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娃娃亲
    p>  其实接近他们也是有个目的,就是找出阎王爷,那帅哥,其实可以直接对我胃口,油炸吃咯!不过他要是真的是我亲弟弟,那这美色就泡汤了。

     自从生了小地弟之后,就再也没去过问一下我,我也再也没有找过她。其实这比被爸妈抛弃还要严重,明明幸福在眼前,却怎样也不会到自己手上。不过,她不是我这个灵魂的父母,自然怎样对我都无所谓。

     索性,我还有个心疼我的老爹,不然,指不定要被欺负惨咯!

     心里这样想着,不过对那个世界,已经不再有留念,这也是件好事,罢了,既然没有了杀手的身份,那就好好活着吧,不在是刀尖上蹦跶的蚂蚱了。

     “小姐,老爷叫你呢!”

     “嗯,来了。”从房顶上下来,跟着小丫头走到大厅。

     接着就是一系列的赞美词,娃娃脸,双眼皮,皮肤白希,整个一琉璃娃娃,看上去,好像我就是一老太婆,他就是一小白脸,根本不搭调。

     我礼数周全的叫了声爹爹,就直径坐了下来。

     他用眼神打量着我,我用眼光色色他,结果下来,当然是他先害羞的找不着北了。老爹一度看向我,没注意到他眼角的用意,谁知他一开口,就让我将茶水喷了出去,溅了娃娃脸一脸的口水,谁知招到了一个凌厉的眼神。

     “爹爹给你和这位叔父的儿子,在大小就定了亲,这不他们要出远门过来拜访一下,也准备让你们两好好相处一阵子。”

     老爹啊,你这不给我出难题吗?我大姨妈都没降临,您就琢磨着让我嫁人,等我大姨妈真的降临后,那不就直接把我油炸啦?!

     冲着旁边的男人叫了声叔父,说了声身体不适就退下了,死老头既然说我是害羞!呵呵,这真的太好笑了,想我在现代堂堂的一级杀手,会害羞?那不笑掉大牙吗。

     回了房屋,躺在床上,见外面吵吵的,就出来了,接着就看到一名丫鬟将娃娃脸带到了隔壁的房间。

     隔壁…房间?!

     逗我玩呢?这样的话,他直接可以窥视我房里的惷光。

     夜晚还是该死的临近,送了叔父去房间,我直接上了房顶,看着夜晚的星星月亮。其实我害怕夜晚的天空,只是我总是忍不住想看那天空的美丽,这就是所谓的强迫症吧。

     回到房间,叫了丫头弄了热水,我直径躺在了上面。然后既然睡着呢?!

     睁眼起来,看到一旁焦急的丫头,总感觉浑身不舒服,豁然看见那娃娃脸坐在我房间。

     “你怎么在我房间里?”我不满的叫到。

     他好像害羞了一样说了句,“谁爱进你房间!”摔袖走了?!

     他进来还有理了?嘿给我等着,叫你嚣张。

     我想坐起身,却起不来,手也都是浮肿着,问丫头怎么回事,说今天早上那娃娃脸有事找我,然后敲我门,我没开,他就闯了进来,看见了装在木桶中睡着的我,就叫丫鬟把我捞了出来,成了一身浮肿的我,意思就是说我错怪他了,不过他害羞个什么劲呢?

     后来爹爹来看过我,说有事,就急急忙忙的又出去了。

     你说这人是运气太好了?!二娘也来看我,这平日里是嫌寒掺我太少了,既然跑到我房间里跟我唠嗑。

     “二娘。”面无表情的说着,看着她拉着凳子坐下,动作一气呵成。

     “呵呵,我这才来看看你,到是还懂规律,连娘都喊上了。”语言中不乏有讽刺言语,早已习惯了的我,也不去生气。

     “二娘,您这说笑了,我那请的动您这尊大佛,到是您肯屈尊来看我,想必是因为什么事吧!”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来找我,平日里请都请不动的人物,怎么可能因为我浮肿成大胖子就来看我?

     “呵呵,还是淡儿够聪明啊!”续而转身又说。

     “你也知道你娘不与你亲近吧?”

     “你不是你娘亲身的。”我听到这个消息有些震惊,很自然的将眉毛挑起看向她。

     “然后呢?说我是个私生子,落败我的士气?你也太好笑了吧,用这样的谎话骗我,当我三岁呢?即使你说的是事实又能怎么样,难不成我还要向你一样,在弄个上吊自杀,赚取别人的同情心?”私生子吗?这个名分挺好玩的。

     她怒气冲天的一巴掌拍下来,左脸颊顿时火辣辣的疼,要不是我这起不来的身子老娘看你在耍威风。

     “你给我听好了,你不过是个私生子,说出来有谁会帮你啊!不过就是仗着老爷宠你吗,一个小丫头也敢一这里乱叫,看来不教训你,是不知道谁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说着一个巴掌准备下来。

     没有预期的疼痛感,却听到女人的怒呵声,“放开我,这谁家的孩子,没教养敢管我家的家务事。”我惊讶的将嘴张开。

     这……就算嫁了?

     他目光坚定的看着我,并像救世主一样散发着柔和的气息,只见唇瓣微启,“你愿意跟我走嘛?”

     看着他的目光,我既然朝着他笑了,“愿意。”我……貌似是不是上了什么当?

     娃娃般的脸上勾起一丝邪魅的笑,转眼说道,“这位夫人,我之所以敢管你的家务事,那自然是因为她是我未过门的新娘,反倒是夫人您做事太过偏激了,要是伤了我的娘子,我可不敢保证你的手还完好无损。”

     却注意到溜走的二娘,下意识的跑去追她,这老太婆也太抬举她了,从来不愿意吃亏的我既然忘了还手。

     我一股劲的追她,好像知道要追她后她加快了脚步,只不过我跑得比较快,追上她后,照着就是一巴掌,拍得可够响啊!

     “我一直以来尊敬你才叫你一声二娘,别太得寸进尺了,今天是事就算了,要是呢看到你恶人先告状,就别怪我了,只要是我想做得事,没有人能拦住我,二娘记住了!”她气的咬牙,本想再度打我,却看见站在不远处得娃娃脸,遍不敢动手,只能灰溜溜得离开。

     “淘气。”看着娃娃脸正准备走,我拉住了他得衣袖。

     “你叫什么名字?”背后一震,接着吐出两个字。

     “若医。”对我笑了笑。

     “我叫韩淡,你叫我淡儿就好了。”

     “知道。”

     “你还有事吗?”我拉着他袖子没有撒过手。

     “嗯…那个你刚刚说的那个愿不愿意是什么意思呢?!”我扬起头,看着他。

     他笑了笑,坚定得对我说,“三年后,五年中,我随时迎娶你。”一道雷瞬间劈下…

     不能啊!我的自由,我还不想这么早结婚呢!这个腹黑男欺骗了我。

     “那个…那个你刚刚能不能就当没听到?”我尴尬得缩缩头,耸立起肩膀。

     “不能。”声音似乎有些低沉,好像是生气了。

     “我…我刚刚没听清楚。”心虚的撒谎。

     一张娃娃脸瞬间在我的眼前放大,生气的对我说,“如果我说我偷了你的钱呢?”勾唇笑了一下,直起身将手摆在身后。

     我下意识的撇撇嘴,伸手去摸,“怎么可能…”时间静止了。

     “……”安抚心里的平静。

     “还我!”愤怒的爆发了,我这只小鸟。

     “嗯?怎么这会儿听清楚了?刚才谁耳朵有问题来着。”愤怒啊!

     “你耳朵才有问题!还我!”我的钱…那是我攒了大半辈子的养老钱啊!

     谁知他只是在我面前晃了晃钱纸就还了给我,“看来你的耳朵没有问题嘛,可我的耳朵也没有问题,那请问我能当我没有听见吗?”一般事实胜于雄辩,果然事实就如表白…

     “那…那个…”继续拉着欲走的他。

     “在不放开,我们马上成亲。”威胁的口气传来,立即放开后,他潇潇洒洒的挥袖而去。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