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chapter04
    第二天,早上八点。

     封瑾和江溯流刚走到酒店门口,陈经理派来的司机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江溯流非常自然地拉开后座的车门,手背贴车厢上沿,等封瑾坐好后才将手拿开并为其关上车门。这一回,江溯流并没有与封瑾并坐在一起,而是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透过后视镜,江溯流看到她手上似乎拿着的是由律师起草的与康凯斯集团的合作协议,时不时揉捏着自己的眉心,状态看起来并不好。对于先前准备好的几个谈判方案,江溯流凭着自己对刘泽安的了解与分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合作成功的话完全可以改变盛安现在困局。

     到了集韵斋茶楼的时候,离正式会谈还有三十分钟。

     茶楼位于街道的拐角处,正面朝阳,向各个方向都开放,地盘很阔,路缘石上青石板在馆前铺就了一块平阔的三角形地面,上头还栽下了三四株绿得发亮的梧桐树,风一呵气儿,树叶就飒飒作响,偶尔会有树叶慢悠悠地飘荡而下,落在池子里泛起一层柔亮的涟漪。

     穿过回廊,他们被服务员领到事先预定好的房间。屋子整体色调复古,里面的摆设现代与古韵完美结合,显得别具一格,给人一种十分舒心的感觉。

     江溯流将椅子拉开,封瑾坐下后十分钟不到,门外便走进几个人。

     顿时,封瑾站起了身,伸出手:“刘总,很高兴再次见到您,别来无恙。”

     来人模样英俊帅气,身上穿着手工定制的西服,领带和衬衫的颜色也极其考究,十分适合此人的气质,让人容易心生好感。也许是因着保养得当,男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面上带着自信从容的微笑,显得一副儒雅温和的模样,身上沉淀出一种岁月赋予的成熟而优雅的魅力。他用一种欣赏的目光看着封瑾,非常绅士地轻轻握住封瑾的手,笑着说道:“抱歉,这一次让封总等我,我该赔礼才是。”

     客气了一番后,双方开始进入正题。

     期间,封瑾注意到刘泽安身后的一位与她年龄差不多的男人视线似乎从一进门便落在她的身上。那种眼神并不难理解,带着探究与好奇,还有一丝兴味。封瑾定力好,以往的很多类似的场合,这样的眼神并不少见,所以她丝毫不为所动。

     反倒是站在封瑾身后的江溯流,面上维持着微笑,可眼镜下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看向刘文柏的时候带着一丝警告。

     刘文柏轻轻一笑,眼底的笑意说明了他此时的好心情。

     将之一切收入眼中的刘泽安虽然觉得对面那个带着眼镜的男秘书有点眼熟,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并没有见过这人。所以,刘泽安心中虽有疑惑,也暂时压下,目光落在了封瑾身上。

     今日的封瑾如同往常一样,脸上妆容精致,长发也被很好地盘起,看起来干练而不失柔和。她抬头直视刘泽安,黑色的眼眸看起来很温和,没有丝毫攻击性。

     “能得到贵公司的青睐是盛安的荣幸,不过说实话,你们选择珠宝贸易这一块作为拓展领域,令我感到惊讶与钦佩。近来随着我国的相关政.策也对此放宽许多,前景斐然。”说道这儿,封瑾微微一笑,“我想刘总也正是看中了这点,才选择以贸易来打开国内市场吧?”如同友人的交谈,一下子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封瑾继续说道:“盛安也是抱着十二分诚意与贵公司合作,拓展国内北方珠宝贸易市场,达到双赢局面。我们对贵公司也做了一些了解,信誉上绝对放心,只是贵公司提出的要求难免有苛刻,我希望我们在能达成一个共识,刘总您看怎么样?”

     来之前,封瑾准备了多套谈判方案,这一次康凯斯的谈判对象对盛安很重要。同样,谈判结果依旧对盛安也很重要。所以,一开始封瑾便抱着友好的合作心态。如果能与康凯斯集团达成长期合作的协议,实现双赢局面,那么对现在的盛安来说,无疑是可以一举扭转盛安目前不利的局面。

     封瑾本就打算两年之内让盛安在美国上市,可带来巨大利益的同时也伴随着庞大的风险,封瑾不得不慎重。如果可以借着康凯斯集团进军美国市场,协助双方开发新的市场,扩大区域面积,那么今天这场合作才是真正达到了预期的结局。

     听完封瑾的话,刘泽安依旧面带儒雅的笑意,只是话中分毫不让:“国内的珠宝贸易市场尚未饱和,我并不觉得自己所提的要求对于贵公司很难达到。”虽然这一回他负责国内市场的开拓,可若是不作出一个好的成绩,此次他主张拓展国内市场的计划岂不是让董事会的那些老家伙嘲笑?盛安现在腹背受敌陷入了困局,他们没有理由拒绝这送上门的生意。而眼前的女人他很早以前便注意到了,也是看着盛安在她的手中发展到目前的规模,这也是他选择盛安的重要因素,那就是潜力。然而他最喜欢做的事,便是让对手看清自己的立场,然后不得不按着他所说的方案一个字不改地去执行。

     虽然他欣赏眼前这个女人,可一码归一码,他从来不将私情与公事混淆。

     刘泽安的话中之意,无非就是想要与康凯斯集团合作的企业多得是,不差一个盛安。对此,封瑾面不改色地说道:“从贵公司愿意选择盛安来说,我十分荣幸能够与康凯斯这样的企业合作。只是,利益是双向的。刘总您能够坐在这里于我协商合约,也代表了贵公司事先对盛安进行了了解与考察,慎重选择之后的结果。”

     康凯斯与盛安的关系,即是合作对象同时也是竞争对手。盛安涉及的产业链庞大,特别是珠宝商场这一块,并在她的手上陆续开拓及投资软件、贸易、房地产、购物商场等产业,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利润。康凯斯之所以选择与盛安合作,未必不是看重盛安的前景。

     据她所知,康凯斯集团董事会成员半数以上是华人,而今的全盘操控者更是与刘家关系匪浅。刘泽安既然亲自来开发国内的市场,那么必然会慎重选择合作对象。刘泽安这人,在之前的商务酒会上封瑾曾见过,并且交谈了几句,外表看是一个极其儒雅且绅士的人,但封瑾向来不看人的外表,至少刘泽安这样的人不是外表看起来那样温文儒雅。

     心理战,不过是将自身利益最大化。刘泽安一到谈判之时便瞬间换了一个人似的,虽然依旧温文儒雅,可那种凌厉的气息如同头狼般,死守自己脚下的底盘,步步紧逼、寸步不让。

     “康凯斯资产雄厚,国内优秀的企业不少,而且,我觉得通过这一次的合作,盛安得到了康凯斯的鼎力支持,必定可以一改现状,不是吗?”刘泽安面上带笑,那自信从容的神态和语气特别容易让人信服,且服从。他有绝对的优势,而盛安的现状让她退步轻而易举。

     商务谈判,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虽然封瑾并不介意舍去眼前的一部分利益而得到这个合作,可在谈判桌上一旦气势略逊一筹,那么接下来的合作方案肯定不是她所要的。而眼前这人,认定盛安必定会与康凯斯合作,才如此狮子大开口,确实符合这人一贯的行事风格。

     从与此人的交锋中,也证实了她的所想。刘泽安看似温文儒雅,实则步步紧逼将自身利益最大化,且气势上隐隐运筹帷幄掌控全盘的感觉。但,封瑾在谈判桌上从来不会落于下风。

     封瑾微微做个了一个深呼吸,说道:“刘总,纵观国内市场,盛安在珠宝产业链上有足够的话语权。虽然目前盛安陷入了困局,但我有足够的信心破解并且击破,让盛安在这样的风雨下更快成长起来。如果贵公司因为盛安目前的现状而放弃合作一事,我深感遗憾,因为市场上从不鲜见黑马的存在。”顿了顿,封瑾微笑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刘泽安,继续说道:“正因为如此,盛安需要诚意的合作伙伴,携手共进,扩大国内珠宝贸易市场,形成双赢局面。”

     听到她的话,刘泽安眼底的笑意多了几分真诚,先前只不过是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线,接下来才是真正商谈合作协议的内容。

     “我对盛安很有信心,”刘泽安花了两个月时间了解国内市场行情,盛安无疑是最佳的合作对象。虽然他对女性并无歧视的意思,可百闻不如见面,这一次的谈判桌上的交锋也让他对这个女人多了几分了解。对以后的合作也多了几分期待。

     刘泽安眼底的欣赏没有丝毫掩饰,却并不会令人感到被冒犯。时间赋予了他独有的优雅与魅力,他展颜一笑,嗓音低沉而优雅:“封总不愧是这一代年轻人中的翘楚,不过就算这样,我也不会为此放松条款。”

     闻言,封瑾便知合约的具体内容还可以协商,对方也确实有合作的意向,便温和笑着说道:“能否看一下我方起草的合约?”

     刘泽安优雅地笑着示意:“愿闻其详。”

     封瑾将之前律师起草的合约递给坐在她对面的刘泽安,并说道:“这是根据之前协商的条款进行调整起草的合约,如果您觉得没问题的话,我们可以正式签约。”

     接过合约书的刘泽安将合约上的内容浏览下来,“虽然和我预期中的有所不同,但是如封总所说,这合作带来的利益也成功让我心动了。”他抬头看向封瑾,再没有方才那一瞬的咄咄逼人,英俊的脸上露出了温和儒雅的笑意:“我忽然很庆幸最初选择了盛安。”

     “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封瑾也笑了。

     刘泽安非常痛快地在落款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自此,盛安与康凯斯集团的合作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走出茶楼的时候,刘泽安忽然叫住了坐上车刚要离开的封瑾,车窗打开一半,便看到刘泽安英俊儒雅的脸,他笑看着车内的封瑾,说道:“期待我们下一次再见。”

     没等封瑾说什么,刘泽安便已转身坐上自己的车离开。

     副驾驶上的江溯流眼底一沉,抬头便看到后视镜中的封瑾脸上恢复了往日办公之时的冷淡模样,却又让他觉得松了口气。

     封瑾松了松自己的衣领,她昨天夜里似乎着凉了,今天一整天有些犯困,喉咙也非常地不舒服,方才谈判之时不过强忍着,“去机场。”想到刚刚刘泽安的态度,封瑾轻轻按了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刘泽安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而那话并不公式化,似乎只是朋友间的道别,却莫名地让她感到了麻烦。

     回程的飞机上,封瑾神色看起来很困,再也无暇去想别的。江溯流让空姐拿来薄被给她盖上,很快封瑾便陷入了昏睡。大约过去半个小时,封瑾似乎有些难受,额上布满细密的汗珠。

     “......冷。”

     江溯流本能地觉得不对,走到她的旁边,抬手覆上她的额,发现体温有些烫人,忙叫来空乘,询问有没有急救医疗箱。封瑾此时已经因着头疼而睁开了眼睛,眼中的焦距有些迷蒙。空乘见这样的情况,下意识地想询问有没有医务人员。

     江溯流淡淡地说道:“我是医生。”

     空姐似乎有些惊讶,但还是点头说道:“好的,先生您请稍等。”

     等空姐将医疗箱拿来,江溯流动作熟练地取出体温计要给封瑾量体温,忽然对上了她的眼睛。那里面的焦距有些散,江溯流的动作停顿了片刻,与她对视了一会儿,然后伸手解开她衬衫的第二颗扣子。

     感觉到脖颈间传来微凉的触感,封瑾意识渐渐回笼。

     下一秒,江溯流的手腕被一把扣住,身体因着她的动作往下一倾,对上那双黑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