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jinjiang
    刘峰看到封瑾怀里已经失去意识的少年,他身上的伤让刘峰皱起了眉,看向四周并没有发现可疑人物,但为了安全,这里并不是停留之地。

     “大小姐,您快上车。”

     “嗯。”封瑾应了声,扶着昏迷过去的少年坐到车上,然后关上车门从另一边上车。

     当车子离开后不久,一辆模样看起来极其普通的车子停下,然后几个身穿便服的男人往四周看了看,对着无线耳麦另一端的人说道:“并没有看见少爷。”

     对面不知说了什么,男人点头应道:“好的。”

     几人再次上车,然后朝着与封瑾相反的方向开去。

     而此时,封瑾联系了某贵族私人医院。

     瑞亚身上的伤看起来并不轻,封瑾手伸向他的肋骨旁,脸色微沉。

     “刘峰,开快点。”

     “好的,大小姐。”

     到了医院,等候的医护人员让瑞亚平躺在担架上,然后推往检验室做ct检查。

     等结果出来后,封瑾看着检验单子,皱起了眉。

     除了皮外刀伤,胸前肋骨断了两根,其中一根差点伤到肺叶,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幅模样。

     方才下车之时,瑞亚意识转醒,将藏在身上的军刀拿出交给封瑾,并让其好好保管。

     封瑾当时平复了下心情,才面无表情接过还沾着血渍的刀柄。

     这个弟弟,不是个安分的。

     站在手术室外的封瑾轻呼了口气,她看着那门口亮起来的灯,加班之后的那一丝倦意也消散了。

     “大小姐,您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刘峰将刚买来的矿泉水递给她,“喝点水。”

     “谢谢。”封瑾接过水。

     这时,她的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封瑾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号码走到楼道口,指腹划过屏幕,小声接起:“喂?”

     对面的人似乎顿了顿,然后问道:“总裁,您还在办公室?”

     “说过多少次,叫我名字。”封瑾面色稍缓,视线落在那还亮着的红灯上,继而说道:“刚下班。”

     走廊的另一端有病人的床被推出,轮子滚动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您在医院。”江溯流声音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担忧,“怎么了?”

     “不是我,我没事。”封瑾不转而问道:“你那边的事忙完了吗?”

     远在英国的江溯流此时正待在自己的书房,他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生长茂盛的蔷薇花圃,他声音有些压抑:“嗯,我很快就回去。”

     “好,”封瑾柔声道,“那我等你回来。”

     江溯流心底的那一丝焦躁也被她这句话冲散,心中酥酥麻麻的。最终他也不准备问了,等回去就知道怎么回事,他说:“您请照顾好自己。”

     “嗯,你也是。”封瑾似乎听到了他那边的叩门声,她沉默了两秒,说道:“那么不打扰你了。”

     “......好的。”

     江溯流挂了电话后,回头便看到书房门外站了一个人。

     “噢!江,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但我还是要与你说接下来的事情。”

     “坐。”江溯流接过他递过来的几份文件打开看了一会儿,面上不见丝毫满意之色,反倒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噢,江,你觉得很糟糕吗?”bernal扬眉看着江溯流,脸上露出夸张的惊讶表情。

     听到bernal的话,江溯流摇了摇头:“挺好,按你说的做。”

     “既然这样,你签字吧!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叫做亲兄弟明算账吗?”

     江溯流接过签字笔在末端签上自己的名字。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这一次,不管那个罗伯特家族如何,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即便在意大利如何风生水起,到了中国它就得蛰伏起来夹着尾巴做人。

     想到这儿,江溯流薄唇微翘,那张赏心悦目的脸上透着一丝邪气的瑰丽,摄人心魂。

     bernal忙喝了口咖啡压压惊,真庆幸自己是直的不能再直的男人!最爱胸部丰满□□的火辣美女!

     以江溯流的条件,从不谈女朋友也不参加任何舞会,难免让人误以为是gay。而当年江溯流也确实遭到不少同性的追求,那些追求者皆被他身上独属于东方人的那股独特的神秘气质与那绝顶的容貌吸引。然而江溯流看着并不似外表那般无害,那些人追求归追求,却从不会逾越。为此,江溯流从来客客气气地拒绝,半句不多说。

     而对于那些死缠烂打的,都被江溯流的哥哥江溯风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解决了。

     令人咋舌!

     那个时候bernal第一次知道中国人的哥哥都是这么宠爱保护弟弟的,哪怕弟弟已经成年了。

     如果不是亲兄弟,bernal还会以为两人是情人关系。

     想到这儿的时候,bernal清咳了声,真是该死!

     这时,江溯流拿了自己的外套搭在臂弯处,一副准备出门的模样。

     bernal不由开口问道:“江,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中国?”

     “现在。”

     “机票定了?”

     “我哥的私人飞机在英国。”

     “有哥哥真好,江,我有点嫉妒你了。”

     “嗯,”江溯流面无表情道,“下辈子你也可以投胎到中国,你也可以和我哥做兄弟。”

     “!开个玩笑,别那么正经。”bernal挤眉弄眼道:“我希望下辈子还投胎到美利坚合众国。”

     江溯流丝毫没理会他的插科打诨,径自离开。

     两人并肩走出城堡,分别之时,江溯流说道:“回见。”

     “江,记得来接机。”

     “看情况。”

     “what?!”bernal非常不满江溯流这么明显的敷衍态度,虽然他也只是说说而已。

     江溯流没理他,拿出手机给哥哥江溯风打了个电话,知会一声要用他的私人飞机回国。

     江溯风接到江溯流的电话的时候刚开完会,听到自己弟弟的话,不由问道:“很急吗?”

     江溯流言简意赅,“尽快。”

     “和盛安的总裁有关?”

     “哥你问的太多了。”江溯流面无表情地说道。

     “哈哈哈......”电话另一端的江溯风笑了起来,“行行行,我这就让人准备,你现在过去吧!”

     “谢谢哥。”

     “客套话就别再你哥面前现了,把那段录音给我删了!”

     “录音?”

     “臭小子别装蒜!”

     听到对面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江溯流薄唇勾起:“那天我是跟哥开玩笑,没有录音。”

     在江溯风爆发的前一秒,江溯流明智的把手机拿远了些。

     “江——溯——流——!!!”

     “哥,你先忙,不打扰你了。”

     说完,江溯流将通讯挂断,然后让司机送自己去机场。

     半个小时后,江溯流下了车便看到一位模样十分年轻帅气的男飞行员,而在他的旁边还有位正和一位工作人员沟通的女飞行员。

     两位飞行员是江溯风精挑细选出来的,各方面的素质都经过严苛的训练,跟在江溯风身边也已有三年了。

     男飞行员走了过来,面带微笑:“二少,相关手续已经办理,过了安检您便可以登机了。”

     “嗯。”江溯流应了声,走过fbo快速通道,过了安检。

     上了飞机后,江溯流坐在座椅上系上安全带,这时空姐递过来苏打水和各种饮料和酒,可以随意取用。

     江溯风本身便是个不会亏待自己的主,因此不仅有床、个人空间、为管理人员间的会议准备的座位和桌子,还另行制作了洗手间和洗浴设施,与“天上飞的酒店”毫无区别,还配备了两名资历不浅空姐,听说其中一位从前是某航空公司的空乘,因着一些原因而得罪了某位大佬被辞退后来被江溯风得知并且直接聘用。

     刚好那大佬正是江溯风的宿敌,这就有意思了。

     江溯流客气地对空姐道了声谢,然后从一旁拿了一本书打发时间。

     书是江溯风的,江溯流拿起随便翻了翻,发现这书名有些眼熟。

     恍惚间,他想起在纽约的那段时间,那个时候封瑾膝上放了一本看模样很是古旧的硬壳书籍,正是这本《ics》。他微微深吸了口气,下意识地松了松领带,缓了缓神。

     在英国的着半个多月,如果不是他必须留下与合作成员进行交涉与商讨接下来的行动,他一刻也不想多待。但理智告诉他,必须先将那个罗伯特家族解决了,才能免去后患。

     罗伯特家族在意大利是几百年世家,盘根交错,关系网庞大且复杂。江溯流并不认为可以将其连根拔除,却也可以令其伤筋动骨,无法将手伸向盛安。

     而对于罗伯特家族为什么那么执着于盛安的原因,查出来的资料是与封父有很深的渊源。

     而具体的事,却不得而知。

     他对封父的印象曾经停留在那个在商场上叱咤风云,手段狠厉的商人形象。可真的见到了,感觉又不一样。特别是对封瑾的态度,严厉中带着父亲对女儿的疼惜之情,封瑾之所以在如今能独自撑起盛安,与封父脱不开关系。

     毕竟,国内鲜少有人这般教育女儿的。

     更少将女儿当做继承人来培养教育。

     冲这份胸襟不得不让人服气,偏偏封瑾也不负封父的教导,将盛安发展至如今的规模。

     与同辈比起来,确实很少及得上她。

     哪怕刘泽安他们,在心底里也不得不服气。即便是兄长,在提到盛安的时候对封瑾也透着一丝欣赏。

     江家所涉猎的行业与盛安不存在竞争与合作的关系,所以并未真正接触过。

     但十年前的事,江家父母和江溯风不可能不知道,只是看到封父并不乐意提起这事,所以江父也作罢。

     只等着将来有机会将这个人情还清。

     谁料一晃竟十年过去了。

     机舱外的阳光洒了进来,他微微眯了眼,抬手将帘子拉上。

     渐渐地睡意袭来,他把书合上,起身往床的方向走去。

     希望一觉过后可以看到她。

     带着这样的想法,江溯流陷入了好眠。

     *

     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的某个小镇,古老的拜占庭式建筑内。

     一位中年男人站在花窗前,几束阳光透过花窗洒在他的身上,半边身子浸染了阳光,半边身子处在阴影中。

     这时,一个男人从阴影出走了出来,微微弯下腰,醇厚磁性的声响起:“罗伯特阁下少爷不愿回来,稍微做了些挣扎。”

     被称之为罗伯特先生的中年男人转过身,那张脸五官立体挺立,时光让他显得更为英俊,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好似上等翡翠,里面的情绪却无人能看透,他的身上透着一股阴沉而冷冽的气息,莫名地令人生畏,“chris呢?”

     “您的养子chris少爷也稍微插了一手。”

     “呵呵......”罗伯特笑了起来,却让人忍不住后背一寒,“是孤狼,chris是秃鹫你是我非常信任的人,不要令我失望。”

     “我明白,罗伯特阁下。”

     罗伯特坐在椅子上,淡淡地说道:“让玩闹一阵,时间到了我会亲自去接他。”

     面上露出一丝讶异,低头恭敬地应道:“好的,罗伯特阁下。”

     “他们呢?”

     “其他几位少爷并没有任何动作。”

     “呵,倒是识趣。”罗伯特恹恹地挥挥了手,“下去吧!”

     “好的,阁下。”

     步行离开小镇的逆着夕阳朝远处走去。

     他越来越看不懂罗伯特先生的目的,也不知道少爷究竟想要做什么。

     若说罗伯特先生要试炼少爷,那么便不会如此放纵,可若要说不打算理会,偏偏罗伯特先生又很在意少爷的行踪。

     可所有人都看得出罗伯特先生并不喜欢见到少爷,那样的眼神很复杂,没有人可以猜到罗伯特先生的命令。

     偏偏少爷却是罗伯特先生亲手调.教出来的,这是其他几位继承者候选人没有的待遇。

     而少爷自第一次出任务后便很少回到这个小镇,他疯狂地将所有的心思投入到任务中,成了罗伯特家族骨干成员。并不是继承者候选人的身份,而是其本身的实力。

     他甚至奇怪,为什么罗伯特先生竟会对中国的一家公司感兴趣,即便是一家不错的公司,可他们的据点终究不在那里,而那个国家的法律并不适合他们这类人活动。

     “嘿!,好久不见!”

     抬起头,便看到了熟人,“好久不见,neal。”

     来人是负责chris少爷身边杂事的neal,原本是个孤儿,后来被组织内的人看重直接带走。谁又能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开朗热情的男人会是个杀手呢?虽然是罗伯特家族的管家,深的罗伯特先生的信任,手握实权,却对眼前的男人客气中透着疏离。

     一身戾气与杀意的杀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种明明是毒蛇却能将自己伪装成兔子的人。

     而眼前的这位,便是了。

     “别那么冷淡呀!”neal笑着拍了拍的肩膀,“一起去喝一杯,我请客!”

     这时,一架直升机离地越来越近。

     “我还有命令在身。”挡开他的手,搭上助手的手进了舱门。

     neal目送其远去,他笑得略有深意。

     “......中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