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chapter09
    “新三年的计划,按照盛安目前的状况,是不是太过于夸大了?”还是那位最初发言的中年男人,他嗤笑一声:“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得什么是脚踏实地,如何让我们相信?”

     “封总,听完汇报后,联想到盛安如今的情况,我也很是担忧。”一名看起来儒雅的男人说着带着港城味的普通话,话中却一点不客气,“当然,我相信封总有这样的信心,但我更希望务实一点。”

     “固定合作企业的离开,也给盛安带来名誉上的影响,而其他合作对象也会以此作为衡量合作与否的前提,我实在不知道封总究竟哪儿来的自信。”一位身上带着翡翠配饰的微胖女人面露不满,猩红的嘴唇一张一合,“红利的分配比例是事先说好的,我没也什么好说,可倘若公司效益下降百分之三十,那这12%的比例岂不是开玩笑吗?”

     “我相信阿瑾能够做到。”楚明宇视线落在封瑾的身上,举手表决,“我同意。”

     “噗嗤~”坐在最末端的一位年轻人笑了起来,他抬手拨了拨自己乱糟糟的金发,露出了精致而华贵的红色耳钉,一瞥便知价值不菲。他先是看了眼坐在首位上似乎在认真听别人想法的封瑾,然后环顾了四周的股东成员,面上的笑带着几分痞气,“我以为股东大会枯燥无聊至极,老头子才会将我从澳洲揪回来参加这种老年人参加的会议。我没想到盛安的总裁会是一位年轻美丽的女性,要是老头子早点告诉我,不用他特地来逮我,我自己马上就回来了。”

     年轻人似乎没有注意到场合的问题,翘起了二郎腿,七分休闲牛仔裤往上提了些,露出了半截白皙的小腿,脚踝上还纹着黑色的的花纹,显得神秘而妖异。

     封瑾朝年轻人看去,因为他的位置是最末尾,还被旁人挡住了视线,一开始并没有仔细看这个人。封瑾回想股东大会成员名单,才想起这人是赵老爷子的孙子,赵瑞天。

     哈佛金融管理硕士毕业,24岁,现任东南亚地区的运营总监一职。

     封瑾先前看过这人的照片,衣冠严谨,娃娃脸,十分清秀,也没把头发染成一头稻草似的。很难想象,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将自己整成这幅模样。虽然,公司并没有强制要求穿着打扮,可这人显然太随性了。

     只见赵瑞天站了起来,只手拿起自己桌面上的麦克风,调了调声音,继续说道:“虽然对国内市场的行情我不如在座的各位前辈们那么了解,但也做了个简单的调查。盛安在同行企业来说不算顶尖,但也不low,发展的前景很大,首先就归功于我们的总裁大人。盛安两年前的盈利报表想必在座的看过了吧,而现在比往年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五。”赵瑞天看似嬉皮笑脸、没个正行,却也条理清晰。

     他朝刚刚发言的三个人走去,身子斜靠在会议桌上,歪着头看着最先发言的那三人,笑着说:“由此可见,咋们股东成员中竟存在睁眼说瞎话的风气,这不好啊。总裁多不容易啊,忙到死的活儿,还要跟各路牛鬼蛇神斗法,实在太辛苦了!”

     似乎察觉到自己跑题了,赵瑞天轻咳一声,“咳,言归正传。那些跟盛安集团解约的企业我也逐一了解过他们公司的企业文化和管理人员与大致的运营状况,做了一个计算,他们的离开对盛安是最大的推进。固步自封、画地为牢的企业在当今时代是没有发展潜力的,倘若盛安也按照以往的运营模式,就没有今天的盛安,你们该清楚这个事实。所以,愚蠢是病毒,容易感染。如果连现实状况都搞不清,还睁眼说瞎话,那你们活了那么大把年级真是......”赵瑞天顿了顿,将“活到狗肚子里了”几个字硬生生变成,“也是可惜了。”

     话落,最初发言的三人脸色骤然变黑。

     赵瑞天的身份在场几人都知道,赵家世代经商,家业庞大,总部设在纽约由其父掌舵。赵老爷子之所以持有盛安的股份,也是最初与封父私交甚好的关系而帮衬着。只是,自封瑾坐上总裁的位子后,赵老爷子在股东大会上一向装聋作哑,并不参合这些事。所以,每次股东大会都是这三人借题发挥大放阙词的日子。这一次的股东大会赵老爷子让自己的孙子过来参加的意思虽然不明,不过在这样跳脱的性子却刚好合适。

     坐在首座的封瑾十指交叉,手肘搁在会议桌上,面色冷峻,丝毫看不出在想什么。

     眼前这三人是最初跟随封父创立盛安的元老,只要不做实质性损害公司的利益的事,无论出了什么幺蛾子,封瑾也只有冷脸相对,却并不会将他们怎样。

     先不说这三人是看着封瑾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也是在封父病发后开始对封瑾的态度换了一张脸,并对于封瑾成为盛安的掌舵人这一事实非常不满。但不满归不满,也就只有召开股东大会之时借机膈应一下封瑾。谁料封瑾从来不与他们直接对上,且态度从来面无表情,波澜不惊,言辞间甚至听起来很客气,让人感到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无力感。

     在他们欲争论起来之前,封瑾出声打断了他们,并让江溯流将与康凯斯集团的合作企划一并告知在场的各位股东。

     除了那三个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声不吭,其他人皆鼓掌赞同。

     归根结底,还是利益本身最有价值。

     这个道理,封瑾踏入这个圈子就明白了。

     无用的表白,浪费的是时间而已。

     关于表决一事,股东成员一共十三位,有十名举手表决同意,两名弃权,一名反对。

     于是,这一次股东会议的内容顺利通过。

     会议结束之际,封瑾依旧公式化地做了个简短的总结。

     当股东成员们陆续离开会议室,楚明宇朝封瑾走了过来,但马上停下脚步拿出手机,当看到上面的号码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封瑾,面上似是挣扎了一番,然后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封瑾将自己面前的文件收起,仿佛没有看到刚才那一幕,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一旁的江溯流,然后视线落在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身上。

     “嘿~总裁大人~”赵瑞天嘴角勾起,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邪魅狷狂,“看在我刚刚表现那么好,不请我吃饭吗?”

     封瑾面上也没先前那般冷了,她站起身,伸出右手,“替我谢谢你家老爷子。”

     “唉?不是应该谢我吗?”赵瑞天口气惊讶,脸上却很平静,他笑着握住她的手,“很高兴见到你,封总。”

     赵瑞天动作间看起来优雅自然,与他先前的表现大相庭径。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赵总监。”封瑾收回自己的手,客气地说道:“那么,改日再约。”

     “当然可以。”

     客套完了,赵瑞天看向正在将会议纪要拷贝在u盘上的江溯流,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这位是封总您的助理吧?”

     封瑾刚要开口说什么,江溯流站起身朝赵瑞天伸出手,“你好,赵先生。”

     “不用那么客气,叫我瑞天就好了。”

     江溯流嘴角抿紧,手上的劲儿加大。

     赵瑞天面上丝毫不为所动,手却微颤抖。

     封瑾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视线落在了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上。两人手顿时松开,赵瑞天打了个哈哈笑了起来,“我就是觉得与江秘书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好像上辈子见过似的。”

     “江秘书看着确实面善。”封瑾说道,“我还有点事,江秘书你送赵先生吧。”

     “好的,总裁。”

     等封瑾离开后,赵瑞天抬手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学长,原来你当初跟我说的不是开玩笑啊!刚看清是你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做梦了!快说,你来盛安究竟有什么企图?”

     江溯流手中拿着文件走在前面,语气却冷地跟三九天似的:“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盛安的待客之道就跟你这样的?”赵瑞天斜眼看他,“刚刚总裁大人可不是让你这么个送法啊!”

     江溯流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赵先生,这边请。”

     赵瑞天登时打了个激灵,却没再说什么了。

     这一回被老爷子逮回来,带着满肚子不甘愿来参加这劳什子会议,会议开始他便在打瞌睡,抬头的时候似乎见到了熟人,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是旧识,精神也瞬间恢复了,才有了方才会议室的那一幕。

     走到电梯口旁,赵瑞天走进电梯,江溯流并没有进去。

     “既然有人接你,我就不送了。”

     说完,在赵瑞天翻了个白眼,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保镖,他额角青筋直跳,老头子究竟是有多不信任他才做这样的安排的?

     电梯门关上,看不到人影了,江溯流似乎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想到赵瑞天会出现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两人在英国认识,同一个大学,同一个导师,他偶尔代导师给学弟授课而与赵瑞天认识,孽缘维持了五年。此人性子跳脱顽劣却并非无脑。相反,在经商的路上有着敏锐的直觉与判断力。

     当初来盛安他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身份,可也没有暴露出来。也许,在他潜意识里,并不想她知道,不想她觉得自己是怀着目的来盛安的。

     江溯流薄唇紧抿,如果她知道了,会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