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第 38 章
    瑞亚面色阴沉,心中野马奔腾呼啸而过,他真的听不懂少女在说什么,可从那态度来看并不是好话。

     这时,一阵嘹亮的歌声响起——

     “同志哥!请喝一杯茶呀,请喝一杯茶,井冈山的茶叶甜又香啊........”

     只见少女不知从哪个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掌大小黑色可以用来砸核桃的老式诺基亚。瑞亚可以肯定,外面整条走廊一定可以听见这诡异的铃声。

     “喂?师姐啊,那个保安不让我进来,我从后面爬进来的,哦现在啊,我找到那个长得跟僵尸一样的人了,你不是给我看过照片吗........”少女说着口音浓重的普通话,即便这样却还是原来的味道。

     瑞亚额角直抽,好想弄死这个神经病。

     “哦好,我不走了,就在这里等你。”少女挂了电话,将诺基亚塞到外套里面的口袋里。然后,就真的就待在原地不动了。

     外面护士走了进来,看到少女,很是讶异:“这里是VIP病房,您是不是走错了?”

     谁知,少女不动如山,说道:“毛得事,我就是来找他的。”

     “这里是病房,您会影响病人休息,您到底是哪位病人的家属?”

     少女回头,手抬起指向面色难看的瑞亚,“他。”

     护士也脸上也有些不好看了,眼前的少女看起来娇娇小小,可居然拉不动,那真是纹丝不动,仿佛一座大山似的。这个病人的家属可是盛安的总裁,与眼前衣着堪称土到掉渣的少女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好吧!她是护士,不是傻子啊!

     “请您离开这里,不要让我们难做,您在这样,我就通知院长了。”

     少女正疑惑为什么这个穿粉衣服带粉帽子的女人要拉她的手,她忍了忍,终究没有挣脱,万一不小心伤着人就不好了,还给师姐帮倒忙。

     护士累地气喘吁吁,少女脚下分毫未动。

     封瑾走进病房,便看到这令人哑然的一幕。

     也难怪这样大的动静,外面的保镖也没什么反应。

     “明胥,怎么回事?”

     少女一看是封瑾,心中顿时觉得委屈,“师姐,刚刚我和门口的那人说我是来找你的,可大家都不相信。”

     封瑾揉了揉眉心,语气温柔地对一旁看起来很累的护士说道:“护士小姐,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这是我远房表妹,不是可疑人物。”

     “........”护士看了眼穿着样式不知道是什么年代格子衫,乌黑浓密的头发扎成了一股麻花辫直垂在胸前,末端还扎着红头绳,一股乡村风迎面扑来,再抬头看了眼一身高级定制的封瑾,虽然心中觉得可信度为零,但此时确实与她无关了,便只尽责道:“那么,请不要打扰病人休息。”

     “好的,我们会注意。”封瑾道。

     护士给瑞亚换了新的输液瓶后便离开了,而瑞亚脸色并不好看,眼前这个怪胎居然和封瑾真有关系?

     “师姐,我迷路了,这破手机又老出问题,找了半天才找到这栋大楼的标志,我好不容易在刚才打通你的电话。”明胥往一旁的椅子上一坐,浑身好似软的没有骨头靠在椅背上,“有人见我饿就给了我吃的,可我发现那味道有点像我自己做的耗子药,就把那男人骗到没人的巷子里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发现他身上可真藏着不少好东西,天气太热了,上来好累,我现在还困着没缓过来........”

     听到她的话,封瑾眼皮一跳,“那人呢?”

     “哦,旁边有个很大的垃圾桶,我把他扔那儿了。”明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爷爷说,在城里垃圾要装进垃圾桶里,不能随便乱扔,影响什么来着?哦,影响市容市貌。”

     封瑾拿出自己的手机,一边问:“还记得哪个方位吗?”

     “西行三里路,右拐再走五百米,那里有石板路,穿过右边三条巷子后有一棵大枣树。”明胥半眯着眼,回想道:“........嗯,就在大枣树旁院子后的垃圾桶里。”

     把这些信息简化后发给自己的保镖,会有地方比垃圾桶更适合他。

     做完这些后,封瑾走到她身边,抬手摸了摸她光洁的额头,“你还好吗?”

     “有点困,不过这楼可真高,爬的我好累。”

     “爬楼?”封瑾扶额,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保安不让我进来,我只能从背面的水管爬上去,那里有空调很方便,就是怕被人发现躲躲藏藏,时间耽搁久了太阳晒地有点晕。”

     封瑾面色冷了下来,最终只是叹了口气,“以后不能那样了,很危险。”说完,又看了她身上已经分辨不出什么颜色的衣服,问道:“师姐送你的衣服不喜欢吗?”

     “师兄说穿禅衣进城太土了,不好看,就去山下村子里帮我借了一套,不好看吗?”

     封瑾摸了摸明胥的发顶,昧着良心说出这两个字,“好看。”

     谁知,一直插不上话的瑞亚嗤笑一声,一脸嘲讽地看着明胥和封瑾,视线最后落在华胥的身上,“你就是让这个跟乞丐似的的黄毛丫头保护我?”

     谁料,明胥压根不理会他,直拉着封瑾的衣袖,仰着头说道:“师姐,我饿了,想吃饱肚子睡一觉,可不可以?”

     那双乌黑的瞳仁干净纯粹,没有蒙上一丁点儿尘埃,看着内心也会变得平静。封瑾笑着摸了摸她的发顶,一脸宠溺:“当然,不过你也累了,先去洗个澡换怎么样?”

     “好。”明胥乖巧地点了点头,这么热的天气,她也觉得浑身难受。

     等明胥洗完澡换上了封瑾给她准备的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哪里还是刚才那个邋邋遢遢土到掉渣的村姑?

     少女五官姣好,粉唇宛如花瓣,漆黑的瞳仁宛如上好的黑色玉石。乌黑的长发被挽起,用了精致复古的发卡固定。身上的衣服也是封瑾让人准备好的,样式带了国风的休闲套装,与她身上那莫名的气质相符。自有一股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清远气质。

     可是,一开口说话,气质全毁。

     “师几,恩盖想词拉个埋当劳。”不知不觉,明胥的方言又蹦出来了。

     瑞亚痛苦地别过头,不再去看这个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走出来的怪胎,刚才那一瞬他仿佛看到了山林中的精灵是最荒唐的错觉!

     而封瑾在那个地方待过半年的时间,简单的日常对话自然可以听懂。

     “不行,”封瑾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可对上她的眼睛,封瑾不由心软下来,“下次师姐陪你去?”

     “嗯,”明胥被封瑾带回了普通话,“那师姐,那我可是记住了啊。”

     “好。”

     看着明胥与华嫂离开,封瑾看了眼时间,离下班还有一会儿。算好时间,封瑾给自己的司机发了条短讯。

     “喂,我不要和那个怪胎带在同一个空间。”瑞亚语气嫌弃,“对我的伤恢复不利。”

     “嗯,”封瑾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那晚弄伤你的人,一定不会这么简单地放过你,有明胥在,就不用担心。”

     “你听不懂我说话吗?”瑞亚语气提高了一个八度,“I don't want that to be in the same space.Non voglio essere Quel Mostro e Nello stesso Spazio!”

     瑞亚英语和意大利语各说了一遍,封瑾跟没听到似的。看到他恢复地不错,封瑾也放心了,大概用不着一个月也能下床走动了。想到这儿,封瑾想起刚刚不久他似乎说过想喝水,便拿了杯子接了一杯水小心翼翼地喂给他喝,一边说道:“华嫂和华叔会轮流照顾你,这几天公司的事我会有点忙,明胥很厉害,你不要小看她,那些顶尖保镖未必能在明胥手下走上十招,有她在我才能安心处理公司的事。”

     等他喝完水,封瑾拿过手帕轻拭他的嘴角,将手中的杯子搁在一旁。

     瑞亚这会儿稍微冷静下来了,也知道封瑾顾虑为何,便沉声道:“那个人向来顾全大局,不会因为我而将整个家族陷入不利的情形,这里毕竟不是他们能放肆的地方,不然你以为我能走出来吗?”

     “我不想有万一这种可能性存在,也不想分心。”封瑾态度没有丝毫软化的迹象,说道:“你也累了,好好休息,晚上我会过来看你。”

     瑞亚不知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皱起了眉,罗伯特家族可并不似外表看起来那么稳固,继承者之间的角逐才是重头戏。想到这儿的时候,瑞亚闭口不言,丝毫没有方才任性的影子,眉宇间看起来还有一些疲惫,他合上了双眼,没有再说什么了。

     也许,那涌上来的不安只是他错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