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chapter18
    “被发现了。”

     他听到少女平静而沙哑的声音,却没有慌乱,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你还走的动吗?”他问道。

     “我没事。”她十分隐忍地低咳了几声,说道:“跟紧我。”

     说完,少女看起来完全不似方才的病弱模样,灵活地穿梭在山林间。

     他紧紧跟在她的身后。紧张的气氛让他将未知的危险忘之脑后,甚至涌上一股新奇的感觉。两人速度不快不慢地穿过丛林,身后是绑匪的咒骂声和威胁声。

     逃亡,那时的他脑海中闪出竟是这个词。

     少女动作灵活穿梭在这样的山林间,她看起来并不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两人凭着那一股劲儿,与绑匪开始了周旋。

     追赶的绑匪有两个,那个被少女打伤头部的男人并不在里面。

     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近,他大口大口喘息着,因着紧张和兴奋。而他听到少女呼吸越来越急促,可脚下却没有一丝停顿。

     忽然,少女一把拽过他的手,拐进了灌木丛。

     月上中天,偶尔想起猫头鹰的叫声,为这样的夜里增添了几分诡异。

     “喂!你怎么了?!”他下意识地抱住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女,发现少女已浑身被汗湿,且身上温度有些烫人。

     “别出声。”少女喘息着说。

     顿时,他只能维持这个奇怪的姿势。

     “.......今夜,走不出去了......”

     听到少女的话,他并没有觉得失望,或者他并不觉得两人这样的情况可以离开这个地方。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让他感到不甘却无可奈何。

     脱离了江家的名头,他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

     他第一次有了这种认知。

     记得那时候和一个圈子里的大少爷们去玩,有人因为得罪了某个财团的公子而被迫跪在地上求得原谅,那个财团公子并没有那么简单地放过他,那人被逼急了对着他们大骂了一通,然后被逼着差点自杀。而他则冷眼旁观了全程。

     那人骂的话,无非是出身和家世。家世的光环确实让他们这些人享受了不一样的待遇,可有朝一日失去了这些呢?

     谁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不会去思考这个让他们觉得荒谬的问题。

     他听到人脚踩在残叶上的声音,还有草木被折断的声音,越来越近。

     “我们,会死在这里吗?”他问道。

     “不会。”少女声音微弱,却不容置疑,“我们会安全离开。”

     她温热的气息就在耳畔,在这样的夜里,莫名地让人心安。

     少女从一开始就没有慌乱过,一直想着怎么逃离绑匪,甚至带上他。他丝毫不怀疑,那些绑匪真的会撕票。

     “我艹!人又他妈的躲哪儿去了?!”

     “彪哥,早知道我们就该将那个臭丫头弄死!”

     “现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必须在天亮前将人找到!否则所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还得招来条.子!”

     “是,彪哥!”

     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近,电筒的光偶尔扫过他的眼睛,他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一丁点儿声响。

     他们似乎确定人就在这周围,所以并没有离开,而是以地毯式的方式一点一点朝他们靠近。

     眼看他们手中拿着长把刀就要扫到他所处在的位置。

     “把匕首给我。”

     他听到少女微弱的声音,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藏在身上的匕首便被少女搜走。

     “喂,你........”

     “别动,你待在这里。”少女低哑着声音命令道。

     紧接着,少女安静地伏伺在一棵树后,眼眸在夜里如剑锋芒。

     男人越走越近,手上的长把刀眼看就要扫到他的藏身处。

     却在此时,少女从树干后走出,手上的匕首朝着男人的背后刺去。

     “啊——!!!”顿时男人的惨叫声在山里格外地刺耳。

     少女并没有停手,她的格斗动作带了几分狠劲和凌厉,一招一式看起来像一个杀手。夜色为少女提供了很多的便利,她手中的匕首刺在男人的左肩,狠狠地刺了下去,紧接着,又刺在了男人的大腿上。

     “救命!!彪哥救命啊!!”

     男人惨叫着求救。

     他可以肯定,少女的身体如同即将倒塌阁楼,只是在强撑着。他终于还是没忍住,随便捡了块石头狠狠地往男人头顶砸去,直到男人昏死过去,也没停手。

     这时,另一边的人听到喊叫声也朝这边跑过来。

     “别砸了。”少女喘着气,哑着声音说道:“把地上的长镰刀捡起,灯扔远。”

     他没有多问,把地上的刀捡起,将手电筒捡起重重一扔,然后看向少女。

     少女手上拿着匕首靠着树干喘气,躺在地上男人没了动静,不知道是昏过去了,还是死了。

     此时,那个被称之为彪哥的男人越来越靠近。

     “二弟?你在哪儿?二弟?”喊了几声,彪哥终于发现不对劲儿,停在了原地,没再上前。

     也许那些人并没有想到少女如此强悍,只以为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所以失算了。

     这个彪哥看起来并不似另外两个人,看起来更加慎重。

     少女顺着树干坐在地上,夜色让他看不清她此时的模样,可也能感觉到此时的她随时都能昏死过去。

     此时的彪哥决定放手一搏,迟疑只是片刻的事,很快他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他手上拿着的长刀是武师所用,看起来似乎是个练家子。

     少女再次站了起来。

     “交给我。”他忍不住说道,“你别逞强,我虽然没你厉害,可......”

     “他不是先前的那两个蠢货,如果是平日,我也许可以占上风。”少女打断他的话,夺过他手中的长把刀,“现在,只有听天由命了。”

     “可是你......”

     他话未落,少女已经站在了彪哥的对面。

     “老子真是瞎了眼了,竟然着了你这乳臭未干的臭丫头的道!”彪哥声音洪亮,怒火冲天。

     少女并不说话,戒备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彪哥将手中的灯挂在树上,照亮了一小片空地。

     四周的参天大树在此时显得格外阴冷。月亮垂挂在天际,似乎快临近天明了。

     他也曾跟家里的保镖学过一些格斗技巧,只是那时的他不在意也没认真地学,只学了个花架子,在这样的场合下一点用没有。

     他竟要一个少女保护,这让他感到悲哀和自责。

     看着少女与那个男人搏斗,巨大的对比与落差第一次让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与无能。

     少女借着树林躲避男人手中的长刀,长刀的反光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格外阴森。

     武器碰撞的声音尖锐刺耳,他仿佛身在梦境中,搁在三天前,他绝对不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一切。

     少女靠近了树干上挂着的那盏灯,手一挑,灯被她毁坏。

     四周又恢复了昏暗,人类的视网膜并没有那么快适应这样的黑暗,那种感觉仿佛什么也看不见了。

     就在这时,少女击向男人拿着长刀的手,刚要攻击,却落了个空。

     下一秒,便听到一声惨叫。

     “啊——!!!”

     少女站在原地缓了缓神,似乎没反应过来究竟怎么回事。

     此时,天际泛着一层鱼肚白。

     原来,天已经亮了。

     朝霞慢慢地晕染了整个天际,透着一丝诡谲的猩红。

     他看到少女身上的校服沾了很多血,分不清是男人的还是她自己的,看起来格外刺目。

     “那边,是山崖。”只一眼,少女便肯定地说道。

     “是。”他走到她的面前,半蹲下身,“我背你下山。”

     “不,”少女坚决地说道,“我们去山顶。”

     “为什么?”

     “今天是那些人交易的日子,父亲不是那么大意的人,一定会差保镖过来找我。”少女冷静说道,“下山太远,我们的体力坚持不了,浪费时间。”

     “好,那我背你上山。”

     少女看了他几眼,大约知道自己此时确实没办法上山了,便没有拒绝,趴在他的背上。

     他稳稳地背着少女,明明那么强悍的一个人,却十分瘦弱。哪怕他也同样精疲力竭,可却在此刻有股莫名的力量在支撑着他走向山顶。

     如少女所说,这里离山顶距离并不远,大约二十分钟便到达了山顶。

     山顶有一块平地,上面覆盖了一层柔软的草地。他轻轻将少女放下,让她坐在一边的岩石上,然后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此时,天际太阳渐渐升起,为整个天际染上了一层金边。

     淡淡的暖阳染在少女苍白的脸上,却显得少女更加孱弱。

     少女幽幽地说:“是日出。”

     “你要不要睡一会儿?”他忍不住开口,语气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心疼。

     “不能睡,睡过去了就麻烦了。”少女遥遥望着远方,看着太阳升起。

     “那我陪你说一会儿话?”

     “好。”

     “你是怎么被他们抓来的?”话一问出口,他便后悔了。

     少女那双漆黑沉静的眸子看着他,似乎扯了扯嘴角,刚要开口——

     就在这时,远处有两架直升机在山坳间徘徊,似在寻找着什么。很快,它们朝着这边飞来。

     “他们来了。”少女仿佛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两人走到稍微空旷些的地方,直升机越来越近。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封瑾。”

     “我叫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