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第 40 章
    五年前。

     巨大的特制玻璃防御罩内,一名仅有十岁的女孩儿被束缚在实验台上。

     女孩儿面上的惊恐与害怕令那双异色瞳孔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可残忍的手术刀并不会为此而停下。实验台旁的监测仪上各种数据在滚动,凄厉而害怕的哭喊声隔着防御罩依然清晰可闻。

     “在剧烈疼痛下,实验体的痛感神经所显示的数据正常。”

     “血压波动幅度正常。”

     “心律波动频率渐渐加快。”

     “肾上腺素增多。”

     “诺瓦上将,我们并没有发现有异常现象,现在已将方才取出的肾脏等器官完整放回,结果显示实验体的身体构造和普通人并没有区别。”一名身穿绿色手术服的实验员带着口罩,通过智能传声器将结果给玻璃防御罩外的中年男人报告。

     诺瓦上将一身笔挺的深蓝色军服站在防护罩外,虽已过中年,可眉目间依旧可见年轻时候的风采,他看着那些数据的波动,低沉的声音带着独属于上.位者的气势:“刺激实验体的痛感神经,不要伤害到大脑。”

     “好的,诺瓦上将。”

     六分钟过后。

     “......实验体大脑波动异常。”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动不了了?!”一名实验员惊慌失措地发现自己竟然身子开始往上漂浮,异样的失重感让他本能地感到恐惧。

     “仪器崩坏,无法使用!”

     “......我,不想死......啊——!”

     血沫横飞喷洒在透明质的防护罩上。

     防护罩外,看到那双没有一丝.情绪的双眼,诺瓦上将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对身后的人说道:“保护好实验体,进行E计划。”

     “好的,诺瓦将军。”鼻梁上架着黑色镜框的白大褂男人恭敬地弯下腰,恭敬送离东华联邦实权在握的将军。

     待人离开,防御罩内的活人除了异瞳女孩儿,其他人均无生还,死相之凄惨让人胆寒。

     “哐——嘶——”

     防御罩上被看不见的力量划出了一道道痕迹,女孩儿那双诡异的异瞳冰冷宛如野兽一般透过防护罩看着男人。

     智能通讯器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你们,都该死。”

     “你为鱼肉,我为刀俎。”男人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你的话,说的有点早呢,公主殿下。”然后他微笑着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

     防御罩内顿时涌.出了白色的不明气体,很快,女孩儿双眸开始迷蒙,然后晕倒在地上。

     “开始吧。”

     随着男人一声吩咐,在他的身后走出几个与他一样穿着白大褂的男人鱼贯走进开启的防护罩内。

     紧接着,少女被固定在事先准备好的仪器内,头上被罩着一个半圆形的监测脑波仪器。为了她恢复意识后使用那诡异的能力,固定在她身上的皆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器材。

     男人取过助手托盘上的针剂,将里面深蓝色的液体推入她的手臂。

     很快,少女醒了过来,一蓝一金的异瞳看着眼前就算带着眼镜也依然掩盖不了其贪婪本性的男人,冷冷地问:“你们想要做什么?”

     十岁的少女就算气势再惊人,依然还是十岁的孩子,而男人显然也是这样以为。

     当对上那双异瞳时,男人不知不觉间意识似乎有点混沌,接着便听到而一个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带着不可违背的命令。

     “把刀拿起,刺进自己的心脏。”

     “......好的。”

     “汪博士——!!”助手惊慌失措地看着将刀刺进自己心脏的男人,慌忙过来进行紧急治疗。

     “蠢货!”

     话音刚落,外面走进一个身穿深蓝色军服的男人,眉目间与先前离开的诺瓦上将有几分相似。

     “卡帕斯中校,您来了。”助手看着来人,恭敬相迎。

     卡帕斯绕过助手,看着被仪器固定住的少女,冷冷地笑了。

     “塞西尔公主,在我们还需要你能力的时候,你才有活着的必要。”说完似乎觉得不够,卡帕斯走到女孩儿的跟前,压低声音说道:“你的兄长,已经死了,你又在挣扎什么呢?”

     塞西尔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恨意难平,想要杀了他们,还有那些将王兄逼死的同族。

     而她还要等很久,才能回到贝鲁特帝国,将那些寄生虫清除干净。

     她的能力还不稳定,甚至连自己也无法控制,她听从兄长的话,不将自己的能力暴露出来。

     可是,是这些人在逼她。

     卡帕斯忽然发现自己心头涌起一股杀意,躁动不安。此时,不单单是他,其他在场的人也开始焦躁,眼中也被杀意覆盖。

     刚从治疗仓出来的汪博士见此,知道是她的能力驱使,忙开启防御系统。

     当那看不见的力量被隔离后,众人才清醒了过来,心中一阵后怕。

     “卡帕斯中校,请不要试图去激怒她。”汪博士眼底闪过一丝若有似无的讥诮,很看不上这个无能且功利心重的男人。

     “哼。”卡帕斯冷哼一声,却没有说什么了。

     毕竟,这项研究确实是由这个男人做主。

     防御系统是针对塞西尔的能力特别制成的,异能的输出伴随着音波的发出,只要中和了音波便可暂时将异能无效化。但也仅仅是在她能力还弱的时候,倘若等她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便不会是那么容易了。

     与其浪费时间,不如直接通过智脑来捕捉她的秘密。

     于是,在汪博士的指挥下,女孩儿再次失去了意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透明的容器内,里面装满了营养液,而她发现自己的能力似乎被什么给压制了,身上被吸附着无数管子。

     她的意识在被什么给吞噬,似乎有什么在窥探她的内心,这样的感觉......好恶心。

     然后,她便意识混沌,什么也不知道了。

     “博士,实验体已经沉睡,可以开始了。”

     “智脑连接怎么样了?”

     “非常完美。”

     “那开始吧。”汪博士看着玻璃柱内的女孩儿,想了想说道:“实验体的名字,就命为AI27。”

     “好的博士。”助手将名字输入智脑,然后开始分析那些脑电波的信息。

     通过智脑强制命令取得他们所要得关于新世界的秘密,为了诺瓦将军的大业,他们泯灭了自己所剩无几的良.知。

     对这位原本该尊贵无比的公主殿下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

     疼,好疼啊。

     你为什么还不来呢?

     我等你那么久了,

     你不是该来了吗?

     你在哪儿?

     ......好冷。

     浑身被浸泡在冰冷的液体中,这种深入骨髓的恶心感还是驱之不散。

     到死都无法解脱的噩梦,不想再有了。

     杀了他们,就好了。

     这些臭虫,还是那么令人厌恶,杀了他们。

     耳边传来机械仪器的声音,眼睛却无法睁开。

     那些臭虫,又想做什么?

     .......

     远在地球的另一端,由高科技特殊材质建成的别墅内。

     霍随将温热的湿毛巾叠好,给床.上还在昏睡的人擦拭额上的汗珠。

     忽然,她心中一悸,一股莫名的感觉席卷她的心。

     仿佛,有谁在呼唤她。

     而这个人......

     霍随将手中的帕子递给机器人管家,然后起身离开。

     这个感觉,毫无疑问,与她的任务息息相关。

     修这里暂时不会有事,关于这一次的任务,阿时所给的信息并不完整。

     甚至,连任务对象所在的位置也不详细。

     以至于,最后阿时只说了将任务对象送离东华联邦就可以了。

     可,只要能的得知任务对象的具体.位置,这个任务便很简单了。

     霍随走出别墅,现在已是午时,阳光很是灼热。

     她顺着直觉往左前方的方向看去,然后在右手掌心的虎口处重重一按,一个黑色圆形金属落在她的掌心。

     这是贝鲁特帝国最新研制出来的高级机甲,数量仅有两台。

     霍随在那个按钮上轻轻一按,圆形金属瞬间变成两人高的人形机甲,背上有光形成的羽翼。霍随一跃而上,进入驾驶舱。

     智能系统立刻识别身份,一个十分沉稳而温和的声音响起。

     “欢迎,霍随少将。”

     “启动精神连接系统。”

     “好的,霍随少将。”

     霍随少将,这是原主在贝鲁特帝国的真实身份,霍家唯二可以驾驭的了这台机甲的人。

     “正在启动精神连接系统.....”

     “启动成功......”

     “连接成功。”

     很快,霍随便感觉到机甲随着自己的意念而动。

     黑色机甲冲天而起,穿过粒子覆盖的防御罩,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托瑞斯嘉。

     然而就在这时,别墅治疗室内一直沉睡不醒的兰斯洛特睁开了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