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jinjiang
    江溯风表情僵硬地将女人抱进车里,动作说不上温柔,但也没磕着碰着。

     车里,江溯风被旁边的女人看的冒冷汗。为什么这女人像是变了一个人呢?变得更温和沉静了,也不遭人恨了,这一定是错觉!

     “咳!你近期有什么打算?”江溯风试图打破这诡异的气氛。

     常熹收回了视线,道:“休养一段时间,处理完手中的杂事,然后好好活着。”

     “你转性了还是受刺激了?”江溯风一脸惊讶。

     “你希望我那样?”常熹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常熹自觉自己可能活得太久了,不明白男女之情竟可教人如此癫狂。她修仙数十万载,曾经也有个青梅竹马,只是时光过得太快。待她闭关出来后,小竹马身旁已然有了娇妻。

     此后,她便将所有的心思用在修炼上,直至飞身仙界。

     而那时,竹马与他的娇妻早已不知轮回几世了。

     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常熹收回了思绪。

     车子穿过枫树林间,在一栋古韵浓郁的别墅前停下。

     “少爷,要不我来吧?”开车的助理看到自家上司一副丧爹脸帮赵小姐打开车门,不由开口道。

     江溯风狠狠瞪了他一眼:“去把轮椅推出来!”

     小助理忙不迭地跑到后面把轮椅搬下来,然后看到自家上司与车里的赵小姐大眼瞪小眼。

     “愣着干什么呢?”常熹无奈按了按自己完全没有知觉的膝盖,看着他说道:“我现在并不能自己行走。”

     江溯风一愣,暗骂自己怎么幼稚到跟一介受伤人士计较那么多呢!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俯身将女人抱起,这时的江溯风才发现,当年那个总是将自己揍趴下的女人其实也没那么坚不可摧,比他平日里养的女人轻太多了。

     就像秋后的叶子,稍不小心就能将其揉碎。

     常熹坐在轮椅上,看到江溯流沉默不语的模样,那棱角分明的五官还真有点像传闻中的霸道总裁。

     想到这儿,常熹莞尔。

     宸枫别墅区也属于富人区,因山上山下都种满了枫树,一到秋天便是人间绝色。所以,当年的赵瑾玉就是看中了这里的枫树林才买下了这栋别墅。

     一个多月不曾回来,院子里的蔷薇花圃里面的杂草也长势喜人。

     推开大门,客厅因为有钟点工的打扫,并没有灰尘的痕迹。

     江溯风看了看墙上的钟摆,便指使跟在后面的助理去酒店打包一些适合病人吃的营养晚餐回来。

     常熹坐在在沙发上,腿上还搁着一个软枕,看着一副安静温和的模样。

     坐在她对面的江溯风有些不确定,毕竟这个女人看着冷静自持,但一关乎到那人,也是个疯魔的。自这次受伤后性格更加阴晴不定,但按今日的表现来看,似乎也稍微教人更放心了。

     江溯风几番犹豫还是问道:“明晚的生日晚宴,需要我来接你去吗?”

     常熹闻言,不由多看了江溯风几眼。

     “你毕竟也是江氏的股东之一,老爷子对你也是很喜欢的......”江溯风说着说着也心虚了,平日说谎连草稿都不用打的江大少竟然在这那双洞隐烛微的眼睛里语气弱了下来。

     “你不用试探我。”常熹目中神色坦然,“我会和赵家的人一起去,到时就不用再麻烦你了。”

     “可赵家......”

     赵瑾玉的“无理取闹”自然成为上流人士的笑话,特别在她贱卖掉手中的家族股份更是直接让赵父气急败坏,从而不再搭理她。就连弟弟赵瑾容也渐渐因为她的一意孤行与蹩脚演出而渐渐疏离了。

     这个界面因着重生而来的叶隐悠,一切好像陷入了一个怪圈,连赵家人也牵连在内。常熹想着,因果循环,既然自己继承了赵瑾玉的身份,也该履行该尽的义务才是。

     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赵家,以及眼前这个......嗯,大概是可以叫做炮灰男吧。

     “人总是要死了心后才知道回头,你放心,我不会再和以前一样了。”常熹抬手揉了揉眉心,神色困倦,“我那孪生弟弟总不会真不顾我这个姐姐的,赵家有他应付,自然会风平浪静。”

     其实,常熹没有说的是,在这个世界赵瑾玉死了后,远在大洋彼岸的赵瑾容听闻消息后放下手中价值上亿美元的生意跑了回来。然而,这怪圈的世界就是那么诡异,赵瑾容坐的那班飞机再也没有回来,而是沉没在海底深处,尸骨无存。

     这一次,赵瑾容自然没有听到自己亲姐离世的消息,所以错过了那趟坠机的航班安全抵达东海市机场,相信不用多久就可以见到了吧。

     江溯风见她累了,道:“那我先回公司,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家政公司的保姆会过来,刚助理买的晚餐就放桌面上,你饿了记得吃。”

     “嗯,谢谢你。”常熹真心朝他道谢,眼底的笑意微暖。

     江溯风怔了怔,回到车里才回过神,不由得唾弃自己怎么被一个老女人迷住了眼睛。

     “少爷,刚杜佳悦小姐问您今晚是否有空。”小助理透过后视镜看到黑着脸的boss,不由抹了把汗。

     “没空!你回头给我告诉她,有这门心思不如多接几部戏,她当公司养猪的么?!”

     “好的少爷,我一定转告您的话。”小助理心底替撞枪口上的杜小姐默哀了几秒,平日的的boss大人就算不约,也还是很稳重很绅士的呀。

     “回公司。”江溯风焦躁地扯开衣领,一脸不耐。

     小助理不敢多问,猛踩油门飞速赶往公司。

     看到王妈身后那个男人的长相,常熹了然。

     “瑾容,你来了。”

     赵瑾容一身黑色手工正装,看起来严谨而又刻板,像是刚开完会议过来的。他目光深邃而犀利地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步伐坚定朝她走来。

     “若不是听人说你处处刁难人家叶教授的女儿遭到了报应,我还不知道阿姐你落得这副模样。”赵瑾容眼睛落在她的双膝,手搭在上面,皱眉问道:“真的没办法了吗?”

     常熹伸手摸摸他的发顶,说:“你来之前应该问过医生了吧,说不定也因祸得福呢。”

     抓住头顶那不老实的手,赵瑾容僵着脸冷声道:“早说过那人不是能托付的人,女人就是那么蠢!”

     “嗯。”常熹叹了口气,“是挺蠢。”

     赵瑾容看着自己的双生姐姐好似变了一个人,莫不是真想通了?但愿是这样。

     “回家吧,大不了我养你。”

     “......养我?”常熹微愣,随又笑了,“你还真小瞧我了,没了腿难道我就真没用了吗?”

     “阿姐,叶隐悠那女人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太冲动。”赵瑾容推着她的轮椅回房,说:“现在周家的长孙处处针对江家,我不想你也牵连进去。周家背景深,这水不能淌。”

     “嗯,那生日晚宴你去吗?”常熹接过他端来的营养粥,小口地咽下。

     赵瑾容脸色一冷,道:“你想也别想,好好休息!”

     常熹伸手拉扯着他脸,笑了笑:“还没娶媳妇儿就一副老头子的模样,一点儿也不可爱。”

     “......”赵瑾容脸色铁青,却又对自己的胞姐无可奈何。

     “躲并不是办法。”常熹微微笑着说:“周家长孙为什么针对江家,你难道不知道吗?到时,我们赵家也逃不了的。”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匪夷所思,原本毫无关系的几个人也会因为蝴蝶挥动了翅膀而牵连在一起,这就是后世之人所说的蝴蝶效应吧。原主赵瑾玉早将叶隐悠得罪了个全,而且以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还之的性子,又如何能放过赵家呢?原主这双腿,和叶隐悠也逃不开干系。

     呵,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常熹心里不由感到好笑,叶隐悠自己为了逃脱命定的轨迹,而擅自改了无数人的命运。她重生后一切的顺风顺水都建立在了太多的破裂之上,于那些无辜的人何其不公。原先赵瑾玉的自杀使得赵瑾容意外身亡,接着赵家股市大跌,而后一年之内宣告破产,多少人的命运因此而受到了牵连。连同原主与江溯风之间,若不是叶隐悠横插一手,便不会有原主后来含恨而终了。

     常熹歪着头不只看向什么地方,唇角略带笑意,看起来确实像想开了的模样。见她这样,赵瑾容接过她手中的空碗搁在桌面上,俯身一把将她抱起走下楼。

     客厅此时放了一张新的轮椅,正是他让人定制的。想到自己的姐姐后半生将在轮椅上度过,赵瑾容黑眸闪过几丝阴狠,那个女人、还有那江家,他绝对不会放过!

     常熹现在神魂虽然虚弱,可也比普通人敏锐许多,刚才赵瑾容看到那张轮椅时,身上那隐隐的杀意还是让常熹颇为在意,便提醒道:“瑾容,你多留意周家的动静。”

     赵瑾容把她轻轻放在舒适的轮椅上,还细心地拿了一条毛毯盖在她的腿上,对她的话倒是听进去了,点了点头说:“我知道。”说完推着轮椅出了别墅。

     外面停了一辆黑色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司机打开车门,赵瑾容把常熹抱到柔软舒适的坐垫上,往她的膝上盖了羊毛毯,轮椅则被司机放在后面。车子还没开,赵瑾容蹲下身替她揉捏没有知觉的小腿,说道:“阿姐,以后我每天来接你去老中医那里针灸,这样长期以往下去你腿部肌肉才不容易萎缩。”他脸上的线条棱角分明,随着车子的移动,阳光透过窗帘打在他的侧脸,使他略显冷硬的脸上显得格外柔和。

     常熹垂首看着这个为自己按摩小腿的男人,微微笑了起来:“你这手法是特地为我从那老中医手中学来的?”

     赵瑾容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面上十分平静地“嗯”了一声,可耳朵尖儿的红晕却出卖了他此时的冷静。想到自家姐姐心细如发,怎么会看不到他耳尖儿红了起来呢?于是,他清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阿姐,下个月南城那边的度假村竣工,不如与我一起去那边散散心?”

     “好。”常熹笑着应道,也不戳破他的心思。在原主的记忆中,这个弟弟小时候也是变扭的很,对人好也是死都不愿坦白,非得拐着弯来,生怕被别人知道似的。可偏偏每次情绪起伏之时,耳朵尖儿总是容易把他出卖,为此小时候也没被人少调侃过。

     赵瑾容按摩手法虽然不熟练,却十分认真地将每一个步骤都做完。常熹微微一笑,看得出这对姐弟两的感情是真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