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chapter06
    车门打开,封瑾刚站稳便被一个身带身带诱人馨香的女人抱了个满怀,这里是鹅卵石铺成的林荫小道,女人脚下却踩着恨天高。

     “放开,我刚出了一身汗,你也不嫌脏。”封瑾语气嫌弃,手却依然虚扶着她的腰,免得她不小心崴了脚。

     等抱够了,怀里的女人才松开她,那张脸近看还是一如既往令人移不开眼,即便是女人看到这张脸,也会为之惊叹,反倒生不出一丝嫉妒的情绪。那双细长而妖媚的丹凤眼微微上挑,笑了起来:“这一次顺利吗?”

     “你说呢?”

     “如果是阿瑾的话,肯定没问题。”施瑜视线落在了封瑾身上披着的那件男士西服外套,然后看了眼他身后的男秘书,眯起了眼,却也没说什么。

     两人并行进了别墅,江溯流随后跟上。

     走进客厅,施瑜往沙发上一坐,双腿优雅地叠起,笑着说道:“楚家以为这样就可以弄垮盛安的话,就太可笑了。”

     “楚家有盛安9%的股权,也是董事会成员之一。”封瑾并不会小看对手,她将身上披着的外套递给江溯流,轻声说了句谢谢,然后在施瑜的对面坐下。封瑾缓了口气,继续说道:“这期间,他拿到了多少散股先不说,联合其他股东才是麻烦。”

     “我看楚家的狼子野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施瑜起身走到吧台前,调制了两杯鸡尾酒走到封瑾跟前,忽然想到封瑾身体不适,便直接将另一杯递给一旁存在感极强的江溯流。然后继续对封瑾说道:“或许,一开始楚家就这么计划了,从你们订婚开始。”

     “......”封瑾眼眸发暗,只是一瞬即逝,她点了点头:“我知道。”

     将外套搭在臂弯处,接过鸡尾酒的江溯流抬眼便看到封瑾眼中的那一瞬黯然,顿时心底涌上一丝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只是很快,他收敛好自己的情绪,想到下午还有一个重要且棘手的会议,他必须提前做好准备工作。

     可封瑾的身体虽然退了烧,可毕竟还虚弱着,而下午的会议无法推掉,江溯流微不可及地皱了眉。他把手中的鸡尾酒放回吧台,然后对就算靠在沙发上,依旧保持着端庄坐姿的封瑾说道:“总裁,您这样容易着凉,建议您洗个热水澡休息一下,多喝开水,避免着凉。”

     封瑾抬头看着他,点了点头:“嗯,谢谢。”

     “那么总裁,我先回公司了。”

     ......

     等江溯流离开后,施瑜坐在封瑾跟前细细打量她,说道:“那个就是你新招来的秘书?直觉告诉我,他不太像秘书。”

     封瑾站起身回头看她:“你也发现了?”

     “说不定是我的错觉。”施瑜指尖把玩着高脚杯,朝封瑾轻轻一笑,“对了,回国之前我特地去探望伯父,他恢复地很好,让你安心。另外医生说情况好的话,再过三个月就可以回来修养了。”

     “嗯,”封瑾微笑道谢,“谢谢你,施瑜。”

     “我们之间就不用这么生分了,你快去洗个热水澡吧,别再着凉了。”

     “嗯。”封瑾应了声,便上楼进了自己的卧室。

     自两年前父亲发病后,家里也显得更加冷清了,管家跟在了父亲的身边打理琐事。所以现在除了华叔夫妇,以及定时过来的钟点工,整栋别墅并没有其他人。封瑾从小就习惯了这样冷清的环境,所以也不会觉得不适。

     将整个人泡在浴缸里,封瑾舒了一口气,浴室里的暖气很足,并不会担心受凉。

     披上浴袍走出浴室,封瑾发现整个人清醒多了,换好衣服,准备下楼。

     看到依旧穿着西服套装的封瑾,靠在沙发上的施瑜不由扶额:“阿瑾,你才刚回来,又打算去公司?”

     “嗯,今天周一股东会议,推到了下午四点半。”封瑾将袖扣扣上,问道,“你经纪人该来找你了吧?”

     “这个月我休假呢,刚拍完电影,工作电话被我放经纪人那儿了。”

     “电影什么时候上映?”

     “下个月中旬,”施瑜眨了眨眼睛,红唇勾起,“到那时,总裁大人您去给我包场?”

     “好。”

     “阿瑾,你果然是爱我的!”

     封瑾眼前一黑,身子一歪被扑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施瑜压低声音笑了起来,天生有些沙哑的嗓音却有着独有的性感,显得格外撩人:“我该怎么报答总裁大人呢?”

     “立刻从我身上下来!”封瑾刚退烧,身体还有些力不从心,连声音也没了从前的气势。

     “不要~”施瑜八爪鱼似的将封瑾紧紧抱住,将她乱动的手反手扣在她脑后,低笑:“阿瑾难得露出这样柔弱的神态,让我有种不做点什么以后会后悔的错觉呢~”

     “施瑜......”封瑾头有点发晕,“别闹,下午的会议我必须去。”

     “公司你一天不去也不会立刻倒闭,你就是太强了,那个姓楚的心中畏惧你,不敢对你做什么才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想要寻找柔弱的娇花抚慰自己脆弱的心灵。呵~没用的男人。”施瑜压在她身上,就是不松手,笑着俯视她,“你看你现在,不就很娇弱,很诱人嘛!”

     “施瑜。”封瑾皱了眉,却也拿她没辙。

     “阿瑾,那样的男人配不上你,就算青梅竹马又怎样,最后还是会背叛你。”施瑜丝毫没有受到低气压的影响,依旧笑意盈盈地看着封瑾,眼底却写着认真,“所以,是阿瑾太好了,才值得更好的。”

     封瑾仰视这个压着自己的女人,口气有些无奈:“你如果想安慰我的话,还是从我身上下去再说。”

     “不急,”施瑜手撑在封瑾的耳畔,不再将身上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却还是不愿意起来,“以前就觉得那个姓楚的配不上你,看来我的直觉是对的。等这事一了,我去给你求个桃花运,说不定就能遇上真命天子了呢!”

     “你的好意我心领。”封瑾知道自己拗不过她,便不再挣扎。

     只是说到楚明宇,她还是无法心无芥蒂。

     封瑾先前有一个世家出生的未婚夫,可惜这未婚夫对于封瑾这样气场太过于强大的女人总是隔着一层什么,连亲近都带着任务式。订婚五年也不过是牵手、拥抱,浅尝辄止。再多的,便是每隔一段时间,去看望彼此的双亲,仅此而已。

     可这样对于一个成年男人来说明明拥有未婚妻却过着和尚般的生活显然不是他身为大少爷能忍受的,偏偏他无法对自己的未婚妻露出不满的神情。封瑾不是不喜欢自己的未婚夫,只是性子使然,不会撒娇与讨好男人而已。于是,这位未婚夫便人不知鬼不觉搭上了自己公司旗下的艺人。那个女人封瑾也见过,确实很美,那种美如同白玫瑰绽开,带着诱人的芬芳,那是女人独有的风情,处事果决冷静的封瑾本身并不具备。

     所以,当看到那不堪入目的场景之时,封瑾用了自己无数场合之下练就的处变不惊才没有立刻上前质问楚明宇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等她真正冷静下来的时候,便知道质问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那时,离举行婚礼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很快,封瑾解除了与楚家的婚约,因为顾忌到两家长辈的情分,封瑾并没有将楚明宇与那个女艺人的事情挑出,而是一人承担了舆论的风波。可惜,楚家不但不感激,反而倒打一耙。

     也正是因此,封瑾才看清了楚家一直打的如意算盘,无非就是得到盛安罢了。

     封瑾将真相隐瞒,没有告诉父亲。因为,倘若将真相告知,那样只会让父亲的病情加重,这样的后果封瑾不敢想。

     盛安是父亲和母亲毕生的心血,当盛安在s市真正有了一席之地的时候,母亲离世,那时的封瑾才九岁。后来,父亲身边也陆续有了年轻漂亮的女性,只是换的速度太快,封瑾一个也没记住。那些女人并不敢靠近封瑾,且眼神中带着厌恶与讨好。

     再后来,封瑾16岁,在对公司管理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强制跟在父亲身边的助理学习,每天除了学校的功课便是看各种报表与了解公司的运营。

     枯燥而无味。

     可那时的封瑾没有选择说不的权利。渐渐地,封瑾也能独自处理一些文件,哪怕本身存在一些问题,被送到父亲的面前,还是会按照她所说的去执行。

     不要依赖任何人,自己对自己所做的事负责,因为没有谁会在背后给你收拾烂摊子。

     ——这是父亲的原话。

     封瑾的成长坏境与同龄人是不一样的,母亲离开后,亲人的温情封瑾再没有享受过,那时的她几乎没有同龄玩伴,只有大她两岁的楚明宇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订婚也显得那么顺其自然。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一对,以至于后来封瑾单方面解除婚约之时才那么轰动。

     所带来的后果,封瑾都承受了下来。连着楚家的搅局与开始暗中针对盛安的种种行为。

     那时,父亲已经神志昏迷被送往美国接受治疗。

     而她,身为女儿却无法陪伴身侧。

     看到封瑾眼中那一瞬的茫然化作了坚定,施瑜松开她站起身,然后把手递给封瑾,笑着说道:“将来我可是得索要报酬的。”

     “好。”封瑾没有丝毫犹豫搭上她的手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