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第 39 章
    而此时,在海洋的另一端。

     “Chris,你是我非常看好的孩子,所以请不要做愚蠢的事。”罗伯特先生声音缓慢,十分柔和,可身上却透着森冷的气息,令人浑身发冷,“你不想被剥夺罗伯特继承者的资格不是吗?那么就好好栓好自己养的狗,不让人看着头疼,你明白吗孩子?”

     Chris忍住心底的恐惧,低下头去,说道:“我明白,父亲。”

     “那么,你可以离开了。”

     走出大门的时候, Chris眼底的阴狠一闪而逝。

     那么,只要那人永远留在中国就可以了吧......

     ......

     不知什么时候,JFOR银行这家风投公司以绝对强势的姿态侵入国内市场。

     悄无声息地令人毫无防备,等所有人都注意到这家公司的时候,已经无法将其忽视了。

     只听说这家公司的总裁是归国华人,身份资料背景一概不明。公司事物皆有一位名Bernal的美国人主持着一切,而背后的那人却从未露过面,这创办人的身份难免令人感到好奇。

     在JFOR相继收购了几家半年前刚上市的公司,而后又介入王家,以股东的身份参与王家的股东会议,并成为董事会新成员,在决策上有很大的权利。

     这一切的变幻令人措手不及,连着好几日,上流交际圈都在议论着JFOR的总裁。

     有人说,JFOR的总裁背后有人撑腰才如此肆无忌惮。

     有人说,这是一位雷厉风行的人,必定有过人的手段。

     也有人说,这人与B市的江家关系匪浅。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影响封瑾的步骤。

     当封瑾决定做的事自然不会拖延。

     很快,楚家与王家合作的项目暂停,而楚家则陷入麻烦,被相关部门介入调查,一时间楚氏人心惶惶,高管跳槽也成了一大话题,也间接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

     事情竟比想象中还要迅速,封瑾面无表情地看着网络上的各种报道。

     楚家垂死挣扎,有意引导舆论,将幕后黑手推到盛安集团的头上。

     不得不说,施瑜得来的那些资料确实帮了大忙,封瑾虽然知道楚氏集团偷税漏税的这个事实,却没有足够的证据,而施瑜无疑是雪中送炭。

     这几日,封瑾忙着出差,并没有再去医院,只是每天一个电话联系瑞亚和明胥,知道没事便心安。

     现在瑞亚也可以下床走动了,有明胥在一旁看着,自然不需要她多再费心。

     而今的封瑾并不在国内,此时身在加拿大的某星级酒店。

     傍晚的加拿大在晚霞的晕染下显得格外绚丽,与富有特色的建筑融汇,透着磅礴而大气的美感。

     封瑾将自己邮箱内的文件处理完毕,起身去了浴室,准备沐浴后好好休息一下。

     最近公司的事让她没来及将时差调整过来,加上失眠的缘故,上午开会的时候也是在强撑着。

     进了浴室,封瑾给自己放好温水,褪去衣物,将自己浸入水中。

     她叹了口气,眯起眼,水中加了精油,她很快便放松下来。

     只是这一放松,封瑾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以至于准备与封瑾商讨明天会议细节的江溯流站在门外敲了半天的门,才惊觉不对。

     他试着推开门,发现门也没有锁,“总裁,您在吗?”

     并没有人回应。

     江溯流看到桌面上的笔记本处在休眠的状态,说明电脑是用着的,那封瑾应该在才对。

     他皱了眉,却并没有慌乱。

     浴室还有水滴的声音十分有规律地滴在池子里的声音。

     江溯流朝浴室走去,抬手按在门柄上,发现门是锁着的。

     “总裁,您在里面吗?”

     水声还在滴落。

     江溯流深吸了口气,敲门的力道加大了不少,“总裁?”

     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微弱的声音。

     “......嗯。”

     接着便是一阵水声,过了一会儿,门被打开。

     江溯流便看到封瑾身上只裹了宽松的白色浴袍站在他面前,也许穿的有些仓促,白皙圆润的肩露出了大半,显得格外挑动人那根名为欲.望的神经。大约是热水的缘故,她身上的皮肤显得更加白里透红,也更加诱人了,身上散发着一股甜香。他顿时怔住,视线艰难地从她光裸的皮肤上移开,问道:“总裁,您刚才睡着了?”

     “嗯,”封瑾嗓音还带着一丝轻微的沙哑,“有点累,小睡了会儿。”

     说完,封瑾从他身边走过,然后说道:“既然来了,帮我吹一下头发吧。”

     江溯流回过神,按耐住心底的渴望,声音微哑:“好的。”

     封瑾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江溯流俯视地时候完全可以将那大片的肌肤收入眼中,他收敛起自己的心思,动作温柔地帮她把头发吹干。

     当江溯流将吹风机关掉的时候,封瑾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江溯流呼吸一滞,“总裁?”

     封瑾站起身,搂住了他的脖颈,吻上他的唇,然后在他耳边低语:“叫我名字。”

     “......瑾,嗯......”那手解开了他的领带,时而啃咬时而吮吸着他的唇瓣,浴袍也顺势滑下大半,露出了大片诱人的肌肤,感受着她身上的温软与体香,江溯流意乱情迷间动作难免十分强势。

     “......你,”封瑾微讶地看着将自己压在沙发上的江溯流。

     那双清冷的桃花眼在此时沾染上了浓稠的欲.色,身上的气息还带着一丝猎食者的霸道,将封瑾紧紧扣住,她身上的浴袍在此时也解开了大半,半遮半掩,很明显里面什么也没穿。

     江溯流低哑的喘息声,他看着身下的封瑾,面部表情介于克制和暴走的边缘。

     封瑾也感受到了他的渴望,抬手勾住他的脖颈吻上他的唇......

     “总裁,”江溯流气息微喘,声音有些压抑,“您明早还有个会议。”

     “亲吻而已。”

     “我不敢保证只是亲吻而已。”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此时氤氲着一片看不清的墨色,在灯光下,有点令人把持不住。

     于是,封瑾笑着在他耳边低语:“那就做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