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jinjiang
    当天晚上。

     城堡的监控室内,一名保镖正打算抽根烟放松放松,无意间回头却看到一个黑影在监控画面闪过,火不小心烧到了自己手指头,他下意识地倒抽一口冷气,立刻按下了警报。

     果然,瑞亚少爷怎么会安安分分待着呢?

     赛维里诺管家说的果然没错。

     警报声响起的时候,跳窗而下的瑞亚松开手中的绳子,微笑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保镖,手中亮出一柄军刀。

     天上月色正好,那柄军刀也显得格外晃眼。

     “少爷,请您回去。”

     瑞亚手一扬,刀尖直指刚才说话的那人,琥珀色的眼眸半遮,精致的脸庞宛如天使般微微一笑,“我出去散步。”

     谁家少爷散步是这幅姿态的?

     保镖僵着脸,他们并不敢小看眼前这位少年,毕竟这可是罗伯特先生亲自教出来的学生。

     而他手上的那柄军刀也正是罗比特先生所送的成年礼物,一柄开过刃见过血的刀。

     倘若真要打起来,他们未必能占多少便宜,毕竟眼前这位也算是半个主人,所以大家也都将少年围在中间静观其变。

     此时,无线耳麦内传来管家赛维里诺的声音。

     “罗伯特先生许可你们使用武器。”

     瑞亚看着他们拿出了电棍,面上的笑更加肆意了:“既然这样,那我也不留手了。”

     说完,瑞亚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手中的军刀拐了个弯直接朝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人腹部捅去,动作间完全没有留手,动作狠厉带着杀意。他眼底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就像杀手一样,连着身上的气息也变得内敛起来,一呼一吸都带着特别的频率。

     那名保镖捂着自己被伤到的腰侧,血顿时涌出,他弯下了腰,旁边的同伴忙上前扶住他。这时,众人看向瑞亚的眼神顿时变得不一样了。倘若不是同伴刚刚下意识地侧身,此时同伴伤到的便不是腰侧而是下腹。

     瑞亚手上的军刀滴着血,血顺着刀柄染红了他白皙修长的手指,他笑着,在这样的夜色下透着诡异的阴冷感。

     站在城堡之上的赛维里诺看着下面的那一幕,灰蓝色的眼眸微微眯起。

     作为罗伯特家族的继承人候选者少爷确实有这个资本和能力,可惜与其他四位候选者比起来,还是太嫩了。

     赛维里诺淡淡地对着无线耳机说道:“下狠手,只要留他性命在。”

     看看这一次,你会做到什么程度。

     ......我的少爷。

     夜色的掩盖下,灯火也显得迷离起来,映在赛维里诺线条冷硬的脸上,他嘴角微微翘起。

     底下,保镖们相互配合,将包围群越缩越小。

     瑞亚冷眼看着,嘴角挂着冰冷的微笑,好似在等待什么。

     却在此时,瑞亚从口袋内掏出了一个黑色小巧的柱形物体,笑着拉掉弹体上部分的拉环。

     顷刻之间,高频率声音和闪光让保镖们暂时失去听觉和视觉。

     而瑞亚却开始了行动。

     他逐一用手中的军刀让那些人失去了行动能力,让他们无法听从第二次命令。

     做完这些后,瑞亚抬起头看向站在城堡之上的那个男人,朝着他竖起了中指,嘴角勾起,嘲弄而狂妄。

     赛维里诺丝毫不介意他的挑衅,对着无线耳麦的另一边淡淡地吩咐道:“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兰德尔。”

     “收到。”

     .......

     瑞亚走出城堡的大门,便看到了一个不同于方才那些保镖的男人,他身姿挺拔,身上透着一股沉稳,看起来好似公司普通的员工,如果他的手中没有拿着军刀的话。

     “少爷,您回去吧。”男人如是劝说道。

     “兰德尔老师,好久不见。”瑞亚微笑上前,然后伸出自己还沾着血的手,“您也来中国了。”

     兰德尔也没有失礼,仿佛看不见他手上的血似的,力道不轻不重地握住,“这是先生的命令。”

     “让我对兰德尔老师您动手,我感到非常有罪恶感。”瑞亚语气柔软,看起来好似天真不碍世事的少年。

     兰德尔自然知道这少年的本性,面无表情,依旧说道:“少爷,您还是回去吧。”

     “兰德尔老师,您这样说让我很伤心。”少年面上露出了一丝近乎于脆弱的表情,然而却在下一刻,血渍未干的军刀带着劲风朝着兰德尔心脏部位刺去。

     兰德尔从一开始便知道这少年的路数,所以不慌不忙地躲过了攻击,转而开始反攻。

     “既然这样,那么我只有强制带少爷您回去了。”

     “回不回去,我说了算。”

     冷兵器相碰撞的声音再这样的夜里格外刺耳,好在这里位置比较偏僻,除了城堡的灯光与路灯,四周并没有其他人。

     瑞亚看着这个曾经是自己老师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戾气,眼角也开始泛着猩红。

     瑞亚的攻击没有丝毫章法,刁钻诡异,让人防不胜防。兰德尔的攻势较为稳重,与他从前身为军人也有很大的关系。

     兰德尔并不想真的伤了瑞亚,所以并没有用杀招,却不料瑞亚见此攻势更加凶狠。

     “兰德尔老师,大意的话,说不定会死哦!”

     几个回合下来,兰德尔的胳膊和胸前也被划伤,血渗过衣服染红了一片。

     瑞亚将军刀横在身前,血顺着刀尖滑下,滴在地上。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肋骨断了一根,瑞亚呼吸沉重,眼神如狼般盯着兰德尔,眼底的不屈服与狠厉没有因着自己的肋骨断了而示弱半分。

     兰德尔叹了口气,赛维里诺说的确实有道理,眼前的少年比之另外四个候选人更有资格继承罗伯特家族的一切。只是,这一次,他有点任性了。

     罗伯特先生这一次虽然有点私心,可主要目的还是让他学会掌控大局,具备领导者的能力。

     然而,却还是让罗伯特先生失望了。

     不合格,必然受到相应的惩罚,所以送他回意大利是罗伯特先生的命令。

     兰德尔手上不再留情,不再以防御为主,而是如同战场上的将军一般具有万夫莫开的气势,手上的军刀也大开大合无有一丝留手。

     “呵,”瑞亚一声冷笑,刀尖换了一个角度刺向兰德尔的眼睛。

     “嘶锵——”

     兰德尔用手中的军刀挡开了瑞亚的攻击,碰撞的武器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声音,再这样的夜里格外森然。

     瑞亚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并不少,伤口浅,也不会失血过多。他呼吸有些凌乱,心中无比郁闷为什么这个国家不可以持.枪,这样的意念只是一瞬间闪过。

     因为,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该死的赛维里诺!

     瑞亚心中暗恨,却不得不谨慎应付眼前的兰德尔。

     “停手吧,少爷。”

     “闭嘴!”瑞亚神色冷凝,手上的军刀横在身前,朝着兰德尔身上的破绽处攻去,他唇色惨白,肋骨的断裂让他行动间不再和之前那般灵活,拿着军刀的手腕被兰德尔一把握住,一时间手部力量骤失。

     却在此间,瑞亚动作没有半分停顿,抬腿往兰德尔腰侧踹去,隐藏在鞋子里的刺刀亮出,直刺入兰德尔的左腹深处,刀尖上淬了麻痹神经的药物。

     很快兰德尔不得不松开瑞亚,有些惊讶:“你......”

     “兰德尔老师还是快让左医生来一趟为好。”瑞亚笑着弯腰捡起自己的军刀甩了甩上面的血水,然后收起离开。

     临走前,瑞亚看着他说道:“从一开始我与罗伯特先生不过是各取所需,我可从没承认自己是继承人的身份。我给他卖命的时间足够偿还当日的收养之情,我不喜欢被束缚,也不稀罕罗伯特家族继承者的这个身份,让他不必将心思花在我的身上,否则我不介意来个鱼死网破!”

     “咳咳......”兰德尔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看着少年的背影,“这些话......应该由少爷您亲自与罗伯特先生说。”

     “呵~”瑞亚冷笑一声,脚下的步子没有丝毫停顿,一句话淡淡地顺着风传来,“他未必不知道。”

     不知道走了多久,瑞亚感觉到自己因着失血的缘故有些头昏目眩,眼看离霓虹灯原来越近。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狼狈模样,瑞亚知道此事倘若被人看到也解释清楚,便打算先联系王思珞。可刚拿出手机,才想起王家也未必没有赛维里诺交代过。他紧紧攥着手机,肋骨断了的疼痛虽然不至于让他难以忍受,可时间长了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他冷笑一声,抬起头却忽然发现一辆看起来十分低调的车子在离他不远处停下,车门打开。

     瑞亚怔怔地看着车内走下的那人,扯了扯嘴角:“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