笑着说:“你尝尝这个,特意为你点的。”

     “你呢?”

     “我吃这个过敏。”施瑜颇为遗憾地笑了笑,“不过对你却是不错的选择,上回见你气色不太好,我很担心。”

     封瑾微微颔首:“那段时间公司事比较多。”

     “以后不用担心了。”

     封瑾拿着调羹的手停下,看着她。

     “吃完我再跟你说这事。”施瑜眯眼笑着开始动手用餐。

     封瑾胃口小,很快就阁下餐具。

     施瑜见此也用餐巾优雅地擦拭着嘴角。

     不多一会儿,身着旗袍的女侍者将餐具收走,封瑾与施瑜起身走向隔壁的房间。

     只有一位侍者留了下来,当茶泡好后,便离开了。

     封瑾手上拿着茶盏,慢慢品了起来。

     只见施瑜从自己的包里拿了一个封口的档案袋出来,脸上再没有漫不经心地笑意,眉宇间反而透着一股子厉色。

     “楚家目前进行的项目是政.府招标的,倘若楚家偷税漏税的消息曝光,楚家还能坐得住吗?”

     封瑾伸手接过档案袋,沿着边缘撕开,拿出里面的几份资料,看下来之后,封瑾面色有些严肃地看着施瑜。

     “这些东西你怎么得来的?”

     “阿瑾不用担心,我的渠道保密。”施瑜妖媚的眼眸看着封瑾,问道:“你信我吗?”

     封瑾毫不迟疑道:“当然。”

     “那便足够了。”施瑜轻笑,“能够帮到你,我感到很高兴。”

     “我只是怕你沾惹上麻烦。”

     “唉,阿瑾啊......”施瑜微微叹了口气,瞳眸深处仿佛隐藏着什么。最终她只是看着封瑾,一如既往地笑得妩媚,略带沙哑的嗓音很是悦耳:“我没事的。”

     “谢谢你,施瑜。”封瑾认真地看着她说道,“我暂时想不到用什么方式报答你,你有没有喜欢的东西呢?”

     “噗~”闻言,施瑜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双肩轻颤停不下来,她一手扶在矮桌上,一边笑:“阿瑾啊,倘若这话从那些个大腹便便的老总口中说出来,我一定会以为对方想要包.养我。”

     听到她的话,封瑾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要我养你,也可以。”

     “才不要。”施瑜垂眸看着白色瓷杯内漂浮着的茶叶,然后抬眸看向封瑾,细长妩媚的眼眸弯起,“谈钱多俗气,我又怎么会是如此俗气的女人呢?”

     封瑾微讶地看着她站起身,忽然下巴被一只玉手轻轻托起,封瑾因着惊讶而忘了反应,生怕手上的茶杯倒了弄脏衣物。施瑜视线落在了她因着惊讶微张的唇,然后俯身在她的眉心处轻轻烙下一吻。

     “我收了报酬了。”施瑜笑着松开自己的手,眼神戏谑,“若是总裁大人愿意以身相许的话,我随时欢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